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电刑”-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0章 “电刑”

    独眼龙提到两次大炮这个词了,我一度搞不懂,心说到底是什么样的炮?

    他们这伙人其实早就把大炮准备好了,就放某一个舱室中,阿虎和阿力召集几个同伙,快速冲到这个舱室里,很快又推出一个大箱子。

    之前有过类似场景,是白鲸号胖船长把他养的海鳗弄出来了,但那箱子很跟眼前这个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这箱子足足有半个面包车那么大,等运到船头被打开后,我看着里面放的东西,更是诧异的差点张大嘴巴。

    这确实是一个炮,乌黑发亮的外表,但不仅有炮口和炮身,它后面还连着一个大铁壳子。这铁壳子也是最占地方的。

    我不懂这铁壳子是干嘛的,独眼龙却拿出很熟悉的架势,走了过去。炮身上还有个电子屏,他把这个也打开了,上面出现一堆数字和字母,与此同时,那铁壳子也嗡嗡响了起来。

    我第一反应是,这里面貌似装着一个大型的发动机。

    独眼龙观察电子屏上的数据,最后满意的点头说,“电压和电量都够用。”这更证实了我的猜测,准确的说,这是带高压电的电击炮。

    那帮守卫忙活着,挪动炮身,最后让炮口对向船头下方的海平面。

    独眼龙喊了句,“开炮。”有人果断按了射击开关。我听到嗤溜一声响,这声音怪不说,从炮口里还射出一个连着电缆的大叉子。这叉子看外形很像我们吃西餐时用的那种餐具,但被放大了几百倍。

    这叉子还是赤绿色的,估计是铜镀的。当它射到海中的一刹那,叉身上冒出好几个电花,而且以它为中心的,一定范围的海面,基本上都在高压电的笼罩之下了。

    那些原本游荡的鲨鱼,一下子全蒙圈了。守卫们的动作很迅速,等电叉放完电,他们又迅速摇动电击炮上的一个摇杆,把电叉弄了回来。

    我也留意着那俩当鲨鱼诱饵的渔奴,我怀疑他们也被波及到了,因为这俩人刚刚哆嗦了几下,现在更是浑身软软的,毫无知觉,估计是死了!

    没多久,电叉再次被射了下去,短期内这帮鲨鱼过了两次电,个顶个都变的呆傻,甚至有的小鲨鱼在海面游的时候,还是侧着身子的。

    独眼龙对我们这些渔奴下命令,说都别偷懒了,现在是收获的时刻了。

    大家也立刻被几个守卫带着,往甲板底下走去。

    这群守卫中也包括阿虎。在路上他跟我们说了几个要注意的地方,尤其他摸着自己鼻子特意强调,这是鲨鱼的命门,我们真要遇到危险,就拿船桨狠狠敲打这里,鲨鱼就会退走。

    我有个感觉,他这话是主要说给我和胡子听得,因为他总会盯着我俩看着。

    我们最后来到甲板下的一个大仓库里,这里停着不少橡皮艇,有大有款式不一,另外这仓库也有一个侧门,打开后,外面就是海面。

    我们陆续组队下海,我也不知道怎么搞得,那些渔奴都有抱团的架势,把我和胡子单撇开了。

    我特想苦笑一番,但也没为此太较真。我俩坐着橡皮艇下海后,我发现这小艇不仅有船桨、渔网和带绳的钩子,还有马达。我入狱前玩过船,对马达倒是懂一些,也没想到这时候派上用场了。

    我摆弄几下,马达就哒哒哒的响起来。我驾驶着橡皮艇,往那片捕捞的水域靠过去。

    那些渔奴比我俩积极,已经先一步开工了,甚至要我说,这他奶奶的简直跟一群强盗有一拼了。

    他们下手快,把那些浮在海面的小鲨鱼要么捞要么钩的全弄到各自船上。

    我和胡子跟在他们后面,连汤都喝不到。

    胡子急的直骂娘。而且这时候骂人的不仅仅是他,船上也有守卫指着我俩怒骂,估计嫌我们没成绩。

    我心说我俩要空船下海、空船回去的话,也真不敢想象我俩接下来是啥命运。我四下观察一番,又把船对着一处“犄角旮旯”开去。

    这属于比较偏的一个地方,但目前没人过来捕捞,有两条小鲨鱼正傻兮兮的飘在这片水域之上。

    胡子也很积极的把钩子准备好。我估计绝对跟他当过扒子有关,他撇钩子很准,嗖嗖两下,就把那两条小鲨全弄上船了。

    我给他打下手,用网把捞上来的鲨鱼牢牢困住。之后胡子还站直了身子,在附近寻找下一个目标。

    我本来没抱啥希望,想的是直接再换一个地方。但胡子眼睛贼,突然间,他盯着一处水面,连喊有了有了。

    他还稍微弓着身子,拿出一副警惕样。我问他看到啥了?他没空回我,又等了一小会,他对着一处看似“平静”的水面,把钩子撇了出去。这钩子打在水上的一瞬间,很巧合的是,水里也突然冒出一个鱼鳍来。

