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人间地狱-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96章 人间地狱

    就说针对我的那个“海鬼”,在他的电击棍捅到我胸口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狂抖着,毫不夸大的说,跟被雷劈中了一样。

    我双眼还模糊了,估计里面全是疼出来的泪水。我想挣扎,整个身体却麻的厉害。

    我跟个沙袋一样,一动不动,而且身体很沉,一点点的往海里滑去。

    这海鬼并不想让我死,他关掉电击开关后,又把电击棍当成一般的杆子来用,对我腋下横插过来。

    他用电击棍使劲拖着我,我一时间处在一种微妙的平衡之中,也停止了往海里滑落的趋势。

    刀哥跟我的遭遇差不多,只是这爷们在晕前还能喊出一句话来。他说,“玥……玥南佬……”

    我随后昏迷一段时间,等再有意识时,我耳边传来啪、啪的很有节奏的声响。

    我睁开眼睛后,看到的是自己正在一个简陋的舱室中躺着。这里的灯光很暗,还有一股很浓的煤油味儿。

    我身体还很弱,想咳嗽都咳嗽不出来。我又习惯性的往右看了看。

    那俩坐着三名男子,看打扮和相貌,应该都是玥南佬。他们抽着烟,不过再看他们那么爽的表情,分明是在溜冰毒呢。

    另外胡子和刀哥也躺在不远处,他们还都没醒。

    我知道自己处境不妙,试着要坐起来,但这很难,因为我身上被绑着一圈又一圈的绳子。而且这么不经意的再一转头,我又往左面看了看。

    那边的角落里,躺着已经死去的赵敏。

    她整个人赤身着,别看她岁数不小了,但平时保养得不错,她的身体看起来跟三十多岁的人差不多。

    她脖子上有一条小孩嘴巴那么大的口子,现在伴随着她身子一晃一晃的,这口子里时不时会很有节奏的溢出一股血来。

    至于她为什么会晃,原因很简单,有一个把裤子脱了的玥南佬,正对她做那事呢。

    我说不好自己这一刻的感受,既像心头被针刺了一样,又像吃了一个苍蝇一样,很恶心。

    我心说这不就是么?怎么这个玥南佬如此变态呢?

    我忍不住又挣扎几下,那的玥南佬估计正好到了关键时期,他突然拿出享受的样子,咧开大嘴,舒服的哼哼起来。

    而我这么乱捣乱,又有些败了他的兴趣。等舒服完,他脸色一变,又拿出狰狞的样子,也不提裤子,跟赵敏分开后,大步往我这边走过来。

    他骂咧咧的,不过都是叽里咕噜的话,我听不懂,他还摸出一把匕来,蹲在我面前,把匕乱舞着。

    我脑门直冒汗,也不敢乱动了。我想的是,自己现在处于劣势,别真把这怪物激怒了,要是他对我戳上一刀,我这条小命岂不就交代到这儿了。

    我冷冷看着他。这玥南佬最后举着匕,对准我脸旁边的甲板狠狠刺了过去。

    伴随砰的一声响,我稍微一扭头,就能看到那把竖着的匕。

    我想试着跟玥南佬沟通,就问他们,“能听懂我的话么?”

    玥南佬咧嘴笑了,他那表情让我想起了癞皮狗。他不回答,站起来后,往那三个溜冰的同伙那里凑过去。

    他倒是真会享受,接过一个同伙手里的烟,贪婪的吸了起来。而这个同伙,拿出飘飘的架势,站起来,晃晃悠悠的向赵敏尸体凑过去,他接替了同伴的位置,脱下裤子,做起那事来。

    我心里挺悲观的,也觉得这一次,我是真摊上麻烦事了。

    我绞尽脑汁的想着,希望能找到一个脱身的妙计,但我脑子不争气,很快就难受起来。我被这股难受劲一带,又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

    接下来等再次醒来时,我、胡子和刀哥被囚禁在一个狭小、密闭的昏暗小屋子里。

    这不足五平米的地方,让我根本判断不出来这是哪,另外这屋子很稳,没有晃悠悠的感觉,我猜我们在某个小岛上。

    我们都被牢牢的绑住了,嘴巴里也被塞着一大团碎布,我们只能呜呜几声,或者用眼神交流。

    我和胡子除了这么熬着,并没受太大的罪,刀哥就不一样了,连续三天内,他被几个玥南佬抓住去足足五次。

    每一次都有一两个钟头的时间,而且刀哥被送回来时,身上都带着新伤。

    我怀疑他之所以被这么“重视”,很可能跟那密码箱有关。那些玥南佬想撬开刀哥的嘴巴,问出密码来。

    问题是刀哥压根不知道密码是啥,最后他只能成为玥南佬泄愤怒的对象。

    这么一晃,到了第四天的早晨。有两个玥南佬过来给我们送餐饭。这餐饭不怎么好吃,是那种很破的米饭,里面混着碎肉和鱼刺。我甚至都怀疑,这是不是被他们吃剩下的残羹冷炙。

    但我们仨没得选,如果此刻还挑这个挑那个的话,最后下场会饿死的。

    我们强压下不适感,吃了这些米饭,之后两个玥南佬又找来黑头罩,把我们的脑袋都蒙住了。

    我们仨都挣扎一番,尤其刀哥,挣扎幅度很大,但换来的是玥南佬的好一通咒骂和毒打。

    我们最后被他们带走了。我被头罩挡着,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但打心里有个大致的谱。

