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通缉-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86章 通缉

    这三颗人头都是男子的,看架势好像被开水烫过,惨白惨白的,而且死去没多久。我和胡子冷不丁全毛愣了。我俩还嗖的一下站了起来。

    我心说自己看错人了?合着这老瞎子不一般,还是个连环杀手。我也暗叫庆幸,要不是胡子意外打开这个衣柜,我俩岂不还被蒙在鼓里,最后很有可能在某个夜晚,我俩的人头也被放在这衣柜中,跟它们仨作伴。

    我和胡子没急着说什么,另外胡子离这个衣柜比较近,他仔细盯了盯三头,突然咦了一声。

    他对着一个人头抓去。

    这人头留着短发,胡子抓住短发的一瞬间,他还想把人头提起来,但他稍微一用力,这一头短发先跟人头分开了。

    胡子拎着短发,瞧了瞧我。随后他把短发往床上一撇,又双手把这凸脑瓜亮的人头抱了出来。

    借着这么一会的缓冲,我也算彻底看明白了。原来这人头是个仿真度极高的假货,那短发是假发。

    我心说怎么会这样?很快我想到一个可能,老瞎子是个秃顶,这三个人头戴的三套假发,都是他的,至于这些人头,弄不好是老瞎子的那个侄子,从网上买来的,平时不用的假发,就都戴在这三个假人头上。

    我把这想法分析给胡子听。胡子赞同的点头,随后忍不住不屑一顾的嗤了一声,跟我说,“也亏得老瞎子看不见吧,不然他侄子买这么恐怖的东西,老瞎子不得把这侄子的双腿打断?”

    我觉得胡子说的有点夸大,因为老瞎子本来就是个残疾,他再把侄子弄成残疾,他还怎么指着让侄子照顾他?

    当然了,这三颗人头就算是个小插曲,我俩定了定神后,就又把这三头都放了回去,也把衣柜门合上了。

    一晃到了中午,我不知道是不是老瞎子用电话订了外卖,反正有人主动送来四份盒饭。

    这时候也是午休时间,店里没客人了,老瞎子招呼我俩下去吃饭。

    我和胡子这一上午也没咋走动,还不太饿呢,所以我俩吃饭时没啥胃口。但老瞎子不一样,他这一上午压根没咋休息,他捧着盒饭,大口吃着,看着很香。

    我心里又上来有些歉意的感觉了,我总觉得自己就是个吃白饭的,我也不想做人这样。

    我默默吃了一会儿,又问老瞎子,“于哥,你给客人按摩的话,是怎么收费的?”

    老瞎子一边大口嚼着饭,一边含含糊糊的回答,“做个局部按摩的话,三十元一次,一次二十分钟,要是做大按摩,五十到一百不等,另外拔罐和刮痧啥的,也看什么部位和怎么做,比如拔血罐就要贵一些。”

    胡子听完第一反应是吐槽,他说这也太便宜了,在哈市按摩,价格少说要翻倍。

    老瞎子一苦笑,说这种小地方,大家收入都不高,我要多了,谁还来?

    我和胡子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老瞎子趁空又补充一句,说这钱是低,但他挣的心安理得,也花的安心,不怕有人再抓住他打了。

    我心中突然被刺痛一下,可以想象,他以前当盗贼时,那种日子不好过,而且那一次他被抓住打瞎眼睛,也一定给他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胡子因此还特意赞了老瞎子几句,说他是个纯爷们。

    我等老瞎子的情绪平复一些后,又问他,“新手学按摩的话,容易不?”

    胡子一脸不解的看着我,老瞎子想了想,说这要因人而异了,快的话几天,慢的可就没数了。

    我不理胡子,又说了我的建议,那意思我和胡子想跟他学一学按摩的皮毛,这样店里再来什么客人,要是我俩能搞定的,就出出力。

    我怕老瞎子误会,随后多补充一句说,“我俩天天在二楼待着,实在没啥意思,也白白浪费时间了,另外我也不想白吃白喝,既然都当兄弟处着,我俩也得办兄弟忙活忙活不是么?我俩也不要钱,纯粹的就只是帮忙。”

    老瞎子一定是觉得不太好意思,他摇摇头。而胡子倒是很支持我的观点,他突然喊了句没错。

    就他这高八度的嗓门,我早就熟悉他这性格了,倒没被吓到,老瞎子也看不见,听完一瞬间,身体就抖了一下。

    我急忙示意胡子,以后跟老瞎子接触时,注意点语调。

    而且在我和胡子强烈要求下,老瞎子妥协了。

    我们吃完饭就一起上楼。我知道,按摩这一个领域,学问也不少。我俩为了速成,我索性跟老瞎子说,我俩就专攻某一局部按摩就行。

    老瞎子的意思,现在来的客人里,头疼和颈椎病的最多。

    他教我俩怎么按摩头部和怎么能缓解颈椎病。老瞎子原本没报太大希望,也没想过他教着几遍,我俩就能学会。

    但我和胡子在按摩上真都有天赋。我的优势在于认穴,我怀疑这种优势,跟我脑袋中的那个芯片有关,而胡子的优势在于他的两根手指。

    胡子的大拇指肯定还没成火候呢,他索性用食指和中指代替,想想看,这俩指头可是用来偷窃的,以前他没少在这两根指头上下苦功夫,现在只用它俩按摩,这分明有些大材小用了。

    我俩用了不到一个钟头,就能稍有熟练的独立的做这个局部按摩了。老瞎子的表情丰富急了,拿出不可思议的架势,用那一双瞎眼睛盯着我俩,叹了句,“两位兄弟真乃天才也。”

