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梨王现-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08章 梨王现

    我们回到小楼后,很快都睡下了。接下来这短暂的一夜,没再出啥岔子。

    第二天上午,估计也就十点钟左右,海螺号又吹响了,这表示吃饭的时间到了。

    我和胡子有过一次吃饭的经验了,这回不用跟愣头青一样,也不用紧跟着大队伍了。我俩稍微缓了缓,又溜溜达达的走到别墅那里。

    大部分人都已经吃上了,而且出乎意料,那些随从今天来的早,现在正聚在一片空地上,一同吃着肉和蛋。

    我和胡子的出现,也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一同盯着我俩。

    我形容不好他们的目光,反正直觉告诉我,他们并不怎么善意。我和胡子也都是有过大经历的人,对这种怪怪的目光,压根没太大压力。

    我俩各自拿了一个椰子壳,又向那锈迹斑斑的铁桶走去。

    我本以为这次我俩还跟一等奴一样,主食还是土豆呢,谁知道站在铁桶旁边的肥女捧着我俩的椰子壳,特意去干净铁桶里,给我俩精挑细选的弄了满满一下子的炖肉。

    这不仅出乎我俩的意料,连其他一等奴都看愣了。

    我知道,上次吃饭时,狐姐就特意照顾我俩了,但这次照顾的未免太过直接。我心说我俩又没随从的名分,吃这么好,以后还怎么在一等奴里混?他们不管出于羡慕嫉妒恨的心理,还是忿忿不平的心理,不得孤立我俩?

    我琢磨着,怎么样才能把这么一椰子壳的炖肉推回去呢,谁知道肥女又指着那些随从们,跟我和胡子说,“一会你们去那里吃,别乱走。”

    我突然冒出个念头,心说肥女这话的言外之意,我俩就差一个口头公布,其实已经转正了?

    我还有些纠结,但胡子不管那个了,跟我说,“走吧。”

    我俩向这些随从靠近时,走的不快,打心里也警惕着。

    大部分随从看我们过来后,他们不再那么怪怪的盯着我俩,反倒看着黑鸡。而黑鸡呢,他原本闷头大口吃着肉,这一刻,他突然把椰子壳随意一撇,猛地站了起来。

    我对他的印象最差,甚至他一站起来的同时,我和胡子也站定脚步。

    黑鸡嘘了一声,问我俩,“怎么,怕我?”

    胡子模仿着黑鸡的语气,也嘘了一声,尤其这嘘声很大,完全把黑鸡的声势压下去了。

    他反问,“我怕你?开你姥姥玩笑,你身上有让我怕的地方么?包括你自以为很光荣的黑棒子,不服掏出来量一量,老子能甩你几条街。”

    黑鸡脸一沉,其他随从,外加那些一等奴们,听到胡子这番话后,竟有人忍不住的笑了笑。

    黑鸡捏着拳头,出嘎巴嘎巴的声音。

    我原本的态度,在这种地方,少树敌多交友,不然一天天的,打来打去,何时是个头?但面对黑鸡,我态度变了。我心说这黑爷们一次次的挑衅,不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我和胡子以后没好果子吃。

    我也打心里时时刻刻留意他的动态,一旦他出手,我和胡子绝对一起上,甚至凭我俩的特殊招数,我争取在其他随从赶来支援来,把他降服住。

    但黑鸡没那么冲动,他最后气的都有些喘粗气了,却硬生生忍住了。

    他撂下一句话,“我跟你们两个的梁子先放在这儿,等晚上回来的,咱们再好好聊聊。”

    他一转身,往这些随从的后面退去,似乎想跟我们保持下距离。

    胡子哼了一声,不以为意。他还主动一屁股坐在黑鸡刚刚坐的位置上。

    而我细品黑鸡的话,一时间还有些愣神。

    接下来我和胡子把一椰子壳的肉全吃了,在我俩刚吃完的那一刻,狐姐从别墅一层的门口出现了。

    她今天又特意打扮了一番,尤其以前穿的就很暴露,这次更是有过之而不及,尤其遮挡胸口的绸缎子,几乎勉勉强强把最中心的关键部位遮挡上,剩下多半个饽饽,全显现出来。

    狐姐的这身打扮,也让在场这些随从也好,一等奴也罢,全都有点反应,想想也是,这帮人在岛上也接触不到女人,都憋着呢,这一刻,也都有些兽血沸腾。

    狐姐不理众人目光,反倒往门外退了退,等耐心等起来。

    能看出来,还有人要出来。而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什么人这么重要,非让狐姐拿出这种毕恭毕敬的架势。

