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无罪-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74章 无罪

    一刻钟后,我们仨离开这个墓地,我和胡子都坐回比亚迪,我本来还想捎带铁驴一段,因为他没开车来,而二郎他们又都走了。

    但铁驴说不用,他还溜溜达达的,先走一步。我猜他很有可能是走到宝山墓地,跟大伟聊天去了,我也就没多管他。

    胡子当司机,这一路上,胡子一边开车一边跟我提了几句九凤的事。

    他是发自内心的佩服这个女豪杰,还嚷嚷着,说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会看看九凤的儿子会是什么样。

    我没太理会他,而且一想到九凤,我心里隐隐有另一个念头

    接下来的三天,我们平淡的度过了,而等到了第四天,一切又变得特殊起来。这一天并不是什么节假日,也不是谁的生日,之所以说它特殊,是因为在短短一天时间内,发生了很多意料不到的事。

    先说这天上午,我接到了小薇的电话,她几乎都快喜极而泣了,告诉我,小鼠醒了。

    小鼠原来一直昏迷着,别看手术了,但按医生说的,小鼠脑袋内有淤血,还处在很关键的位置,根本没法手术,所以如果这淤血能被自行吸收,小鼠就会无碍,反之的话,小鼠会沦为植物人。

    我只听小薇说小鼠醒了,却不知道小鼠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我带着一副焦急的心里,跟胡子一起匆匆往附属医院赶去。

    当然了,我俩也没空手,拎着一大兜子的水果。

    当我俩走进病房时,我看到小鼠正半坐半靠在床上,还打着电话。他思路清晰,说话也不结巴,我猜那淤血是被完全吸收了,我暗暗松了口气,也觉得小鼠的运气真好。

    另外我和胡子没想到,小鼠和小薇竟然成为情侣了。

    小薇坐在小鼠旁边,半依靠在他怀里,还伸手紧紧抓着小鼠的左手。就凭这儿,我心说很可能是女追男,也就是说小薇是当初的主动方。

    我一下子想到深山老林的一幕幕了,当时大熊袭击我们,小鼠为保护小薇挨了一下子,也因此昏迷了。

    我怀疑是不是就因为那件事,小薇一下子爱上小鼠了。

    但我和胡子都没太细问。我俩一起跟小鼠瞎聊一番,这期间胡子还故意逗小薇,连说他俩这堆情侣,这么腻歪在一起,真让别人辣眼睛。

    而我比胡子正经,最后给这对情侣送去祝福。

    这样等到了下午,二郎突然给我们来了电话,他的意思,让我俩迅速赶到附属医院外科大楼的手术室,有医生要给我和胡子做脚踝处的手术,把跟踪器取出来。

    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心中跟打了一个大雷一样,这话言外之意是啥,我再清楚不过。

    我把这消息转告给胡子时,胡子整个人呆住了,最后他还身体一软,噗通一声往后一坐。

    如果此刻他身后是床的话,他这么坐倒没什么,问题是他身后是一个装垃圾的纸篓,这一坐可想而知,尤其等胡子骂咧咧的再站起来时,那纸篓都镶到他屁股上了

    我和胡子也没耽误,从二郎打完电话算起,我们用了不到半个钟头,就来到指定的手术室。

    这手术室的护士也提前收到什么信了,我俩赶来,她们就把我和胡子接了进去。

    手术室也准备了两张床,我和胡子各躺一张。护士先给我俩做了术前准备,最主要的是洗脚和消毒。

    随后她们先行离开了。我还跟胡子说呢,这次会不会是杨倩倩主刀?胡子咬不准,但这小子上来赌劲儿了,非跟我打赌,那意思,主刀是杨倩倩,我赢五百,如果主刀不是的话,他赢五百。

    我当然没傻到同意,因为这么一细想,我的赢面太窄了,也太小了。

    我最后跟胡子商量,那意思,主刀的是女人,我赢,反之要是男的,他赢。

    胡子想了想,说成。

    我俩又等了一刻钟,一个中年女医生推门而入。

    这女医生不是杨倩倩,而且别看穿着手术服,戴着口罩,但也让人一眼看出来,她这人脾气不好,并不好惹。

    胡子也真是不管那个,当看到来者是女医生后,他就骂咧了句,“狗艹的啊。”

    这女医生的脸沉得厉害,瞪着胡子问,“什么事?”

    胡子烦躁的一摆手说,“你怎么能是女的呢?”

