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点穴高手-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68章 点穴高手

    我抓头发的力道不而且每次一抓下去,都会把几根头发弄下来。我能感觉到,这很疼,但奇怪的是,脑袋上越疼,我心里却反倒越发舒服,这或许跟我现在的心情有关吧。

    赶巧的是,电话还在拨打时,手机维修店的门外出现一辆警车,是那种110巡逻车。

    店老板看到这一幕后,他突然爆发了,扯嗓子呼喊,“警察,警察!”

    我不知道他这么叫警察是啥意思,尤其他在店里喊这么大声有什么用?外面几乎听不到。

    我跟店老板不一样,立刻推门冲出去,还对巡逻车使劲挥手。

    巡逻车停了一下,副驾驶的车窗被摇下来。我把我的名字和警号都喊了出来,也就是警官证上的警号。

    我指明李洋逃跑的方向,又把李洋的事跟车内民警说了说。

    这巡逻车一定提前收到啥命令了,车上两个民警刚听我说了几句就都明白了。坐在副驾驶的民警对我行了个礼,这俩人竟不让我说完,就立刻开车追了出去。

    我望着巡逻车的背影,心里还是挺闹得慌。而这一刻,我又不死心的给小乔打了电话。

    我本以为小乔还不会接呢,谁知道刚想没几声,电话就通了,还传来小乔的声音,“哪位?”

    我听到哪位这俩字后,脑袋中跟被雷击中了一样,我拿出愣愣的表情,最后又忍不住的狂笑起来。

    店老板这时也出了维修店,他被我这一幕又吓住了,甚至猛地往后退了退,贴着店门站好。

    小乔也一定挺纳闷,她一直默默听着,并没说话。

    我笑完后,又念叨说,“谢天谢地,你没事!”

    这次小乔认出我的语气和语调了,她反问道,“小闷子?你换号了?”

    我没时间回答小乔的问题,反倒一转话题,跟她说了李洋,又简单说了这几天我的经历,最主要的,我告诉她,李洋很可能去找她了,让她提早有心理准备。

    我打心里的意思,是想让小乔躲一躲,但小乔对这个杀人狂没啥顾忌,最后她笑了,也跟我透个底说,“就那么个变态还想动老娘,他省省吧,我那两个贴身保镖可不是好惹的。”

    我听到保镖的字眼后,心中纳闷了一下。我心说自己去找医院看小乔好几次了,怎么从没见过那俩保镖?

    但我又有个猜测,这俩保镖都躲起来了。另外小乔对李洋这么不重视,也让我挺担心。

    我知道李洋的底子,别看他在身手上很弱,甚至都打不过一个地痞流氓,但他这人挺邪乎,会用很多邪门歪道的东西。

    我倒不是嘴碎,为了小乔的安全,我又不得不跟她说了说。小乔最后收起了大意之心。而且我俩没在多聊。

    撂下电话,我摸着兜里,想掏出根烟吸一吸,问题是我兜里哪有?

    我本想跟那店老板问一句,借一根,但突然间,胡同里传来嗡嗡的马达声。

    我被弄得一激灵,一下子想到李洋了。我怀疑是不是那小子改变主意,又把摩托开回来要对付我?

    我真有点草木皆兵的感觉了,还冷冷盯着胡同口。

    很快一个警用摩托出现了,胡子竟然是司机,尤其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一个墨镜,还戴上了。

    我对胡子摆手,让他快过来。

    我身后就是那维修店,店老板拿出一副怪表情,正蹲在门口。我估计就因为我和店老板的这种举动给胡子造成了一个错觉。

    胡子一定以为李洋就在这维修店里躲着呢,他喝了一声,加大马力,对着维修店的大门冲了过来。

    我想让胡子停下来,无奈马达声太大了,还把我的喊话声完全压了下去。那店老板吓得嗷了一嗓子,往旁边一避。

    这下可好,这摩托直接把大门的玻璃撞碎了,而且随着砰的一声响,整个大门破了一个大洞。

    胡子摸着后腰,拿出一把手枪来。他举枪盯着店里,又大声问,“人呢?”

    店老板举着双手,立刻接话说,“老哥,你随便拿,我也不报警,只要别伤我就行。”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尤其这店老板也太配合了吧?

    我没理这位想多了的店老板,又跑到摩托旁,整个人一跳,坐到后座上。

    我告诉胡子,李洋很可能去了妇婴医院。胡子忍不住骂了句,“狗艹的啊!”

