第264章 雪地面包车(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64章 雪地面包车(二)

    我们听到的是汽车打火的声音。这声音或者出现在闹市区并不算什么,但在这里,绝对显得异常突出。

    我们都没急着说话,细细品了品,很快打火声又传了出来。

    胡子咦了一声,问我们,“什么人?难道是警方赶过来支援了?”

    小薇咬着嘴唇没回答,而且她现在被冻得整个脸都红红的,说话很困难。我倒是在潜意识的带动下,往自己脚踝上看了看。

    我和胡子的脚踝上都有跟踪器,它能发射信号,但在我们被掳到这里后,李洋曾说过,这种荒山老林中别说会有手机信号了,有时连指南针都不怎么好用,我怀疑跟踪器同样失去了作用。

    另外我们被困在这里好几天了,警方真要知道我们的位置,肯定早就赶来了。

    综合这两点,我把胡子的猜测否了。胡子的意思,这就顺着声源找过去看看。

    我拦住他,又说,“别急,咱们先观察下什么情况再说。”

    我往旁边看了看,附近全是老树。我想让胡子爬到树上,借着登高望远的优势望一望。

    但我刚把这提议说出来,胡子和小薇竟异口同声的让我去爬树。

    胡子还补充说,“昨晚上你小子跟那熊瞎子单挑时,爬树嗖嗖的,不是你爬谁爬?”

    我太了解自己了,昨天我脑中有那小人影响,所以才在那一瞬间,让我的身手敏捷了,但这一次,那小人并没出现。

    我望着这滑滑的树干,心里没底。当然了,我们并没太多能耽误的时间。胡子最后又让了一步,让我可以踩着他的肩膀,他先送我一程。

    我妥协了。而且一番折腾下,我爬到离地少说五米高的地方,等顺着声音方向看过去,我发现了一个面包车。

    它停在一棵树下,好像跟这棵树撞上了,在车旁边还站着一个人,看身高个头和衣着打扮,尤其这人披个毡子,我想到了李洋。

    我心说真是冤家路窄,而且赶巧的是,李洋也扭头往我这边看了看。

    我怕他发现啥。我就急忙打出溜的,从树上滑了下来。

    也不得不说,在这种地方,这种环境下的树干,它表面的滑度超过我的想象。我最后有点失踪,落地时还脚一软,做了个大屁蹲。

    胡子把我架了起来,而且我刚刚的举动让他犯懵,他问我怎么了?

    我把情况跟他和小薇说了说。小薇打心里怕李洋,听完第一反应,竟然是往后退了半步。

    而胡子跟我想的一样,他还拿出一脸狠劲,跟我说,“他娘的,老天有眼啊。走,咱哥俩把他逮住,往死里打一顿出出气再说。”

    我发现胡子这种意气用事的习惯总改不了。我给他提醒,“咱们现在手头没啥武器,要是李洋有枪,咱们过去了,岂不是送死了?”

    胡子一愣,但很快他又摇头说,“那兔崽子能有枪才怪呢,不然他把咱们掳到那房里后,咋没亮枪呢。”

    没等我接话,小薇补充一句,说李洋提到过,他有弹弓子。

    胡子脸色一下变得惨白,而我一想到他弟弟,也就是那个瘸子用弹弓的场景时,心里也是一紧。

    胡子这下老实了许多,也不再有立刻就冲过去的念头了。

    我忍受着冷风嗖嗖往嘴里灌的难受感,跟胡子又商量了一番。之后我俩从左右两个方向,向面包车所在位置溜了过去。

    我们当然也不笨,借助老树或者雪堆作为掩体。这段路并不太长,但我俩足足用了几分钟的时间。

    等我和胡子都离面包车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后,我俩各自躲在一个树后,一起望着眼前那辆面包车。

    这时面包车附近没有李洋的影子了,我不知道这小子跑哪去了,或者说他会不会偷偷溜上面包车了呢?

    我跟不远处的胡子互相对视一番,胡子对我打手势,让我等着。他又把裤带抽了出来,把它当成临时的武器。

    他拎着裤带,弓着腰,向面包车靠去。

    这期间我也没闲着,我故意往老树干外面让出半个身体,还对面包车直挥手,喂了一声。

    我想的是,要是李洋真在车上,他看到我以后,肯定全部精力都放在我这边,甚至会下车拿弹弓子射我。

    而我有老树作为掩体,不会受伤。这么一来,我也间接为胡子做掩护了。

    但无论怎么挥手,面包车那边还是没动静。又过了十几秒钟,胡子来到那面包车的驾驶位旁边了。

    胡子本想手一伸,把车门打开,出乎意料的是,突然间胡子身旁的一处雪地有变化。

    这处雪地先是猛地往上一凸,又有个人从里面跳了出来。

    变化来的如此快,胡子措手不及,这人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他举着匕首,很准的对着胡子的脖子架了过去。

