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点穴高手(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69章 点穴高手(二)

    我和胡子并没被围观群众的观点影响到,更不会认为李洋有什么艾滋病。

    胡子通过他的经验,最先有个判断,他绷着脸,跟我说,“娘的,好像是点穴。”

    我认可的应了一声,还补充说,“出手这人,还是个点穴的高手。”

    胡子知道我那点底子,也很清楚我根本不会什么点穴,所以一时间,他一脸不解的反问我,“你怎么知道这是高手?”

    我指着李洋身上的三个红点,解释说,“点穴又称打穴。打穴有七种:斫、戳、拍、擒、拿、撞、闭。用掌边侧打者为斫用手指直打为戳用掌根按打者为拍用五指抓取者为擒用二指掐取者为拿用膝、肘打者为拍用于指抓取者为撞用手指扣扣者,称为闭。点穴法中以指点啄为最常见,又有一指点、二指点,撮指点等等。而最难得就是这个闭。咱们再仔细看李洋受的伤,很明显对方用了啄和闭相结合的技巧,由此可见,这人在点穴上的造诣不浅。”

    胡子听完第一反应,是更加诧异了。我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呢,又特意对着自己脑袋指了指,表示我之所以成了专家,应该都跟那芯片有关。

    胡子半明白不明白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念叨说,“警方的人呢?怎么还没过来?”

    他拿起手机,看架势要催促下警方。而我心中念着小乔,就先跟胡子分道扬镳。

    胡子继续守在李洋身边,我奔着病房楼赶过去。

    我们自打从深山老林里归来,就一直没机会换套衣服。我现在还是浑身脏兮兮的,一看跟个逃荒者一样。

    我的这个样子,在一进病房楼时,就被几个护士发现了,她们大喊着,想拦住我。

    但我不给她们机会,也不坐电梯了,直接顺着楼梯,一溜烟的往上跑。

    那些护士当然跑不过我,等来到八楼后,我向8020冲去。

    小乔的专属护士,这时正站在8020房外转悠呢,她倒是认识我,只是也不明告白我为何是这种打扮。

    她先喊了句,“姐夫。”

    我冷不丁对这称呼有点不习惯,但我又一想,她称呼小乔为乔乔姐,按这关系往下论,叫我姐夫也没啥错的。

    我随意的应了一声,而且也等不及了,没敲门,直接推门冲了进去。

    小乔倒是有个好心情,正闭着眼睛听胎教歌呢。我这么一闯,她察觉到了。她把音乐关了,把耳机摘了,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当我看到小乔真的安然无碍时,我整个心才放了下来。我还身体一软,靠向门。

    那小护士正打算进门呢,被我这么一靠,她一下撞到门上了,而且也被间接的拒之门外了。

    我一直盯着小乔,挤着笑,念叨句,“没事,没事就好!”

    小乔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她更在乎我。她还下床了,一边往我这边走,一边心疼的说,“你这几天到底经历了什么?咋这么惨呢?”

    我一时间不想跟她说这些,就摆摆手,又把话题一转,告诉她,李洋被警局一个叫刘芸的女警狠狠揍了一顿,现在李洋人事不省的趴在小鹅池旁边。

    小乔听到刘芸的字眼后,就忍不住一皱眉,等我全说完后,她拿出纳闷的样子,又说,“刘芸,就是警局管档案的那个警察?”

    我心说小乔知道的真多,甚至她很可能把整个哈市警局的人都了解过一遍。另外我想不明白,小乔怎么会有这种反应。

    我还把刚刚打听到的话转述给小乔,那意思,目击者说那人有高挑的个子,又白又美,眼角有黑痣,这不是刘芸还会是谁?

    出乎我意料,小乔听完脸色一变,原本的温柔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冰冷。

    她哼了一声,还冷笑起来说,“原来是那个疯婆子,我就说嘛,她怎么会突然老实了,还消停了这么久,原来她早有新打算,还摆下道道儿,在这等我呢。”

    我听的一头雾水,甚至我还怀疑上了,心说难道小乔跟刘芸有什么梁子?

    小乔走到病床的床头柜前,打开抽屉,翻出一包烟来。这是女士烟,又细又长的那种。

    她这就要点上一根烟,吸一吸。估计此刻她心里有什么烦心事吧。

    我在平时就不太喜欢女人吸烟,而这一次,她还怀着我的孩子,我不管从哪方面考虑,都不能让她这么做。

    我急忙拦她,但她压根不听我的,还解释说,“这烟没啥尼古丁,再说,你平时能吸烟,为啥我就不能吸?”

