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大肚蝈蝈-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77章 大肚蝈蝈

    胡子摸得很仔细,尤其对好几处防伪标识都检查一番,最后他很肯定的说,“这是真的。”

    别看我不懂造假票的技术,但辨别个真伪,我也是拿手的。

    我接过胡子手中那张百元钞,也摸了一番。我跟胡子的态度一直,指着百元钞,点点头。

    宋浩一直观察着我俩的表情,他没急着回答啥,反倒俯身向地上的那个黑布兜子摸去。他从里面拿出一个验钞机。

    他把验钞机放到桌上,打开开关后,把那张百元钞要回去,又放在机器里。伴随唰的一声响,百元钞顺利通过了验钞机。

    宋浩特意又指了指百元钞。我心里直纳闷,心说这验钞机也表明,这是个真钱,宋浩刚刚做这么个多此一举的举动,图什么?

    但宋浩又从那黑布兜子里拿出另一个验钞机,还把它跟原来那个验钞机并排摆在一起。

    宋浩解释说,“这两个验钞机,一个是最新款的,一个是老款的。咱们再来看看。”

    他把百元钞放在新拿的那个验钞机里,这次票子唰的一声通过后,验钞机传来报警声,提示这是一张假币。

    我和胡子的脸都沉了下来。胡子还拿出不相信的架势,又拿着那张百元钞,重新在新版验钞机里走了两遍。

    每次的结果都一样,提示都是假币。

    胡子直摇头,我也觉得有些玄乎,因为我刚来摸得那么仔细,这假票哪有假的地方?

    宋浩把这张百元钞铺在桌子上,跟我们说,“胡子刚刚提到了彩色印刷和胶版印刷,这确实是以前那些印假票犯罪分子的伎俩,但今夕不同往日,尤其半年前,有一批1和hd开头的假票,流通到世面上了,他们的仿真技术实在太高,别说人了,连老版的验钞机都被它们骗了。”

    宋浩又说,“咱们再说说印这种高仿假票的技术,里面涉及到了凹版印刷。凹版印刷,也就是利用图像从表面上雕刻凹下的制版技术。一般说来,采用铜或锌板作为雕刻的表面,凹下的部分可利用腐蚀、雕刻、铜版画来按照凹印版印刷。要印刷凹印版,表面覆上油墨,然后用塔勒坦布或报纸从表面擦去油墨,只留下凹下的部分。将湿的纸张覆在印版上部,印版和纸张通过印刷机加压,将油墨从印版凹下的部分传送到纸张上。”

    我发现宋浩的这种解释太专业了,我冷不丁听的不太懂,但宋浩没继续在凹版印刷上多说什么,反倒又说了其他几个印高仿假票的技术。

    他首先提到了油墨,还说正常印钞的油墨,全为上海中钞油墨有限公司所提供,是一种安全油墨,这种油墨具有某种功能和防伪特点,主要用于各种有价证券上,比如钞票、支票、税票、汇票、邮票、护照等。而且安全油墨的品种很多,按照识别的难易程度,可分为公众防伪油墨、机读防伪油墨和专家防伪油墨。

    由于钞票颜色的一致性要求高,耐物化性能特殊,因此,印钞油墨从配方设计、原材料筛选、过程控制到成品检验都有特殊的行业标准和企业特种生产工艺规范。其供货也是根据所需印制钞票的总量来提供的,采用的是多余销毁的方式。但这次出现的假币,很明显得到了这安全油墨的独家配方,甚至从仿真程度上看,几乎跟印刷油墨是一摸一样的。

    接下来宋浩又提了印钞纸。与我们日常使用的纸张不同的是,印钞纸使用的是棉浆而非草木浆,原材料的不同,让钞票纸拥有更高的强度和耐折度,与普通纸相比,也具有较大的抗水性,正所谓真金不怕火炼,真钞不怕水染。

    另外与安全油墨相同的是,在中国仅有三个地方可生产正规的印钞纸,分别是成都印钞有限公司、保定钞票纸业有限公司、昆山钞票纸业有限公司,而且钞票纸内会添加各种材料,其配方完全保密。但这次出现的假币,所用的纸张也几乎跟真的印钞纸一模一样。

    我和胡子没插话,都耐心听到最后。我俩还不可思议的互相看了看。

    我心说要按宋浩这么说,这假票从技术和原材料上看,也跟真票也差不到哪去了吧?而且这帮犯罪分子到底怎么做到的,能从不同的地方,都弄到了独家配方?