    我担心胡子再这么说下去,真把医生惹毛了,这医生一会别下重手,尤其别把胡子的脚弄出啥问题来。

    我就打圆场,说了几句好话。

    这女医生不再理胡子。她走到我俩脚前,依次检查一番。

    胡子还没觉悟呢,趁空又问,“大姐,你对这次手术有没有底啊?跟我透个实话。”

    女医生一伸手,向胡子脚踝捏去。她一定暗中用了什么劲儿,胡子疼的呲牙咧嘴。

    女医生冷冷回答,“你放心吧,知道么?我做这类手术不下十次了,都是把跟踪器取出来的。”但顿了顿,女医生又补充说,“只是这一次特殊的是,我是从活人身上取回跟踪器,所以你俩真是幸运!”

    不仅是胡子,我也一下绷起脸来。我还跟胡子互相看了看。

    女医生随后就给我俩打了麻药,又进行了手术。也真向她说的一样,她很熟练,不到四十钟头,先后伴随当、当两声,两个比黄豆粒大一圈的跟踪器,都被放到一个铁盘中。

    这跟踪器上都带着血,不过血也没能掩盖住这上面出现的一闪一闪的红光。这说明跟踪器还在正常运行着。

    女医生并没时间歇着,她又拿了什么东西,把它填充到我俩的脚踝中。

    我趁空问了一句,女医生回答,说填充的是一种人造物,用来弥补我俩脚踝中的原本放跟踪器的小洞的,不然我俩很可能会行走不便。另外女医生也让我俩放心,那意思,这人造物会慢慢被我和胡子的身体吸收。

    我看她没太详细解释的兴趣,也就没再多问。

    又过了一刻钟,手术彻底完了,我和胡子各坐一个轮椅离开了。

    我俩本想下去走走,一来麻药劲还没过,二来脚踝有伤,就只好当了一把“残疾人”。

    我俩也没法回家,按女医生的话说,让我俩再住院观察几天。

    我和胡子就又被护士安排到一个双人病房了。

    我印象中,附属医院的床位是很紧张的,但我和胡子住的那个病房,周围的房间都空着。我挺不解,也怀疑是不是二郎特意安排的,算是照顾我和胡子,让我俩养伤期间能清静一下。

    我俩在病房里一晃住了两天,这病房除了电视,并没有网络,我俩腿脚不便,每天除了抢电视,就是睡觉了。

    在这天晚上,我正呼呼睡着时,手机铃声响了,有短信进来。

    我也实在是睡饱了,外加无聊。我立刻拿起手机看了看。

    这短信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的,而且内容很短,只有五个字,“小心,有危险!”

    我并不认为这是骗子的电话,反倒立刻想到了一个人,“小柔。”

    我给这号码回了个电话,却提示关机。我忍不住坐了起来,默默琢磨起来。

    胡子原本正看电视呢,而且他也真是无聊,看电视购物呢,按他话说,看一群傻逼在电视里推销产品,这也是一种乐趣。

    他这时又被我的怪举动影响到了,他扭头看着我问,“你咋了?”

    我不想跟胡子多说,不然又让他多担心了。我就摇摇头,说睡魇着了。

    胡子哈哈笑了,让我一起看看电视,解解闷吧。

    我倒是跟他一同看了一会购物,不过一点都没看进去。

    等到了夜里,我和胡子都睡下了。我没留意具体是几点,病房门被人推开了。一个黑影还一闪身,嗖的一下进来了。

    我睡得轻,在门响时,我就睁开了眼睛,当我看着这个可疑黑影后,我一把抓起床头柜上的裤带,还坐了起来。

    我和胡子的伸缩棍都上交了,所以对现在的我俩来说,裤带是最有威胁的武器了。

    我举着裤带,对那人问了句,“谁?”

    黑影轻轻嘘了一声,那意思让我别紧张,他也立刻回了句,“是我。”

    我听出来,是二郎的声音,我赶紧招呼胡子,二郎也趁空把灯打开了。

    我发现二郎穿着黑色风衣,背着一个公文包,看起来有点疲惫,不知道他是从哪赶过来的。

    等胡子坐起来后,二郎还把公文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两个档案袋。他举着档案袋,笑着跟我们说,“两位,我代表警方跟你们签几份协议,而且这协议一旦被签了,就代表你俩彻底恢复自由身了。”

    我和胡子一下严肃起来。二郎又走过来,把两个档案袋分别递给我和胡子。

    我急忙把它打开,而且从里面竟拿出了四份协议。这协议都要让我签,尤其有些地方还要按手印。

    胡子倒是没想的那么多,再次强调般的问二郎,“签完协议就行了?”二郎点点头。

    胡子这就嚷嚷着,要立刻签。而我喊了句等等。

    我压着性子,把这四份协议从头到尾的读了一遍。我读的很仔细,二郎也给我时间,他坐在一旁,默默等着。

    我自认自己不笨,问题是这四份协议的内容实在是有些散。

    我最担心这协议有漏洞,也试图把它们彻底想明白,但我越想反倒越犯懵,最后也不知道咋搞的,我还突然眼前一黑。

    大家新年快乐,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