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另类修车-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65章 另类修车

    伴随砰的一声,我实打实撞在李洋的小腿上。其实这一刻,我是奔着把他弄瘸去的。

    但李洋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身体倒挺结实也挺有任性。他挨了这么重的一撞后,小腿只是一发软,他整个人在哀嚎声中,沉沉的跪了下去。

    胡子倒是挺麻利,李洋跪下后,他又往李洋身前一凑,还嘿嘿一笑,喊了句,“大侄子,免礼。”

    李洋疼的五官都快扭曲到一块去了,但他听到胡子这话后,竟还能忍痛,怒目而视的盯着胡子。

    李洋想反抗,我不可能给他机会,趁空又伸出双手,把李洋两只胳膊拽住了。

    胡子配合我,这时举起拳头,想对李洋的脖颈狠狠砸上一下。

    这一砸,要是实打实的弄上,李洋必晕,但李洋突然缩了下脖子,最终胡子这一圈,砸在李洋的下巴上了。

    胡子疼的嗷了一声,李洋也疼的哇了一声。

    胡子还忍不住的捂着拳头,在原地蹦了蹦。我看胡子这样子,心说他咋看起来这么娇贵呢?尤其他是打人的主儿,竟然也喊疼?

    我不理胡子,又一翻身,一下跨到李洋身上。

    被我整个身体重量一带,李洋不得不躺到地上。我本想往死了打李洋的鼻子,最好让他鼻骨全碎了,这也算是为那么多死去的无辜女主播,尤其是为莎莎报仇了。

    但我心里还有一丝理智,我心说最后怎么惩罚李洋,还是让警方来定吧。

    我临时改变思路,对着李洋的脸颊,左右开弓,使劲扇起嘴巴来。

    伴随啪啪的声响,李洋嗷嗷叫着,但他也没放弃,一直试图反抗。只是他在下,我在上,我有绝对的优势,他有反抗的机会才怪呢。

    我并没停手的意思,想一直这么扇下去,等扇累了再说,谁知道胡子非来凑热闹。

    他喊了句,“让我来。”竟又凑到我旁边,还大力的一推我。

    我被这股力道一带,一侧歪,滚到雪地上了。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而且等扭头一看,好嘛!死胡子竟顶替了我的位置,他拿出很嗨的架势,骑着李洋,一边左右开弓,一边臭娘们、臭娘们的骂着。

    李洋算是惨大发了,最后他不得不放弃反抗,只能双手护着头,嘴里还反驳道,“老子不是娘们。”

    我一时间没啥做的了,只好坐在雪地上,看着胡子打人。

    大约又过了半分钟,李洋晕乎了。而胡子打的一身汗,他从李洋身上站起来后,还跟我念叨句,“真他娘的爽,出气了。”

    我只是苦笑了笑,随后我从李洋的裤子上撕下几根布条来,把李洋双手双脚都绑上了。

    胡子又对着远处大喊几句,那意思,给小薇提醒,这边安全了。

    小薇和小鼠都在一起呢,而且小鼠一直昏睡着。我本想回去一趟,把小鼠背过来。但没想到一直弱弱的小薇,这次竟然发狠了。

    很快她背着小鼠的身影,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

    我怕她累到,又跑过去帮她一把,胡子趁空把李洋扛起来,把这小子塞到面包车的后车厢内。

    我没跟小薇多聊,跟小薇一起,带着小鼠上了面包车。

    这车都不知道抛锚多久了,现在车内冷的可以,甚至也不见得比外面暖和多少。

    胡子坐在驾驶位上,试着给车打火。但打了两下火以后,胡子放弃了,又脸色一暗的看着我们。

    我听打火声就知道不对劲,也很明显,这车有问题。

    我不太懂修车方面的东西,所以只能问胡子,“怎么样?能修好不?”

    胡子没回答,他闷头琢磨一番,又对着方向盘下面摸起来。他最后拽出几根电线,这次他不用车钥匙,试着用电线打火。

    在他正试期间,李洋咳嗽一声,有要醒的迹象。

    我在上车前,就把那把匕首从雪地里捡回来了。这时小薇和小鼠都坐在车厢最后的座位上,在他俩之前的座位上是李洋,我和胡子各自坐在正副驾驶位上。

    我就把匕首递给小薇,让她拿着匕首,坐在李洋旁边,把李洋这兔崽子盯紧了。

    小薇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照我说的做了。而且不得不承认,小薇这种女人的思维,跟男人的就是不一样。

    小薇握着匕首,用它顶着李洋的裤裆。

    李洋很快还睁开了眼睛,当他意识到自己被擒后,他也停止了原本反抗的举动。他看了看大家,最后盯着胡子狞笑起来说,“这车坏大发了,而且没这车,你们谁都走不出这里,因为太冷了,你们会冻死在路上,呵呵,太好了,老子有你们垫背,到时一起上路,值了。”

