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海警-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94章 海警

    我摸到掌心雷后,特意把它攥的紧紧的,随后我大喝一声,这也算是给胡子提醒了。

    我俩一先一后把掌心雷拿了出来。

    阿雄他们本来一脸贪婪之色,甚至在我和胡子把手掏出来的一瞬间,他们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不过当他们看到我和胡子拿的是圆咕隆咚,黑黝黝还跟个香瓜一样的东西后,他们愣了。

    我特想吐槽,觉得阿雄他们的反射弧真是硬伤。我顺带着又把大拇指套在拉环上,这样就算有人过来抢,我只要想引爆,他们拦都拦不住的。

    我对着阿雄他们喝道,“都别动!”我顺势往挨着船边的甲板上一坐。我把掌心雷故意压低一些,让它贴着甲板。

    我又说,“这玩意你们应该都知道,手雷!你们也别报着侥幸的心理,试图把我俩击毙啥的。要知道,我一旦拉弦,就算炸不到人,但也会把这艘破船炸出个窟窿来,你们觉得,没了这船,你们能在这种荒无人烟的海面上抗多久?”

    阿雄他们的脸凝重的厉害,而刀哥呢,他倒是急着喂喂几声,对我和胡子摆手说,“两个兄弟,何必把事闹这么大?”

    我不理刀哥。这时胡子也蹲在我旁边,学着我那样,举着掌心雷。

    我觉得我们俩只要有一个掌心雷就够了,至于另一个,我想用它吓唬吓唬这帮人。

    我绷着脸对胡子说,“把你的雷炸到海里去,让这帮孙子看看,别以为我俩手里拿的是玩具呢。”

    胡子应一声,果断的一拉弦。

    像一般的掌心雷,都是七秒左右爆炸,胡子默念了一两个数吧,就把掌心雷撇了出去。谁知道掌心雷在空中就弄得砰地一声。

    另外伴随这么一炸,一股好大的气流向我们冲了过来。我是被弄得脸上特热,就跟被火烤了一样。

    其他人也没好过到哪去,尤其赵敏,别说她当过官,也别说她见过什么大风大浪的世面啥的,这一刻,她嚎哭上了,纯属是吓得。

    胡子一脸木纳,看着我。而我打心里叫了声庆幸。我心说骆驼这兔崽子,从哪弄到的这种特殊的掌心雷,尤其这雷既然是提前爆炸的那种,他当时咋不跟我和胡子交代一番呢?

    我打心里又骂了骆驼几句,随后我盯着阿雄他们,让他们把手上武器放到地上。

    阿雄的表情丰富极了,一会阴一会白的,我估计这货打心里正琢磨啥的。而且他听完我的话,压根没配合的意思。

    阿飞和阿杰的性格有些死性,看架势,他们只听阿雄的。

    我压着性子等了几秒钟,最后我又猛喝一句,尤其让阿飞和阿杰把枪交出来。

    胡子现在双手空空,他倒是不介意去缴枪。但他一站起来,刚有往那边走的举动,阿飞和阿杰就慌了,用枪指着胡子,大喊着说,“别过来!”

    我突然有些头疼,心说自己咋遇到这些不顾生死的莽夫了呢。

    我琢磨着,再用点什么招儿,把现在的局势彻底扳过来。这时刀哥又有动作了。

    他打圆场的说道,“都是出来混的,而且这次就是想逃难,大家都退一步,不然一起死在这里有意思么?”

    随后他指着阿雄又说,“咱们哥俩是老交情了,这样吧,我作保,你先信我的,让两个手下把枪放下,咱们大家好好谈谈,不就得了?”

    刀哥说完还向阿雄那边走去。而阿雄是真不想给刀哥面子,他脸一绷,盯着我和胡子说,“我先放下枪,他奶奶的,怎么不让那俩人先放下武器呢,另外阿刀,你的时代过去了,你还当自己是大佬呢?遇到啥事了你都作保?呸吧!”

    阿雄这番话,简直跟剐心窝一样,刀哥听完脸都快紫了。

    但刀哥还是不断好言相劝。等又跟阿雄的距离接近一些后,刀哥竟突然变脸了,他猛地窜过去。

    我现大佬真都不是白给的,就说这刀哥,他来了个空手夺白刃,把阿雄手里的那个短柄匕夺了下来,顺势他又绕到阿雄身后,把匕紧紧顶在阿雄的脖子上。

    这么一来,阿飞和阿杰又不得不把枪口调转,指着刀哥。

    这俩人都让刀哥把阿雄放了,阿雄也呵斥几句,让刀哥识相点,别乱来啊。

    我一时间被这局势弄得挺无奈,另外我心说这朱海的黑涩会到底是什么毛病?我跟这些人接触这么短的时间,听到最多的话,竟然是别乱来啊……

    我和胡子不想蹚刀哥和阿雄的浑水,就拿出静观其变的架势。

    刀哥没想让我和胡子这么松快,他把短柄匕又使劲顶了顶,紧接着又拿出威胁的语气说,“阿雄,我们这些人就想成功偷渡,现在你好好看看形势,你在我手里,另外那两位兄弟可带着手雷呢,你再死扛,不先服软的话,对你肯定没好处。”