    我又想命令胡子快开,我哥俩这就赶过去,谁知道话没出口呢,胡子调转车头,立刻给油,让摩托冲了出去。

    这种警用摩托,性能都非常好,伴随吱的一声,我们下方的地面上甩出一条车胎痕迹,而我整个人猛地往后一仰。

    我要不做点啥,保准跟个土豆一样从摩托上滚落下去。关键时刻,我双手使劲一扒拉,硬是拽住了胡子的上衣。

    结果我拽着上衣,险之又险的停下来了,而胡子被上衣勒的,直翻白眼。

    也就是胡子有经验,双手没乱动,只让摩托减速,并没让摩托来个翻车。

    等我腰板一用劲儿,让自己稳稳坐好后,胡子含含糊糊的念叨着,“撒、你他娘的撒手。”

    我这才意识到,胡子还被勒着,我松手后,胡子跟我吐槽,“你疯了,想勒死兄弟么?”

    我反驳一句,“你不开那么快,我能勒你么?”

    胡子对哈市的路段很熟,这次开着摩托,我们穿街走巷,一起奔着近路。

    我本想把胡子带的那把枪抢过来,但胡子不给,最后我妥协,又退而求其次的从胡子腰间摸到一个电棍。

    胡子趁空告诉我,说这摩托、手枪和电棍,也都是他刚刚从别的警察手里借来的。

    我随意应了一声,对这种小事没多想。

    等来到妇婴医院大门口,摩托没法再往里面开了,因为这里进进出出的人不少。

    我们哥俩几乎同时跳下摩托,还争先往医院里跑。

    这医院挺大,小乔所在的病房楼,在整个医院的角落里。我一边冲一边心里暗暗焦急着,但我也安慰自己,心说小乔已经有所准备,悲剧一定不会发生。

    就这样,等我们又冲了一会。不远处就是那个小鹅池了。我对这里印象倒是挺深的。

    而且现在的小鹅池也挺热闹,在池子旁边,围了好多人。

    我觉得不对劲,胡子也咦了一声,念叨说,“咋回事?有人被李洋杀了?”

    我先是一惊,又认为不太可能。因为池边真要有个尸体的话,咋能有这么多围观群众呢?他们不害怕?

    我没法回答胡子啥,我俩跑到这群人旁边后,胡子举着枪,大喊我们是警察,让大家让一让。

    这些群众被胡子多多少少吓到了,不少人给我俩让路。

    不得不说,这么一来,等我看到这里面的场景后,一下子呆住了。

    有个人,撅着屁股,跪在一个井盖子上,而且他半趴着,脸贴在井盖上,正冲着我。

    我一下就认出来了,这不是李洋还是谁,他也明显昏迷过去了。

    我搞不懂为何会出现这么奇怪的事,尤其李洋到底遭遇了什么?

    胡子挠着脑门,尤其盯着李洋身下的井盖子,这井盖子并没挪动,下面就是一口下水井。

    胡子犯懵的猜测,“这小子是忍者神龟么?想钻下水井?还是说他想偷井盖子,结果一下没搬动,还累晕乎了?”

    那些围观的人听到胡子这话后,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其中有一个胖爷们还拿出一副吹牛的架势,跟旁边人讲,“你们是没看到,这小子是被一个女人弄成这样的,那女人特狠,也一定会啥气功,对着这小子点了两下,这小子就浑身发软了。”

    我被这话引起注意,也猜到了,这绝对是个目击者。

    我特意向他走去,让他跟我说说,那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这胖爷们知道我和胡子是警察,他面对警察,竟然跟茶壶煮饺子一样,有话也倒不出来了。

    他支支吾吾起来,我压着性子,又适当引导他几句。

    按他最后说的,那女人留一头长发,长得很白,也挺美的,眼角有一颗黑痣,而且打完李洋,那女人就转身悄声离开了。

    我本来以为,收拾李洋的女人是小乔的保镖之一呢,谁知道按胖爷们的描述一品,我想到刘芸了。

    我心说这也太巧了,上次夜里,我在小鹅池旁边见到刘芸的,这次又是在这里,刘芸立了一大功,把李洋擒住了。

    但她为何一声不吭的离开呢?难道说,她有啥病,急着要看医生?

    我闷头琢磨时,胡子对我喂了一声,把我唤回神来。

    我侧头一看,胡子已经把李洋拽的平躺到地上了,他还把李洋的上衣撩了起来,裤子往下扒了扒。

    胡子这么做,怎么看都有点不雅,但也因为少了衣服的遮盖,我看到李洋的左右两个胸口,还有小腹正中心的位置上,有三个红点。

    这红点有葡萄粒那么大,而且其中小腹上的红点,红的都有点发紫了。

    那些围观群众又讨论起来,有人还乱猜,说李洋身上有红点,这他奶奶的是艾滋病晚期啊?

    围观群众一下子忌讳上了,也有不少人吓得扭头就走,压根不围观了。

    我和胡子倒没那么容易被忽悠。我俩蹲在李洋身旁,胡子还一伸手,对着几个红点摸了摸。

    我别看只是默默观察着,但脑中跟炸锅了一样,尤其那小人又出现了,他显得很兴奋,甚至被他影响的,我双手还忍不住痒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