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一等奴-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299章 一等奴

    胡子这话说的声音稍微有些大。我特意观察了那个女子,但她离我们距离有些远,似乎没听到。

    我暗叫一声庆幸,又对胡子偷偷使眼色。那意思,你有这种想法并没什么,男人本色吧,但你别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小马猴跟我想的差不多,他使劲咳嗽几声,也偷偷看了看胡子,又强调,“你个新来的,别瞎说,这人是梨王的女人,不是梨王,她叫玉狐狸,我们也叫她狐姐。”

    胡子别看连续被我和小马猴劝了,但心里还是有些愤愤,他又念叨句,“这年头老天瞎了眼,好白菜咋都被猪拱了。”

    他说完还看了看我。我心说这兔崽子什么意思?合着我也是糟蹋白菜的猪之一么?

    我回瞪了他一下。

    玉狐狸把我们这些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她倒是没太深究,反倒说,“行了,新来的,你们别闹了,都抬起头,让老娘瞧瞧你们。”

    我冷不丁被一个女人这么吆五喝六的命令着,心里不痛快。胡子和刀哥估计也有类似想法。

    我们一时间都没动,小马猴急了,悄悄嘘嘘几声,又让我们快听话,不然玉狐狸生气了,后果不是一般的惨。

    我想起那句老话,人在房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叹了口气,先慢慢的把脸抬起。

    胡子和刀哥慢了慢拍。而且也因为我是最先抬起的,所以我最先跟玉狐狸有眼神上的正面接触。

    我现这娘们果然有两把刷子,她眼神很会勾搭人,有一股子妖媚劲儿。

    我怀疑自己再这么跟她对视,会很容易露出啥难堪的举动。我索性目光稍微往上,看着她的脑门。

    玉狐狸不知道我耍的这个小猫腻,她现我一直本本分分,对她无动于衷后,她脸上露出稍纵即逝的诧异。

    随后她又跟胡子和刀哥对视一番。

    这俩人的老毛病又犯了,呼吸再次加重。

    这么持续了几分钟吧,玉狐狸媚笑起来,点头说,“马猴子,你这么做的好,这三名新来的都不错。老娘会好好奖你的。”

    小马猴就跟得到什么皇恩一样,连连道谢,手上也一直不断地作揖。

    我听到这,心里也稍微松了口气,因为玉狐狸这话的言外之意,我们仨能留下了,至少我们初来小岛,能加入一个势力,混口饭吃,这就是最基础的保障。

    但我还是不太了解玉狐狸这人,她变脸跟翻书一样,变得很快。

    她突然收起笑意,看着刀哥,啧啧几声说,“不对嘛,这人怎么鼻青脸肿的,是不是外强中干,其实身子骨一点不行?”

    我和刀哥都想插话解释几句,但玉狐狸提高声调,不给我们接话的机会,她又说,“现在岛上的形势不乐观,尤其各个地头的粮食都告急。咱们梨王可不想再养三个废物。这样吧,别来虚的了,老娘找人试试你们。”

    她对着身后的屋内喊了句,“把大毛放出去。”

    我隐隐觉得不妙,胡子和刀哥都往我身边聚过来。而小马猴,整个脸都白了,这、这几声。

    我心说这小马猴咋到关键时刻就瘪茄子了呢?我给他提醒,那意思,赶紧跟玉狐狸好好说说,不然我们仨岂不刚来就摊上事了?

    小马猴犹豫起来,估计是怕他自己强行替我们出头的话,反倒也会惹祸上身。

    这么一耽误,有个人从别墅一层的门口走了出来。

    这是个女人,但她太肥了。别看跟玉狐狸的打扮差不多,但那肚子,那腿,上面全是一层又一层的囔囔肉。

    我估计这女子少说得有二百多斤,尤其还个子矮矮的。

    我本来还怀疑呢,心说难道她就是大毛?我们哥仨一会要跟她打斗?

    但这肥女压根不理我们,她走到那四个兽人身旁,对准其中一个长得最大的兽人的脖子上的铁链摸过去,合着这个兽人才是大毛。

    这铁链有锁,但这肥女有钥匙。伴随咔的一声响,铁链被打开后,大毛怪叫着站了起来。

    他真的不像个人,等站好后,看整体的样子,分明半人半狼的。他咧个大嘴,一口口哈喇子还从里面肆无忌惮的流出来。

    玉狐狸指着刀哥,对大毛喊话,让他先攻击刀哥。

    大毛听懂了,而且在那一瞬间他就窜了出去。他跑步的姿势也很怪,把整个身体压得极低不说,偶尔还用两只手扒拉地,这么的助力。

    我们仨多多少少被吓到了,还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退。我和胡子并没急着盲目投入战斗,刀哥就不行了,他掏出那尖嘴石头,乱舞着冲了出去。

