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要挟-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92章 要挟

    我不想让现在的情况变糟,更不想发生打斗事件,不然我们没等偷渡呢就内讧,明显不值当。

    我对胡子使眼色示意,他也明白,没再对那个老女人评头论足。

    另外胡子跟这女子的保镖也只是充满敌意的对视一番,最后两人都不了了之了。

    我们继续熬着。这次等待的时间很长,就当我和胡子都有些头昏脑涨,有一搭没一搭的昏昏欲睡时,集装箱门口又传来动静了。

    箱门被打开后,我看到门口站了四名男子。这其中包括阿飞和阿杰,至于另外两个男子,我都不认识了。

    这俩男子中,一个长得很干瘦,但也很精神,尤其目光跟刀子一样,另一个却相反,双眼爆皮的,大饼子脸,乍一看让我想到了蛤蟆。

    我猜这俩陌生男子中,肯定有一个是雄哥,至于另一个,我一时判断不了。

    我和胡子也都不瞌睡了,还先后站了起来。

    躲在另一个角落的一男一女,他们紧随其后。

    那蛤蟆脸的男子,对着干瘦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还念叨说,“刀哥先进去坐一坐,咱们马上出发。”

    刀哥眉头一皱,尤其配着他那一脸特有的表情,我猜测这人平时脾气不太好。他还跟蛤蟆脸抱怨局,“阿雄,你搞什么飞机?”

    阿雄没接话,但阿飞对着刀哥怒目而视,骂咧着说,“你多什么事?我们老大让你进去,你麻利点照做就得了。”

    就凭这短短两句对话,我把他们的身份都确定了。

    刀哥很不满的盯着阿飞,雄哥也不疼不痒的说了几句,那意思,让阿飞说话客气点,怎么能对刀哥这样呢?

    而等刀哥进来后,阿雄三人并没离开,反倒也钻到集装箱里,阿飞还把箱门再次关上。

    阿雄依次打量我们这三伙人,随后他盯着那一男一女,嘿嘿笑着说,“赵敏赵副厅长,啊不,现在该叫敏姐才对。我是真没料到,自己就是一个租船的,但祖坟冒烟了,竟然载的客人里出现了这么大的官。”

    那女子猛地一抬头,这分明告诉我们,阿雄说的没错。而赵敏的保镖,立刻指着阿雄质问,那意思,你瞎说什么呢?

    阿雄不理这一男一女,又看着飞哥说,“咱俩可是太熟了,而且整个朱海市谁不知道飞哥你啊?那可是有名的道上大佬。”

    刀哥一下子很敏感,看得出来,他不想让阿雄在如此场合下公开说出他的身份,刀哥提高声调,让阿雄别乱来。

    阿雄压根不在乎,最后盯着我俩,连连啧啧几声。他叹了口气说,“骆驼真逗,他什么时候有表哥了?还他娘的一下子就有了俩?”

    阿雄眯着眼睛,顿了顿又说,“我没猜错的话,两位叫小闷和胡子吧?据说这一阵北方都乱套了,也都因为你俩。你们先是用凹版技术做了一大批能以假乱真的假票,又真是艺高人胆大,某天夜里还去村里妇女了。”

    我和胡子的脸上都出现稍纵即逝的诧异,我没料到阿雄鼻子这么灵,另外从他嘴里这么一说,我也知道我和胡子现在到底摊上什么莫须有的罪了。

    而赵敏和刀哥听完阿雄这番话后,看我俩的眼神也都怪怪的。

    胡子对阿雄这种挨个人扒身份的做法也很不满,他骂了几句他娘的和狗艹的。

    阿飞和阿杰又跟胡子对骂几句。我倒是没急着表态。

    等他们仨骂够了后,气氛又慢慢缓解一些,阿雄对我们这三伙人抱了抱拳说,“你们都是人才,老弟我这次责任重大,不多说了,咱们立刻动身吧。”

    他又示意阿飞把箱门打开。

    我打心里画了个问号,也搞不懂阿雄刚刚非要公开我们这三伙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们陆续往外走。

    现在的码头,被黑夜这么以衬托,显得更加阴森和荒凉。只有一辆小船,靠着码头停泊着。

    我大体估摸一番,这小船也就二三十米长,跟远航船或客船相比,明显短了好大一截。

    胡子问阿雄他们,“这种船能行么?别他娘的费劲巴力到公海后,却散架子了。”

    阿雄哼一声,而阿飞和阿杰又跟胡子斗起嘴来。

    刀哥是这批偷渡客里最晚来的那位,但他又是最想急着离开的人,他让胡子仨人别吵了,还跟胡子说,“你他娘懂什么,用来偷渡的船哪有大的,你要觉得危险,早干嘛吃的?还非得跟过来干什么?”

    胡子嘘了一声,指着刀哥的右手手背。这手背上闻着一个数字10。胡子说,“10k党了不起么?你一个落难大佬,都混成德行了,还轮得到你管我?”

