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飞雪六月天-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80章 飞雪六月天

    这个迎亲车队,在经过农家院时,倒没什么,但等到了五十米开外的一个十字路口后,这些迎亲车要么直行,要么左转或右转,开始变得没规律起来。

    我心说这是什么情况?它们应该被头车带着,奔向一个目的地才对,难不成说,这迎亲车队是好几家一起结婚,一起雇的?

    我不相信这种巧合,也意识到这里面大有蹊跷。

    我慢慢蹲下身子,闷头琢磨起来。胡子看我脸色不对,他一下子紧张上了。

    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这迎亲队是假的,那些车其实就是借着迎亲打晃子才对。而车队过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我怀疑跟我们的这个农家院有关。

    这时蝈蝈也从大瓦房里跑出来了,他还直奔我们这里。他跑的时候,没故意压着脚步,导致声音有点大。胡子立刻对他打手势,那意思让他轻一点。

    蝈蝈也被我的样子弄敏感了。他蹲到我身边,问了一句。

    我故意压着声音,把我的猜测说给他俩听。

    胡子听完就骂了句娘,他也有了一个想法,跟我们说,“难不成是那俩技术人员把印假票的事跟某个黑社会组织说了?而这组织现在派了人过来,要把这些印假票的家伙事都抢走?”

    我觉得胡子说的不太可能,毕竟这叫顶风上,这帮黑社会难不成傻么?非要在这风口浪尖上抢设备来?但现在这社会,什么奇葩没有?我一时间也不能把胡子的猜测完全否了。

    蝈蝈一直没说话,这时他站起身,说他想看看外面啥情况。

    他这就往椅子上踩去。这椅子上的地方没多大,冷不丁站两个人有些挤。而我又不想给蝈蝈腾地方,因为我怕蝈蝈一会傻兮兮的,别使劲探脑袋,把我们暴漏了。

    我就跟蝈蝈一起慢慢站直了身体。胡子继续充当苦力,扶着这个瘸腿的椅子。

    等我和蝈蝈都探出头后,蝈蝈打量着车队,他突然笑了笑。

    在这种场合,他的笑明显有点莫名其妙,我盯着蝈蝈。蝈蝈也看了看我,随后他不经意的一扭头,往我们身后方的瓦房瞧了瞧。

    突然地,他拿出一副惊悚的架势,跟我和胡子说,“不好,那不是那俩技术人员么?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和胡子心里都有点毛愣了,我心说这俩技术人员是鬼么?咋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在农家院里了?

    我和胡子一起扭头,但我发现这农家院里空空如也,哪有嫌犯的影子。

    而就在这一刻,我感觉到我踩的椅子松快了不少,院墙上还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很明显蝈蝈正在爬墙。

    等我把头扭回来一看,蝈蝈已经爬到墙头了,他理都不理我俩,又一侧歪,让自己跳到院墙外面。

    我冷不丁都懵了,心说蝈蝈在干嘛?

    胡子也忍不住喂了一声。

    蝈蝈跳墙有些急,所以他并非稳稳的落地,而是重重摔了一下,但这并没耽误他,他迅速爬了起来,对着就近的一个迎亲车冲过去。

    他还高举着双手,大喊着说,“警官,我自首,也主动坦白,你们一定要对我宽大处理才对。”

    那些迎亲车辆全停了下来,尤其蝈蝈冲向的那个迎亲车的车门还打开了,从里面跳出几个男子来。

    蝈蝈又指了指身后的农家院,大喊着说,“报告警官,里面还有两个主谋,是印假票的技术人员,他们正准备逃跑呢,你们快抓他们。”

    我听到这,脑袋里嗡了一声,而胡子还没太明白呢,跟我念叨,“傻蝈蝈,这里哪有什么技术人员?”

    我一时间急的都不行了,甚至差点抽胡子一个嘴巴给他提醒,但好在我强行忍住了,我只是拽胡子一下,跟他说,“咱俩就是那所谓的技术人员。”

    胡子先是纳闷的啊了一声,但随后他表情一僵,又啊了一声。

    我这时已经不踩椅子了,早就跳回院里了。我听到院外传来不少脚步声,很显然,他们要进来,把我和胡子逮住。

    胡子这、这的,不知道做什么好了。

    而我心里跟明镜一样,我和胡子被坑了,尤其他娘的还是个大坑。

    我还想到了总爱一脸假笑的宋浩,也想到了这个肚大装怂的蝈蝈。我没时间考虑太多,稍微纠结一下后,我下了个决定,逃!

