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挑事的刀哥-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03章 挑事的刀哥

    我们躺的这个草铺,里面霉味太重了。我只躺了一会儿,就被熏得想咳嗽。

    胡子跟我状况差不多,我俩只能强忍着,有一搭没一搭的睡着。

    一晃外面的阳光不足了,估计日头都快落山了。突然间,一阵嗡嗡声从窗外传了进来。

    这声音还很怪,我以前从没接触到过,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出来的,但它也刺激着我的心,让我冷不丁有种热血沸腾的冲动。

    我和胡子没法继续睡下去,先后坐了起来。胡子骂咧句,问我,“是不是有别的地头的人过来砸场子了?”

    我都快被他弄懵了,心说他联想力够丰富的,就一个怪声而已,至于那么严重么?

    胡子又细细品了品,跟我强调,“这他娘的像是号角,不打架的话,吹它干嘛?”

    没等我回答,走廊里有动静,估计是平底锅那些人。他们一起往楼外走,还有人嚷嚷,说螺声响了,吃饭了!

    这也无疑给我俩答疑解惑了。

    往简单了说,这嗡嗡声十有是从什么海螺壳里出来的。毕竟这里四面都是海,想抓个大海螺,也容易。

    我和胡子其实都有点饿了。我俩也不睡了,爬起来,赶上大部队。

    我们出了楼,一起走向那个别墅。隔了这么久,我们再次回来时,别墅前生了变化。

    在一处空地上,放着四个大铁桶和一个破筐。

    这四个铁桶还被两两的分了一组。其中一组铁桶的外表都锈迹斑斑的,另一组铁桶明显被保养的很好,外面崭亮。

    这四个铁桶口都冒着热气呢,我估计里面盛着食物。另外那个破筐里装着一大堆被劈成一半的椰子壳,估计这就是我们的饭碗了。

    而在锈迹斑斑的铁桶面前都站着两个长得膀大腰圆的肥女。我对其中一个有印象,因为之前见过她。

    我估计这俩人都是玉狐狸的手下,也很可能最早都是跟着玉狐狸从丑娘的地头逃到这里来的,不然她们为啥都这么壮实?

    这俩人看到我们后,其中一个还扯嗓子喊上了,让我们别磨蹭,快来打饭。

    平底锅他们先有动作,他们先去破筐那里,一人拿起一个椰子壳,之后又有序的排队。

    但他们都排在那两个锈迹斑斑的铁桶前,没人敢去另两个干净铁桶前等待。

    我和胡子头次来这里吃饭,对规矩不太熟,我俩都压着性子,观察起来。

    不得不说,平底锅这些人的伙食不太好,那两个锈迹斑斑的铁桶内,盛放的分别是被煮熟的带皮土豆,还有被盐水煮过的菜叶子。

    每个人递过椰子壳后,就有肥女把两个土豆放在椰子壳中,随后又在这土豆上浇一勺带着菜叶的汤汤水水。

    被分到食物的这些人,随便找一个空地,要么坐着,要么蹲着,大口的吃起来。

    没多久,就剩我俩没去打饭了。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那意思,既然咱俩都知道流程啥样了,也别等着了。

    我和胡子各自拿着椰子壳,本来我俩也奔着那锈迹斑斑的铁桶走去,也有肥女把土豆放在我们的椰子壳中。

    但她们明显偏向我和胡子,随后她俩走到那两个干净铁桶的面前,用勺子从里面舀出鸟蛋和炖肉。

    这炖肉其实都是鸟肉,我估计梨王手下有专门的家伙事,能猎杀到海鸟啥的。

    我盯着鸟蛋和炖肉,也眼睁睁看着肥女把它们放在我和胡子的椰子壳里。

    胡子满意的哼了一声,而我又想起那老人的话了,他说鸟蛋有毒,而往深了想,很可能这炖肉也不是啥好东西。

    我本想拒绝,让肥女把这么“好”的蛋和肉再送回铁桶里去。但肥女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还摆手示意,那意思催促让我俩快去吃。

    胡子估计是真馋了,拽着我,强行带我找个没人的地方。

    我俩蹲下来后,胡子用手抓着炖肉,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就他那馋样,外加吃的这么香,让平底锅这些人表情立马变得很不爽。

    胡子不管这些,而当他现我不急着吃时,他还咦了一声,问了句。

    我把担心之处说给他听。胡子不以为意的呵了一声,又跟我说,往那边看看。

    我顺着他目光看去,那个老人这时正蹲在平底锅这些人的后方,闷头吃着土豆。

    胡子说,“你信那老东西的话?要我说,他就是个忽悠!这蛋和肉能有毒?他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

