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恐怖基地-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70章 恐怖基地

    胡子对李洋兄弟两人的资料很感兴趣,他还立刻翻阅起来,而我心中有事,跟个木头桩子一样,坐在小会议室里。

    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假刘芸。我是这么分析的,假刘芸很了解我和胡子,尤其对我俩的动态更是一清二楚。她是个身手很厉害的女子,真要针对我俩的话,我和胡子肯定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到目前为止,她没害我们的意思,另外小乔认识她,这两人之间似乎还有什么梁子。

    我想来想去,最后隐隐冒出一个很大胆的念头,我也被这念头一带,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而就在这一刻,有人使劲推了我一下,还哇了一声。

    我被吓到了,握着拳头,猛地站了起来。我扭头一看,是胡子,他还嘿嘿笑了,反问我,“小闷,你咋回事?刚刚那么发呆,现在又这么活蹦乱跳的?”

    我不想跟他说假刘芸的事,不然只能让胡子瞎担心。

    我摇摇头,又坐回去,而且也编了个理由说,“刚刚我又想起深山老林里的那只熊瞎子了,自己还是心有余悸。”

    那文职警员拿出理解的态度,对我点点头。而胡子也没多想,还顺着这话损我一句,那意思,你现在咋变怂了呢?

    我没在多琢磨刘芸,又跟胡子一起,把笔录做完。那文职警员带着资料先离开了。我哥俩有些累,尤其审讯室那边还不让旁边,我俩就索性坐在小会议室里休息。

    胡子选择吸烟,还一根接一根的,我则冲了杯浓咖啡。

    胡子对我喝咖啡的举动不太赞同,也跟我强调,说这东西喝多了不好,晚上睡不着可咋整。

    我心说今天我哥俩没少折腾,别说只喝一杯浓咖啡了,就算喝上十瓶八瓶的,到时也会到头就睡。

    这样又过了两个多钟头,审讯结束了,没出啥啰嗦,李洋对他做的一切,供认不讳。

    按他说的,他主要工作是跟主播打交道,但也有个业余爱好,喜欢混网络。

    他对计算机很精通,甚至加入一些网络黑客群,跟那些黑客一起探讨、研究技术,原本他真的只把这些当爱好,但半年前,优优打车推出了一个活动,对每个地区每日接单多的几个司机给予现金奖励。

    李洋因此动了歪念头,他特意研究了优优打车的软件,发现果然有漏洞,他因此就给李彬做一个虚拟刷单,让李彬每日接单的成绩都能名列前茅,这样每个月下来,他们哥俩会有一笔不小的额外收入。

    李洋并没觉得这么做有啥不妥,而且按他的话说,他这也叫守规矩,完全按照优优打车的活动规则来办事。

    另外再说说那四名女主播,她们的死,跟李洋有主要关系。李洋是主谋,他弟弟充其量就是个帮凶而已,这也跟他弟弟的智商有关,因为李彬太笨了。

    而李洋之所以这么对待这四个女主播,主要是他心中不满。他认为自己曾经大力帮助过这四人,尤其提携过她们。她们因此就要一辈子感激涕零,甚至把李洋当做主人,做任何事都不能违背他。

    我打心里不认可李洋的话,也跟胡子这么吐槽的,“如果我帮一个人,就别想着什么回报。不管帮之前是从情义的角度考虑,还是从其他什么角度考虑,想帮了,就默默的付出,不然帮别人了,又天天把这事挂在嘴边,那成什么了?”

    胡子很赞同我的话,还补充说,“李洋这人,这里真扭曲。”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当然了,警方没想把这案子的结案工作交给我和胡子,至于对李洋和李彬怎么判刑的,我俩也没多问了。

    我和胡子趁空又换了身干净衣服,也换了新手机等等。

    我俩挺想这就回到住所休息,但小薇和小鼠那边到底啥样了,我和胡子都不知道呢。

    我俩也牵挂这俩人,一商量,就跟警局借了一辆警用私家车,一起去了附属医院。

    我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巧合,小鼠正在手术,用的手术室就是之前给老更夫做的那个。

    小薇没啥大碍,只是身上绑了几个纱布。我和胡子赶到手术室门前时,她正坐在等候区的椅子上呢。

    她绝对实在死扛呢,看到我和胡子后,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还扑到胡子怀里了。

    胡子冷不丁愣了,低头看着小薇,过了一小会儿,胡子又说,“姐们,你现在这么做不太好吧?”

