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殊死一搏-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93章 殊死一搏

    阿雄三人这就往赵敏身旁靠去。赵敏死死抓着密码箱不放,还往保镖身后躲了躲。

    不得不佩服的说,这保镖很称职,这一刻,他没退缩,反倒挺身站了出来。

    他摸着裤兜,拿出一把短柄匕首,他举着匕首,对阿雄三哥喝道,“你们别乱来,而且既然知道敏姐当过领导,你们就该明白,敏姐在内地的人脉很广,小心等日后回去了,敏姐找人整死你们,你们不就是个破开船的么?”

    我听完第一反应,暗骂这个保镖真是瞎仗义,也有点体壮无脑的感觉。我心说现在他要做的,更应该是压事,怎么反其道行之的吹起牛,放起狠话来了?

    阿雄三人原本只想图财,并没往深了细琢磨,这保镖无疑逼着这三人有了后顾之忧。

    阿雄脸上现出一丝犹豫,不过很快的,他又盯着那密码箱,拿出一副狠劲儿,对着阿飞和阿杰下命令道,“愣什么呢?妈的,无毒不丈夫。”

    阿飞和阿杰被自己老大一骂,彪悍劲儿也上来了,他俩果断的扣了扳机。

    伴随两声枪响,赵敏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哇哇大叫起来。刀哥潜意识的退了半步,捂了下脑袋。

    我和胡子相比之下,见惯这场面了,我俩并没任何退缩的举动,我因此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两发子弹都打在那保镖的胸口了。

    此刻那保镖一脸呆样儿,胸口还嗤嗤往外喷血。

    阿飞和阿杰冷不丁杀了人,俩人的状态都不太好。阿杰还嘀咕几句,不知道说的什么。

    阿雄倒是很快缓过神,他指着赵敏喊道,“把她抓住。”

    赵敏跟个疯婆子似的,继续哇哇叫着,一转身,向休息舱冲去,当然了,这一刻她依旧没把密码箱丢弃。

    阿飞和阿杰稍微慢了半拍,也冲到休息舱里。阿雄则凑到死保镖的身旁。

    这保镖半坐半跪在甲板上。阿雄抱着他的尸体,费劲巴力一番,把尸体挪到船舷处,又借着一个爆发力,把尸体丢到海里。

    刀哥眼中全是死灰色。我打心里说实话,这阿雄是挺心狠,不过跟当时囚禁渔奴的独眼龙那些人相比,明显差的远呢。

    我和胡子,以及刀哥,我们没乱动。很快阿飞和阿杰又从休息舱走出。

    阿飞拎着那个密码箱,阿杰拽着赵敏的长发,硬生生把这中年妇女拖了出来。

    赵敏疼的瞎叫唤,还试图用手挠阿杰。

    阿杰把赵敏随意的往甲板上一丢。阿飞趁空把密码箱交给阿雄。

    阿雄简直是双眼冒光,看着密码箱,哈哈直坏笑。他还对这两个手下说,“这箱子里真要都是美刀的话,咱哥几个以后金盆洗手了,拿它做点买卖,足够用了。”

    阿飞和阿杰都点头。阿飞随后又对赵敏吼着问,“密码是多少?”

    赵敏拿出咬死不说的架势。阿飞啧啧一声,用枪指着赵敏,骂道,“妈的,都这时候了,你还嘴硬,不怕老子崩了你?”

    赵敏突然也倔强的笑了。这种反常行为,立刻引起所有人的主意。

    阿雄问她笑什么。赵敏不回答。而胡子旁观到此,倒是有个猜测。

    胡子也呵了一声,指着那密码箱,跟阿雄说,“老兄啊,你们一看以前就是良民,对这种密码箱不了解。这种箱子里面有自毁功能,一旦输错密码三次,或者强行想破坏它,它里面要么喷强酸,要么洒油点火,保准让你得不到里面的宝贝。”

    阿雄拿出不信的架势,说一个破箱子,哪有那么先进?

    胡子点到即止,甚至还双手一抱胸,大有只旁观的意思了。

    阿雄稍微琢磨一番,一看他打心里也没底了。外加赵敏笑的越发邪乎,阿雄最后有个主意。

    刚刚他把保镖尸体丢下海时,也顺手把那短柄匕首抢过来了,他这时举着短柄匕首,大步往赵敏身旁走去。他还威胁说,“你快说密码,不然我把你当猪一样,乱刀捅死。”

    赵敏这人,也真不愧当过官员,她脑筋不笨。这一刻不仅不理阿雄,反倒对我们三个旁观者大喊,“你们他娘的还是爷们么?看见这仨人欺负一个妇女,你们就当缩头乌龟,而且我实话说了,我在瑞士银行也有巨额存款,只要你们仨能帮我把阿雄这三个歹徒降服住,我保证把所有存款拿出来,跟你们平分,我也保证你们仨这一辈子都花不完这钱的。”

    刀哥听完就急了,站起来,指着赵敏说,“你这臭娘们,这时候别拉我们下水。”

