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摘空大脑的女尸-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章 摘空大脑的女尸

    尸床上躺着一具尸体,别看上面蒙着一张白床单,但这床单有些短,让尸体的脑门上方,以及双脚都露了出来。

    这尸体的双脚都涂了红指甲,脑顶的头发虽然被剃了,但都堆放在一旁的一个格子里,是黄发,另外它后脑勺还被锯开了一个大口子,我隐隐看到,里面的大脑被摘空了。

    我凭红指甲和黄发,能断定这是死去的刘静,我也真没想到,这才隔了过久,她的尸体不仅被解剖了,还被折腾成这德行。而这一切,都应该是眼前这位杨法医的杰作。

    我心跳加快,连压都压不住。胡子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说的啥,但看那德行跟我差不多。

    杨倩倩还伸手搭在尸体的腹部,这也让蒙在这里的白床单迅速凹进去一块,说明刘静的肚子一样被开膛了。

    我搞不明白杨倩倩让我们看这具尸体干什么,但不想在这鬼地方多待了。我故意把尿杯主动递过去,跟她说,“要是没别的检查项目了,我哥俩就先走了。”

    杨倩倩摇摇头,示意我俩留下。她又低头打量着尸体,似乎有话要说,但又一直这么沉默着,轻轻抚摸尸体,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抬头盯着我,强调道,“接下来做任务时,要遇到什么古怪事,可以越过董豺,直接问我,也记一下我的手机号。”

    随后她说了一连串的号码。胡子摸出手机,急忙记着。而我干站着,脑子一时间有些锈住了。我心说这一晚可真邪乎,发生的这一系列事咋都这么怪呢?

    杨倩倩把我们手中的尿杯接过去,不再多说啥了,反倒催促让我俩快点离开法医门诊。

    看那架势,杨倩倩还要继续研究刘静的尸体。我急忙拽着胡子,一路小跑的出去了。

    董豺正坐在门外的一个台阶上,摆弄手机呢。看我俩出来后,他急忙把手机揣起来,还特意往我俩身后看了看。当没发现杨倩倩的身影时,他失望的念叨句,“这小骚娘们,人真够冷的!”

    董豺又带我俩出了后院,当然了,那个老更夫还拿出很有兴趣的架势,盯着我看。

    我们来到吉利车旁边,董豺把后备箱打开了。这里放着一个背包。这车原本一直是我和胡子开的。印象中,后备箱可没什么背包,我猜是我俩进法医门诊时,董豺把它放进去的。

    董豺把它打开,我瞥了几眼,看到里面有便携式摄像头、衣服,还有两双手铐子等等。

    董豺盯着我俩嘿嘿笑了。我心里一激灵,潜意识觉得,我俩又有麻烦了。

    而且不等我俩问呢,董豺又主动说,“恭喜二位,老子带了五年的线人,那些人也真就是线人,但你俩表现出色,警方决定把你们破格提为警员,以后咱们就是同事啦。”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胡子很较真,接话说,“你开啥玩笑,我们是警员?有合同么?有工资和编制么?”

    董豺气的脸一沉,瞪了胡子好一会儿,之后答非所问的又说,“你们既然是警员了,心里就得有一份使命感,知道么?这社会的人渣是真他娘的多,每天都有凶案发生。刘静是个好警察,为了查案而牺牲,你俩这就接手刘警官的任务,去那个凶宅不,是民宅里,继续查案!”

    我听完这一刻,感觉自己头发都竖起来了,甚至眼前还出现刘静死前那一幕幕情景了。

    胡子跟我一样,打定主意不想去,他还呵呵笑了,连连摆手说,“我哥俩没当警察的命,只当线人就好了,这案子我们顶多做辅助调查,别指着会去那个凶宅做什么。”

    董豺一直看我,想听我的观点,甚至看得出来,他很希望我能说点他爱听的话,让胡子间接妥协,但我不傻,在这种事上,岂能搬石头砸自己脚?

    我这种间接的沉默,也让董豺明白些什么。他连连点头说好,还呵一声,又把背包里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摆在后备箱里。

    他先对胡子念叨,“我没记错的话,李金哲,你他奶奶的犯的是特大盗窃罪、故意伤人罪、交通肇事罪,属于数罪并罚,被判二十五年吧?这次当线人,你要是表现不好,再被送回牢子里,一定是个无期徒刑,坐牢坐到死吧!”

