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偷渡成员-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91章 偷渡成员

    胡子想知道既然这次我俩要偷渡到南邵群岛去,那里的环境到底怎么样,而且我俩具体会去哪个小岛?

    骆驼其实就是个接头人,他知道的并不那么全面,但这爷们也没藏着,把他知道的那些,跟我俩都说了说。

    他的意思,南邵群岛那里的岛屿多如牛毛,大大小小的一大堆。如果说一个人摊上什么事,去那里躲着,确实要比去深山老林里藏匿还要安全,另外我俩这次去,并不是头例。

    他印象中,十年前有个叫狂叟的老家伙,就跟他师父接过头,还去南邵群岛附近躲过,等五年后,狂叟也安然无恙的回来了,骆驼的师父当时问过狂叟,到底这五年经历了什么。

    狂叟说了个大概,反正他躲的那个岛屿,植被很多,淡水资源也丰富,而且岛上居民很热情,没想象的那么糟,外加这五年下来,他都胖了,这也间接说明伙食很好。

    所以骆驼最后的态度,我俩这次去,虎哥一定会安排好的,会过上像狂叟当时那样的生活,他也让我俩放下心理负担。

    我一听到狂叟时,就诧异了,因为狂叟就是老更夫,也就是我和胡子的师父。另外我真的是被狂叟的经历影响到了,原本对这次偷渡持悲观态度,现在我突然放开不少。

    胡子跟我差不多,甚至还嘿嘿笑了笑。

    我们又等了一会,我特意拿手机看时间,雄哥这伙人挺守时,在一刻钟后,有一辆黑轿车用远处出现了,还急速向这个废弃的码头开来。

    就凭这点,我心里又跟吃了个定心丸一样。因为守时往往是能把事做成功的基本之一。

    我们三还特意往前迎了几步。等黑轿车离今后,它停下来,正副驾驶位的车门全打开了,走下来两个人。

    我仔细打量他俩。给我感觉,这俩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干净。他们也就二三十岁,别看都是男子,但皮肤白腻,穿着的衬衫很平整,一看就被熨斗烫过,上面也没任何的污渍。

    他俩这时也在仔细观察我们,而且还都似笑非笑的。

    我有个直觉,总觉得这俩人跟正常人不一样。

    这期间我和胡子没急着说啥,反倒是骆驼,客气的对这俩人分别叫了声飞哥、杰哥。

    随后骆驼还把我俩介绍给他们,当然了,面上看,我俩都是骆驼远亲,是他表哥。而我也听明白了,这阿飞、阿杰,都是阿雄的手下。

    另外阿飞听骆驼说完时,好奇的嘘了一声,又问,“你的两个表哥既然在北方混的,到底惹了什么事,怎么非得来南方逃难呢?”

    骆驼继续编瞎话,说我俩在北方贩毒,还涉黄等等,有次捅出大篓子了,这不现在被警方通缉呢么?

    阿飞和阿杰突然笑了,尤其飞哥,边笑边啧啧几声。他也真不给我和胡子面子,说你们真是锈住了,北方那里有什么市场?想做点黄赌毒的买卖,得早点换地方才行。

    我承认,阿飞这话听着刺耳朵,但我就当他是放屁了,也来个左耳进右耳出,至于胡子,犟劲儿又上来了,不满的一咧嘴。

    骆驼不想让我们关系僵化,他又打圆场。

    阿飞并不太喜欢听这种场面话,他摆摆手,一转话题又说,“谈正事吧,偷渡的钱呢,带来没?老规矩,先交钱。”

    我和胡子有些傻眼。胡子有摸衣兜的举动,因为我俩在路上时,被某个警长照顾,给了小五千块钱。

    胡子肯定是想把这钱拿出来,看能不能充当偷渡费了。

    但我咳嗽一声,给胡子暗示。笨寻思,我俩这次偷渡,不可能就五千块那么便宜。

    我又瞥了骆驼一眼。跟我猜的一样,骆驼眨巴眨巴眼,又偷偷一摸后背。

    他拿出两个信封,每个信封都鼓鼓囊囊的。

    骆驼把信封分别递给阿飞和阿杰。这俩人都从信封里拿出一大沓子百元票。

    我发现这俩人跟一般人点钱的方式不一样,他们直接使劲捏了捏这沓子钱,光凭这钱的厚度,阿飞就有了计较,问骆驼,“一共四万块?”