    我四下看了看。我们肯定不能从身旁的院墙逃出去,那样的话,只会跟前来抓捕的警方撞个正着。

    我又指着瓦房后身,那里的院墙一直很冷清。我拉着胡子,撒腿狂跑起来。

    胡子刚开始还有些抗拒,只是意思一下的跟我跑,或许他打着另一个主意吧,但没跑上几步呢,他拿出完全听我的架势,也嗖嗖跑起来。

    我俩来到瓦房后的院墙旁,我没在提醒胡子什么,我俩一起扑到墙上。

    但没等继续往上爬呢,院墙外出现了哒哒哒的马达声,随后院墙还被狠狠撞了两下。

    我怀疑是有人骑着摩托,硬生生撞到墙上了。

    这种冲击力也不我现在整个人都爬在墙上,被一股很强的抖动感一带,我身体猛晃了一下。

    我也就是死扛住了,不然都容易滑下去。我和胡子都抬头看着。

    两个人影很快跳到墙上来,这俩人都穿着黑衣黑裤,这让我想到了特警服,而他们之所以能这么轻悄悄的就跳到墙头,我猜很可能是他们把摩托撞到墙上后,又踩着摩托车座借力了。

    这俩特警显得很警惕,往瓦房那边望去。但他俩这种警惕也明显出了个大漏洞。

    他们没料到,此时我和胡子就在他们脚下的墙面上,这也就是所谓的灯下黑吧。

    我和胡子一起出手,对着他俩的裤腿狠狠抓了过去。

    我俩都是混社会的“老油条”了,尤其最懂得怎么偷袭了。我俩各自死拽着一个特警的裤腿,还一起默契的往下一跳。

    被我俩的重力一带,这俩特警全惨叫一声,狠狠的摔到地上。

    我拽的那个特警运气比较差,头先着地的,一下子摔晕过去。胡子拽的那个特警,屁股先着地的,他还想强行站起来,甚至跟胡子打斗呢。

    我和胡子一起出手,我举拳对着这特警的脖子来了一下,胡子原本张嘴了,但他一定是担心自己这一嘴下去,别把特警咬死了。他就又临时变招,用脑门狠狠砸向这特警的脑门。

    这特警就算练过身手,身体再横,也扛不住我俩的围攻,他闷哼一声,整个人跟个烂泥一样。

    我没时间耽误,跟胡子指了指墙外,我俩又急忙爬墙,一前一后的跳了出去。

    外面的墙上,确实撞着两辆摩托。

    我看着它俩,心里连连说好。我和胡子本想一人骑一辆,但郁闷的是,有一辆摩托上没挂着车钥匙。

    我心说这车主是哪个特警,也太“心细”了吧?

    我和胡子不得已,只好一起坐在另一个摩托上。胡子还立刻打火,先让摩托往后退了退,又一掉头,我俩往不远处的一片树林里冲去。

    胡子之所以选择这条路线,是因为我们的摩托车便于在林中穿梭,而那迎亲车队的轿车,想冲进林子里追我们,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我俩没逃出多远呢,就有几辆摩托跟了过来。不用说,每个摩托上做的都是特警。

    胡子一直集中精力的开摩托,没法顾忌其他的,而我一边死死搂住胡子,一边扭头往后看。

    这些特警真不客气,一边追着,一边竟掏出枪来。

    有两头特警忍不住,先举枪砰砰射起来。

    我听到枪响的那一刻,心里就咯噔一下。我心里骂了句娘,心说这帮人接到的是死命令,不顾一切代价的要把我和胡子这两个“技术人员”抓住。

    而再说开枪的子弹,大部分没什么准头,都打在我们附近了,但有一颗子弹,打到我们摩托的后车轮的轮毂上了。

    我听到砰的一声响,整个摩托都稍微抖了一下。

    我和胡子都忍不住往下看了一眼。这摩托的轮毂很结实,一时间没坏的意思。

    我暗叫一声好险,但我的心也没彻底放下来,因为那些特警一边追,一边又打了几枪。

    我心说照这么下去,我和胡子受伤岂不是早晚的事?

    胡子还来脾气了,跟我喊着说,“小闷,往我小腹摸。”

    我冷不丁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但我照做,摸到了一个枪。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胡子啥时候有枪了?但我又立刻联想着,刚刚我和胡子跟那两个翻墙的特警交手了,这枪一定是胡子在交手时偷偷抢到的。

    我把枪拿了出来,胡子的意思,别管那么多,留住命要紧,所以他让我跟这帮人拼了。

    我心说本来我哥俩就被人陷害了,现在我再开枪还击的话,那我俩可比窦娥还冤了,而且这冤情,跳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稍微想了想,又有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我举起手枪,对着天,砰砰的打起来。

    枪声太刺耳,尤其太频繁,别说我了,胡子都被刺激的一抖身子。

    我把六发子弹都打光后,回头观察一番。

    那几个特警得知我俩有武器而且还开枪了后,他们都放满速度,甚至大有做做样子,只尾随不急着追的架势。

    我打心里念叨句,心说这种胆小鬼,怎么配做特警?

    我把没子弹的手枪随意一撇,又跟胡子说,“快,速度!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