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缉凶-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89章 缉凶

    我一度猜测阿虎会找什么车把我和胡子送到南方,也一度怀疑司机怎么把我俩偷偷弄过去。

    带着这种好奇,我一直注意着这越来越近的两束光。

    又过了不到一分钟,一辆长途大巴停在我们面前。我看着这么个庞然大物,心里一度诧异上了。

    胡子原本还剩个烟屁股没吸,这时他把烟一撇,站起来向大巴走来。

    这辆大巴是带卧铺的那种,正面挡风玻璃上挂着一个牌,借着昏暗的环境,我迷糊看到,是哈市到郑州的大巴。另外因为现在是半夜,侧面车窗上的帘子都拉下来了,这说明乘坐大巴的客人都在睡觉。

    大巴的车门打开,有一名矮个男子急匆匆跳了下来。一看他就跟阿虎认识,碰面后,他客气的称阿虎为虎哥,随后他跑到大巴侧面,把货厢门打开了。

    这里面堆放着不少行李箱,几乎都是乘客的。这矮个男子又悄声问阿虎,“哥,货呢?”

    阿虎大有深意的看了看我俩。

    我和胡子一下子愣了,至于那矮个男子,双眼瞪得跟个灯泡一样。他先忍不住稍微提高声调说,“哥你别开玩笑了,这俩人就是货?”

    阿虎很不满的一挥手,就好像说,让这矮个男子别那么大声。

    矮个男子下意识的捂了捂嘴巴。而我这下彻底明白阿虎的意图了,说白了,我和胡子要藏在大巴的货厢内,试图这么瞒天过海的逃到南方去。

    也不得不承认,阿虎这计划很绝,也很有可行性。问题是,这货厢的条件不太好,我和胡子藏在这里,别说站直了,就算坐着,也要蜷一蜷身子才行,这会让我俩很熬很累。

    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但阿虎不给我和胡子太多考虑时间,他催促我俩,“别耽误,这就去里面躲着。”

    我和胡子看了看。而那矮个男子替我俩说了句明白话,那意思,我俩藏在这里,能受得了不?

    阿虎咧嘴一冷笑,回答说,“为了破渔奴案,他俩在孤岛露天铁笼里都住过,这次算什么?小菜一碟而已。”

    矮个男子一下子对我和胡子的印象大为改观,而且他还立刻把我俩认了出来。

    他反问,“两位是小闷和胡子警官?”

    我心说屁警官啊?我俩现在是在逃犯。但在这问题上,我不想说太多。

    我和胡子再一次的对视一番,胡子拿出一副狠劲儿,先一弓身子,往货厢里走去。

    矮个男子简直把我和胡子当偶像了,他目送胡子的背影时,又啧啧又赞的。

    我没像胡子那么急,因为我还有个疑问。我趁空问矮个男子,“这里面闷人不?”

    我怕我和胡子在路上缺氧,别因此挂了。矮个男子让我放心,还几乎都快拍胸脯保证了,而且按他说的,这货厢里不仅不闷,还漏风呢。

    我心说好吧,自己把条件又想的太好了。

    我没啥问题了,外加胡子对我摆手呢,我弓身子走进去,跟他汇合。

    这货厢里倒还有点空地,我和胡子一起坐下来后,倒也不挤。矮个男子还指着一个旅行包,跟我俩说,“这是他的包,里面有水和食物,我俩路上饿了,就可劲造,但要是有尿了,不能下车,只能找个空瓶解决了。”

    我和胡子都应声点头,矮个男子跟阿虎又简单说了几句,就又要把货厢门关上。

    在门慢慢落下时,阿虎蹲下来,跟我和胡子嘱咐道,“记住,一定死扛下去,等我们的消息。”

    随后货厢门彻底关死,我什么都看不到了,环境更是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

    这大巴很快又启动了,在车刚行驶出去的一刹那,我身子被带的猛动了一下。想想也是,我又没坐在车座上,外面一个小抖动,就会给我造成很大的颠簸。

    我隔着货箱门,看不到外面的场景,但我还是一直扭头往后方看着。

    我知道,我和胡子又得背井离乡了,甚至不知何时何日才能再回来,另外我想到小乔和我儿子了。

    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张凡,但我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呢。

    我一度难受起来,也这么陷入到沉思之中。

    突然间,胡子嘿了一声,还猛地拽我一下。我冷不丁扭头一看,差的一惊。

    胡子这缺德玩意,从那旅行包里翻出一把手电筒来,他把手电筒弄开了,还对着自己脸照着,做着鬼脸吓唬我。

    我倒没料到胡子此刻的心情竟能如此不错,我拿出很烦的样子,摆了摆手。

    胡子本来还劝我呢,那意思,老爷们就得有超强的适应能力,不就窝在大巴的货厢里么?至于那么低迷么?

