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人皮地图-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8章 人皮地图

    我立刻变得很敏感,不知道该死这词有啥含义。胡子更是来脾气了,瞪着这渔奴说,“你,嘴巴刚放什么屁呢?”

    这渔奴不理我和胡子,默默躺在干草垫子上了。

    我本想再跟他套套近乎,但他这种不友善,让我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和胡子简单铺了铺干草,就一同挤着躺了下去。我很累,不想多说啥了,但胡子瞎琢磨着事,没多久还问我,“兄弟,你说咱们咋样才能接触到木屋里的女人呢?”

    隔壁渔奴嗤了一声,因为胡子的声音不被他听到了。

    胡子气的这就要坐起来。我把他拉住了,又压低声音,跟他说悄悄话。

    我告诉他,你先管好你裤裆那玩意吧,等咱哥俩彻底回去了,你愿意找几个小姐,我都不管。

    没想到我误会胡子了。他悄声反驳,“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着调?”随后又说,“那一木屋的女人比咱们吃香,至少是岛上这些头头和守卫的玩物吧?你想想,一旦她们把这些畜生伺候好了,说不定还有出海的机会呢,咱们要是能托一个女人帮着捎点消息给警方,这匪窝不就被端了么?”

    我不得不打心里给胡子一个赞,心说他能想到这一层,也算是超水平发挥了,但这计划实行起来太难,甚至几乎没什么可行性。

    我劝他从长计议吧。胡子打蔫的叹了口气。

    现在大部分铁笼里都躺着渔奴,每隔几个钟头,就有守卫打着手电筒,过来巡视了一圈,说白了,跟查看牲口一样,等发现人没少时,他们又离去了。

    渔奴们或许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也对守卫的到来并不在意,他们很快都进入梦乡,偶尔还能听到打呼噜声或磨牙声。

    我也想尽快入睡,毕竟明天等待我们的,依旧是高强度的工作,但也不知道咋了,我死活睡不着。

    我闭着眼睛,思路左一下右一下的,还想到今天下午的经历了,尤其是暴雨来临时,那池塘中还出现的一系列诡异事件。

    突然间,我脚脖子还被什么东西拽住了,它很冷,刺激的我一激灵。

    我心说不会真有鬼过来要缠我吧?我承认有点害怕,但也猛地抬头往下看。

    是隔壁那个渔奴,他隔着铁笼把手伸过来,使劲扯着我的脚脖。

    我蹬了下腿,把他手弄走,我又嗖的一下坐起来,冷冷问了句,“干什么?”

    没等渔奴回答呢,胡子也坐了起来。其实他也没睡那么死。那渔奴看着我俩,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又摆手示意让我俩靠过去,他要说悄悄话。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我又带头往前凑过去。

    这渔奴指着我们躺的干草,说这原本是他的,前几天借给我们这个铁笼的原主人,但那家伙死掉了,他现在想把干草换回去。

    我听得挺纳闷,胡子反倒忍不住笑了,还压低声音问了句,“你他妈有病么?干草不都一样么?有什么可换的?”

    渔奴犹豫一番,又解释说,“不一样,你们躺的干草是新的,相对比较潮,而我这人身体有点毛病,更喜欢睡潮一点的干草,而且互换干草对你们有好处,至少睡得会更舒服一些。”

    胡子为了验证,这就扯下一把干草,在手里捏了捏。那渔奴也从他的铁笼里扯了把干草,递过来。

    胡子比对后跟我说,“还真是,他的干草很干爽。”

    胡子这就张罗着要换,我一直没说话,这一刻还突然有了一种直觉,把胡子拽住了说,“等一等!”那渔奴目光变冷,盯着我看。

    我没理他,反倒伸出双手,在我们这堆干草里摸起来。我摸得很详细,第一次下来,我并没什么发现。

    胡子还忍不住跟我偷偷念叨,说你半夜抽什么疯呀?要是隔壁改主意了,我们岂不亏了?

    我坚持着,又摸了第二遍,这回有了发现。我摸到一个小“筷子”,至少给人手感是这东西。

    我把它拿出来,把上面干草都扒拉干净后,我发现这似乎是一个被卷起的“纸”。

    我又瞥了那渔奴一样。他不知道打心里想着什么注意呢,也不说话了,一扭头,躺回他那铁笼的干草铺上。

    我一点点抿着,最终把这“纸张”全展开了。它有两寸来长,一个巴掌那么宽。

    我和胡子把它平举着,借着月色盯着看。这上面画着的是一个粗燥的地图。而且它大体形状就是一个凹字。

    我先是一愣,紧接着心中一阵狂喜。我心说自己是不是被幸运女神看上了,咋想要啥就来啥呢?

    另外我使劲摸着地图,想知道这是什么材料做的。但我对这方面没啥研究,只知道这是个皮货。

    最后我摸向地图边缘,还发现有一小块地方长着黑毛,这毛还卷卷的。

    我又琢磨一番,突然间反应过来了,脑门还凉飕飕的。我心说这他娘的是人皮,那卷卷的,都是胳膊窝下的腋毛。

    我冷不丁失手,丢开这个地图。胡子还什么都不知道呢,急忙把地图拾起来,问我咋回事,咋突然吓成这德行了?

