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甩不掉的跟踪者-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81章 甩不掉的跟踪者

    胡子使劲给油,让这摩托的速度一次又一次的提升。我们现在是在逃命,而且还要把这几个特警甩掉,所以我们没有选择,更没法考虑危险不危险的。

    我们的摩托在树林中飞快的穿梭着,有几次摩托压倒一颗小石子上,摩托因此还飞了起来,至少离地半米高,这么飞出一段距离后,才又狠狠的落到地上。

    我没法测一测自己现在的心跳,但心脏跟打鼓一样。

    我更没精力去考虑心脏的问题,反倒一直回头看着。

    胡子真是好样的,最后我们费劲巴力的冲出树林时,那些特警全在中途被甩掉了。

    我这时发现摩托的速度这么快,脑袋里嗡了一声,我给胡子大声提醒,“减速!”

    胡子很直接,一下来了个刹车。我怀疑他现在脑袋里都犯懵呢,一时间没理解我的意思。

    我又拍着他后背,提醒说,“不能停,也别走大路,尽可量的挑僻静的地方,继续逃!”

    胡子稍微迟疑一下,但也应了一声,按我说的做。

    我突然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我因此还靠在胡子的背上。

    这种靠法并不是暧昧,而纯属是兄弟间的一种依靠。我没留意我们又逃了多久,就当胡子把摩托转过一个岔路口时,旁边的乡间小路上,突然出现了一束光。

    这是摩托的灯光,它还直接照向我们。

    我心里又紧张上了,很显眼,又有追兵过来了。

    胡子不用我提醒,也立刻给摩托提速。

    要按之前的经历来看,胡子把速度提到彪呼呼的程度后,那些特警胆子没那么大,不会提速追我们了。

    但这次的追兵很特殊,他不仅提速了,还把速度提到更快。

    追兵坐的那辆摩托,发动机简直像咆哮了一般,带着极强的轰鸣声,那摩托也一点不耽误的追了过来。

    我急了,其实胡子也很急,他脑门都见汗了,还忍不住跟我念叨,说他娘的遇到硬茬子了。

    我承认他说的一点都没错,而且两辆摩托一先一后的行驶小片刻后,追兵就离我们很近了,就在我们身后十多米的地方徘徊着。

    我本来吓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心说这个特警要是有枪的话,此时对我们开两枪,我哥俩一旦中枪摔下摩托,被这种高速的惯性一带,保准摔得全是零件了。

    我一时间也试着想一想防御的法子,但无奈技穷了。

    而最让我没料到的是,那辆摩托跟我们保持这十多米的距离后,它就不再继续贴近了,拿出跟随我们的架势。

    我搞不懂这摩托的主人到底想干什么,而且他绝对有那能力也能很轻松的追上来。

    我拿出观望的意思,又警惕的品了品。

    那追着的摩托,还时不时的来一个s型行驶,似乎很悠闲,最后它车灯一闪一闪起来。

    我被这闪光弄得眼睛疼,也忍不住的眯了眯眼睛。

    胡子通过倒车镜也看到这一幕了,他有个念头,跟我说,“难道这特警没有恶意,还想帮咱们?所以发出信号,让咱俩停车?”

    胡子因此还减了速。身后那摩托在同一时间,也很灵敏的降了降速。

    我被胡子这么一说,也犹豫了一下,但我也明白,现在我俩不能这么盲目信任谁了,不然一旦棋差一招,我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果断跟胡子说,“别想那么多,先逃。”

    我为了坚定胡子的信念,还使劲拍了拍他后背。胡子哼了一声,这既是应我,又是他一发狠的表现。

    他再次提速,而且我们坐的这个摩托,很快超越了它之前最快时的速度。

    我偷偷往前方看了看,我承认只看这一眼,我都有些眩晕,估计这摩托的时速都不下一百三四十迈了。

    我也服了胡子,心说他在这种速度下,还能驾驶摩托,真有一手。

    但胡子很不禁夸,突然间,胡子哇了一声,还大喊着,“小闷坐好。”

    我以为摩托又要压到什么小石子了呢,谁知道完全相反,我们的摩托冲向一个很陡的下坡,而且摩托速度太快,一下子突然从坡上飞了出去。

    我看着飘忽不定甚至离我越来越远的地面,整个脑袋跟炸锅了一样。我和胡子现在都处在失重的状态下,这滋味并不好受。

    我俩很无助的大嚷着,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摩托一点点下落,最后跟陡坡来个亲密的接触。

