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诡异养殖场-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15章 诡异养殖场

    我搞不懂狐姐犹豫个什么劲儿。我和胡子耐着性子等了几秒钟。

    狐姐又跟我俩说,那意思,让我俩这次不要带一等奴,反倒还是挑选一批随从,这更靠谱和有保障。

    胡子想的简单了,反问狐姐,“你是担心今晚的养殖场里会闹事么?”

    狐姐没正面回答。而我觉得,我和胡子这次去当更夫,大半夜在那种荒凉地方,真要是没个熟人,实属难熬。

    本来狐姐都卖我一个面子了,把刀哥放了。这次我该再卖她一个面子才对,但这么做了,对我真是没啥好处。我不得不坚持我的观点。

    最后我跟她商量一番,外加胡子无条件的挺我,狐姐松口了,做了一个让步。

    她让我可以带一等奴去养殖场,但她也会派几个随从,跟着我。

    我们很快也结束了聊天,狐姐回到别墅里,要去陪梨王。她原本也想让我和胡子去别墅,毕竟我俩身份变了。

    但我谢绝了她的好意,我也跟她直说,在今晚出前,我还是回到小楼里休息吧,等以后从养殖场回来的,我和胡子再住进别墅也不迟。

    胡子这次挺我挺的有些勉强,想想也是,别墅里至少有女人,而那小破楼都是清一色的老爷们,这没法满足他的一颗色心。

    我不想针对这个话题,再安慰胡子什么了。就这样,我俩跟狐姐分道扬镳后,我俩又带着刀哥,一起往小楼走去。

    我现这些一等奴对我和胡子有些敏感了,尤其我俩架着刀哥刚进楼门口时,很多一等奴都凑到各自的房门口,他们靠门站着,一起默默盯着我俩。

    胡子对这种气氛不满意,还嘘了一声强调,“你们是怎么回事?”

    他们都不回答,其中也有平底锅,他试图对我俩笑一笑,不过这种笑法,太勉强了,简直跟哭一样。

    我倒是猜到他们心里的想法了。因为很多人一旦有了权力,他们往往会变,不再像以前那样,反倒拿出用鼻孔看人的架势,对待那些穷朋友和穷亲戚。

    我很反感这么做,尤其较真的说,这么做了,只能说是我的人格有问题。

    我也不藏着掖着,把话直接说了,告诉这些一等奴,我和胡子都没变,还是他们这些人的好哥们,好朋友。

    我看他们听完的反应不太大。我又让胡子单独架着刀哥,也让胡子这就把刀哥送回房间休息。

    我对着平底锅走过去,还主动跟他勾肩搭背,对他胸口轻轻打了一拳。

    我这举动赢得了平底锅彻底的信任,他又露出久违的那种贼笑。其他一等奴,也因此都放得开了。

    跟我相对熟悉一些的,还主动凑过来,问我到底都生了什么?

    我本来还打心里措着词,想怎么回答呢?结果赶巧胡子送完刀哥后,刚回来。他嘿嘿几声,对这些一等奴说,“来来来,向我靠拢。我给你们说说原由吧。”

    除了平底锅以外,这些一等奴都围到胡子身边了。

    平底锅不是不想去,反倒因为他还被我勾肩搭背呢,脱不开身。

    我打心里想跟平底锅好好处处兄弟情,而且我能感觉到,这小子是个仗义的人。

    我因此跟他又胡扯了一番,甚至我也告诉他,既然我和胡子现在是随从头领了,以后做某些事会方便些,他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平底锅也真不含糊,立刻回我说,“就凭你这句话,以后你放心,咱们这些哥们,会全力支持你和魔王的。而且你需要我们出力或者跑腿啥的,来句话就行。”

    我顺带想到今晚的事了,我也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让他选五个兄弟,今晚跟我去养殖场随打更去。

    平底锅立刻腿一软,有踉跄的意思。他随后还拿出一副哭笑不得的架势,问我,“七伤哥啊,你也忒狠了,我自认真没得罪你,你咋一上任就把我派到那种地方打更呢?”

    我心说他还是误会了,我又解释一番,还特意拿话引导他,那意思,养殖场可是个优差,想想看,那里有什么?全是现成的猪牛羊之类的,我们一起去打更,这只是幌子,到时我们宰个啥,炖了吃,一起吃肉一起嗨皮,这多好?