    这鱼鳍很估计这鱼的个头也不大。等钩子牢牢把它挂住后,胡子立刻拽起来。

    这鱼似乎没晕的那么厉害,还懂得反抗呢。胡子突然一个踉跄,差点被它拽到海里去。

    我急忙凑过去帮忙,也对胡子念叨说,“咱俩悠着点,要是拽不动就算了,别死磕。”

    胡子憋得一脸通红,嗯了一声。但毕竟是我俩一起使劲,这力道也真不小。最后小鲨鱼反抗不了,被我俩活生生拽到船上。

    我看着这条小鲨,一时间愣了一下。胡子更是赞了句说,“这绝对是鲨鱼里的美男子。”

    我附和的点头,因为这小鲨的外表很滑,长得也不像其他鲨鱼那么呲牙咧嘴和狰狞。

    我看胡子也累了,就让他歇会。另外我一合计,我俩捕了三条小鲨,也勉强能应付的交差了。我就不太积极了。面上看,我开着橡皮艇继续四下寻找鲨鱼呢,其实是忙里偷闲的跟胡子兜风玩呢,这期间我也等着独眼龙喊话,把我们叫回去。

    其他渔奴没我这么聪明,都全力投入“工作”当中,这一次当我们的橡皮艇跟其他艇擦肩而过时,有个渔奴往我们艇里看了看。

    这原本没什么,但他竟跟见了鬼一样,拿出歇斯底里的架势,大喊大叫起来。

    我冷不丁被他吓得一激灵,心说这哥们咋了?我和胡子也盯着他看。

    他压根不看我俩,反倒指着我们艇里的那条“美男子”。

    我能感觉出来,他这么疯狂,跟这条“美鲨”有关。胡子更是喊了句,“喂,你疯啥呢?是羡慕嫉妒我们捕了这条美美的小家伙么?”

    其他渔奴也都注意到我们艇里的鲨鱼了,一时间他们全炸锅了,甚至有人立刻开艇,奔着大船开去。

    胡子想的太少,还美滋滋上了,说没办法啊没办法,老子的运气就是这么好。但我觉得不对劲了,他们大喊大叫,更像是一种害怕。

    619跟我关系还不错,这时候他就还大声提醒一句说,“你们逮的不是鲨鱼,而是杀人鲸的小崽子!”

    我对这鲸鱼不咋了解,但光听名字就很吓人。我心里还咯噔了一下,心说这崽子被我和胡子捞上来,它老妈会不会就在周围?甚至

    我不敢往下想了,还叫着胡子一起忙活着,想把这小杀人鲸重新推回海里去。

    但有些晚了,突然间,不远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超大的鱼鳍。

    这鱼鳍估计得有一人来高,它还迅速的向我们这边逼近。

    我脑袋嗡了一声,甚至吓得心都哆嗦了一下。胡子更是妈呀了一句,急忙拿起船桨,玩命的滑起来。

    他还趁空跟我吼,“愣啥呢,快开马达!”

    其实也不用他强调啥,这时我已经试着启动马达了。但很该死,这马达冷不丁犯毛病了,我连启动几下,它只是哒哒几声,就灭了。

    我脑门出汗了,那鱼鳍越来越近,甚至在鱼鳍后方,还出现好大的一股股浪,这也间接说明它水下方的吨位有多大,力道有多恐怖了。

    胡子都要抓狂了,跟我建议,“跳海得了。”

    我喊他千万别这么做,而且我们在艇上,至少还能被橡皮艇保护一下,一旦下海了,我俩真就是“裸奔”了。

    我沉住气,再一次的试着启动马达,这回它长了一把脸,哒哒哒的运转上了。

    我急忙让船加速。毫不夸大的说,这橡皮艇跟那怪物来了个擦肩而过。而且橡皮艇被它带来的小浪弄得还踉跄了一下,这让我和胡子差点摔倒。

    其他橡皮艇也试着四下散开,各自保命,但有一艘橡皮艇被杀人鲸盯上了。我眼睁睁看着那个大鱼鳍狠狠撞了橡皮艇。还有一个渔奴惨叫着落海了。

    他只挣扎几下,就迅速沉下去,这时杀人鲸也沉入海中了。我看的心头一沉。

    但很快的,杀人鲸又浮出水面,这一次它没继续追杀橡皮艇的意思了,反倒盯上大船,一转方向,对着大船全速冲了过去。

    船上的独眼龙和那帮守卫,原本没太着急,甚至有的守卫,还拿出冷眼旁观的意思,完全不顾这些渔奴的生死。

    但现在形势变了,他们全慌了。独眼龙指着杀人鲸,对手下吼,“开炮,弄死它。”

    守卫们立刻行动,但他们心理素质不够硬,等电击炮的炮身被调转后,炮口却偏的厉害。他们又不得不调整炮口,不是调多了,就是调少了

    我眼睁睁看着杀人鲸用脑袋狠狠撞到船身上,也想到一个词,火星撞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