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瞎子-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84章 瞎子

    胡子这一嗓子,冷不丁的把我耳膜震得嗡嗡直响,另外这小庙内还隐隐有回声了。

    这女子没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她原本只是嘤嘤的哭着,这下子被吓得,哇的哭了,还喊了句,“有鬼啊。”

    胡子这时没关坐着,站起来后,他几步蹿到土地公德侧面。

    他浑身都是碎草屑,外加原本长得就彪悍,这么一显,很像是传说中的某种夜叉或恶鬼。

    这女子彻底绷不住了,拿起竹篮子,扭头往庙门冲去。

    胡子刚醒,还迷糊糊的,看着这女子疯跑,他又吓得吼了一嗓子,还往土公地身旁靠去,骂咧说,“这鬼竟有脚,还能跑!”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而且这么一耽误,这女子逃到庙门外面,很快没了动静,估计是嗖嗖的离开了。

    胡子本想追出去看看,但我把拦住了,跟他解释一通。

    胡子全听明白了,他扭头打量着土公地,啧啧几声说,“兄弟,你行嘛,这庙都破成这样子了,您老竟还有粉丝,这么大半夜的,还来看你。”

    等说到这,胡子又突然想起一件事,他盯着地面寻找着,又问我,“你说那娘们带着个竹篮子来的,里面一定有供品,但供品在哪呢?”

    我苦笑着,告诉他,那女子逃走时,也顺带把供品带走了。

    胡子一脸诧异,说这娘们儿咋这么抠呢,尤其当时害怕到那德行了,竟还念念不忘带着供品。

    我心说这事都过去了,我俩也别计较太多了。

    但胡子因此又饿了,不想在这小庙里继续睡觉了,他的意思,我俩现在找到吃的去。

    我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而且我俩初来这个县城,人生地不熟的。

    我劝他等到天亮再说。胡子一直摇头,还说这小庙里飘着一股饭香味儿,太掉他胃口了。

    我使劲嗅了嗅,哪有什么饭味儿,我怀疑是胡子的心理作用。

    我又劝了几句,但胡子跟王八吃秤砣一样,铁了心要找食去。我没再拦着。

    另外我考虑到他现在这身打扮,出去瞎转悠的话,要是遇到什么路人,别把对方吓到。

    我就又帮他清理下他那一身的碎草屑,让他把衣服都脱下来,我特意跑到庙外,给衣服好好抖落一番。

    没多久,我俩一同离开小庙。

    记得我们刚跳下火车时,看着县城还是灯火通明的,但现在再一看,这县城黑乎乎一片。

    我和胡子往县城方向走去。我时不时偷偷观察胡子,我发现他双眼总爱眯着,甚至手上小动作,尤其食指和中指,总会小抖一番。

    我其实心里明白,我俩想弄点吃的,身上又没钱,这次很可能真的让胡子偷一偷。

    但我也有底线,心说一会自己一定要好好盯住胡子,让他少弄点。

    我俩走了至少半个钟头,来到一条街上。这街的位置有点偏,街两边都是一个个的小门市。

    胡子一边走一边打量各个门市,他还念叨说,“超市,超市呢?”

    我听他这种贼兮兮的调子,心里有些怪怪的,但我强压下这种不适感。

    这条街也不知道咋搞的,竟连一个超市都没有。最后我俩又转了个弯,胡子盯着一个门市,突然站定脚步,他还冷笑起来。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这是个按摩的地方,里面黑兮兮的。而且看门脸,规模不大。

    我问胡子,“这种地方能有吃的?”

    胡子笑着嘘了一声,又让我细看,尤其看大门前。

    这按摩店的大门全是玻璃的,我一看之下,倒是挺清楚。

    我发现大门里面放着一个小木桌子,这桌子上摆着一大袋子吃的,具体都有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看到啤酒罐子了。

    胡子跟我说,“反正这按摩店关了,我偷偷把锁打开,咱们把吃的拿走,我再把门锁好,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而且也不算犯罪,对吧?”

    较真的说,偷就是犯罪,但我俩为了填饱肚子,只偷吃的,我一琢磨,这也算是情有可原。

    我点头同意了,另外我还嘱咐他,一会机灵点,看看这按摩店前有没有摄像头,咱俩弄点吃的,也别因此被拍下来。

    胡子应了一声,我俩一前一后的向按摩店跑了过去。

    我俩各自对门前观察一番,等我俩都确定没摄像头的存在后,胡子一摸后腰,拿出硬卡片和两小截铁丝。

    我真服了胡子,心说我俩从杨村逃跑之后,他钱包都逃丢了,但硬卡片和铁丝这种家伙事,他竟然能没弄丢。

    胡子让我给他放风,他又凑到按摩店前。

    他先检查下门锁,念叨说,“很简单。”随后他把硬卡片先顺着缝隙送了进去。

    我相信胡子的实力,打心里也默数着,我猜他在三十个数内,能搞定这门锁。

    但出乎意料的,胡子只拿硬卡片捅了几下,他就咦了一声,还扭头跟我说,“这门没锁。”

    他又抽出卡片,轻轻一推。果然,这门自行开了。

    我冷不丁挺敏感,还往门里看了看。这按摩店确实空无一人。我心说店主人也够马虎的了,怎么忘锁门就闭店了?