    但等他发现这是人皮后,身子都哆嗦了一下,甚至用手捂了下嘴巴。

    我盯着隔壁装睡的那个渔奴,似乎明白点什么了。我特意再次往那铁笼靠过去,压低声音说,“兄弟,没啥想跟我聊得么?”

    他原本还假装打起了呼噜,但我有招,把地图藏回干草中后,又跟这渔奴说,“你再不吱个声,我就喊守卫了。”

    他忍不住,猛地坐起来。我看着他,也等着他先开口。

    沉默了有半分钟,他沉不住气了,跟我俩说,“你们是新来的,而我在这儿干了四年了。知道么?这里跟人间地狱没啥区别!我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新面孔,也不知道目送多少人离去了。我知道自己这身体状况,再这么下去,也活不了多久,但我死前想回家,看看我牵挂的那些人,另外也能落叶归根。”

    我被他说得心酸,胡子也沉默了。但我尽量控制着情绪,冷静的想了想后,又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犹豫着,但还是回答说,“二狗。”这期间我也摁着胸前纽扣,给他偷拍。

    我又问他,“是不是有一批渔奴想要逃走?”

    胡子诧异的看着我。二狗苦笑起来,说你真聪明。他这话也是间接承认的意思。

    我四下看看,确定没人偷听我们的聊天后,我又往前凑了凑,让他能不能说说,他们这批要逃跑的渔奴的计划。

    二狗这次不主动说什么,我发现这期间他有个小动作,使劲搓脑门。

    我又引导的劝了几句。二狗最终被我“撬开”了嘴巴。按他说的,原本有十二个人参与,但前几天有三个扛不住,死掉了,现在只剩九人,但你俩加入后,就又变成十一个了。刚刚好。

    我听得一愣,心说自己什么时候答应他要逃走了?胡子倒是挺兴奋,催促二狗继续。

    二狗说,“想要逃跑的话,除了逃出这个岛,还要抢一艘远航船才行,而那种大型远航船,至少要十一个人才能驾驶得了。”

    胡子听完第一反应,特意推了我一下,那意思,还别说,这事真的可行。

    二狗也不太笨,至少比那个619要强一大块。他立刻知道,胡子没问题了,反倒是我,成为我俩能不能加入的关键了。

    他盯着我,又全盘拖出的告诉我俩更具体的计划:他们这批人用了两个月时间,用牺牲八个人的代价,才绘了一个地图,而且这岛上有一个规律,每隔一个月就会来一艘远航船,这么算时间的话,也就是一周后,将会有新的远航船到来,他们这些渔奴准备在那远航船到来的那一晚,集体逃跑。

    我闷不吭声的想了好一会儿,分析着这个计划。

    我有一个疑问,问二狗,“你们从哪开始逃跑?”渔奴指了指下方,说就从这里。

    我又问他,“这铁笼都是锁着的,怎么打开?”

    渔奴说,“他们很早就弄到了一把钥匙,也就因为有这钥匙,他们才动这个心思的。”看我还是不为所动,他特意把脸凑过来,几乎贴在铁笼上,跟我强调,“我们这批人里,有当过兵的,他策划了整个逃跑的路线,相信我,真的没问题,而且要不是因为你们赶巧弄到地图了,我们都不会考虑到你俩。”

    我突然觉得,这二狗挺会忽悠,尤其最后一句,会让我和胡子觉得,我俩捡了多大便宜似的。

    我当然不会像胡子那样傻,有自己的顾虑和观点。

    我又想了想后,拿出很坚决的态度跟二狗摇头说,“我哥俩不参与。”

    二狗脸色不咋好看,胡子还急了,连连说我咋这么傻呢。

    我没多说啥,这就拿出要睡觉的架势。二狗猛地一伸手,把我拽住了,他还指着我们这边的干草,说你可以考虑,但先把地图给我。

    我没同意,倒不是说我这人不地道,想坏他们的事啥的。我想借机先了解下这岛屿的地形地貌,就约个时间说,明天晚上,我肯定把地图交到他手中。

    这时远处有一束强光照了过来,是探照灯发出的。角落看守塔上的守卫注意到我们了。

    这守卫还很操蛋的吹了声哨子,木屋里很快出来两个人,是阿虎和阿力,他俩径直走了过来。

    二狗立刻躺下了,我和胡子都看着这俩守卫。阿力骂咧咧的问了句,“瞎他妈折腾什么呢?”

    我揉着肚子,说有点疼,刚刚蹲坑来了。

    阿力本想往铁笼的坑里看一看,核实一下。但阿虎把阿力拦住了,冷笑着盯着我,骂了句,“懒驴懒马屎尿多!算了哥们,回去接着乐呵去。”

    阿力听了阿虎的话,俩人一同离开了,那探照灯也立刻关了。

    胡子不想睡,甚至也有点责备我的意思,但我强行拽着他,一起躺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