    这摩托质量真不赖,都被折腾到这样,竟然还没散架子,但胡子没法在控制它的平衡了,这摩托踉踉跄跄又往下冲了一番后,就一侧歪,摔到地上。

    我和胡子也亏得反应及时,在摩托倒地的一瞬间,我俩都提前跳下去了。

    我俩跟个土豆一样,被惯性带着,往坡下滚去。

    我一时间想到了大峡谷,在进大峡谷时,我就有过类似的经历。我不知道是不是就因为自己经历过,所以潜意识里有了经验。

    我在这次滚动中,护住了脑袋,也时不时扭着腰,乱蹬着腿,试图给自己卸力。

    等最后我彻底滚下坡了,我又往前滚出一大截,才勉勉强强让自己停下来。

    我一时间脑袋发懵,没法站起来,但我半坐在地上,往坡上看着。

    追兵的摩托,停在坡上,司机也从摩托上跳下来了,站着凝视着我们。

    他带着头盔,我看不清他长相,但这举动分明告诉我,他没继续追我们的意思了。

    我稍微松了口气,又扭头四下看看,试图找胡子。

    我发现胡子比我命好,他往下滚的过程中,正好冲到一个草垛子里了。

    胡子此时正手脚并用的从草垛子里往外爬呢。

    我呲牙咧嘴的忍着痛,强行站起来。等跑到胡子旁边后,我一边看了看坡上,一边又伸出援手,把他拽了出来。

    胡子疼的直骂咧,但等他发现追兵就在坡上站着时,他把疼痛感都忘了,拿出很凶的眼神,盯着那追兵说,“坏菜了,那货怎么还在?咱哥俩得想招把他解决了,另外把他摩托抢了。”

    我摇摇头,而且打心里悲观的认为,这追兵不简单,甚至很可能身手在我俩之上。

    我让胡子先别轻举妄动。我趁空又往四周看了看。

    不远处是一条公路,估计在这种地方的,不像是什么国道,反倒是省道。而且这条公路还有很大的一个陡弯儿。

    赶巧的是,远处出现两束光,看光束的亮度和间距,我猜来的是一辆货车。

    我打心里堵了一把,心说既然坡上的追兵无意追我和胡子,那他肯定不会再刁难我俩。我俩正好借着这货车逃走。

    我把计划说给胡子听,还特意强调,我俩现在赶紧去那陡弯儿附近等着,那辆货车原本的车速就不会太快,在转弯时更会减速,我俩到时找准机会,一起爬到车厢上去。

    胡子听我说完后,心里没啥底,但我俩根本没其他选择。

    胡子最后应了一声,我俩爬起来,拿出最快速度,向那个陡弯儿处赶去。

    这陡弯儿的旁边还有几棵小树,这给我和胡子提供了不少的便利,我俩都藏在树后面,防止被货车司机发现。

    这货车没多久就开到了这里,也真跟我意料的不差,司机为了安全起见,把车速降到很低,估计也就二三十迈。

    我和胡子趁空互相看了看,还使眼色给对方鼓劲。

    我俩都盯着这辆小货车,突然间,胡子喊了句,“走!”我也立刻默契的一起冲了出去。

    我俩先冲到路上,尾随在货车后面狂奔。

    这货车的车厢是敞开式的,这也是我和胡子运气好的地方,胡子跑的比我快一些,他最先双手先拽住车厢的栅栏,随后他双脚猛蹬,双手用力,让自己迅速的爬上去。

    我慢了半拍,等费劲巴力的眼瞅着追到车厢后面时,这货车竟已经转过陡弯儿,渐渐加速了。

    我一下子傻眼了,胡子也急了,对我催促说,“快快,你倒是快跑啊!”

    我心说自己两条腿倒腾的再快,那也跑不过车轮子吧?而且我也明白,要再耽误下去,这货车提速更多的话,我只能望车兴叹了。

    我在如此关键时刻,又堵了一把。我闷哼一声,猛地往前扑了出去。

    我的双手原本碰不到车厢栅栏,要是没人帮我的话,我很可能会狠狠摔一个前趴子,但胡子及时把手伸了出来。

    他握住我双手的一刹那,被我的惯性一带,整个人猛地一顿,他因此疼的连五官都扭曲上了。

    但这是条汉子,硬生生扛住了不说,还上来一股犟劲,用起了浑身的力气,试图把我往上拽。

    我有他搭了这么一手,这期间也没闲着,我试着抬腿,踩到车厢上。

    而在刚有这举动时,我双腿还蹭到地了,这也够人呛的。我听到自己这双鞋上嗤嗤直响,两个脚板也疼的厉害。

    我害怕的及时收脚,反正好一番折腾,我是有惊无险的跟胡子一起来到车厢里了。

    这时货车离我们刚刚逃走的那个下坡已经挺远了,我隔远看了看,根本看不清那里的情景了。

    我也不知道那追兵还站没站在坡上。胡子趁空还看了看我的双脚,他骂咧一句。

    我顺带着也低头一看,心里一沉,自己原本穿的是硬底皮鞋,现在这鞋前后开口,跟个拖鞋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