    小薇没理胡子,一直哭着。而胡子也真是不客气,双手一伸,这就把小薇紧紧搂住了。

    换做别人这么搂小薇,倒也没什么,但我留意到,胡子脸上有那么一瞬间,出现色色的表情了。

    我趁着小薇没多注意,就扒拉胡子一把,还对他使眼色,那意思,小薇现在只是心情不好,需要你的肩膀靠一靠,就怎么简单,没啥男男女女方面的意思,你这个不靠谱的胡子,别想多了。

    胡子最听我的话了,他一下子也有所收敛。

    最后胡子一本正经的扶着小薇,我们仨一起坐回等候区。胡子问小薇,“小鼠的情况怎么样?”

    小薇拿出一脸担忧样,说很不乐观。

    而我听到这,心里咯噔一下。之前是老更夫,现在是小鼠。我真的不想他们都出事,尤其他们都在同一个手术室待过,运气都不要这么差好不好?

    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闷头坐着,等着。

    我没留意等了多久,正当我愣愣的看着对面的墙面时,手机响了。

    我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我承认自己心里有些阴影了。我第一反应想到小乔了,我心说难不成那丫头身体不舒服了?现在是哪个护士正急着找我呢?

    我立刻接了电话,还急的喂喂几声。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有个女人一叹气,跟我说,“小闷啊,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你自己去调查案子,这没错,但为啥不把屁股擦干净,还把仇人引回来了?”

    我都快听懵了,也忘了接话。这女人继续说,“你真得好好感谢我,要不是我在场,把那个人妖撂倒了,你家那个小妮子,很可能会遇到危险。”

    我细品这女子的声音,原本听头一句话时,我就觉得很熟悉,现在我更是彻底听出来了,心说这不是假刘芸么?

    我忍不住嗖的一下站了起来。胡子和小薇没料到我会这样,都瞪着我。

    我不理他俩,还快走了几步,来到墙角,我又问,“你不是刘芸,到底是谁?”

    假刘芸嘻嘻嘻的笑了。她这笑法简直是个招牌,我听到后,脑袋里又嗡了一声,而一下子想到10086了,也就是小柔。

    我形容不好心里什么感觉了,反正不太舒服。我忍不住问,“你到底要对我做什么?”

    小柔太聪明了,她知道我这话的言外之意,她嘘了一声说,“你害怕了?哼,怕个什么,我不会害你的,而且我千算万算竟漏算了关键的一步,没想到小乔那妮子,竟然怀了你的种儿。”

    我最早见到小柔的真面目时,就在小鹅池,而我现在也最怕小乔有事。小柔这句话,几乎是捏到我软肋上了。

    我都有点结巴了,你、你几句后,我又问她,“你想对小乔怎么样?”

    小柔的回答出乎我意料。她让我放心,说看在小乔怀了我的孩子的份上,她不仅不打小乔的主意,还会暗中照顾她,直到孩子出生,至于她们姐们之间的恩怨,不用我太多管了,等以后她们会自行解决的。

    我简直都云里雾里的,也觉得她和小乔的背后,有太多秘密了。

    胡子看我一直躲在墙角,情绪还很激动,他想凑过来问问怎么个情况。但他刚有这举动,我就对他摆手,让他坐回去,等我就行。

    我想跟小柔套套话,哪怕多知道一点点,这也能对解开谜团有帮助。

    但小柔真不是个善茬,她看破我的小算盘了。我问她几句话后,她嘻嘻一笑,一转话题说,“小白狐啊,你对我就省省口水吧,我只告诉你,你对我放一千个心就行了,别的我不多透漏了,因为时候未到,而且你现在有空,就去五福看看吧,这是善意的提醒,不然再晚了,那里会出大乱子,甚至会成为一个恐怖基地的。”

    我被小柔最后这句话弄愣了,她也不再跟我多聊,把电话挂了。

    我看着手机,有拨回去的冲动,但我知道,自己这么做没啥用,这陌生的电话,很可能是黑卡,很可能关机了,也再不会开机。

    我默默把手机揣起来,又靠着墙,身体一软,顺着墙蹲到了地上。

    我觉得脑袋好乱。胡子被我这举动一弄,实在忍不住了,他过来扶我,还问我,“你不会身体出啥毛病了吧?要不要看看医生?”

    我直摇头,而且我相信小柔不会乱说,既然她强调了五福,那里一定又出啥事了。

    再往深了说,五福住着谁?除了一群精神病外,就是方皓钰了。

    我心说难道是方皓钰恢复记忆了,他又密谋着,想做出啥惊天的举动来?

    我越想越怕,也没法在手术室门前等结果了。我跟胡子说,“走,立刻去五福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