    阿雄整张脸都快成死灰色了。他犹豫一番,也特意瞄了瞄我。

    我故意摆弄下大拇指,让挂在大拇指上的弦儿动了动。

    阿雄被逼的不得不妥协,跟阿飞和阿杰说,“把枪扔了。”

    阿飞和阿杰一脸不情愿,但立刻照做了。

    我稍微松了口气,也对胡子示意,让他快点捡枪去。

    谁知道这一刻,又有变数来了。刀哥脸现一丝恨色,骂阿雄说,“你个翻脸不认人的二五仔,老子当初对你那么好,现在落难了,你不把我当大哥?你纯属是找死!”

    他拿匕的底部,对着阿雄的后脑瓜狠狠砸了一下。这匕底部有个小凸起,这么一砸,简直跟个小锤子一般。

    阿雄脑袋上立马多出个口子,血哗哗流不说,他整个人也都懵了。

    刀哥又拽着阿雄,把他往船外推去。

    我眼睁睁看着阿雄惨叫一声,又扑通一下落在水里。

    阿飞和阿杰急了,不过这时胡子已经把两把枪都拿到手里了。胡子一手一个,举着枪,对这俩人喊了几句,让他们别动。

    现在这条船是静止在海面上,外加阿雄水性不错,他扑棱几下后,就露出水面。

    他顾不上别的,手脚并用的往船边游过来。其实这时刀哥要伸把手,就能把阿雄救了。

    但刀哥反倒下狠手了,先是四下一找,又抄起一把备用船桨,对着阿雄的脑瓜,狠狠来了一下。

    我听到砰一声响,阿雄拿出凶凶的目光,用那双蛤蟆眼瞪着刀哥,这一刻他也游不动了,跟个大个头的死蛤蟆一样,慢慢沉到无尽的海水中。

    阿飞和阿杰都有要拼命的意思。刀哥倒是善于打心理战,他跟阿飞和阿杰说,“阿雄已经死了,而咱们这些人并没什么深仇大恨,只要你俩能合作,不打我们的歪主意,一旦把我们送到地方后,这船以后归你俩,怎么样?”

    阿飞和阿杰互相看了看,或许这一刻,被刀哥这番话一点拨,他俩有些开窍了。

    我顺带着也补充说,“飞哥、杰哥,咱们这辈子图什么?不就是混个好日子么?你俩跟阿雄在一起,就他那种胸襟和气量,不可能带你俩财的。现在你们当船主,当家作主,这不是好事么?”

    阿飞和阿杰冷冷看着我。我为了更宽他俩的心,主动把掌心雷收了。另外我也对胡子使眼色。

    我哥俩一人拿了一把枪,但都被枪别到后腰上了。

    刀哥善于从中调解,这时又说了好一通。

    我只求接下来这段路上,不出岔子就好。

    我抱着这个态度,也没故意挑理刀哥的什么。我们都缓了缓,而且刀哥的意思,让阿飞和阿杰这就继续开船,我们其他人继续会休息舱待着。

    不巧的是,没等阿飞和阿杰动身呢,远处出现了几束光。

    这都是很强的光,我和胡子以前有过海上的经历,我只看一眼,就知道这光是探照灯出来的,尤其对方的船还不小呢。

    刀哥他们眯着眼睛看了看那几束光,阿飞先骂了句,又说,“坏了,是海警。”

    我心头一紧,而刀哥一愣,反问,“这里应该是公海了,怎么还有海警?”

    阿飞和阿杰一人一句的回答,那意思,现在我们的位置,离南邵群岛是不太远了,但这里也很乱套,很多小国的海警在这里一番又一番的偷偷巡逻。而且他们之所以巡逻,名义上是要抓各种非法捕捞的渔民,但一旦现不是他们国家的船只,他们就会打这船只的主意,没收财物,把船上所有人都抓到某个小岛囚禁去。

    我原本认为,最悲观的情况,我和胡子大不了被抓回内6去,现在一看,我整个心都突突上了,我心说自己真要被囚禁到哪个小岛上,也别说等着以后能回内6了,能不能活下来还是未知数呢。

    刀哥和胡子同样好过不到哪去,至于赵敏,整个人有些呆呆傻傻的,估计还没从刚才阿雄的事里走出来呢。

    刀哥皱着眉想了想,又跟阿飞和阿杰说,“趁着远处那些海警没追来,咱们试着逃一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