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诡异的杨村-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78章 诡异的杨村

    宋浩这话引起了我的敏感和警惕,我心说难不成那摩托有啥安全隐患?

    而且这么一打岔,我忽略了宋浩表情的事,宋浩变得很主动,把我和胡子送到超市后门,中途他还千叮万嘱,让我俩一定骑摩托时多注意。

    我俩揣着糊涂,最后在超市外的一个角落里,把这摩托找到了。

    这摩托乍一看很老很旧,胡子眼睛毒,瞟了几眼后,很肯定的跟我说,“这摩托,十年前的货了。”

    我俩凑过去后,还一起对这摩托检查一番。但通过我俩的经验判断,摩托还真没啥大毛病,只是它的前后都挂着车牌子。这车牌子被擦的崭亮,让上面的号码异常明显。

    胡子显得很不解,问我,“现在交警也不抓摩托上牌照的事,而且这么个破货,怎么还这么遵守规定呢?”

    我摇头,表示自己同样不解。

    我俩一先一后坐在摩托上后,我还特意试着往后坐了坐。我没发现什么危险,反倒是我这么一往后,很容易把车后面挂的拍照挡住。

    胡子趁空还把路线图拿了出来,这路线图上还特意被标注了几句:凌晨两点,务必赶到东阳镇太和超市。

    我对东阳镇有一些印象,它在哈市的北面,离哈市大约二百里,离杨村也不远。我又算了算时间,现在都快半夜了。

    我问胡子,“能不能按时赶过去?”

    胡子说问题不大。而且他这就启动摩托,带着我疾驰起来。

    我怕胡子大咧咧的,半路别撞到啥,就叮嘱他,宁可迟到,也要以保证安全为主。

    胡子让我放心。而且这二百里地,我们倒是真没出啥啰嗦,一路平安。问题是,坐摩托跟坐车有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冷。

    我一直被呼呼的风吹着,最后来到太和超市门前时,整个身体都有些发僵。

    这太和超市别看听起来就是一个超市,但规模不有种购物中心的感觉。只是东阳镇就是个小镇,这里也没啥夜生活。

    我们来到太和超市门前后,这里黑漆漆一片,显得冷冷清清。

    我和胡子一边坐着摩托使劲搓手,一边四下打量着,想找那个外号叫蝈蝈的线人。

    没多久,挨着太和超市的一个胡同里探出一个脑袋,这人还一直隔远盯着我和胡子。

    胡子悄声问我,“那人会不会就是蝈蝈?”

    我一来不认识蝈蝈,二来隔这么远,连这人是男是女都看不清。我没法做进一步的判断,但我回胡子一句,那意思,咱们静观其变。

    那人又盯着我俩一会儿,最后还直线向我们跑过来。

    离近后,他对我和胡子先后说,“小闷哥,胡子哥,两位好。”

    胡子反问他,“你是蝈蝈?”

    他点点头。而我在他凑过来后,就留意到他的一个特征。这人的肚子挺大,但双腿挺细,屁股也有点瘪。

    我这下明白他为啥叫蝈蝈了,因为蝈蝈也被很多人称为“大肚蝈蝈”,就因为这种虫子的肚子很大。

    我们互相客气一番。蝈蝈还立刻跟我挤一挤,坐到了摩托上。

    我发现他有个小动作,原本坐上后,他特意往后看了一眼。当发现他的身体把车牌号挡住后,他又往前挪了挪。另外我通过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又有个疑问。

    给我感觉,他不像是线人,因为线人都有种小心翼翼的劲儿,他反倒有种什么都不在乎、大咧咧的架势。

    这种大咧咧跟胡子的那种彪呼也不一样,具体的我也形容不太好。

    我本想多问他几句,但胡子当先抢话了,让蝈蝈说说接下来的具体计划。

    蝈蝈告诉我俩,今天下午,警方行动了,在杨村来了一次收网。这次行动倒是没出啥岔子,也真搂到鱼了,抓了两个嫌犯,又找到了若干做假票的设备和原材料,但问题是,还有两个嫌犯没在杨村,漏网了。

    这俩嫌犯全是技术人员,也不知道他们的据点被捣毁了,所以警方有个最新的安排,想让人在那个造假窝点蹲守,等那两个技术人员自投罗网。

    胡子听完第一反应是嘘了一声,说这案子都接近尾声了,尤其只剩下两个技术人员没抓,我哥俩这次过来,也没啥发挥的地方了。

    胡子的言外之意,我哥俩还参与个啥劲儿?还不如这就打道回府呢。

    蝈蝈却跟胡子意见相左,还劝道,“那俩技术人员才是真的关键所在,想想看,要是这次被他们逃脱了,他们把造假技术外泄出去,尤其卖给哪个有规模的黑社会,这社会上会出大乱子的。”

