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A计划-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20章 A计划

    我和胡子先找来一个空椰子壳,我俩把注射器里面的猪血全射了进去。

    这注射器别看型号不小,但针头很细,这倒是方便我行事了。随后胡子又准备了四个椰子壳,我分别从平底锅、两个随从和大毛的身上下手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也怕这些人疼醒了。我都在他们大腿上找地方。

    大约一支烟的时间,我和胡子又弄了四管子血,也都把血弄到各个空椰子壳里。

    我俩偷偷出了草房,躲在一个角落里。我分别把猪血和这四个人的血混合。

    先说平底锅那份血,混合后,胡子不嫌脏的用嘴尝了尝,他一脸难受样儿,呸了一口,跟我说,“真他娘的苦。”

    但等我把猪血和两个随从的血分别混合后,胡子尝了尝,说有些甜味。

    至于大毛的血,更不用多说了,当它跟猪血混合后,都不用尝,我光用小木棍搅拌,凭手感就知道,这混合血变的很黏,这也间接说明,里面糖类的成分很高。

    我就此有个分析,跟胡子说,“平底锅这些人平时只吃土豆,所以没中毒,而这俩随从身上的毒素含量不是很高,一来从血液上能表现出来,二来他们性格也没大变,至于大毛,他之所以人不人狗不狗的,就该跟体内毒素的多少有直接关系。”

    顺着这分析往深了想,这种毒素,是慢性的,之后人体摄入足够量后,它的威力还会爆。

    胡子点头赞同,但最后他也愁眉苦脸,举着注射器问,“咱俩要不要也抽血看看?”

    我心头一紧,我和胡子来到这岛上后,也吃了好几顿的肉和鸟蛋,不乐观的看,我俩体内肯定也有毒了。

    我猜真要抽一抽血,再跟猪血混合一下,这混合物肯定会有甜味,或许甜味不那么浓罢了。

    我不想给自己添堵,犹豫一番后,对胡子摆摆手,那意思,咱们的血也不急着抽,但我嘱咐他,以后一定多注意,尽可量的别吃梨王提供的炖肉和鸟蛋了。

    胡子应声的同时,还骂咧几句。

    我俩把这些混合血都处理了,其实就是找个地方埋了。之后我俩又商量下后续的计划,毕竟我们面上答应丑娘,这是一码事,实际上我俩怎么做,这又是另一码事,这也是所谓的兵不厌诈。

    胡子先说了他的观点,他的意思,我俩绝不能再在这小岛多待了,不然每多待一天,就一分危险,最后我俩别跟大毛似的,那做人还有什么劲儿?

    所以我俩必须跟丑娘合作,一起越狱,甚至也为了能越狱,我俩帮她收集恐怖组织下毒的证据。

    而我打心里是真不想跟丑娘合作,因为我觉得,这娘们的来头不简单。但听胡子的观点,外加我好好分析一番后,我俩的处境就是这么个让人蛋疼的情况,也真是不得不跟丑娘合作。

    我叹了口气。胡子随我之后,也叹了叹。

    我俩没再多聊什么,最后也回到草屋内,找个了空地,躺了下来。

    等第二天上午,狐姐又带着一批随从赶过来了。我们两拨人汇合后,我把丑娘手下交给我的资料,又转交给狐姐。

    这资料内原本有一个有夹层的地图,我事先把这地图撕了下来,尤其我撕的很仔细,没露出什么痕迹。

    狐姐为人仔细,花了一些时间,看着这些资料,她当然不知道地图的事了,因为那一页压根在资料内彻底消失了。

    她对猪、羊和鸭子的数量很较真,特意带着随从去核对一下。而最后结果是,少了一只羊羔,也少了五只鸭。

    我当然知道羊羔为什么少,但那五只鸭,我想来想去,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昨天那俩随从清点时,数错了,要么是这五只鸭真被丑娘的人偷走了,因为丑娘说过,这养殖场下面的地道还差几天才完工,她们肯定有人还躲在地道内,正日夜不停的挖土呢,而她们也是人,挖土挖饿了,就只好偷鸭子充饥了。

    狐姐肯定没我想的这么多,她还问我,“为什么数量有差呢?”