    我一时间还是有些犹豫。胡子说了句别浪费,他又把我那份炖肉抢过去吃了。

    这样过了没多久,又6续来了几波人,他们都是梨王手下,过来吃饭的。其中的一波人,一共六名男子。在他们刚一出现时,我就断定,这六人都是梨王的随从。

    因为这六人穿的衣服质量都不错,外加他们脸色很红润,不像平底锅那些人,那些人应为营养跟不上,脸都黄。

    这六人也显得挺横的,等拿着空椰子壳后,直奔那两个干净的铁桶,也不等肥女给他们盛饭,他们自行用勺子捞起炖肉来,反正看着哪块好,他们就捞哪块。

    最后他们每个人的椰子壳里都盛着满满一下子。他们又来到别墅门口,这里提前铺着一个草垫子。他们坐在草垫子上,大口大口吃起来。

    其实细算算,我和胡子现在的地位比一等奴要高一些。我俩要是非想跟这些随从攀攀关系,倒也不是不可能。

    但这六人看着都不好说话,一脸凶气。我又放弃了跟他们说话的兴趣。

    就这样,等大部分人都快吃完时。远处又走来一个人,他一瘸一瘸,还拿出一副病怏怏的架势。

    我只看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是刀哥。

    胡子轻哼一声,跟我说,“这刀哥还当自己是大佬呢?以为到了吃饭时间,他不来也没关系,会有人给他送饭去?”

    我让胡子别这么说了,毕竟看起来,刀哥已经挺惨的了。而且打心里我也挺替刀哥头疼的,心说他再这么下去,能不能活下来都成问题了。

    刀哥当然不知道我俩这么想他,他独自离近后,看了看大家。他挺聪明,先去拿了一个椰子壳。

    之后他向干净的铁桶走去。

    那俩肥女一直冷冷的盯着刀哥,这时有个肥女拿着勺子,敲着锈迹斑斑的铁桶,这无疑给刀哥提醒了。这肥女又说,“新来的,你想吃肉?你配么?赶紧到这边来。”

    刀哥明显停顿了一下。平底锅那些一等奴们,全望着刀哥冷笑。

    那六个随从,拿出鄙视的目光,看了看刀哥。

    肥女等的不耐烦,又用勺子敲了敲铁桶。刀哥硬着头皮,又一转方向。

    我现这肥女的心肠不太好。或许她嫌刀哥刚刚的动作太啰嗦了。等给刀哥盛土豆时,这肥女特意来了个手滑,让土豆一不小心,掉到地上了。

    这里的地面都脏,又是细沙又是泥土的。土豆一下子变得脏兮兮的。

    肥女指着土豆,跟刀哥说,“你来的太晚了,知道么?而且就剩这一个土豆了,你要不吃,今晚就会饿肚子。”

    刀哥整个脸都肿了,我因此观察不到他的表情变化。

    刀哥闷头想了想,期间还抬头看了看那个肥女。

    那肥女压根不想多说,把勺子用力往铁桶内一丢,她又转身离开了,一路奔向别墅。

    刀哥整个人显得有些尴尬,最后他弯下腰,把土豆捡起来,放在椰子壳内。

    他自行对着一处无人的地方,慢吞吞走过去。

    这期间平底锅喊了一句,“兄弟,你不能吃肉和吃鸟蛋,但可以吃菜,你现在扭头回去,还能捞一点出来。”

    刀哥没回答,而且也没停下来。

    最后刀哥坐在那片空地上,但他刚坐下,就难受的一咧嘴,又不得不站了起来。

    我估计他屁股上也有点小伤。他这么蹲着,一点点吃着那个土豆。我现刀哥不太老实,一边吃,一边四下看了看。

    也怪他蹲的位置不太好,视野面有问题。他没现在场这些人中还有那六个随从的存在。他一定以为那肥女既然离开了,外加没监视他,他又有机会偷肉吃呢。

    突然间,他行动了。他把剩下那小半块土豆一撇,拿着那个椰子壳,一瘸一瘸的向干净铁桶冲去。

    从现在的动作看,他貌似不比正常人慢多少。

    等来到干净铁桶前,他举着勺子,立刻盛起一大块肉,也顾不上烫不烫的,这就往嘴里塞。

    我看到这儿,尤其也对着那六个随从打量一眼。我心中叫糟,知道刀哥惹祸了。

    而那六个随从,一时间全把“饭碗”放下来。其中有一个长得黑黝黝的汉子,他先站起来,大步向刀哥走去。

    刀哥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惹麻烦了。等黑汉子离近了,这汉子歪了歪脑袋,又骂咧一句说,“娘的,你小子真狂,吃我们这些人才配吃的肉,还这么堂而皇之。”

    随后黑汉子猛地踹了一脚出去。

    刀哥完全不防之下,挨了个正着。他嘴里还叼着一块肉呢,被惯性一带,往外踉跄跑了几步,又一个狗啃屎的摔到地上。

    那黑汉子对其他随从一摆手,喊了句,“都来练练身手吧,把这偷腥的猫活活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