    胡子一下变得老老实实,动都不敢动,而这人又立刻绕到胡子身后站好。

    我定睛一看,他竟然是李洋。而且看架势,李洋没少在雪中埋伏,现在他冻得脸色都发紫,但还是忍不住的咧嘴狞笑。

    李洋盯着胡子看了看,又对着我啧啧几声,骂道,“艹他娘的,你们的命可真大,能挣脱铁链不说,竟然还能逃到这里来。”

    随后他拿出大有感触的架势,仰天叹了口气说,“老天爷啊,你真他娘不开眼,好人命不久,坏人却能活千年”

    我听到这,特想反骂李洋几句,心说他不纯属混淆是非么?谁是坏人?他和他那瘸子弟弟才是!

    但我不想刺激他,而且胡子被他要挟住了,我得想办法把胡子救下来。

    我故意笑着,拿出和气的样子,跟李洋打了声招呼。但没等我再往下说啥呢,李洋骂咧一句,让我少来这套。

    随后他盯着我说,“小闷警官,你把衣兜、裤兜都翻出来,再把腰间露出来让我瞧瞧。”

    我看他如此不和善,尤其他在潜意识影响下,又紧了紧架在胡子脖子上的匕首。

    我不得不按他说的做。等忙活一番后,李洋拿出稍微松口气的架势,不过他这人,幺蛾子真多,他又命令我,“高举双手,给老子跪下来!”

    我心中腾地一下火了。我心说老子跪天跪地跪父母,你算个什么东西,竟让我下跪。

    我在这种情绪的影响下,不经意的眯了眯眼睛。这被李洋捕捉到了。

    他的眼珠子瞪得更圆了,而且把匕首又往里紧了紧。

    这下胡子见彩了,匕首割破他的皮肤,一股血顺着伤口流了下来。

    胡子难受的一咧嘴,而我心里猛跳了一下,因为李洋跟他弟弟李彬一样,都会用匕首顶住别人脖动脉那种关键位置的所在。往深了说,这匕首一旦刺破动脉血管,大罗金仙都救不了胡子的命了。

    我为了胡子,不得不硬着头皮,有了行动。不过我没跪,而是蹲在了地上。

    李洋这人,不依不挠,他不满意的摇头,强调让我必须跪着才行。他手上还又要有小动作。

    我是愁坏了,而胡子突然呵了一声,这吸引了李洋的注意。

    李洋问,“笑你娘啊?”

    胡子拿出讽刺的架势,跟李洋说,“兄弟,你以前是不是没打过架?也没玩过刀吧?知道么,你用匕首架我脖子,只有电视上才这么演呢,真正发生这种情况时,有经验的老手,都用刀顶着别人的嘴巴才对。”

    李洋听的一皱眉。而我瞬间明白胡子啥意思了,我暗赞胡子聪明,另外我也配合胡子,故意呵呵两声,算是讽刺李洋了。

    李洋一来挺爱面子,不然平时绝不会是一种潮男的打扮,二来估计他被这么冷的天气冻得,头脑不太灵活了。

    他竟然信了胡子的话,哼了一声,把匕首往上举,让匕首尖对准胡子嘴巴。

    胡子等的就是这一刻,他突然间还张大嘴巴,对准匕首的刀背咬了过去。

    我听到咔的一声响,胡子把嘴又紧紧闭上了。

    胡子的牙齿厉害,另外他的咬合力也比一般人强。

    李洋原本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骂咧一句,还想一发力,把匕首捅在胡子嘴里去,但在他有这方面的举动后,这匕首竟一动不动。

    李洋慌了,又试着把匕首抽出来,但胡子跟他较上劲了,怎么可能松嘴。胡子还闷闷的发出呜的一声响,示意我快上。

    其实在他提醒之前,我就有所动作了,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对着李洋冲过去。

    李洋哇了一声,而且他感觉到我的威胁了。他连匕首也不要了,往后退了一步。

    他还往后腰摸过去,我猜他想掏弹弓子。这时胡子又呸了一口,把匕首吐出去。

    胡子做出要打拳的动作,李洋的精力不得不一分为二,一来警惕着我,二来又留意着胡子。

    等又这么一耽误,我彻底冲到李洋身边了。我对这人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在我心里,李洋就是个人渣,就是个最顶级的混蛋的存在。

    我没手下留情,喝了一句,做了个要跳起来的假动作。

    李洋判断错误,全都防着上三路呢,其实我的目标是他的双腿。

    我最后猛地一收腰,还弓着身子,将肩膀对着李洋的小腿,狠狠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