    我拿出瞎忽悠的架势,也装傻充愣一番。而胡子呢,一口咬定是丑娘那些人不地道,跟我们做假账了。

    他还叫来平底锅和那两个随从,让这些人作证,那意思,我们昨晚一直轮番守夜,这一夜不可能出现有什么家畜走丢的情况。

    平底锅和两个随从,他们也都吃了羊羔,所以他们无疑跟我俩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俩在这种心理影响下,肯定站在胡子这一边,异口同声的肯定着。

    狐姐对丑娘这些人的印象又差了很多,甚至当我们面,又骂这些人不地道。

    但我也就是左耳听右耳冒,压根对此兴趣不大。另外狐姐懒着在几个家畜的事上再找丑娘的麻烦,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狐姐趁空带着我和胡子,一起在养殖场里走上了,她想考察下这里的地形。

    按资料介绍,这养殖场足足有十亩地的面积,这也着实占地不小。我们分片的慢慢走着,足足用了两个多钟头。

    我也借着这个机会,仔细看了看这里的猪和羊。它们都膘肥体壮的,但狐姐还不满意,她说这些猪和羊太缺营养了,等按她的法子,对这些家畜好好调理一番后,才能杀着吃肉。

    要在以前,我肯定听不出狐姐这话的言外之意,但这一次,我立刻打心里明明白白的,我心说狐姐肯定要对这些猪和羊下毒,让它们先成为毒源,然后我们这些随从吃了,才会慢慢中毒,成为那个恐怖组织的实验目标。

    我偷偷瞥了一眼,心说这狐姐的心真够毒的,她要像一般奸商那样,做点黑心买卖也就算了,但她竟然对自己同类下手。

    我和胡子一直在养殖场陪狐姐待了两天。这两天没出现啥大事,就是鸭子又少了几只。狐姐也派人找过,却一无所获,狐姐最后怀疑,鸭圈有漏洞,这些鸭子一定是逮到啥空隙,偷偷逃走了。

    她找人去修补鸭圈,而在这一天晚上,狐姐留下一部分随从,又让我和胡子带着平底锅这些一等奴,外加大毛,跟她一起往南地头赶去。

    我不想这么快就离开养殖场,因为越狱地点就在这里,我们离开此地,再想跟丑娘她们联系,就会很被动了。

    但我实在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因为狐姐带我和胡子回去,也有一件事想交代给我俩。

    狐姐能看出来,我和胡子跟那些一等奴的关系不错。狐姐跟我和胡子私下聊过,她想让我俩从这些一等奴中物色几个人,这几人的身手一定要好,而且为人可靠,别华而不实,她想把这几人升职为随从。

    乍一听这是好事,也在给我俩放权,但我和胡子都明白其中猫腻。等回到南地头,狐姐直奔别墅,而我和胡子带着平底锅他们,又回到那个小楼了。

    平底锅这六人,他们这几天一直在养殖场打杂,也算有了一些“不平凡”的经历,尤其还偷吃了羊羔子。

    他们回到小楼后,立刻跟其他一等奴吹嘘和显摆起来。

    我和胡子对此兴趣不大,我俩回到原来住的那个小屋内,还想稍作休息,毕竟刚赶完路,身体有些倦。

    我趁空看了看刀哥,因为在外人眼里,他是我的好哥们,所以这几天他没再挨欺负,还有人特意照顾他。他的伤势恢复了一些。这是好事。

    刀哥也对我的印象大为改观,他跟我又旧事重提,说他现在是虎落平阳,以后真有机会出去了,他会报恩的。

    我其实也也不指着从他身上占到啥便宜,反倒心说他只要自己好好活下来,那就不枉我救他的好心了。

    另外我想找到德叔,跟他说说话。我觉得德叔这个人,别看又老又废物的,但为人不一般,尤其在他心里,或许知道很多让我感兴趣的秘密。

    但我去了他的房间,他并不在。我又一打听,德叔在两天前就走了,估计又是满小岛的溜达着,想捡点死人衣服啥的。

    我有些小失望,因为这里没法打电话,我们身上也没有电话,我想找他,在没个具体目标的情况下,太难了。

    我只好对自己说,等德叔回来的吧。

    随后我又跟胡子聚在一块了。

    胡子一直琢磨着选人的事。他问我,“什么时候我们开始选人?”

    我打心里很无奈,因为我俩要只是意思一下的应付着,肯定过不了狐姐这一关,但我俩真要选中谁了,他真要当了随从,我俩无疑把他推到火坑里了。

    我最后的态度,尽可量的找借口拖延吧。

    我俩很快也躺了下来,想睡一会儿,但没等我俩有困意呢,赶巧有个随从屁颠屁颠的跑到小楼,他主要是找我和胡子来了。

    他还告诉我俩,狐姐有急事,立刻要见我们。

    现在都是大晚上的,我怀疑狐姐能有什么急事?

    我和胡子没耽误,立刻跟着这随从去了别墅。

    别墅外还拴着包括大毛在内的四个兽人。他们都跟狗一样蹲着。

    大毛见到我俩时,跟其他兽人不一样,其他兽人对我和胡子呲牙咧嘴。而大毛却温顺的对我们点头哈脑和吐舌头,在胡子经过他时,大毛还特意用脸蹭了蹭胡子的裤腿。

    我猜这大毛一定是跟我和胡子有感情了,毕竟在养殖场那几天,我俩对大毛都不错。

    胡子还特意停下来,摸了摸大毛的脑袋,喊了句,“乖!”

    而就在胡子话音刚坐,我们头上方传来一句嘘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