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鬼蛋-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01章 鬼蛋

    这人就是那个扒死人衣服的老人。他看我之所以愣,一定是没料到这才隔了多久,我就搬到这楼里住了。

    他冷不丁的也有些害怕。我俩对视一番后,他猛地转头,想往楼外逃去。

    但这只是他潜意识的一个表现罢了,他离开这里,又能住哪?他走了几步就不得不停下来。

    说心里话,我跟这老人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外加我们刚来小岛时,他也算间接帮我们介绍下这里的情况,也算对我们有过帮助。

    我本着对他客客气气的意思,喂了一声。

    老人拿出一副被惊吓的目光,回头看了看我。

    我却露出善意的笑,对他比划着,那意思,我回屋子里,不妨碍他。

    我随后也这么做了,坐回草铺上。

    我细细品着门外的动静。走廊平静了一小会儿,随后有脚步声传来。

    这脚步声很沉,应该就是那个老人的,毕竟年纪大了,腿脚都不利索。

    我打定主意一会他从我门前经过时,我也不看他,不给他增加压力。

    谁知道当脚步声渐渐逼近,最后到隔壁时,它还突然停了,伴随着,又出现一丝骚动。老人还呜呜了几声。

    我纳闷这是怎么了?我带着好奇,又重新走回门口。

    老人站在刀哥住的那个房间的门前,外衣没了,甚至也光着脚。

    他这么赤着上身,一显之下,让他看着更加老迈。

    我猜是刀哥,这个畜生,刚刚突然窜出来,把老人给抢了。而这老人,既不敢跟刀哥打斗,又不敢跟我再说什么。

    他闷着头,拿出一拐一拐的走不方式,从我侧面溜过去了。

    我看着老人背影,他最后钻到不远处的一个房间内,估计十有,这就是他的住所了。

    我先撇开老人不想,又紧走几步,来到刀哥房间的门前。

    看架势,刀哥刚换完新衣服。他眼睛都快肿的封上了,但还是眯着眼睛,第一时间现我的存在了。

    我问他,“为什么抢别人东西?”

    刀哥不回答,而且他也不笨,猜到我这一刻是偏向于那个老人的。

    他用双手把衣服紧紧的往身上裹一裹,又坐在草铺上,往角落里躲去,最后死死靠着墙。

    就他现在这姿势,我想把衣服抢回来,保准很费劲。

    我又把目光从他身上挪开,看着他换下来的那些衣服。这些旧衣服也真是没法穿了,外加刚刚他被大毛虐一顿,这些旧衣服上,又多了不少裂口。

    这么沉默一会,刀哥开口了,跟我说,“兄弟,我也是想舒服一点,这不算错吧?”

    这下轮到我没法回答了,而且站在他的角度考虑一下,他真的没错。

    我只是为那老人感到不平,仅此而已,外加那老人又没被刀哥打伤。我最后闷声转头走了。

    我想到自己兜里揣的那个鸟蛋了。我心说自己倒可以帮老人一把,至少把鸟蛋给他吃了,这也能让我心里舒坦一些。

    我顺着走廊,一直来到老人的房间前。

    这里的房间都没窗户,更别说有门了。当我出现在门口时,这一刻也能一目了然的看到老人在做什么。

    此刻老人正把草铺掀起来,那草铺底下,还压着几件衣服。

    这衣服估计也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我突然有了个感慨,心说很多老人都这样,喜欢把好东西攒起来。

    这老人没料到我会突然过来,尤其他现我看着那草铺下面的衣服时,他慌了,把草铺猛地放下,又一屁股坐在上面。

    他呜呜几声,对我连连摆手说,“你别过来。”

    我看他这样子,不得不跟他再次强调,说我并没恶意。

    老人不信,还时不时晃悠着身子,试图将草铺压得更实。

    我不知道他这么个老弱之人,之前在小岛上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我又补充一句,说我如果想抢他东西的话,早就动手了,何必拖到现在呢?

    老人一愣,又闷头想了想。我这话很在理,他也不笨,等再抬头时,他对我的恐惧少了很多。

    他问我,“那你过来干什么?”

    我也没撒谎,说想谢谢他,因为他帮我们介绍过这小岛的情况。我还一摸兜,拿出那个鸟蛋。

    我走到他身边,还把鸟蛋递给他,那意思请他吃。

    我本以为,这么瘦弱的老人,见到鸟蛋时,会一脸欢喜,又或者直接急不可耐的把它接过去,再狼吞虎咽的吃着。

    谁知道老人盯着那鸟蛋,反问说,“这是玉狐狸给你的?”

    我应了一声。老人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说这鸟蛋有毒,绝不能吃。

    我一下子被弄懵了,因为我、胡子和刀哥,刚刚吃过这种鸟蛋,到现在,我们仨都活蹦乱跳的,哪有中毒的迹象?

