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一木君-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21章 一木君

    我在潜意识的带动下,抬头看了看。天籁小说

    狐姐正站在别墅二楼的扶手处,她探着脑袋往下看,刚刚的嘘声也是她出来的。

    她对我俩悄声强调,“别跟大毛走的那么近,小心这狗玩意儿咬你们。”

    如果换做以前,我不知道大毛是什么情况时,或许不会多想,但狐姐这次的话,跟针一样刺到我心头。

    我心说她是真把大毛当成狗了?问题是,大毛之所以有今天,还不是她帮着恐怖组织,一手造成的?

    我和胡子又看了看“可怜”的大毛。大毛心里没多想,或许他的智力真的不高吧,他反倒对着狐姐伸了伸舌头,这是很友好的一种表现。

    狐姐让我俩别耽误了,赶紧上楼跟她汇合。

    我和胡子舍弃大毛,迈步走进别墅。

    我头次来这个别墅的里面,等这么一打量,我现整个一楼挺宽敞的,中央是一个很大的客厅,四周零零散散分布着几间小卧室。

    那些随从都聚在客厅里,要么一起打牌,要么聚在一起吸烟胡扯。这客厅内也站着几个肥女,她们端茶倒水,一看就是佣人的架势。

    这些随从看到我和胡子后,大部分都跟我俩打招呼,甚至也有人拿出巴结的架势,七杀哥、魔王的叫着。

    我和胡子随意的应着,其实我也想抽出一些时间,跟这些随从好好聊一聊。我对自己有信心,这么一聊,我绝对能跟他们套套话。但狐姐在二楼等着,时间不等人。

    我和胡子没怎么耽误,又一起向二楼走去。

    整个二楼跟一楼的风格完全不一样。这里没有客厅,全是一个个被墙板隔离开来的封闭小屋。

    有一个小屋的面积很大,至少是别的小屋的两倍。我猜这面积大的屋内,很可能住着梨王。

    狐姐在走廊内正等着我们,我现她这次穿的很性感,外加也更加暴露,就说她下面,原本围着一个花色的绸缎子,现在换成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内裤了。

    这内裤也勉勉强强把她下体遮住,估计她走路时的幅度大一些,都能春光乍泄。

    我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狐姐又是什么意思。胡子看到这儿,呼吸加粗了一些。

    狐姐没多说什么,只是对我俩摆了摆手,那意思,让我们跟她走。

    我俩紧跟了几步,来到她身后。

    而她这么在前带路,我跟在后面,行走期间,我能闻到,有一股浓浓的涩味从狐姐身上飘了出来。

    我本以为这是什么香水味呢,谁知道胡子突然有个小动作,稍稍站定了一下。

    他还大有深意的看着我。我侧头看他一眼,还无声的问了句,“你怎么了?”

    胡子趁着狐姐不注意,凑到我耳边,回答说,“都是老司机了,这涩味你懂得?”

    我承认跟胡子相比,自己太纯洁了,或者说经验太不足了。但我又细细一品胡子的话,突然明白狐姐身上的涩味是啥意思了。

    我挺纳闷,因为黑鸡死了,梨王的身体根本不允许做那事,难不成狐姐又从随从中挑了个相好的?

    我带着这疑问,我俩也没再沟通。最后我俩跟着狐姐,去了处在最里面角落的一个封闭小屋内。

    这小屋里没有床,只有桌椅。而且桌椅的款式都很潮,一看就不是自己做的。

    另外有个男子,正坐在屋内,他原本坐在桌前,正喝着茶呢,我俩随狐姐进来时,他抬头冷冷的打量着我俩。

    我头次跟这男子接触,而且我敢肯定,南地头的随从和一等奴内,并没有这个人。

    这男子穿着一件破不溜丢的黑色衣裤,留着一个寸头,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下唇的下面,留了一小撮胡须。

    他这种打扮,让我一下子想到膏药国了。我心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这爷们怎么还是这种打扮呢?

    而且我加入过特案组,也穿过那种特殊材质的衣服。我因为有过这种经历,所以这次一打眼就看出来了,这男子穿的黑色衣裤,别看外表破,这绝对是一种假象,这身衣服,很可能也很特殊。

    这期间胡子也在打量这男子。我俩没说话,那男子同样沉默着,这让气氛有些尴尬。

    狐姐不想这样下去,她先拿出一副恭敬的架势,跟这男子介绍起我和胡子。

    男子脸色一直很冷,却也微微点头应着。随后狐姐又对我和胡子说,“这位姓伊,你们叫他伊木哥吧。”

    我心里有另一个想法,心说什么伊木,扯淡吧,他很可能叫一木才对。

    当然了,我没表露出什么,跟胡子一起伊木哥的叫了一声。

    伊木这人有些不苟言笑,或许说他也不太会笑,最后拿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我俩说了句,“好!”

