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狐狸与肉-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98章 狐狸与肉

    我和胡子继续启程,向那片住宅区奔去。我现刀哥这人意志不坚定,或者说他也有点圆滑。

    当他知道我和胡子不买他的帐,他要孤军奋战后,他犹豫起来,最后又选择跟在我俩的后面了。

    我们走了一段时间,这时路边有了变化。

    这里的土地相比之下,要肥沃一些,这在海外小岛这种地点,实属难得,而且我也见到了一个种植园。

    我不知道这么称呼恰不恰当,但这种植园占地不小,得有个十亩八亩的样子,种植园居中的位置上,有一口大井,井旁边还有好大一片的水泡子。

    我猜那里的水全是淡水,弄不好这岛屿下方有地下暗河或者地下水的存在。这也无疑解决了囚犯的饮水问题。

    另外有十来个人,他们要么光着身子,要么穿着不合尺寸的衣服,他们也都拿着简陋的铁锹好锄头,正耕地呢。

    我对农业了解的不多,但大体看了看,我认出来了,他们种的都是土豆。

    我暗赞这帮囚犯很聪明。举个简单的例子,要是一个人只吃肉,上顿下顿这么吃,或者只吃蔬菜的话,他们扛不了多久。但要换成吃土豆,只要他嘴巴不馋,连续吃上一年,问题都不大,甚至身体也会很健康的。

    我和胡子在打量这片种植园时,这十来个囚犯也先后主意到我们了。

    他们停下手头工作,全死死盯着我们看。

    他们的眼神有些不善,这引起胡子的警惕了。他还给我提醒说,“小心点,这帮犊子别一群冲过来打咱们。”

    我其实也有类似的顾忌,但我又觉得,他们这么做,有什么动机么?

    我的意思,我俩也跟这帮人对视,低调的继续往前走吧。

    而这时,落后我们一大截的刀哥也意识到这些囚犯不善的眼光了,他紧走几步,拉近他和我俩之间的距离。

    再说在这些囚犯中,也有一个特例,他手上没拿任何的工具,原本他正懒散的坐在地上,抽着旱烟呢。

    这旱烟很可能是岛上这些囚犯自己想法子种的。等这人看到我们仨后,他一扫懒散的架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把剩下那一小节烟屁股随意的一丢,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嘴里还喂喂的大喊着。

    我们当然明白,他是冲着我们来的。胡子捏紧了拳头,而刀哥还摸向腰间。

    我都不知道刀哥什么时候捡到一个尖嘴石头,还藏在腰间了。他现在把尖嘴石头拿出来,当一把简陋的刀子来用。

    我打量这个来者。他的身子骨很单薄,个头也小,毫不夸大的说,给人一种大猴子的感觉。

    我心说就这么个弱比,我们至于这么防备么?外加其他那些囚犯也没啥冲过来的动作。

    我让胡子和刀哥都压一压性子。

    胡子听我的,把拳头松开了,但刀哥没这么做,反倒眯着眼睛,盯着来者,又故意捏紧尖嘴石头。

    来者最后跑到我和胡子身边后,他止住脚步,还因为跑得急了,他累得直喘气。

    我俩跟他互相看着,我等他先说点啥。

    而这人眨巴眨巴眼,这举动让我觉得,他一定鬼点子挺多的。

    他还突然笑了,往前凑了凑,对着我和胡子的胳膊,各自捏了捏。

    他这举动让我有点不自在,尤其我们都是爷们,他动手动脚的,真的好么?

    胡子更不给这人面子,冷冷反问,“你他娘的干嘛?”

    这人哈哈笑了,还用流利的自我介绍说,“我姓马,他们都叫小马猴。看意思,三位这么眼生,是新来的吧?”

    他说完又特意看了看刀哥。他也想凑到刀哥身边,估计也想摸一摸刀哥的身体。但刀哥凶巴巴的目光,打消了小马猴的这个念头。

    我趁空打心里琢磨,分析他为何会捏我们胳膊。我有个猜测,在这个孤岛监狱里,身体健壮的人,要吃香一些。

    我为了验证这个猜测,还一撸袖子,特意亮了亮自己的肌肉。

    我当然没专门练健美那些人的肌肉有视觉冲突感了,但那些人的肌肉,基本上都是靠吃药弄出来的,我的反倒更天然,全是从一次次的劫难中锻炼出来的。要是识货的人看到我的肌肉,肯定知道我的身体壮的跟个小牛犊一样。

    而且果不其然,小马猴看着我的胳膊,兴奋地眯了眯眼睛,还连连说好。

    胡子一时间很诧异,看着我一脸不解。我没急着跟他解释啥,反倒编了个瞎话,问小马猴,“我们仨本是渔民,落难后被玥南佬抓过来的,你能跟我们说说这岛上到底怎么个情况么?”