    我心说这老家伙,是不是老糊涂了?我当着他面,这就要把鸟蛋剥了,再喂给他吃。

    但刚有这举动,老人把我拦住,他双手捂着我要剥鸟蛋的手上。

    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也让老人给我解释解释。

    老人一定觉得我这人不坏,所以现在的他,对我印象还是不错。他也没瞒着,告诉我,“这鸟蛋是海鸥蛋,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吃上的,像一等奴,平时只能吃土豆和一些小岛产的劣质蔬菜,而作为梨王的随从和手下,才能每天吃上两颗鸟蛋。”

    我听完第一反应,这不也间接说明,这海鸥蛋很好么?也是这小岛上有身份的人才能吃到的奢侈品。但为何又跟毒挂钩?

    我多问一句。老人的逻辑不太好,又一转话题,答非所问的说,他以前是个老水手,十年前有次出海,想在不干了之前,再好好挣一笔钱,谁知道他竟然被玥南人逮住了,并囚禁到这种鬼地方。而且最早整个小岛的局势并没像现在这样,那时候被囚禁的人不多,也没什么分地头的说法。

    但五年前,玥南佬加大抓人的力道,一批又一批的新人,不断的登上了这个小岛。这岛上的人一多,外加林子大了,什么恶鸟都有,时不时的就有人打架和争地盘了。而到最后,也演变成东南西北分成四个地头的局面。

    老人又针对梨王这人,说了两句。他告诉我,梨王成为南面的统治者后,还把手下这帮犯人分了等级,也针对不同等级的人,给予不同的食物。像跟着他的那些随从,每天都吃鸟蛋,短期内,老者现,这些随从并没什么变化,但等时间一长,这些随从的身体出现很大的变化,往往是变得四肢达,变得非常有力气和强壮,另外这些人的头脑似乎退化了,跟畜生没什么区别。

    我冷不丁想到大毛了,而且给我感觉,大毛跟个恶犬一样,甚至还平时伸个舌头,蹲在地上。

    老人又说了一番,最后劝我,那意思,这鸟蛋绝不能吃,不然这个人的灵魂就没了,最终会跟个行尸走肉差不多。

    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老人这番话了,反正联系他说的,既有跟实际相符的一面,又有让我觉得荒唐的一面。

    我也知道,这老人是打死也不吃这海鸥蛋了,我不想为难他,索性又把鸟蛋揣了回去。

    我想等再跟这里的犯人混熟一些后,再问问鸟蛋的事,到时再下决定。

    看架势,老人没跟我继续说话的兴趣了。他蜷了蜷身子,似乎这么蜷着,他很舒服。他还因此闭上了眼睛。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离开这里呢。赶巧这一刻走廊里传来一阵阵骂咧的声音。

    我听出来,有好几人都在乱骂乱嚷着,这里面也包括胡子。

    我记得胡子刚刚手痒,说要跟那些老犯人赌一赌去。我心说坏了,一定是因为这事,胡子出啥啰嗦了。

    我快跑出老人房间的门口,等左右这么一打量。我看到走廊尽头站着五个人。

    胡子居中,被四名男子围着,而且别看这四人穿的破破烂烂,衣服尺码都不对,但表情很凶,看样子随时要动手了。

    我怕胡子吃亏,往那边冲了过去。

    胡子原本正虎视眈眈的打量这四人呢,拳头也一直紧紧地捏着。而我的出现,也让胡子一冷笑。他对我喊,“你来的正好,这帮兔崽子欺负新人,咱哥俩替他们爹妈,好好教育教育他们。”

    这四人一听胡子的话这么难听,一下子爆了。

    他们中有三人针对胡子扑去,还有一个对着附近的一个房间喊了句,“有新人砸场子,大家抄家伙出来。”

    而且这人喊完话,又特意向我扑过来。

    我和胡子以前经历过那么多,也不是没有过以少对多的时候,我俩什么时候怕过?问题是,有些打斗,必须得打,也得打赢,但有些打斗,根本没打的必要。

    现在这情况,就是我认为没必要打的那种。我心说老子什么情况都没弄明白了,就得拼命?

    我避开对手正面打过来的一拳,又故意退后几步。

    胡子倒是真彪悍,已经跟那三个男子动手了,尤其胡子一上来就用狠招,他们的打斗一下子就几乎到白热化阶段了。

    这时间那房间里也有反应,又冲出来四个人,他们手上拿着家伙事,有拿尖头铁棍的,也有拿一截软绳子的。

    我估计在这种小岛上,物质匮乏,想弄到刀或匕这类像样的武器,很困难,但这并不代表尖头铁棍和软绳没威力。

    用尖头铁棍戳人或抡起来砸人,用软绳勒人,这都容易把对方弄重伤了。

    我不想让现在的情况恶化下来,而这么一心急,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