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他乡客-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88章 他乡客

    我了解阿虎的性格,看得出来,他现在不想多说,我要是继续追问的话,很容易出现更不好的结果。

    我打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我心头的疑团,一时半会还得往后压一压了。我不得不调整心态,又重点考虑现在的处境了。

    我问阿虎,“你的意思,让我俩找个更安全的地方躲着,但现在新闻都通缉我俩了,我们能逃到哪里去?哪里又更安全呢?”

    阿虎让我俩看一样东西,他又摸着衣兜,我发现他这次是有备而来的。

    他拿出一张地图,摊开后,我看了看,是整个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地图。

    阿虎盯着地图,又大有深意的看着我,喃喃几句说,“你其实是这一次的主角,但也就是因为这样,你必须得退场,不然我们考虑到你,没法大动作跟对方玩一玩,也就没法把他们这群败类绳之于法。”

    这话让我有些意外,胡子更是跟阿虎一样,愣愣的看着我。

    阿虎依旧是点到即止,他又指着地图,一转话题说,“国内一片繁荣,百姓安居乐业,所以你俩想躲在国内,效果并不好,但国外就不一样了,很多地方都乱着呢,而这种乱世,反倒是一种理想的藏身场所。”

    阿虎又问我俩,“对国外能藏身的地方,有什么想法么?”

    胡子先是大致把地图看了一遍,最后盯着果敢,指了指说,“这里行么?”

    一提到果敢,我一下子想到了邓武斌那些人,也仿佛回到了洗劫太阳岛的那个时候。

    我不知道阿虎去没去过果敢,但他很明显对果敢也有一定的了解。

    他摇头把胡子否了,还强调说,“果敢确实乱,地方军和政府军经常打的不可开交,但你俩去那里,我怕最后你们没法活着回来。”

    我和胡子表情严肃起来,我细品阿虎的话,也觉得他并非危言耸听。

    我懒着费脑细胞,而且我料定了,阿虎既然能掏地图,他肯定已经有过很好的计划了。

    我索性让阿虎直说,他认为哪里最好。

    阿虎用指甲,对着南邵群岛的地方划了划,随后说,“这南邵群岛是众多岛屿、沙洲、礁、暗沙和浅滩的总称。主要有太岛、中岛、南岛、弹礁、郑和礁、万滩等。曾母暗沙是咱们国家领土最南点。而抛开这些大岛不谈,这里也有很多小岛,目前被其他几个小国占着。我的意思,你们去这些小岛上躲一躲,而且你俩把心放到肚子里,我有个朋友目前就在某个小岛上,他在当地人脉还不错,你俩先去投靠他。”

    胡子听的直眨巴眼,这是犯懵的一种表现。胡子又提了一个疑问,那意思,我们现在是在东北,而南邵群岛在最南面,中间这段路,我哥俩怎么混过去?

    我其实也头疼这问题,尤其细算起来,这段路程有上千公里。

    阿虎突然笑了,摆手说,“这不是问题,我有办法。”

    胡子反问,“专机?”

    阿虎摇头,强调说,“你俩现在的身份,想借着专机,不大可能,但我找车,把你们安安全全送过去。”

    看胡子还想问什么,阿虎摆摆手,还收了地图,跟我俩说,“这件事赶早不赶晚,你们先去休息下,凌晨三点,咱们准时出发,我送你们去上车地点,接下来这一路,会时不时有人找你俩。”

    我听明白了,合着我们要坐不同的车,让不同的人护送我们,而且最后我哥俩十有还要坐船。

    这确实是个苦差事,体力显得更加重要。

    胡子不再耽误,跟阿虎随便客气几句,他就嗖嗖上楼了。

    而我坐着没动,阿虎看着我。我不像胡子想的那么少。我把关机的手机拿出来,举着它跟阿虎说,“现在的手机,我不敢用,以后想联系你和铁驴他们,怎么办?”

    阿虎一伸手,把我手机接过去,还没收一般的揣到他兜里。他又把另一个很旧的老式手机拿出来。

    他递过来时,又说,“我也早就考虑这个问题了,这手机里装了变声软件,而且声源是根据一个叫毛虫的线人的声音做的,你可以用这个手机,也务必记住,一旦遇到特别重要的事了,就用毛虫的身份跟我或铁驴取得联系就行,这手机内也有我们的联系方式。”

    我这就打开手机的通讯录翻了翻,也意外发现,有小乔和杨倩倩的联系方式。

    我其实很想这就给她们打电话,阿虎观察我的表情,他一定猜到我的心思了,又补充说,“这一阵大家的手机都出了些小状况,好像被什么黑客特意操控软件攻击呢,而且我也怀疑有人在监视我们这些人的手机。”

