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假票-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76章 假票

    这天晚上,我和铁驴在平房内待的实在无聊,我俩为了解闷,聚在一起喝酒。

    这酒是在平房里找到的,不过很烈,度数很高,胡子最先品了一口后,连说辣嗓子,我俩又不得不把这种烈性酒对着水来喝。

    我俩边喝边聊,胡子突然有感而发的端着酒杯,来了句,“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现在人的体质跟古人没法比啊!”

    我不知道他怎么想到这的,我就顺带着让他多解释解释。

    胡子说,“你想想,古人喝酒时是什么感觉,就说武松,连喝了十多碗白酒,之后还唱着国歌,去山岗上把老虎削死了,换做现在的人,能行么?别说十多碗呢,就算喝三碗,这人就得吐白沫,拉到医院抢救去。”

    我听笑了,其实从字面来看,胡子说的是没错,但我觉得他忽略了一个事实。

    我说了自己的看法,“古人的酿酒技师没现在发达,设备也不行,所以他们酿出来的酒,度数不会太多,弄不好喝起来,跟现在的啤酒差不多。所以武松能喝十八碗不醉,那也能理解。”

    胡子跟我犟上了,非说古代人酿出的酒,度数也很高。

    我俩正争论时,我手机响了。我现在很在乎来电,一方面是因为二郎的事,另一方面是我和胡子转正的事。

    我急忙摆手叫停,那意思我哥俩一会接着说。我还立刻掏出手机。

    让我意外的是,是宋浩的电话。

    宋浩是我和胡子当线人时的第二任上线,第一人是董豺,现在已经死了,而这个第二任上线,细算算也好久没联系我了。

    我心说今天到底刮了什么风,咋把他吹来了?

    我带着纳闷,接了电话。宋浩这人,一直很和善,这次他还笑呵呵的主动开口问,“小闷,在哪呢?”

    我本来差点脱口而出,把我俩现在的位置告诉给他。但话到嘴边后,我心说这平房是铁驴临时让我和胡子住的,谁知道这平房还有什么用途?我就没大嘴巴,只是含糊的说,“在哈市郊区。”

    宋浩跟我寒暄几句,又话题一转,告诉我,“警方有新任务,而且缺人手,上头的意思,让你和胡子去协助调查。”

    我心里直犯迷糊,胡子在一旁也听到宋浩的话了,他更不管那些,扯嗓子喊,“宋警官,我和小闷不是线人了,现在自由了。”

    宋浩也听到胡子的话了,他突然沉默下来。而我又把我和胡子签协议的事,说给宋浩听,当然了,话里话外的,我也提了提二郎。

    宋浩一叹气,说他昨天才知道二郎的事,他还让我和胡子放心,说警方一定会查的很清楚,让这事有个说法。

    我随意应了几声,而且这就想挂了电话。但宋浩压根不想挂,他又把话题绕回去,跟我说,“小闷,你知道么?我一共带过十多个减刑线人,算上你和胡子,一共有五个人活到最后,还减了刑,恢复成自由身,但之前那三人,在签协议时,也多多少少出点啰嗦,耽误几天,在这几天内,他们也没闲着,做了几个小任务,又立了几次功劳。”

    我品着宋浩的话,但没接话。宋浩继续往下说,他的意思,以前他让我和胡子去调查渔奴案时,他确实是故意的,把案子说的很轻松,因为他不想让我和胡子在查案前就有太大的心理负担,不然对我俩不好,而这一次,上头让他联系我俩,交给我俩的案子,绝对是很轻松的,不会再有什么生命危险。

    我发现宋浩口才真不错,巴拉巴拉好一通说,说的内容不仅没重复,而且还没有要停的架势。

    我既然明白他的最终意思了,也不想太多听他的碎碎叨叨。我索性开了免提,让胡子也能仔细听一听。

    胡子压根没我有耐心,他听了没几句,就拿出厌烦样儿,还抢过电话,问宋浩,“警官,要不这样吧,你先把电话挂了,吸根烟歇会,我哥俩一会再给你回电话。”

    胡子这么说,多多少少有抗拒宋浩命令的意思,要在以前,他这语气很容易惹麻烦,但现在不同往日,宋浩也没太怪罪。

    等撂下电话,铁驴问我,“你是什么意思?咱哥俩去不去协助?”

    我心里有个疑问。这次宋浩找我们做任务,铁驴知不知道?而且如果这驴货事先知道了,怎么不给我和胡子打声招呼呢?