    这个疑问并没压太久,很快门里有咚咚的响声,乍一听就好像有一头大象在走步一样。

    随后一个庞大的身影,慢慢出现在门口。

    我看着这个人,心头被震撼了一下,另外我能肯定,这就是一直没露面的梨王,我看着他的外形,也突然明白,他为何叫梨王了。

    他个头不高,估计不到一米七五,但他太胖了,简直跟猪一样。我这么形容并没夸大。

    估计我和胡子抱一块吧,都顶不过梨王一条腿粗。

    他的身材还是典型的梨形。脑袋小,再往下越来越粗,等到双腿时,粗的都吓人。要是对他体重做个评估的话,我猜得有五百斤。

    他走路都有些费劲,而且出门时,门显得太窄,他不得不侧着身体,慢慢将自己挪出来。

    那些随从全是单腿跪在地上,表示欢迎梨王。至于那些一等奴,他们有的效仿着随从,单腿跪地,有的只是对梨王作揖。

    我和胡子左看看右看看,胡子悄声问我,“咱俩怎么做?”

    我心说我们现在周围全是随从,如果我俩只是作揖,那就太显眼了。

    我心说不就单腿跪地么?又不是双腿跪着,这也没什么丢人不丢人的说法。我带头,随后胡子也跟我一样,跪了下来。

    梨王这人,似乎有些呆板,不知道跟他如此肥胖有没有关系。他不理会我们,反倒盯着狐姐,还把手伸了出去,做出一个要抓抓的样子。

    狐姐立刻往前凑了凑,让她胸口主动贴到梨王的手上。

    梨王满意的直哼哼,甚至这种哼哼,跟猪很像。

    我看着这一切,拿出很漠视的态度,毕竟这跟我有半毛钱关系?而胡子又上来彪劲儿了,他骂咧句,“好白菜啊,又被猪拱了。好羞羞啊,又被狗祸害了。”

    我扭头示意胡子,别乱说。

    本来胡子这话很轻,最多周围几个随从能听到,谁知道梨王的耳朵很灵,外加他真是把我们都欺骗了。

    他看着笨呼呼的,而当胡子的话传到他耳中后,他停下手上的动作,猛地一扭头,看着胡子。

    他狰狞的一呲牙咧嘴。他原本的脸就臃肿,这么一呲牙,五官更是往肉里陷了陷。乍一看,他整个脸上压根就没鼻子眼睛和嘴了。

    梨王还对着我和胡子跑了起来。

    他这么庞大的身躯,跑动时,带来的冲击力何等自大?

    我看的瞳孔都猛地一缩,就感觉像有个火车头要撞过来了一样,另外地表也在抖动着。

    我和胡子不敢死扛,不然真被撞了,我都怀疑小命会不会交代到这儿。

    我俩各自往两旁躲过去。而原本挨着我们的随从,他们像被洗了脑一样,压根拿出一动不动的架势。

    梨王最终没撞到我俩,却意外撞了一个倒霉的随从。他被强大的力道一带,整个人往后滚了一整圈,最后趴在地上,歪着脑袋。

    梨王停下来后直喘粗气,他现在没了呲牙咧嘴的表情,五官又慢慢从肉里凸了出来。

    我因此又被狠狠震撼了一下。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

    场面一度静了下来,而且静的可怕。

    但很快,狐姐打破了僵局。她对黑鸡那些随从摆手,说时间到了,抬担架,准备出。

    黑鸡指着几个随从,你、你、你的叫了一通,最后他还指了指我和胡子。

    我和胡子还有些没缓过劲来,胡子更是没心情跟黑鸡斗嘴,尤其我俩也没问黑鸡,到底叫我俩做什么。

    这么一耽误,那几个随从走进别墅,很快一同抬着一个大的担架出来。

    这担架是木制的,在上面铺了好几层的厚毯子,尤其最上面还铺了一层带着毛的皮货。

    黑鸡让我和胡子别愣神,去抬担架。

    包括我俩在内,一共八个人,各自拽着一个把柄,把担架稳稳的举了起来。

    我望着这个担架,打心里有个很不好的预感,而且很悲观的是,真他娘的跟我想的一样。

    我们把担架抬到梨王身旁,梨王这时怒气消了不少,也不针对我和胡子了。

    他整个人一侧歪,往担架上狠狠躺了上去。

    被他这么一压,我就觉得手上压力一下子多了不少。胡子为了让自己舒服一些,更是两只手一起上,紧紧握住把柄。

    狐姐对那些一等奴喊着,让他们今天有工作的干工作,没工作的就好好在小楼里待着,等我们回来。

    这些一等奴66续续的离开。而我们这些人,也都上路了。

    狐姐在前,黑鸡在后,其他人包括这个担架,都居中。我算明白了,心说怪不得让我和胡子今天吃的这么好,原来是有预谋的。我俩也很不幸的沦为“轿夫”了。

    另外我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还有多少的路。我心说真要这么走个十里二十里的,我岂不会被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