    我们先走了一段,又坐了船,大约三四个钟头后,我们又来到另一个小岛上。

    这时有人把黑头罩从我们脑袋上拿下来。这小岛的光线很足,我冷不丁的晃得,有些睁不开眼睛。

    但我尽量克服,也立刻打量着四周。

    我们仨都活着,也都在一起,在我们后面,站着四个拿着步枪的玥南佬,而且他们都把食指放在扳机上,这些步枪的保险都拉开了。换句话说,一旦我们乱来,这些玥南佬会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击毙我们。

    另外再说这个小岛,它看起来并不大,地盘跟台湾和日本那类的地方相比,当然不在一个级别上,但同样的,它也不小,估计得有上百亩地的面积吧。

    它这个小岛也有一个特色,我们此刻都站在岸边,前方不远处,设立了一排排的十多米高的围墙,这围墙还把岛内的地盘全围了起来。往简单了说,似乎这帮玥南佬在这岛上建立了一个简要的城池。

    我们仨都在打量着周围环境,也没人主动往前走。那四个玥南佬等的不耐烦了,其中一人叽里咕噜的骂了起来,又往前一步,用枪口对着我的后背捅了捅。

    我冷不丁被弄得挺疼,而且他的意思很明显了,让我们对着正前方的围墙走去,那里有一个大铁门。

    我看了看胡子和刀哥,胡子也在跟我对视着,至于刀哥,脸颊肿着,右眼皮都快耷拉下来了,他一身的伤,现在无精打采,没啥精神头,耷拉个脑袋。

    我和胡子默契的先迈步,刀哥拿出跟随的架势。

    那四个玥南佬跟了我们一段,但等快到大铁门前时,他们都止步了。

    这大铁门两边的围墙上,还建立着瞭望塔,每个瞭望塔上有两名持枪的男子。

    他们这一刻也用枪指着我们仨,而那铁门,这一刻伴随着轰隆轰隆的声响,自行打开了。

    它并没全开,等露出一条能供我们通过的缝隙后,就停住了。

    我们身后那四个“畜生”,哇啦哇啦的催促起来,其中一个暴脾气的主儿,对着我们脚下还开了一枪。

    子弹打在地中,激起一大股碎土屑,都打在我们身上了。

    我倒是对这碎土屑不咋在心,反倒是我被枪声一刺激,没法子的只好又往前走。

    我们仨6续来到大铁门内。我看着眼前的情景,一时间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我想起一句话,柳暗花明又一村,不过那是形容前村的美好春光的,而这大铁门里的场景,一点美好都没有,反倒是狰狞和恐怖。

    在离我们十米开外的地方,离着一个个的大木桩子。这木桩子有大腿那么粗,同样也得有十米高吧。

    在每个木桩子上,从上而下都钉着不少死人。

    这些死人的胸前或腰间,都被插着一个大木钉子,它们有的已经只剩残缺不全的白骨了,有的还有血有肉,只是血肉都有要腐烂的意思了,要么上面围着不少苍蝇,要么上面爬着不少一拱一拱的白蛆。

    我有个猜测,这些人的死亡时间不一样,有先有后。另外这些尸体也有一个共同点,脸都没了,五官啥的,一定是被刀硬生生的削下去了。

    再说这些木桩子后面,是好一大片的铁丝网,左右望不到边际,铁丝网交叉重叠在一起,它们还一起延伸了好长一段距离。但这些铁丝网也有出入口,只是弯弯曲曲的,像极了一个小迷宫。

    而在这铁丝网的后面,是这小岛的原貌了,有沙地,也有看似营养不良的小树林,在很远的地方,似乎还有一片住宅房。

    我留意到,胡子观察完这里的形式后,忍不住往我身边靠了靠,他一定也有很强的危险意识了,这么做,是想跟我并肩一起,寻找安全感。

    至于刀哥,他原本脸色就白,现在几乎是死灰色了。但他或许跟我和胡子不太熟,并没靠过来。

    其实我这时也不比他俩好过多少,冷汗也一点点的,从我额头渗了出来。

    这一章刚写完,因为是新的一卷,我琢磨琢磨整体怎么写,就耽误了,跟大家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