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67章 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李洋原本一直昏迷着,甚至蜷曲着身子,显得很萎靡。

    我坐在他旁边,压根没太对他走心。没料到突然间,李洋猛地睁开眼睛,还对我脖颈上狠狠切了一掌。

    我脑袋里嗡了一声,尤其眼前发黑发暗。

    李洋又继续发难,对我脖颈连续切了两掌。我强提着一口气,另外也完全靠意志支撑着,这才勉强没晕倒。

    李洋撇下我,还敏捷的站起身,从我身上跳过去,伸手要开面包车的车门。

    小薇反应没那么快,不过对一个技术警来说,她反应也不算慢。这时她惊呼一声,起身向李洋靠了过去。

    小薇不会打斗,看架势,她想死死抱住李洋,为我赢得时间。但李洋不客气的一抬脚,对着小薇的小腹踹了上去。

    这可是女人的敏感部位,小薇疼的捂着肚子,哼了一声。而我本想借机站起来,但刚有这举动,我大脑一阵眩晕,又不得不坐了一下。

    李洋借着这么短暂的一两秒钟,终于拉开车门,跳了出去。

    他现在只穿着几个保暖裤,外裤早被我和胡子扒了下来。他现在的打扮有些古里古怪,但李洋顾不上这个,四下看了看。

    赶巧有个摩托车,正顺着路边往我们这边开过来。

    李洋眯了眯眼睛,又向这摩托冲了过去,他还摆手大喊,“我是警察,要征用你的摩托。”

    骑摩托的司机倒是挺有心眼的,李洋这番话,并没让他减速,他反倒还故意提高车速,想从李洋身边绕过去。

    李洋打定主意要抢这摩托。他压根不给摩托离开的机会。他拿捏一个尺度,等摩托跟他擦肩而过时,他猛地伸出双手,向司机的上衣抓了过去。

    他死拽着司机不撒手,而摩托又往前开着。这么一冲突,摩托司机嗷了一声,从摩托上滚落下来。

    没了司机的摩托,离了歪斜的跑出几米,又咣当一声倒在地上。

    李洋对着这司机狠狠踩了一脚,让司机一时间疼的没有反抗能力。他又往摩托那里冲了过去。

    我这时刚从面包车上跳下来,看到这一幕后,我心里一下凉了半截。

    我太清楚李洋的残忍和血腥了,他真要逃了,而且打定主意要打开杀戒的话,我都不敢想象后果。

    我提着一口气,向李洋冲过去。

    不得不承认,李洋太敏捷了,他迅速上了摩托,还打火后,这就要提速。

    我在摩托开出去的那一瞬间,一伸手抓住摩托后车座了。我大叫着让李洋停车,也死死不撒手。

    摩托往前开的同时,我就紧倒腾双腿跟着,但我的两条腿跟摩托的轮子没法比,最后李洋又一给油,我实在扛不住了。

    我也抓不住了,松开摩托的一刹那,我踩秃噜脚了,一下摔到了地上。

    那一刻,我都觉得自己浑身跟散架子一般,也真有种不想起来的打算。但我强行咬着牙,尽我所能的爬了起来。

    李洋骑着摩托,已经在离我十几米开外的距离了。我想追上他,肯定不太可能。

    我气的想跺脚,而且这里路况这么拥堵,我想开面包车去追,更不现实。

    我急的四下打量,刚好从我后方来了个电动车,车主是个中年妇女。

    我看着她的电动车,简直跟看到救星一样。我摆手,示意中年妇女把车停下来。

    这妇女倒是挺给“面子”,及时来了一个刹车。但她绷着脸,打量着我。

    我摸着兜,正好警官证在兜里,我亮了警官证,又让她快下车,那意思,我要临时征用她的电动车。

    这妇女这次不乐意了,摇头说,“警察多什么?”

    我实在没时间跟她多废话了,而且有句老话说,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没在顾忌警察形象,冲过去,绷着脸使劲推她。

    我这个人,平时看着挺阳光的,但脸绷起来后,也挺吓人的。

    这中年妇女明显害怕了,变得有些配合。等骑上电动车后,我立刻提速。

    李洋原本没把摩托开的太快,毕竟摩托靠着路边行驶,旁边全是临时停下的汽车,他一旦把摩托开快了,容易刮碰和撞车。

    但李洋也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当他发现我火急火燎的赶上来时,他急了,也给摩托提速。