    骆驼急忙应着。阿飞突然把脸一沉,数落骆驼几句,又说,“这几天海上不安全,总有海警巡逻,说什么要抓非法捕捞的,本来这跟咱们没半毛钱关系,但海警这么一闹,咱们的买卖就不好做了,而且也有风险,所以这次加价了,一人两万五。”

    骆驼的笑容一下僵住了。我意识到不好。

    而骆驼呢,又耍起嘴皮子,跟阿飞、阿杰磨起来。他说他跟雄哥都是老交情,尤其这次要偷渡的还是他亲表哥,不管看哪方面,雄哥都得帮他一把。

    我再次服了骆驼的口才,反正被他这么一同墨迹,最后硬是把费用又砍下来五千。

    骆驼也再次一摸后背,拿出五千块来,把差价补齐了。

    我原本一直默默旁观着,现在既然钱都弄妥了,我就又有个问题,问阿飞和阿杰,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这俩人正把钱往兜里揣呢,阿飞绷着脸,拿出不耐烦的架势说,“凌晨两点,就在这码头准时出发。”

    我心里一琢磨,现在到凌晨两点还有六七个小时呢,我们接下来怎么等,总不能在这光吹海风吧?

    骆驼倒是品出我的想法了,他让我放心,还说飞哥和杰哥会给我俩安排栖身的地方。

    阿飞嫌骆驼多话,嘱咐骆驼,让他别瞎担心表哥的事了,随后他强行把骆驼打发了,让骆驼先走。

    骆驼对我俩使个眼色,那意思也让我俩放心。他骑摩托快速离开。

    这么一来,就剩我们四个了。

    阿飞对我和胡子搜了身,我俩本来很反感,但阿飞强调,“这是规矩,在登船前,偷渡客的手机必须上交。”

    我俩没法子,只能让他俩搜一遍,当然了我俩裤裆里都有猫腻,只是阿飞和阿杰没把精力放在那种部位。

    最后阿飞还回到黑轿车里,拿出一个大黑旅行兜,跟阿杰一起,带着我和胡子来到码头的一个集装箱前。

    这种集装箱很大,跟瓦房的占地面积有一拼了。阿飞和阿杰把集装箱的箱门打开。

    我发现这里面挂着一个灯泡,还有一组破旧的蓄电池,此时阿飞对着箱门附近的一个开关按了按,这灯泡就亮了。

    这种灯泡的光线不好,整个集装箱内被照得黄幽幽的。

    阿飞把黑旅行兜递给我和胡子,还嘱咐说,“这里面有毡子,也有面包和牛奶,你俩老实的待在集装箱内,耐心等着,记住了一定别乱走,凌晨两点,雄哥保准带你们出发就是了。”

    我俩都应了一声,等我俩进去后,阿飞和阿杰不仅把箱门死死关上,还上锁了。

    我俩跟被囚禁了一样,这期间我俩也翻了翻那黑旅行兜,确实跟阿飞说的一样,毡子啥的都有,只是毡子上面很脏,还有一个暗红色的豆粒那么大的血点子,估计以前被人盖过,甚至这人脸上有包,出血后还染到毡子上了,另外那牛奶和面包,都是快过期的了。

    我和胡子倒没挑这些。

    我俩拿出耐心,一点点熬着。

    我知道,这段等待的时间可不短。但也就过了两三个小时,集装箱门口有动静,有人开锁。

    我和胡子都侧头看过去。

    在箱门打开那一刻,阿飞和另外一男一女的身影出现在我们视线范围内。

    这一男一女不像是夫妻,女子年纪不少说五十来岁,而那男子,拿出护送这女子的架势,一直跟在后面。

    阿飞把之前嘱咐我和胡子的话,再次说给这一男一女听。

    女子低个头,随意应了一声,她手里原本就拿着一个带着密码的黑皮箱,也对阿飞递过来的那个黑旅行兜不感兴趣。

    随后她跟那男子,一起走了进来。她偷偷看了我和胡子一眼,也显得挺有戒备的,选择另一个角落,跟我和胡子隔远对立的坐了下来。

    那男子蹲在女子身边,警惕的看着我俩。

    阿飞并不管集装箱内的气氛,他又把箱门关上。

    我细细琢磨着,也有些明白了,合着今晚偷渡的,不仅仅有我和胡子。

    我不知道这一男一女到底是什么来头,对他俩有些好奇,不过我的目的是到南邵群岛去,又不是做调查的记者,也就没想跟这一男一女套话。

    另外我发现胡子一直盯着那女子看着。我心说不会是胡子闲得无聊,又想泡妞了吧?

    但这女子都这么老了,胡子不应该对她感兴趣才对。

    我悄声问胡子,“怎么回事?”

    胡子让我细细看这女子,还强调说,“这娘们好像是个大官。”

    我心说不能吧,而且我按胡子说的,细细看了一番后,对这女子没啥太大印象。

    胡子这时忍不住,对那女子喂了一声,又说,“大姐这么眼熟呢,好像是什么领导吧?”

    女子脸色一变,她不吱声,反倒把头压得更低,甚至盯着她的密码箱看着。

    而她身旁那个男子,听到这,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拿出一脸凶光,看架势都有要动手的节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