    小马猴显得很热情,不过要我说,他这热情也有点虚情假意。

    他罢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我细细品着,他对这小岛的介绍,跟刚刚那么扒死人衣服的老人说的差不多,但相比之下,小马猴的话,更详细一些,另外按小马猴透露的,这岛上大约有四百多的囚犯。

    小马猴也一直观察着我们的表情,最后他一转话题,建议说,“三位壮仔,纵观这小岛的局势,只有梨王这里最好了,你们看看那帮兄弟。”他指了指种植园里那十来个人,又说,“知道么?跟梨王混,大家安居乐业,风调雨顺的,有饱饭吃,幸福指数妥妥的。”

    我听的有些乱,很显然,这小马猴没啥文化,但他又特意非得弄几个名词出来,强调梨王手下的幸福,另外细品他这话,我猜小马猴是想让我们当梨王手下的马仔。

    我和胡子本有此意,这次小马猴又能当我们的引荐人,这也是好事。

    我跟胡子交流下眼神。我又让小马猴当先引路,带我们去见梨王。

    小马猴很高兴,连连嚷嚷,说三位请。他还当先走起来。

    但小马猴肯定也不是活雷锋,半路上,他又跟我们看似开玩笑的说个事,那意思,既然我们仨刚上岛就遇到他了,这是我们的缘分,而且他这次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以后我们也要尊重他,尤其等拉选票时,我们一定要投他。

    我不知道拉选票是啥意思,但我不想为了这么点事,现在就拒绝小马猴,那对我们没好处。我就带头同意了。

    我们又走了一里多地吧,最终来到那片住宅区的下面。

    其实这次离近了,我现把这里叫住宅区也有些牵强。这里有几栋三层小楼,不过破破烂烂,跟个危楼差不多,每个房间也都没窗户。

    除了危楼外,这里还有一些草房、土坯房和一个大别墅。

    按小马猴的解释,岛上这些囚犯,不管在那个老大的手下混,都是分三六九等的。就单说梨王这里,身份高的手下,单独住草房和土坯房,而身份低的,就要先委屈下,住在那楼里。

    我按照小马猴这个思路往下想,指了指那个大别墅。这别墅有二层高,墙体都是青砖铺出来的。

    我问小马猴,这么说,“那是梨王的住处了?”

    小马猴连赞我聪明。而且我们又一路奔向那个别墅。

    这别墅倒挺“热闹”,隔远我就听到,从它二层里传出来一阵阵笑声,还有男有女的。另外在别墅一层的大门口,蹲着四名男子。

    这四名男子显得不太正常。他们穿着不合身的衣服,这倒没什么,反倒是他们的脖子上拴着铁链,看架势,他们都看门狗一样,而且他们眼神既呆滞又有些凶狠,往简单了说,更像是野兽出来的目光。

    这次别说胡子和刀哥了,我都被这四个“兽人”吓住了。

    他们看到我们过来时,还都疯狂的要站起来,冲过来。只是每次他们一站起身,又都被铁链拽住了。

    我们离他们少说十米远,就都止步不前了。

    刀哥还骂了句妈的,念叨说,“这梨王也太狠了,有这么折磨人的么?”

    我们都没回答啥,小马猴更是一转话题,跟我们强调,“都别乱说话,一会跟我学着点。”

    随后小马猴对着这四个兽人作了几下揖,他这举动,让四个兽人的火气降了不少。

    小马猴又客气的对着别墅二层喊起来,“梨老大,兄弟带来三个新人,都是有力气的汉子,您出来看看吧。”

    小马猴足足喊了三遍,这也让我直怀疑,不知道梨王到底在没在这别墅里。

    但没等小马猴再喊呢,二层走出来一个女人,她站在大窗台前,还很不高兴的回了句,“烦死了,马猴子,你妈生你时吃什么了?怎么给你一副这么难听的破锣嗓子呢?”

    这话分明是在辱骂小马猴呢,小马猴却不怒反笑,他这么一嘿嘿嘿,也无形中让那女子没怒意了。

    我们仨趁空偷偷打量这女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了,因为这女子太美了,长头、古铜色皮肤,细腰、长腿,尤其还有个大胸。

    她穿的也很简单,关键部位围着花色的绸缎子,绸缎外还用一些新鲜的绿叶修饰一番,这么一弄,不得不说,反倒让那些关键部位变得更加诱人,甚至给人幻想和神秘感。

    我倒是能压住,胡子和刀哥就不行了,都有点喘粗气。

    胡子还念叨句,“狗艹的啊,这就是梨王?妈蛋的,她缺男人不?要不我嫁她得了,就凭这,倒插门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