    我承认,自己没胡子那么多的阅历,对10k党没啥印象。不过听胡子的语气,这10k党貌似是个不小的组织。

    刀哥倒是被胡子这么一说,尤其被落难俩字一刺激,怒脾气上来了。而阿雄听了胡子的话,倒是拿出一脸嘲讽的样子,瞥了瞥刀哥。

    我没料到这次就坐个偷渡船而已,竟然惹出这么深的水来,尤其我能感觉到,阿雄跟刀哥的关系很微妙。

    我依旧奔着不惹事的态度,适当跟胡子提了几句。

    很快的,我们都上了阿雄的船。

    这船上主要有两个舱室,一个是驾驶舱,一个是简陋的休息舱。

    阿雄三人都去了驾驶舱,而他也特意嘱咐我们这三伙人,全去休息舱坐着,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要在行船期间走出来,不然死了别怪他。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都点点头。

    等我们三伙人全坐到休息舱里后,没多久这船就动了。我怀疑这船被改装过,至少动力装置被动了手脚。

    我听到震天响的马达声,等彻底提速后,这船跟个离弦儿的箭一样,在海上急驰起来。另外这驾驶舱和休息舱之间的隔音不太好,我能隐隐听到阿雄他们传来的说话声。

    我和胡子打定主意闷闷的坐着,刀哥跟我俩差不多。而赵敏和她保镖就完全相反,那保镖总会对赵敏耳语几句,叽叽咕咕的。

    本来这是他们的习惯问题,我们犯不上多管,但没多久,赵敏跟我们几个特意说起话来。

    她也故意拿捏着语气,很客气,问我们等到了地方后,有什么后续打算?

    我们仨都不想理她。但刀哥性子急,在赵敏连续的“客套”下,他忍不住了,指着赵敏说,“大姐,我他娘的跟你很熟么?拜托,我都不认识你,你唧唧歪歪个什么?”

    那保镖脸一沉,而赵敏示意那保镖,让他别乱来。赵敏又和善的笑着,让刀哥别误会,她还拍了拍密码箱,一转话题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我这人很大方的,这次逼不得已,要去小岛上躲一躲,你们要在岛上有什么朋友,介绍给我,我有表示的。”

    随后赵敏用手捂着,特意挡住皮箱上的密码区域,她摆弄一番,打开皮箱后,从里面拿出一沓子美金。

    她举着美金,跟刀哥说,“你考虑考虑,跟我交个朋友,只好不坏。”

    刀哥瞥了赵敏几眼。而我倒是觉得,这赵敏真是个当过官的料,现在又把官场上那种多交朋友少树敌的套路搬出来了。

    我和胡子原本就把这个当成小插曲了,没想太在乎。

    但一晃快到天亮了,这偷渡船的速度突然减慢,最后停下来,飘在海面上。

    我们这些人,心里都有事,也一直没睡。这艘船的变化,立刻引起我们的注意。胡子还先念叨句,“怎么回事?”

    很快,阿雄三人全都出现在休息舱的外面,阿飞和阿杰还对着舱内大喊,说到地方了,让我们都出去。

    我隐隐觉得不咋对劲了。但现在的我们,没别的选择。

    我们三伙人陆续走出去。我特意四下看了看,周围哪有什么岛屿,全是茫茫无限的大海。

    刀哥也问阿雄,“你们有毛病?哪里到地方了?”

    阿雄他们仨,尤其阿雄,也不笑呵呵的了,全绷着脸。阿雄跟对刀哥不客气的说,“老大,一会的事跟你没关,一边躲着去。”

    刀哥是大佬出身,他对阿雄的态度很不满,接话说了几句,那意思你个阿雄别忘了,以前要不是我保你,你能有今天?

    但刀哥这话,压根只说了一半就没法继续了,因为阿飞和阿杰一掏兜,各自拿出一把枪来。

    我和胡子识趣,不想蹚这趟浑水。我俩也不用阿雄说啥,自动往旁边退了退。

    而阿雄最主要的是针对赵敏。他随后撇开刀哥不管,望着赵敏说,“老领导,看你拎那皮箱我就知道,这几年你没少搂钱吧?”

    赵敏不笨,立刻嗅到了一丝不妙,她往保镖身后躲去,而且嗓音都尖了,反问,“你要做什么?”

    阿雄三人嘿嘿冷笑,阿雄又说,“我们做偷渡生意的,说白了都是拿命换钱,这种钱挣的不容易,而你就不一样了,随便耍点手腕,勾结勾结奸商,弄点豆腐渣工程啥的,这钱不就来了么?所以场面话我就不多说了,把钱拿来,我高兴的话,继续带你去南邵群岛,要是你不识相,别管我下狠手,这里的海鱼,可都饿着呢!”

    赵敏脸色彻底变了,惨白惨白的,而我心头也一紧,心说自己和胡子真晦气,咋跟这么个分子同坐一艘船上了呢,要是没有她,或许就没有那么多啰嗦了,这下好,引起这帮狼的“食欲”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