    我有种要坏菜的感觉,也对刀哥喊了句,权当给他提醒了,但这都有点晚了。

    刀哥跟大毛贴近后,刀哥先戳出石头,大毛反应很快,猛地一扭头,就把那尖嘴石头避过去了。

    随后大毛伸出两只手,死死拽住刀哥。他的大手爪子,又黑又肥,力道也大。

    再被拽到的一瞬间,刀哥就惨哼了一声,尤其刀哥的脸本来就肿着,这次五官又来了个紧急集合,乍一看,让人想起了天蓬元帅。

    刀哥试着把大毛挣脱开,但根本做不到。大毛又哼哼几声,用额头对着刀哥的脸,狠狠撞了上去。

    我听到砰砰的响声,就好像有人用石锤砸墙一样。我整个心都随之砰砰乱跳。

    我以前听别人说过,混的,往往要么能打,要么抗揍。这刀哥身为一个大佬,我一直没觉得他能打,但这一次,我长见识了,心说刀哥绝不是一般战士,真抗揍!

    这几下猛撞过后,换做别人,弄不好脑瓜子都得开瓢了,但刀哥没啥大事,至少惨叫声还是那么清脆嘹亮。

    大毛的智商明显没多高,他突然的又撇下刀哥,对我和胡子瞪了一眼,又猛冲了过来。

    我其实一直没太大的敌意,也想着能不能化解这次不必要的战斗,但大毛的举动,把我和胡子逼到风口浪尖上了。

    我哥俩不惹事,却也绝不怕事。我俩默契的分散开,还一同向大毛冲了过去。

    我俩双手空空,并没带什么武器,不过这并不能说明我俩处在劣势。

    大毛趁空稍微调整下方向,更主要的是对准我。而我跟他逼近后,抢先一闪身,跟他来个擦肩而过。

    但这是个幌子罢了,我抓住机会,突然对着大毛的胳膊抓了过去。

    我俩现在都在跑动着,相对度很快,但我这么强行一抓他,无疑等于给自己降了一下。

    大毛也被我的力道影响到了,整个身子猛地一踉跄。

    我仗着自己身体灵敏,又调整下平衡,紧接着我对大毛的膝盖踩了一脚。

    我没形容过,这不是踹,而是踩,尤其为了增加力道,我几乎把全身力道都集中在这只脚上。

    我其实意料到了,大毛的身体会很横,不过也出乎我的意料,这一脚下去,我本想让大毛瘸上一阵,至少来个倒地不起啥的。

    但大毛的腿直是扭了一下,并没倒下的意思。

    我心里冒出个念头,心说这大毛怎么练的,貌似身体强壮程度都高出人类的极限了吧?

    这时胡子怕我吃亏,急忙窜了过来。

    胡子平时挺彪呼呼的,但一涉及到打斗,他往往会变得很聪明。

    他小跳了一下,对准我刚才踩大毛的位置,也下脚了。

    胡子的体重、力道都比我大,所以他这么一踩,无疑给大毛的膝盖又来了一记雪上加霜的重击。

    大毛哇了一声,身体失衡了。

    我对胡子喊了句,“一起。”我俩合力拽着大毛,把他猛地往地上推去。

    大毛少了一条腿支撑,这下死磕不住了。伴随扑通一声,他仰面倒在地上。

    我和胡子又一同往大毛的身后坐去。我坐在大毛的屁股上,也紧盯着大毛的两只手,防止他乱抓乱挠,至于胡子,直接坐在大毛的后心窝上,他还盯着大毛的脖子,猛地张开嘴了。

    我猜测,胡子想用他的钢牙,对着大毛的后脖颈来致命一击。

    而且往深了说,就凭胡子这牙口,一旦咬上,这大毛不死才怪。但我最怕的也是胡子这么做。

    我急忙喊了句,也一把抱住胡子。

    胡子不解的看着我。我说了我的想法,这大毛是给梨王看门的一只狗,都说打狗看主人,你真把他弄死了,梨王别上来小心眼的劲儿,以后把你脖子上套个铁链,让你看门去。

    胡子一诧异,又一个顿悟,还骂咧句,“狗艹的,有道理啊!”

    而再说说其他人,玉狐狸也好,小马猴也罢,外加脸更肿的刀哥以及其他兽人,他们都被我和胡子的身手震慑住了。

    气氛一度静静的。我品着大毛,他倒地后,似乎神智有些不清了,迷迷糊糊的,更别说继续跟我们打斗了。

    我觉得大毛没啥危险了,就招呼胡子,我俩一起爬了起来。

    我像小马猴一样,对玉狐狸作了个揖,其实就是做个面子工程,我又说,“我们仨以前就是个打渔的,有股子蛮力气,狐姐何必又非得试我们呢?而且我们既然想跟梨王混了,以后也就是梨王手下的一分子,要是我们跟大毛继续打下去,不管谁因此受伤,不都是梨王的损失么?”

    我这话说的合情合理,别看我不知道玉狐狸想什么呢,但很快的,她抿嘴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