    我俩一追一逃的,这期间我眼中全是李洋,对其他人都不咋在乎了,我也不知道这电动车到底跟多少私家车有过刮碰了。

    李洋试着把我甩掉,但他发现,在这种路况下,根本没法摆脱我,他又换了个法子,在路过一个胡同口时,他一转方向,向胡同里冲了过去。

    赶巧这时从胡同口里走出一个大妈。大妈手里拎着两大包菜,看架势刚从市场回来。

    李洋的摩托,压根没避让的架势,向这大妈冲过去。

    这大妈吓得叫了一声,随后又故意把两兜子菜往地上一丢,这就坐在地上。

    我看的清清楚楚,这时李洋离她还有一段距离呢,根本没撞到她。而她这么做,我怀疑是不是碰瓷的。

    要在平时,这大妈耍的小猫腻,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但这次,她遇到的是李洋,是个正在逃跑的杀人狂。

    李洋才不管那个呢,加速往大妈身上碾。

    大妈突然脸色一变,而且她身手真敏捷,这就一个原地打滚,硬生生往旁边挪了小一米的距离。

    摩托跟她几乎来个擦肩而过。大妈彻底呆住了。

    我本来还有个念头,自己要不要下车看看大妈的情况,但打心里又一掂量,我放弃了这个打算。

    我开着电动车,从大妈身旁冲过,继续追这李洋。

    我也挺有分寸的,知道自己骑得是电动车,想追上摩托,似乎不太可能,尤其一旦到了宽畅的路边,摩托就能发威了。

    我不放弃的尽最快速度继续追击,同时也摸着衣兜,拿出电话。我打了110,等接通后,我四下看看,说了自己大致的方位,在贵州街和洛阳路附近,请求警方支援,追击逃犯。

    110接线员不敢大意,而且我让她别挂电话,我把手机开到免提,一边追一边及时跟她说最新的位置。

    就这样,我追着李洋,整整过了三条街,最后李洋开着摩托,又向另一个胡同冲去,而我的电动车,或许因为一直高负荷运转,不争气的嗤嗤冒着白烟。

    我冷不丁气的都想把这电动车拍打一通,但这能有什么用,最后电动车的速度越来越慢,直到彻底停下来。

    我看着李洋的背景,又想跟110接线员沟通几句。

    但有时候,一个人运气差的话,喝凉水都塞牙。我这手机竟然也闹脾气了,突然自动关机了。

    我盯着屏幕,愣了一下。我又试着再次开机,却怎么也打不开了。

    我怀疑是不是手机没电了。我无奈的坐在电动车上,但脑子里一直高速运转着。

    我有个想不明白的地方,李洋既然想逃,为何还开着摩托往市中心的方向奔呢,他去郊区的话,岂不是更有可能逃脱成功么?

    我不认为李洋是傻子,他这么做,一定有什么道理。

    我试着分析,甚至还联系着他刚刚穿街走巷的路线。

    最后我被潜意识影响的,想起一件事来。之前我去医院看小乔时,遇到过李洋,当时不知道李洋是凶手,我还跟他在医院聊了聊,我记得他告诉我,他是来看某个女主播的,但现在我对他这种说法抱怀疑态度。

    等再往深了一想,我心中咯噔一下。

    李洋这次开摩托逃走的方向,大体就是妇婴医院的位置。我心说他不会是打小乔的主意吧,尤其他真要这么做了,也很好解释,想把我媳妇和孩子全杀了,让我忍受丧妻和丧子之痛。

    我一时间冷汗都下来了。我骂了句娘的,还从电动车上猛地跳下来。

    我没记住小乔的具体手机号码,但电话卡上有小乔的联系方式。我现在急需做的,就是找个手机,插入我的手机卡,再给小乔去个电话。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跑的,没多久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我隔远一看,有个手机维修店。

    我跟见到救星一样,没犹豫的往那店里冲过去。

    我没敲门,几乎是边推门边撞进去的。这店里没客人,只有个男老板,正坐在一张小破桌上,修着一个手机呢。

    他看我这么鲁莽后,皱了下眉,还把螺丝刀举了起来。

    别小看螺丝刀,我知道,用它捅人的话,它不比匕首差哪去。我对老板打手势,那意思我没恶意。我还把警官证亮出来,又让他配合一下,赶紧给我找个手机,我要打电话。

    这老板看着警官证,稍微犹豫一下,不过他举着螺丝刀的手放了下来。

    我急的不行了,哪能耐心等待。而且一想到小乔的安危,我简直跟快崩溃了一样。

    我使劲砸着他的桌子,吼着连连催促。

    这老板妥协了,从柜台里翻了翻,找到一个手机。他刚有递的举动,我就主动把它抢来了。

    我换卡、开机几乎一气呵成。其实这手机的开机速度并不慢,但我却觉得咋这么漫长呢,甚至急的在原地来回走。

    这男老板都被我弄得快懵逼了。而且又等了十几秒钟,这手机能用了。我立刻找到小乔号码,给她打了过去。

    在响起铃声时,我心里稍微那么松了一口气,但小乔一直不接电话,我整个心又沉了下去,甚至被这种复杂心态影响着,我忍不住对着自己头发抓起来

    求推荐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