    这样到了下午,等老瞎子再开门接客时,我和胡子也去了楼下,但我俩也没笨的直接下楼。

    我俩先提前做了一系列的乔装。

    那衣柜里正好有假发,我哥俩就一人选了一个,戴在头上。我还从胡子脑袋上捡了一小撮头发,我又把头发剪碎,弄成碎胡茬,之后把它黏到自己脸上。

    而胡子跟我彻底相反,他把他招牌式的胡须全剃了。我发现没了胡子的胡子,看起来更精神,也更帅气了。

    我俩这种乔装,说白了不是太专业,一来我俩没专业人员的技术,二来我俩也没专业的家伙事,但不管怎么说,我俩互相看了看,在这种简易乔装的掩盖下,我俩跟以前也不大一样了。

    这一下午,老瞎子的生意依旧还不错,客人络绎不绝。

    我和胡子也开始忙活起来。原本我俩商量好了,是轮着来,比如这次我上,下次就是胡子。

    但没多久,胡子开始捣乱了,一旦是女客人要按摩,胡子保准先凑过去,拿出毛遂自荐的方式,巴拉巴拉一顿吹,甚至按他说的,他以前在帝都当过按摩师呢,那技术,杠杠的。

    这些女客人不知道胡子老底,外加也真好忽悠,结果每每都选了胡子。

    我对此倒没啥太多的想法,尤其我没胡子那么大的色心,但在胡子按摩时,我会时不时监督他,我怕这小子不老实,别偷偷对女客人动手动脚的。

    这样又过了两天,等到了这个晚上,我们收摊了,也一起吃完了晚饭。

    老瞎子有些累,就躺在床上听收音机去了。我哥俩无聊之余,又买了点啤酒,边喝边聊。

    我平时没那么大酒瘾,之所以这回喝酒,也跟心里压着事有关。

    我心说我和胡子逃走好几天了,也不知道铁驴和杨倩倩他们在做什么,而且我一直关注这两天的新闻,貌似没我和胡子的事。

    另外我也觉得,隔了这几天,我俩“印假票”的事也应该降温了,我想偷偷跟他们联系一下。

    我就问胡子,“知不知道铁驴的手机号码?”

    胡子一摇头,说他没特意记,都在电话卡里存着呢。随后胡子还反问我,“现在咱们开机方便么?”

    我不赞同,这也是一种防范于未然吧。

    我琢磨一番,又跟胡子说,“咱俩最好能找个地方,那里能屏蔽信号的,咱们在那里开机,把号码记下来。”

    胡子想到电梯了,问题是这小县城的楼房都不高,压根没电梯的存在。

    我也想到信号屏蔽器了,但以前我俩想弄到这东西,直接跟警方要就行了,现在我俩没法跟警方联系,我也不知道从什么店里能买到这种东西。

    我因此跟胡子吐槽几句,胡子倒是突然一笑,说他有办法。他又比划着,跟我解释,“咱们找个五金店啥的,弄两块磁铁,再弄几个铁丝做成线圈,到时只要把磁铁和线圈摆好了,把手机放在其中,就能屏蔽信号。”

    我心说胡子不是没咋读过书么?但竟然对电磁理论这么精通。

    我俩不想拖延,这就跟老瞎子打声招呼,那意思我俩一会要出去一趟。。

    老瞎子原本不赞同,那意思,缺什么东西,他明天帮我俩买就是了,但我俩态度坚定,他最后没法管,而且他嘱咐我俩,小心再小心,他到时也不等我俩,要是困了就先睡了。

    我和胡子让老瞎子放心,等我俩结伴离开按摩店后,都快晚上十点了。

    这时的小县城,开灯营业的店铺不太多了,我俩转悠了好一番,最后终于找到一个五金店,而且我俩要的东西,在店里都有买。

    我俩选好后,来到门口的柜台结账。这店主的眼睛似乎有点毛病,总眨巴眼,右眼珠子还总斜视。

    我和胡子并没在乎这个,等付钱时,我拿了一张百元票,店主收了钱后,这就准备找钱。

    这个五金店的门口的墙上,还挂着一个小电视,此时正播着地方台的相亲节目。

    店主倒没对这节目有多大兴趣,而我和胡子等的无聊,就抬头看了看节目。

    赶巧的是,突然间,这相亲节目停了,插播了一个紧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