    胡子想的是另一个方面,他突然骂咧一句,还噌的一下站起来,跟我俩说,“这案子他娘的太大了吧?这一伙犯罪分子绝不简单,甚至人脉上不可小瞧。”

    宋浩收起了笑容,严肃的点点头。

    胡子使劲摆手,还对我使眼色,他又说,“我哥俩就是小蚂蚱,接手不了这么大的案子。所以这次别找我俩。”

    胡子还要拽着我,这就要走人。

    但宋浩提前起身,故意挡在门口。他先让胡子别这么盲目下结论。随后他说,“听起来,这个假票案是挺大,但按目前警方掌握到的线索,这货印票分子,一共才有四个人,两个主谋外加两个技术员。上头的意思,你们俩只要协助警方,把这四人抓住就行,至于后续的事,完全不用你们费心。”

    胡子绷着脸,宋浩又往前凑了凑,跟胡子几乎脸对脸,他又强调说,“这些印假票的嫌犯,都属于经济犯罪,身手不会太好,顶多跟街头的痞子差不多,你们抓捕他们时,也绝不会出现生命危险的。”

    宋浩又看着我,问了句,“你说呢,小闷?而且你比胡子要明白事,你也说说你的看法。”

    我细细琢磨宋浩的话。我打心里也承认,他说的并没错,这些印假票的嫌犯,人家玩的都是技术流,不然他们身手好,又懂枪又会耍刀的,为什么还顶着风险,费劲巴力的印假票,何不像邓武斌那样,直接去抢呢?

    我考虑了很多方面,这期间宋浩一直堵着门口,不让我俩走。他还不断地劝说,试图让我俩接了这个案子。

    最后我跟胡子使个眼色,又说,“做吧!”

    胡子脸色不好看,其实他也明白,我俩想推脱也难,不然宋浩会一直堵着门口。

    胡子拿出很不乐意的样子,微微点头。宋浩就等着胡子这举动呢。他连连说好,还赞我俩是真爷们。

    他又带我俩回到这屋内,我们一起坐回椅子上。

    我让宋浩说说,“接下来我们需要怎么做,尤其去哪?跟哪里的警方碰头。”

    宋浩拿出一个路线图和一把摩托车钥匙。

    他告诉我俩,警方经过一番调查和排除,已经把四名造假嫌犯锁定在杨村了,也怀疑杨村里有一个地下造票工厂。

    他的意思,让我俩这就开着摩托,在凌晨两点前赶到东阳镇,也就是离杨村最近的一个镇子,到时我们按照路线图,找到太和超市,在门口跟一个叫蝈蝈的线人汇合,他会带我俩一起去杨村,等到警方的下一步行动指令。

    我问宋浩,“这蝈蝈长什么样?尤其没有没照片?”

    宋浩一耸肩,说他手头上一时间还真没照片。胡子接话说,“我们连对方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到时还怎么汇合?”

    宋浩让我俩别担心,还说只要我俩到了太和超市的门口,蝈蝈就会主动找到我们。

    宋浩的意思,让我俩别耽误了,这就启程赶往东阳镇。

    按之前的规矩,我和胡子执行任务时,都会带着伸缩棍或者甩棍。而我俩自打被摘除跟踪器后,连伸缩棍都上交了。

    我俩现在双手空空,这让我总觉得少了点啥。

    我就跟宋浩提了一嘴,那意思,弄个武器给我和胡子防身用。

    胡子连说没错,我俩又一起看着宋浩,等他又进一步的表示。我还偷偷瞥了那黑布兜子一眼。

    我心说宋浩刚刚从里面拿出两台验钞机,会不会这次他又大手一伸,从里面拿出两把电棍来呢?

    但宋浩拿出一脸为难的样子,另外他被我和胡子这么瞅着,也实在不好意思了。

    他想了想,让我俩稍等,他一转身出去了。

    他去得快,回来的也快,而且手上拎着两截拖布杆,他把拖布杆递过来,先说了句抱歉,又告诉我俩,这次警方交代他,让他找我俩时,并没提到武器,他当时也忽略忘问了。所以拿两个拖布杆将就一下吧。

    我和胡子看着拖布杆,都一脸发呆了。我心说这他娘的也算武器,真打斗起来,还不如我拳头好使呢。

    胡子更是呵呵几声,摆手说,“宋大警官哈,你太够意思了,兄弟心领了,防身武器的事,我哥俩自己想办法吧。”

    而且这么一来,我哥俩也没多待,领了钥匙和路线图,这就往外走。

    宋浩没起身送我们,在出门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很早以前的一幕,当时我和胡子在警局的会议室跟宋浩见面,在离开时,我借着门玻璃,看到宋浩冷冰冰的盯着我和胡子的背影。

    我纯属被潜意识一带,这次猛地一回头。

    我发现这次的宋浩,也目光发冷,正偷偷盯着我俩呢。而我这么一回头,他又跟变脸似的,露出笑容。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气氛一度显得尴尬。宋浩却像想起什么事一样,又跟我强调说,“对了,一会你们开摩托时,别太往后座上坐,不然容易出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