    她还烦躁的使劲推我,要把我推出病房。

    我一下子为难上了。小乔用的劲儿不大,我要是抵抗吧,她肯定推不动我,但我怕这么一弄,小乔别憋着一股劲,把腰或者肚子抻到了。

    我带着很纠结的心情,最后被她推到门外。

    那小护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我出去后,她赶紧趁空钻到病房里,给小乔做一番检查。

    我干巴巴站在门外。我本想也推门进去,但小乔对我喊,说她想静一静,让我晚些时候再过来吧。

    她这喊话,也让隔壁病房有动静了,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子,从门里探头,往我这边看了看。

    这女子挺着大肚子,乍一看是个孕妇,但她眼神不一般,甚至身上隐隐露出一股子凶气来。

    她还有个小动作,伸手摸了摸后腰。我猜这是个假孕妇,真实身份很可能是小乔的贴身保镖之一。

    我怕她误会啥的,而且我也憋一肚子气呢,就对这女子一摆手,喊了句,“看什么?我是小乔的老公。”

    这女子一下子换了个态度,温柔的一笑,手还从后腰拿下来了,一闪身,躲会病房中。

    赶巧的是,这时我手机也响了,是胡子的电话,他说警方的人都到了,正要把李洋押回去呢,他问我要不要也跟回去。

    我一琢磨,小乔既然需要缓一缓,我就先不顶风上了。我让胡子等我。

    撂下电话,我站在8020病房门前,跟小乔又嘱咐几句,尤其也跟小护士说,让她好好护理乔乔姐。

    之后我又赶到小鹅池旁边。这时这里停着两辆警车。

    我和胡子坐着其中一辆,另一辆压着刚刚有苏醒迹象的李洋。我们一路去了警局。

    有专门的两个刑警立刻审问李洋,而且也不知道这两个刑警怎么想的,还非要来个秘密审问,不让其他人旁听。

    另外我和胡子也需要做一个笔录,把我们前几天的遭遇,都说出来。

    我俩当然没去审讯室,而是被一个文职警员带到小会议室了。我没见到小薇的影子,在做笔录前,先问了句。这文职警员告诉我,小薇和小鼠都在医院呢,尤其小鼠,受伤严重,正在做手术。

    我听到后,心里有些不得劲,我也暗暗跟老天爷祈祷几句,不希望小鼠有事。

    接下来的半个钟头,我和胡子把遭遇都很全面的说了,这文职警员一边记录一边听的,最后他这个旁听者都被吓住了,写字的手都有点小抖。

    我想让他压压惊,就递给他一支烟,另外我也问他,“咱们警局有没有李洋和他弟弟的资料,我想了解一下。”

    这文职警员先是点点头,又提到档案室了,说这些资料,要找刘芸要才行。

    我一听到刘芸,就想到小乔的反应了。胡子本来张罗着,那意思他去趟档案室,找刘芸要资料去。

    而我有了另一个主意,拦住胡子,跟他说,“你坐着吧,我去!”

    我出了小会议室后,直接上了三楼,找到档案室。这档案室不像其他部分,平时冷冷清清的。

    我敲门后,有人喊了句,“请进。”

    我推门一看,档案室的门口支了个桌子,有个胖女警坐在桌后面,而在她身后,全是一排排的柜架,上面放着一沓沓的资料。

    我明白规矩,我需要什么资料,就跟胖女警说,她找到后,再拿给我。但我并没急着说什么,反倒盯着这胖女警,一时间好奇上了。

    这胖女警的眼角也有个黑痣,尤其这黑痣很大,上面还长着弯弯曲曲的毛儿。我心说怎么回事?怎么管理档案的人员,都爱在眼角长黑痣呢?

    这胖女警被我这举动弄得很不习惯,她一皱眉,主动咳嗽一声。

    我回过神,而且我四下看了看,又问胖女警,“刘芸在么?我找她。”

    胖女警瞥了我一眼,反问,“你是谁?找我做什么?”

    我突然蒙了,也顺嘴来了句,“姐们儿,别开玩笑!”

    刘芸原本就不是很欢迎我,她现在更不满的脸一绷,问我,“谁跟你开玩笑,你到底来档案室做什么,而且你是干嘛的?”

    就凭她这反应,我知道她是刘芸没错。我脑中嗡了一声,心说既然如此,那在医院出现的女子,她是谁?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刘芸这娘们,不仅是胖,嗓门也高,她又喝了一嗓子,硬生生把我弄得回过神来。

    我有点模模糊糊的,在这种状态下,我亮明我的身份,也让她把李洋和李彬的相关资料找到。至于我怎么把它拿回到小会议室的,我都有些记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