    我索性又给铁驴去个电话,但提示那边通话中。我等了十分钟,这期间又打了五个电话,却一直都是对方占线的提示。

    我不知道铁驴到底跟谁聊了这么久。之后我给杨倩倩去个电话,因为杨倩倩的消息也一直挺灵的,宋浩这事,我问问她知不知情。

    邪门的是,杨倩倩电话也在占线。

    我不认为这是巧合,而且往深了说,很可能铁驴正给倩倩打电话呢。

    我想再等等,尤其他俩通完话,看到我的未接来电,一定会给我回过来。但等了没多久,宋浩电话又过来了。

    我犹豫好一番,最后才接了电话。

    宋浩显得很急,也跟我说,“两位兄弟,我当过你们上线,对你们也一直不错。这次上头点名让你们协助破案,而且也不是什么涉及到生命危险的大案,听我一句,赶紧找我来,这对你们只好不坏。”

    我被他说得,一下子也想到协议的事了,我心说别看我和胡子立了不少功,也到了能减刑赎罪的程度了,但毕竟协议还没签成呢,我俩都熬了那么久,也不差最后这一哆嗦了。

    我先妥协了,又问,“在哪见面?”

    宋浩回了句,“老地方,那个超市!”随后他把电话挂了。

    我和胡子也没法继续喝酒胡扯了,而且这就动身。胡子没我这么好说话,他还嘱咐说,“一会先问好了,咱哥俩也品品这案子到底狠不狠,要是动刀动枪的话,咱俩绝不能答应。”

    我其实跟胡子想的差不多,也就顺嘴答应了。

    我俩从平房出来后,这里的交通并不方便,我俩不得不徒步走到102国道上,拦了一辆过往的正在载客的出租车。

    这出租司机也真胆大,而且他也想多想挣点钱,他捎带我和胡子,来了一次拼客。

    等来到市区,我俩又换了一辆出租,辗转的在那个超市内的小秘密单间中,跟宋浩见面了。

    我和胡子推门进去的一刹那,宋浩正坐在角落里,他旁边放了一个大黑兜子,他正悠闲地喝着咖啡呢。

    他看到我俩后,又和善的笑着,跟我们握了握手。他还跟超市店主打招呼,给我俩也冲两杯咖啡。

    我和胡子是真不想喝,不然现在都快到半夜了,我俩喝那么多咖啡,还怎么睡觉?

    但碍于宋浩的如此热情,我俩也没法不给他面子。我俩都坐在宋浩的对面,我也不想多浪费没用的水口,索性直问,“警官,说说案子的事吧。”

    胡子脸一绷,拿出仔细聆听的样子。他这反应,没逃过宋浩的眼睛。

    宋浩摆手让胡子别那么紧张,随后他又掏出手机,找到一个新闻,还递过来,让我和胡子看看。

    这新闻是关于一个假票案的,大体意思,某地警方端了一个窝点,把造假票的三人全部擒住,而最逗的是,这三人做的假票全是一元钢镚,他们制造了五十万的假钢镚,投入的成本却是八十万。

    胡子看完这新闻的第一反应是哈哈笑了,还跟我和宋浩念叨说,“这帮人是纯傻逼不?就跟小姐一样,接了客,挨艹了一顿,结果还倒贴二百块!”

    宋浩脸色不怎么好看,而我也觉得,胡子说的太不中听了,但话说回来,这也是话粗理不粗,确实是这么个意思。

    另外我隐隐有个猜测,又问宋浩,“这次让我俩接手的,跟造假票有关?”

    宋浩赞我聪明,他一掏兜,拿出一张百元钞。

    他举着百元钞,跟我们说,“造假票的历史,追溯起来的话,一千多年前就有了,而且可笑的是,在咱们国家成立后,逃到台湾的某个政府,为了扰乱国内市场经济,也造过一大批假票呢,但那就有点扯远了,咱们还是说说造假的一些所谓的技术吧。”

    胡子这时插话,说他倒是对造假的技术有所耳闻。

    我本来一惊,心说他怎么会知道的?但又一想,他以前是个扒子,做他那行的,也算什么世面都见过。

    宋浩也让胡子先说一说。

    胡子指着百元钞,说一般的菜鸟,直接购买彩色打印机、铜版纸和烫金机,再照着某个模子,设计一套模板,再批量印刷就行了。

    我这时忍不住问胡子,“那如果不是菜鸟呢,会怎么做?”

    胡子又说,“狠一点的,而且想让假票好脱手的话,就要用到胶版印刷的技术。因为用一般打印机弄假票,都是将墨水喷射至纸张上,纸张吸收墨水后,这其中会存在细微的色彩变化。所以弄一台好的胶版印刷机,很有必要。只是胶版印刷机的成本很高,最次的也要二三十万,咱们不说成本,接着谈技术吧。按我所知道的,胶版印刷,是通过滚筒式胶质印模把沾在胶面上的油墨转印到纸面上,这么一来,就能把彩色印刷的技术缺陷解决了。但是”胡子顿了顿,又一脸无奈的吐槽说,“胶版印刷其实也有缺陷,由于胶面是平的,没有凹下的花纹,所以印出的纸面上的图案和花纹也是平的,没有立体感,这导致它们的防伪性也较差。”

    宋浩听到这,怪怪的笑了笑,他还把手里拿的那个百元钞递过来,让胡子摸一摸,另外他也问,“你品一品,这票子是真的还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