    但我没回答啥,胡子突然间似乎明白我为啥烦了,他不再多说,默默地继续翻起旅行包。

    矮个男子说过,这旅行包里有水和食物,但他说的太笼统了,这水指的是一箱冰露矿泉水和一大兜子熟鸡蛋,估计得有个三五斤。

    胡子拿出一瓶冰露和几个鸡蛋,盯着看了一番,又呵呵几句,把它们放回去。

    其实我也理解,如果这就是我和胡子未来几顿的餐饭,确实有些简单了。

    我俩又蜷着身子坐了一会后,都困了。胡子不管那些,又使劲推了推其他旅行包,强行把空间扩大。他躺了下来。

    他还给我腾出一小条地方,那意思,一起躺着睡会吧。

    我倒是也想这么做,问题是,这么一来,我俩睡熟了后,很可能在没意识的情况下抱在一起了。

    我索性没听胡子的,还让胡子自己享用那么一大块空间吧。

    胡子这人,睡沉了后总会打很大声的呼噜,我担心他这呼噜会被乘客发现,所以一等呼噜声响起,我就使劲扒拉他。

    反正一晃到了第二天的上午,胡子这一觉都没睡好。

    我跟他差不多,不过时不时吸一根烟,倒也能撑住。

    胡子嚷嚷饿了,而且这小子,吃了几个鸡蛋,喝了一瓶水后,很快又嚷嚷着要撒尿。

    我就指了指那空瓶冰露,那意思,往这里弄吧。

    胡子举着冰露的瓶子,摆弄几下后,吐槽说,“口径太小了吧?给你用还差不多。”

    我立刻损他,那意思,甭吹那些,真要比一比的,弄不好他得处下风呢。另外我也不想跟他胡扯太多,我又一转话题劝他,脉动那种瓶子的瓶口大,问题是一时间上哪找去?你也别肥啊瘦啊的挑剔,不行使劲往里塞塞。

    胡子绷着脸,试了试。但结果不尽人意,尤其他还尿出来不少。

    胡子不想一直这么糊弄下去,他贼劲儿又上来了,也不管其他那些旅行包是谁的,他翻了个遍,目的是想找个能方便撒尿的容器。

    我没帮忙,但特意掐时间算了算,他少说找了一刻钟,最后想要的东西没找到,反倒从一个旅行箱里翻出一大堆瓶装的王致和臭豆腐。

    胡子把这旅行箱主人埋汰够呛,那意思,这人是不是脑袋被飞机膀子刮过,咋买这么多这么变态的东西呢?

    我反驳胡子说,“你不爱吃不代表这玩意就没市场,我记得老外都赞过,说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呢。”

    胡子还是摇头表示不理解。

    就这样,我俩一直熬到了下午四点多。我不知道现在大巴开到哪个城市了?但很明显,这大巴刚刚在高速上行驶着,现在正减速,准备下高速。

    我打心里正琢磨呢,心说这大巴的目的地是郑州,我和胡子到时会不会又换上另一辆大巴往南方逃呢?

    而就在这时,我听到远处有人喊话,让大巴往路边停靠,外加还有狗叫声。

    我和胡子全被狗叫声弄得敏感了,原本胡子正躺着呢,他还嗖的一下坐起来。

    他跟我说,“娘的,有警察。”

    我点头赞同,而且这帮警察还带着警犬呢。

    我俩没再说话,等大巴彻底停下,我听到矮个男子的声音,他很客气,嘴也甜,警官长警官短的叫着,还问什么事?

    有人回答,说警方正在抓两名在逃犯,要对大巴车的所有乘客检查一下。

    矮个男子顿了顿,随后连说没问题。

    这一刻,我紧张上了,但这帮警察倒并没检查货厢的意思。他们有人直接上大巴了。

    我稍微松了口气,还看着胡子。胡子咧嘴一笑。明显也松快了不少。

    但好景不长,突然间,那警犬又汪汪起来,而拽着警犬的那个警察,一定被警犬带着,一路来到货厢旁。

    这警犬抬起前爪,对着货厢门不住的挠啊挠的。

    我脑袋里嗡了一声,心说这狗东西,鼻子竟然这么灵。

    胡子急的搓了搓脑门,看得出来,他突然有要冲出去的意思,但他也明白,我俩现在这德行,想突围是不可能的。

    他又立刻一转主意,四下看了看,他把旅行箱搬起来,往我俩面前垒。

    我明白他的意思,问题是,我觉得这么做的用处不大。

    我绞尽脑汁的想着,突然间,我想到了那些臭豆腐了。我还记得装着臭豆腐旅行箱的样子。

    我拧开电筒,把光线挑到最弱,这样能让我看的更清楚一下。

    我迅速找到那个旅行箱,还找出一瓶臭豆腐。

    我又撕又咬的,把臭豆腐外的包装皮弄下来。在拧开盖子的那一刻,我被迎面而来的一股臭气熏得差点翻白眼。

    我把这一瓶臭豆腐,对准货箱门,全洒了过去。我打心里还念叨说,死狗,让你鼻子灵,这次不把你熏个半身不遂,算老子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