    随后蝈蝈把我和胡子好一顿捧,那意思,他早就听过我俩的大名,我俩更是减刑线人中的楷模,这次要是有我俩参与抓捕,不管那俩技术人员有多狡猾,也保准插翅难逃。

    胡子的虚荣劲儿又上来了,被蝈蝈说的直乐。而我倒没被蝈蝈说动心,反倒是我自己打心里想了一番,突然有了一个感触。

    我知道,假票真要流通到世面上,最后几经辗转,大部分会落到农民或穷人手上,再往深了说,最后被坑的也都是这类人。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类人最老实,也最容易被骗。

    他们原本就收入低,要是再收到几张假票啥的,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不是圣人或救世主,但我这么对自己说,既然自己有这个机会,不管从那么层面出发,这次一定把那俩造假票的关键人物抓住,也间接少让老实人被坑。

    我和胡子最后都没了提前撤离的打算,胡子还一给油,让摩托再次奔着杨村开去。

    杨村离东阳镇就没那么远了,我们用了不到半个钟头,就到了村头。

    蝈蝈指路,让摩托继续往村里走。我留意到,从进村开始,这一路上,先后有三个人出现过。

    他们要么躲在某个犄角旮旯里,要么躲在房上。我猜这些也都是线人。

    我们最后来到一个农家院前。蝈蝈说这就是造假票的窝点。但警方收网后,这里只留了部分的印假票的机器和原材料,至于那俩嫌犯,早就被带走了。

    蝈蝈的意思,让胡子直接把摩托开到院子里去。

    胡子冷不丁有些兴奋,还念叨句,说一会看看那些印假票的设备,也间接开开眼。

    我也有这种想法,而且较真的说,更多的是满足我的一种好奇心。

    摩托进了院子后,蝈蝈急忙把院门关好,又带我俩进了正居院中的那个大瓦房。

    这大瓦房里挺简陋的,都是农村用的那些家伙事,比如煮饭的大锅和土炕等等。

    胡子咦了一声,说那些造假设备呢?蝈蝈嘘了一声,那意思让胡子别急,他又带头走到一个墙角。

    这里看起没啥异常,但蝈蝈对着一个地面摆弄一番,地面上突然出现裂开一条缝,合着这里有暗门,而且这屋子下面还有地窖的存在。

    我顺手从这屋内找到一个手电筒,我打着亮,我们依次往下走。

    不得不说,这地窖跟地上完全是两个概念。这里的面积不估计有个七八十平,还有水有电,有洗澡的地方和卫生间,另外有一大堆设备,都堆在一个角落里,被黑布蒙着。

    蝈蝈先走过去,把黑布扯了下来。我和胡子看的很仔细,问题是,这些设备都挺稀奇古怪的,我冷不丁猜不透它们各自的功能。

    蝈蝈还从一个机器下面,拿出一大版的印纸,跟我和胡子说,“看看吧,在这玩意的基础上走一遍机器,这些纸张就变成假票了。”

    我和胡子一起接过这一大版的印纸。我特意摸了摸,觉得这玩意确实跟平时写字的白纸不太一样。

    我以为这就是宋浩提到过的,那种专业的印钞纸呢,谁知道胡子特意用手搓了搓印纸,咦了一声摇头说,“蝈蝈,这不就是被特殊处理过的铜版纸么?好像上面用过胶,还被浸泡和晒过吧?”

    蝈蝈脸色一变。胡子又纳闷的说,“宋浩说过,这个造假团伙,用的可是特制的印钞纸,难不成警方这次大意了,抓错人了?”

    蝈蝈连说不能,而且他不等胡子再说啥,就又主动解释。他的意思,警方在下午收网后,不是也带走了一批设备和原材料么?那些原材料中,肯定就有专业的印钞纸。

    我不太赞同蝈蝈的解释,我心说这个造假团伙要是能弄到印钞纸,又为啥有好的不用,还非要存一些铜版纸呢,难道他们除了用凹版印刷的技术做假票以外,还偶尔做一些胶版印刷的假币么?

    我是越想越不明白,但蝈蝈不再多谈这个话题了,他还依次对这些设备解释一通。

    我和胡子被普及了一些知识,也无疑等于被上了一课。这期间胡子还偶尔对这些设备摸一摸。

    我没像胡子那么做,因为这些设备也都算是物证,我对它们动手动脚,不太好。

    当然了,我们也没在地窖里待太长时间,因为我们怕那俩技术人员别赶巧在这时意外的回来了。

    蝈蝈带头,我们又依次往地窖上走,但在离开地窖那一刻,我不经意的对着地窖打量一眼,突然间,我看到某个墙角上,出现了一个红光,这红光还只是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