    我懂他的言外之意。我默默把手机收了起来。

    阿虎自行又点了根烟,也跟我道了句,“晚安。”

    他这是在催促我,让我跟胡子一样,好好休息下。

    我也跟他回了句晚安,站起身。但我来到楼梯口时,并没急着上楼,我看着小屋,又推门走了进去。

    老瞎子没睡,而且在我一进来时,他就听到了。

    我也真的很佩服他的听力,他通过对脚步声的判断,竟猜到谁来了。

    他咧嘴笑了笑,不过笑的很苦。

    我坐到他床边,我想跟他说说话,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我俩尴尬了一会儿,老瞎子先说,“你和胡子摊上的事,想必不小。我一个瞎逼兮兮的人,帮不上什么忙了。”

    我心说这老瞎子真挺仗义的,都这时候,还替我俩着想呢。我没正面回答啥,反倒一转话题,告诉他,我俩凌晨三点就要走了,去另一个地方藏着,而这几天给他带来不少不便,作为兄弟,就不多说客气话了,以后有机会的,我哥俩会再来看他。

    老瞎子听的连连点头,也嘱咐我俩,一切务必小心。

    我又告诉他,让他放心,我们走了后,不会有人来扰乱他的生活。

    反正我和老瞎子断断续续说了一刻钟,最后我看老瞎子没啥心理负担了,我让他好好睡一觉,我和胡子走的时候,会悄悄把大门锁上的。

    之后我离开小屋。等来到二楼,我发现胡子正平躺在床上,他闭着眼睛,看似睡了,其实我了解他,他但凡睡了,就肯定打呼噜。

    我知道他只是闭目养神呢,但我也没打扰他。默默躺在一旁。

    我心情怪怪的,这样熬到了凌晨两点半。阿虎扯嗓子喊,“两位兄弟,出发吧。”

    我和胡子连衣服都没脱,这次起床也很利索,甚至我俩也不用洗脸。

    几乎在阿虎喊完的半个钟内,我俩就来到楼下跟他汇合了。

    阿虎又拿出冷冰冰的架势,他还带头向店外走去。

    我和胡子跟着他,我在刚走时,还特意看了看那个小屋,小屋的门是关着的。

    但等我们来到门口,我正要锁大门时,我发现那个小屋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我猜老瞎子想送一送我们,但碍于阿虎在场,他怕阿虎,所以就用这种方式跟我们告别了。

    我默念一句,“光头于,有缘再会!”就又把大门好好地锁上

    现在这时间,户外温度几乎是最低的。我们一边走,一边冷的把衣服再次裹紧一些。

    阿虎对这小县城不是太熟,他掏出手机,时不时用导航定位着。

    我们走了小半个钟头,最后来到一处102国道上。

    这国道一片黑,根本没什么车辆。阿虎让我和胡子耐心等一下,他又打了一个电话。

    接通后,他问,“什么时候到?”

    电话那边说了什么,我听不清,等阿虎撂下电话,他伸出五个手指头,那意思,车在五分钟后来。

    胡子使劲抽了抽鼻子,因为冷的,他又蹲在路边,点了根烟吸起来。

    我本想也吸一根提提神,但阿虎突然轻轻叫我一声,还对我打手势,那意思,他有事单独跟我说。

    我本来挺纳闷,不知道他要说啥秘密。

    但等凑近后,阿虎掏出手机,给我看了一条短信。

    这是一个陌生号码发给他的,是一个关于给孩子取名的笑话。

    我冷不丁犯懵,心说阿虎让我看这个笑话干什么?但阿虎随后点了一句,说她要生了,孩子总要有个名字,叫什么好呢?

    我突然明白了,这陌生号码是小乔的,她借着给阿虎发短信,其实是想问我,我俩的小孩到底要叫什么名字?

    我记得以前杨倩倩就给我看过一个名单,上面都是给小孩取得名字。当时我脑袋快炸了,就没说哪个名字好。

    而现在我虽然没法在产房外等小乔生下的那一刻,但我可以先把孩子的名字定下来。

    我问阿虎,“知道是男是女么?”

    阿虎一笑,回了句,“大胖小子吧。”

    我心头突然有了一丝波动,但我强压下这种感觉,我闷头想起来。

    没多久,远处出现两束光,应该是那辆车来了。

    阿虎问我,“还没想好?”

    我望着阿虎,回答说,“就叫张凡吧。”

    阿虎一皱眉,说这名字很普通,你想了半天就想到这了个?

    我叹了口气,说平平凡凡的不好么?总不能想我这样,每一天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意外,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就是终点。

    有那么一瞬间,阿虎动容了,但很快他又恢复冰冷冷的架势,他赞了句,“张凡,确实是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