    小薇还是打心里挺惧怕李洋的,但听到李洋这话,她也忍不住对着李洋的脸,狠狠呸了一口。

    一口唾沫,喷的李洋满脸都是。

    李洋气的脸一绷,小薇有些不习惯的扭了扭身子,不过与此同时,她也顶了顶匕首。

    李洋脸色一变,又低下头。

    这期间胡子并没少忙活,而且又试了这么一番,他放弃了,把那几根电线丢回去,还靠着车椅,骂了句,“草他娘的,遇到麻烦活儿了。”

    我细品胡子这话,尤其他提到的是只是麻烦这俩字,这让我隐隐觉得,这车并没坏的那么邪乎。

    我问胡子,“你是不是还有啥办法?”

    胡子应了一声,又指着表盘和车前盖说,“这里太冷了,这车的机油和发动机啥的,都不适应这种温度,所以得想办法,让它们暖和暖和才行。”

    其他人听完这话,李洋表情最丰富,他拿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架势,看了看胡子,又盯着面包车瞧了瞧。

    我不管李洋想什么呢,只针对胡子刚刚的话,继续问,“咱们要做什么?”

    胡子招呼我下车,而且他在下车前,还把后备箱打开了。

    我俩来到后备箱,胡子对着后备箱翻起来,试图找什么工具。

    我帮不上什么忙,但这后备箱里倒是有不少宝贝,尤其有一些厚衣服,还有袋装的食物。

    我不客气的把它们都拿出来,一股脑都递给小薇。另外我和胡子也撕开一带鸡爪子,不管味道好不好的,一人咬着一个鸡爪子吃起来。

    胡子最后找到一根胶皮管,又找了一个矿泉水瓶,只是这水瓶中装的全是黄色的冰坨子。

    胡子本来挺好奇,念叨句,“这他娘的是什么饮料,颜色咋这么特别呢?”

    我没回答,胡子又把瓶盖拧开,凑近一闻。他脸色一变,拿出一副恶心样儿,骂着说,“尿啊?”

    我和胡子全往车里看了看。我想不明白,李洋这个变态,为何把尿还留着,尤其看后备箱里,他准备的水很充分,也不至于储备尿以防不时之需吧?

    但我俩对这问题的答案不感兴趣,也就没多问。胡子还把这瓶口剪开了,把里面黄色的冰坨子全甩了出去。

    他带着我,又来到面包车油箱前。他把胶皮管顺着加油口顺了进去,让一端插到油里,另一端对准那个空瓶。

    我猜胡子想抽点汽油出来。而这么一来,我俩一个要举着那装过尿的空瓶,一个要用嘴,对着这胶皮管吸上几口,让汽油能流出来。

    我觉得那空瓶脏,就跟胡子建议,让他一直举瓶子,我去吸胶皮管。

    胡子一脸不乐意,摆手说,“你不会吸,知道不,这也是一门学问。”

    随后他举起例子,那意思,一会只要猛吸两口就行,之后,胶皮管两端压力产生变化,这汽油就能自行往外流了。而要是没经验,吸得过了,很可能把汽油吸到嘴里。

    我看他说的如此头头是道,就好奇问一句,“你以前不是扒子么?咋对这方面的事了解这么多呢?”

    胡子嘘了一声,回答说,“你以为扒子那么好当呢?我当时偷车时,有些车很难偷到,也很难脱手,但咱们既然已经打了这辆车的主意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所以你懂得。”

    我有点愣,又反问,“我说兄弟,你也忒狠了吧,最后你偷不成车,就把油箱内那点汽油偷了?”

    胡子一笑。而且被他这么一胡乱搅合,我妥协了。

    我举着那个“尿盆”,蹲在一旁,胡子则把胶皮管的这一端含在嘴里。

    他原本还跟我装呢,拿出很卖弄的架势,猛吸了两口。

    不过他也一定是经久不做这一行了,技术有些生疏了,突然间,胡子脸一绷,又急忙把胶皮管这一端放在“尿盆”里。

    哗哗的汽油直往里流。胡子又一扭头,噗了一声。

    好一大口汽油,被他喷了出来。我忍不住直笑,胡子却拼命咳嗽一声。

    我想起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而且这一时半会的,胡子也别想着抽烟了,不然打火机一开,他岂不跟个葫芦娃一样,从嘴里呼呼喷火?

    我耐着性子,等把这一空瓶都接满汽油后,胡子喊了句够了。他还把胶皮管往外一扯。

    接下来没我什么事了,我又回到面包车里。

    胡子找了根树棍,又把李洋裤子扒了。其实李洋这条裤子,已经被我撕了一次了,现在这条裤子没了裤腿,称之为大裤衩子也行。

    胡子把它缠在树棍上,又把汽油浇上,做了个简易的火把。

    随后胡子把车前盖打开,举着火把,对着那里面的一大堆机器,近距离烤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