    平底锅愣了一下,随后拿出欣喜若狂的样子,想想也是,这些一等奴不像生活在都市,平时上顿下顿吃土豆,哪有机会吃到肉。我这建议,无疑对他有天大的诱惑。

    他还稍有兴奋的拍了拍我胸脯。随后他打量着其他一等奴,估计是想选人呢。

    我俩聊得也没多久,最后我俩跟胡子那些人汇合了。

    胡子刚刚把我俩打斗的经历讲完,尤其他夸大了一些,比如我本来只是用点穴把龅牙女打败了,但胡子非说我用了什么气,尤其出拳时,他都能看到某种气在我拳头上绕等等。

    至于他说自己的经历,那简直更没法听了,就差说他一咧嘴,立马有原子弹从他嘴里射出来了。

    这些一等奴听的半信半疑,不过不管怎么看,他们对我和胡子的态度大为改观,尤其拿出更钦佩的样子。

    也有一等奴问我,为啥我叫七伤哥?这七伤到底有啥说道?

    我猜胡子刚才编的太忘我了,反倒把我是崆峒派传人这个身份忘说出来了。

    我琢磨着,怎么把这七伤给好好解释了。我想的是,伤情、伤心、伤悲、伤痛等等的词,这样凑出七个,就是所谓的七伤了。而且这么说出来,也明显让我的外号有点诗情画意啥的。

    结果我又慢了半拍,胡子掰着手指头,抢先跟大家说,“何为七伤,胃有伤、肾有伤、心有伤……”

    那些一等奴一边听胡子说,一边又拿出怪怪的表情看着我。我心说得了,也就是我活生生站在这些人面前,不然冷不丁听胡子这么说,外人肯定会觉得,我伤成这德行,岂不跟植物人差不多了?

    但这都是小事,我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也借着这话题,拿出自黑的架势,跟这些一等奴又胡扯起来。

    我这么做,当然为了团结气氛,打下良好的群众基础。但偶尔有一次,我不经意的扭头一看,现有个房门口探出个脑袋来,是那个扒死人衣服的老人。

    我也早跟别人问过了,这老人叫阿德。而且当他现我也看到他时,又急忙把脑袋缩回去了。

    我一直觉得德叔挺怪的,他还提醒过我,不吃那鬼蛋。

    我带着纳闷,趁空离开人群,独自向德叔的房间走去。

    德叔此时正靠在最里面蜷曲的坐着。我一露面,他似乎有话要说,但很明显又咽了下去。

    我现在身上没啥吃的,但我觉得,这老家伙一大把年纪了,缺吃少穿,也真不容易。

    我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了。德叔很敏感的往旁边退了退。

    我跟他说,以后有机会的,我给他弄点好吃好穿的。

    德叔跟平底锅不一样,这也真是个老姜,他没因此多表露什么。

    我俩稍微沉默一会儿,他突然开口问,“那鸟蛋,你最后吃了么?”

    我盯着他。德叔故意回避我的目光,而且他拿定主意,等我回答。

    我不想撒谎,点点头。德叔古怪的笑了,连连说好。

    我很想让他把话说的更明白一些。不过德叔变了一个态度,对我客客气气,点头哈脑的。

    我心里不怎么舒服,他这么做,其实真把我当成黑鸡了,当成随从头领了。我心说自己吃了个鸟蛋,至于么?

    德叔也不想跟我多待,这里是他的房间,但他有意避开我,就主动起身,往走到外面去。

    我把德叔拽住了。当然了,我拿捏着力道和尺度,我怕拽太狠了,别把这老人弄伤了。

    德叔不看着我,默默的站着,大有我要一直拽着他,他就一直这么动也不动的架势。

    我跟德叔又说了几句,那意思,我来到这岛上后,先就是跟他接触过。我到底什么样的人,他应该知道,尤其刀哥欺负他时,我还出面帮过他。

    我是想通过这番话,让德叔别对我有戒备。

    德叔一定是仔细听我的话了,尤其他想起我对他做的事后,态度上又勉强缓和了不少。

    他提醒我说,“你和你那兄弟,这次打赢了,这意味着那养殖场又回到梨王的手里了,但你知道么?那养殖场不是啥好地方,我在小岛待了这么久,听说那养殖场有鬼!”

    我一时间愣住了,也头次听说那养殖场会这么邪乎,另外我还联系起一件事。

    丑娘不就是让手下从养殖场里抬出一个棺材么?而且棺材里还爬出来一个浑身是鱼鳞妖女来。

    我突然觉得那养殖场没那么简单了,甚至一想到今晚之行,我心里也多多少少一紧。

    这么一耽误,德叔又挣脱一下,独自走了出去。

    我随后走出房间看了看,却没现这老家伙的影子。胡子赶巧正找我呢,当他现我在德叔的房门口站着时,他咦了一声,等凑过来后,他问我,“你怎么一脸懵逼样?”

    我心说他可拉倒吧?我这叫一脸忧郁,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调调往往就变了呢。

    但我没把德叔这话再转述给胡子,原因很简单,我不想让胡子徒增烦恼,尤其德叔又是鬼蛋又是养殖场闹鬼的观点,也显得很虚无缥缈,目前没太有力的证据证实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