    我和胡子也意识到不妙。而阿雄仨人一下子变得多疑了,尤其阿杰,特意掉转枪口,对准我们仨。

    赵敏还要试着煽动我们,阿雄气的对赵敏甩了一巴掌,这举动也分明告诉我们,阿雄有顾忌,不敢动赵敏。

    气氛一下尴尬起来,阿飞和阿杰都问阿雄,“怎么办?”尤其阿杰,特意用枪指了指我们。

    刀哥急忙接话说,“咱们出来混的,讲的就是个义气,我们现在不管你们的事,也不乱来,你们别乱打我们主意。”

    阿雄没正面回复啥,不过也能看出来,他不太认可刀哥的话。

    他最后对阿杰使了个眼色,又特意瞥了瞥我和胡子,建议说,“再杀两个,让赵敏这臭娘们知道咱们的厉害。”

    阿杰应了一声,也眼瞅着要开枪。

    我知道自己和胡子不能再傻了吧唧的旁观了,甚至我俩也得想办法,把这三名男子全搞定了才行。

    我不敢耽误,急忙喊了句等等。我还特意高举双手,那意思,我只是有话要说,并没反抗的意思。

    阿杰这一枪最终没开出来。阿雄冷着脸,示意我快说。

    我带着胡子,我俩先后站了起来,我还对阿雄他们仨说,“既然你们现在想要钱,我哥俩也有。”

    我对胡子使眼色,胡子一摸兜,拿出一个信封来。

    这里装着那一沓子五千块呢。胡子把这信封对准阿杰抛了过去。

    阿杰单手拿枪,不敢放松警惕的同时,也弯腰把信封捡了起来。

    他耍了一手绝活,单手把这一沓子钱从信封里拿出来,又用手指压了压。他扭头对阿雄说,“五千!”

    阿雄听到这个消息后,满意的哼笑了一声,不过随后他也一转表情,摇头说,“两位兄弟,啊不,骆驼的表哥是吧?你们认为,老子是叫花子,就对这五千块感兴趣?”

    阿杰也顺带着骂了几句,那意思说我俩是不是脑袋进屎了。

    这期间胡子有点小动作,想往裤裆那里摸去,而我觉得,我俩直接把掌心雷掏出来,有点太明显了。

    我对胡子提醒说,“等等。”随后我对着阿雄三人直冷笑。

    阿雄先是被赵敏的笑弄懵过,现在他也对我这举动很不解。他问,“你他娘的又笑什么?”

    我回答说,“笑你们笨啊,你们没看出来,这五千块全是假票么?”

    此言一出,阿杰愣了。他把枪往裤带上一别,又特意检查下这五千块钱。

    他咦了一声,跟阿雄说,“雄哥,这票子做的太真了,我竟然看不出来。”

    阿雄急忙接手,对着假票检查起来。

    其实这都是真票,他们能找到猫腻才怪呢,但我这么一忽悠,他们无疑全中了我的圈套。

    我继续演戏,告诉他们,“别说你们仨的肉眼了,就算专业的验钞机,也不是个顶个能检验出这票子的真伪。”

    阿雄也不检查了,光冷着脸看我,刀哥和赵敏的表情也很怪。

    我又往下说,“知道么?警方之所以通缉我俩,就因为我们有一套印票的模板,这模板是无价宝,只要有它在,想印多少,我俩就能印多少。”

    阿雄三人眼睛都直发光。阿雄还骂咧的催问,“说,妈的,那模板在哪?不然老子现在就把你俩活剐了。”

    我带着胡子,故意往船边退了退,趁空回答,“印票模板当然在我俩身上,但你们别过来,咱们谈谈条件,谈好了,以后一起合作都没问题,要是谈不拢,我俩宁可跳海,也不把模板交出来。”

    阿雄简直把我俩当爷了,立刻变得好言好语,尤其我试着把一条腿往船外迈了一下,阿雄立刻举起双手,连说,“爷,您别、别!”

    胡子看到这一幕后,嘿嘿笑了。他又接话说,“刚才我哥俩没惹事吧?但你们仨跟那臭娘们要钱,为何最后竟想杀我俩了?给个解释,不然老子一想到这,心里就堵得慌。”

    阿雄犹豫一番,竟主动对着自己的脸狠狠扇了几下。他还念叨,“我不对,兄弟坏了规矩,而且没想到这里最有钱的财神,竟然是你们二位,我瞎狗眼了。”

    我看阿飞和阿杰都没动静,心说这俩人也太没眼力了吧?

    我点了他俩一句,那意思,你们怎么不扇自己?

    阿雄也立刻喝了一句。我发现这三人真就是见钱眼开的主儿,这一刻,他们全自抽起来。

    阿飞也上来迁怒感,趁空对着赵敏使劲抽了两下。

    赵敏疼的直喊,那意思再对她不客气的话,她一死了之,绝不说密码。

    但在我和胡子那所谓的印票模板面前,赵敏的话弱爆了。尤其阿飞,一听到这儿,更急了,扇的也更狠了。

    他骂赵敏,“你个穷的要死的臭逼娘们,现在有你说话的份儿么?”

    我和胡子又等了一会儿,等我觉得心头这口恶气彻底出了后,我又跟阿雄说,“看你们这么有诚意,咱们化敌为友吧,反正印假票这事,多几个人参与也无所谓,到时多印点就是了。”

    我指了指我和胡子的裤裆,那意思模板就在这里。随后我和胡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手向各自裤裆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