    胡子一时间被说的严肃的不得了。随后董豺站直身子,走到我面前,用几乎鼻子贴着鼻子的距离说,“至于你,小闷,我想不用特意强调啥了吧?那晚醉酒后,你干的什么畜生事,自己还不知道么?当时没把你弄死刑就够不错了!但”他顿了顿又说,“入狱后你还算乖巧和懂事,狱警也好,我也好,都挺照顾你的,怎么?现在连这点优点都不要了么?想回去?”

    他这是用话点我呢,但这老兔崽子,他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也把我心里那块伤疤揭开了。

    我大脑又有点神经质了,出现了某天清晨的那个画面,尤其父母死后的尸体,特别真实的浮现在我眼前。

    我脑子跟要炸了一样。我后退几步,避开董豺阴毒的目光,还忍不住直揉太阳穴,这能让自己好过一些。

    董豺点了根烟,靠着后备箱吸起来。半根烟过后,我先表态,也没拐弯抹角,很直接的说了,接受任务。

    胡子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儿,勉强点点头。

    董豺满意的坏笑起来。他又下命令,让我俩把这些小设备收好了。

    我和胡子没得选,对这些设备摆弄一番,熟悉一下。董豺又说了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具体事,去那民宅里住着,一直找到黄珠子为止。

    我听的不太懂,问黄珠子到底是什么东西?或者让董警官说说它长什么样?

    董豺无奈一耸肩,说上头给他的消息就这么多,但他也强调,反正找到黄色的,像珠子一样的东西就立刻联系他就对了,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我只好硬性的记下来。董豺让我俩别耽误,立刻出发。而且他也不多待了,特意盯着我俩的脚踝瞧了瞧,吹了声哨,就又拿出手机,一边给老瘸打电话一边离开。

    我和胡子这类的豁免线人,脚踝上都被植入了微型跟踪器,董豺刚刚的举动,也是再一次变相的警告我们,别打歪主意,想逃也是逃不掉的。

    我和胡子坐回吉利车上,这次由他当司机,把吉利车开的飞快,而我一根接一根的吸着烟,,还略带神经质的胡乱琢磨着事。

    我俩一直开到那个小区的那个单元门下。这里别看刚发生过血案,整个小区却一点被影响到的意思都没有,或许跟没什么人住有关吧。我俩上楼时,我看到楼梯台阶和扶手上的血迹也被处理了,估计是警方做的。但四楼东屋还是老样子。打开门时,我第一眼看到的,是地板上的血点子,还有那些瘆人的蜘蛛网。

    我俩站在门口,胡子又骂骂咧咧又发牢骚,一点要往里走的意思都没有。我看着这里这么破烂,心说总不能就这么住下来吧?

    我跟他分了工,一起对这宅子简单收拾一番,这期间我也在观察这里的环境。这是个两室一厅,几乎没什么家电,家具和床的款式都很老。我在一张床侧面的木板上还发现了五个半的正字。

    这是被人用小刀特意刻上去的。我不知道这正字有什么含义,但似乎是在推算着什么日期。另外这卧室里还挂着一个老式的黄历,也就是每过一天,就撕下一页的那种。

    我看最后停留的日期,是一个月之前。换句话说,这屋子一个月前还有人住。

    这时候胡子喊我,我急忙跑过去,他正清扫另一个卧室的地面呢,也因此意外发现衣柜后面遗落着一个小本。

    我俩把本子拿出来,翻了翻。大部分是空白页,但有几页被写着很怪的字符。

    胡子闷头想了一小会儿,拿出恍然大悟的样儿,跟我说,“这他娘的是英文啊!”我特想抽胡子,心说让你读书你不读,竟连二十六个英文字母都不认识。

    我把本子抢过来,又仔细观察一番。这字符让我想起了看电视时,西藏电视台播出的字幕了。

    我跟胡子说个猜测,“这或许是少数民族的文字,也很可能就是藏文。”但这也并不是我俩这次来调查的重点。我俩就暂时把它放一放。

    等彻底清扫完后我俩歇了一会儿,就又开始分工分片的对这屋子进行地毯式搜索了。我连墙面和地面都没放过,用手指敲一敲,排除暗格的可能。

    一晃折腾两个多小时,我俩一无所获,而且看着窗外,天都亮了。我俩太疲惫,想睡一觉。

    胡子问我,“是挤在一张床上睡,还是分开睡?”

    我问他,“你是妹子么?”胡子这人有时听不懂玩笑,特较真的指着自己下边说,“你眼瞎啊?老子带把儿的。”

    我又说,“既然不是妹子,我跟你挤在一起算什么?”

    之后我俩索性一人一个卧室,胡子进卧室前,还跟我念叨说,“这凶宅看似也没什么可怕的嘛。”我点头称是。

    但我们这结论绝对是下的太早了。这么一睡,危险跟着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