    我随着胡子进去后,我俩都凑到门口的小桌前。胡子把那塑料口袋拿开,往里一看,他忍不住笑了。

    这里面有一整只烧鸡,还有花卷和小咸菜。胡子忍不住,这就拉开一罐啤酒,边喝边吃起来。

    他还不忘抬头看了看天,跟我说,“老天开眼,这绝对是上天特意送给咱们的一顿饱饭。”

    我心说吃东西还堵不住他嘴巴,我懒着应他,而且胡子都已经把一个鸡腿拽走了。一只鸡就俩条腿,我不甘示弱,把另一个鸡腿拽下来,还啃起来。

    我俩吃的倒是挺香,却没料到这按摩店里真的有人。

    他原本躺在最里面的小屋的床上,我俩又吃又喝的,他慢慢坐起来,下床往外走时,还问了一句,“是有客人么?”

    我和胡子都被这冷不丁得一问,弄愣住了。胡子还噎住了,他使劲咳嗽,翻了几下白眼,才把这口气弄顺当了。

    我俩都看着这人。而这人似乎没发现我们,止步不前。

    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正巧灯的开关就在门口,我顺手把开关打开了。

    灯亮之后,我发现这人是个秃顶的老瞎子,尤其他双眼都凹了进去。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我俩也没那么警惕了。

    胡子估计压着嗓子,跟瞎子说,“老师傅,今天时间晚了,算了,我明天再来。”

    胡子又把那一袋子吃的拿起来,对我使眼色,那意思,咱哥俩走。

    我也是这意思。但那瞎子表情怪怪的,还拧了拧眉头。

    我俩往门外走时,胡子在前,就当他把大门打开,还无意间的抬头一看,他突然站住了,骂了句,“娘的。”

    我心说怎么回事?等也抬头一看,我心里咯噔一下,在门脸牌匾的后面,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摄像头。

    它正在运行时,上面有个红灯还一闪一闪的。

    我和胡子在进门前,确实检查很仔细,但我俩也没料到,这瞎子会这么奇葩,把摄像头安在这么隐蔽的地方,另外看摄像头的角度,它只能拍到门前的一小块区域。

    我突然觉得,我哥俩真点背。

    胡子想了想,也不急着离开了,他转身又走了进来,把吃的放在小桌上。

    我看胡子眼神不对,我特意拽他一下,让他别乱来。

    胡子示意,他有尺度。他往瞎子面前走去,还笑着说,“老师傅,我脖子酸疼,后背也难受,麻烦你帮我按一按。”

    瞎子的听觉都很灵敏,而且他还警惕上了,往后退了一步,小心的问,“你们有两个人,刚刚都要离开了,怎么又回来了,你们不像是来按摩的吧。”

    不等胡子再说什么,瞎子又往后退,在他身后不远处,还有一个电话,看架势他这就要打电话。

    胡子一下急了,他猛地往前跑了几步,对着瞎子的脖子来了一拳。

    他这一拳目的很明显,想把瞎子打晕了。但瞎子不简单,竟然察觉到什么了。

    他吓得哇了一声,还猛地一侧头,把这一拳躲过去了。

    瞎子伸手一抓,正好把胡子的拳头握住了。

    胡子没料到瞎子能躲过去,他咦了一声,而瞎子呢,摸了摸胡子的拳头,他也咦了一声。

    我是被这瞎子弄糊涂了,不知道他咦的什么劲。

    胡子不耽误,又趁机伸出另一只手,对瞎子的脖子切了一掌。

    瞎子翻着白眼,身体一软。

    胡子就势一抱,没让瞎子秃噜到地上。

    我回头往按摩店外看了看,确保街头没人,我又把灯关了,跑到胡子面前。

    胡子正抱着瞎子,把他弄到最里面小屋的床上。

    我和胡子都没要害这瞎子的意思,我想了想,跟胡子说,“想办法找到连接那摄像头的主机,把它关了并把刚刚录下来的资料都洗下去。”

    胡子应了一声,但他闷头一想,又有个提议,“我负责洗监控路线,你去找点钱,几百就行。”

    我听的一皱眉。胡子看着我,多解释说,“咱们不能没钱,先从瞎子这拿一些,以后等咱们手头宽裕了,老子连本带利,哪怕是二成高利呢,也把钱还回来,这样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