    我和胡子总不能一直干站着,我俩各找椅子,一起坐了下来。胡子坐的地方,还挨着墙壁。

    我打心里偷偷琢磨,这次狐姐找我们过来,尤其还带我俩见这个伊木,很可能是伊木有事,想见我俩才对。

    我等着伊木先说话,这也让我能尽可量的主动一些。

    而伊木呢,又沉默一小会儿,他摸着衣兜,拿出一把小刀。

    这刀乍一看就好像是水果刀,就那刀身长度,顶多能削个苹果吧。

    伊木眯着眼睛,盯着我俩,随后出乎意料,他把水果刀猛地投了过来。

    我承认,自己小看伊木了,尤其是他的臂力,真的很惊人,这把水果刀跟箭一样,立刻飞到胡子的脸旁,它还度不减的又戳在胡子身后的墙壁上。

    我和胡子心头都一惊,等再扭头一看,这水果刀还戳中了一个蟑螂。

    在这小岛上,蟑螂的个头都不小,有黑葡萄粒那么大。这蟑螂现在并没死透,拼命的张牙舞爪着,估计在做死前的挣扎呢。

    胡子脸也沉了下来,还伺机要站起来。

    我一伸手,把胡子拦住了。我其实也挺烦伊木这个举动的,心说这兔崽子是挑衅还是什么?但我也知道,现在跟伊木翻脸,并不合算。

    狐姐也没伊木会这么做,她一时间有点愣。伊木却跟个变态一样,突然自内心的哈哈笑了。

    他对我和胡子很肯定的点着头,又说,“之前狐狸跟我提过两位,说两位是勇士,现在一看,闻惊不变,很好!”

    我心说我和胡子以前破案时,被枪盯着脑门的情况都遇到过,现在只是一个水果刀飞过来,这算个事么?

    胡子没回话,但不屑一顾的一咧嘴。我也知道,伊木也就是赶上好时候了,不然换个场合,胡子真能动手削他的话,不把他打成痴呆,算我白说。

    伊木对我俩的态度也变得热情很多,他不等狐姐再说什么,反倒指着自己,继续介绍,“我是这个小岛的负责人之一,两位,我这人不爱啰嗦,你们被抓到这里,是个遗憾,这里只是一群垃圾和软蛋的集聚地,但你们是强者,在这里生活,实在是屈才了。我想当初我的伙伴抓你们时,一定也缺少了调查,为此我代替我的伙伴,给你们道歉。”

    伊木说到这,还站了起来,对我俩鞠了个躬。

    胡子坐着没动,我处于礼数,站了起来,对他摆手,也算是还礼了。

    伊木又坐了下来,说了一大堆。他原本强调,他这人不啰嗦,但我现,他何止是啰嗦,简直就跟个娘们一样,墨迹死了。

    他的意思,这个小岛的守卫工作,是他来负责的,而他很欣赏我俩,希望我俩能加入他的队伍,从此不再是囚犯,而是守卫中的一员,另外他也希望我俩能帮他挖掘一番,在这些一等奴内找一找,看还有没有被埋没的金子。

    我听是听明白了,无论是面上这番话的意思,还是这话的言外之意。

    我心说这狗东西一定没安好心,也想拿我和胡子做实验了。

    我还偷偷瞥了狐姐一眼,心说她这人的身份也绝不简单,很可能是伊木的什么手下,是恐怖组织的一员,特意混到小岛内当“卧底”的。

    胡子皱着眉,一直没回复,他还趁空看我一眼。

    我知道,胡子怕他说错话或做错事,想让我出头,跟伊木周旋。

    我当然不会笨的立刻揭穿伊木的谎言,反倒我客气的笑了起来,接受了伊木的邀请。

    伊木很高兴,跟我俩又聊了一番,不过这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了。

    他最后还附身向椅子下面摸去,最后拿出一瓶酒来。

    这酒并没商标,而且里面的酒全是深褐色的。伊木拧开瓶盖,说这是他托朋友从内6弄到的一瓶洋酒,还是有年头的佳酿,他本来想送给狐狸,因为狐狸别看是囚犯,但她一直跟梨王一起维护着小岛南地头的纪律,这酒算是赏给狐狸的,但现在他主意变了,想先请我和胡子尝一尝。

    他还把这酒递了过来。

    我和胡子都明白,这酒或许不是什么好东西,里面很可能有毒素。

    我稍一犹豫,伊木又喂了一声,我不得不把它接过来。

    胡子盯着酒瓶,突然哈哈笑了,指着伊木说,“木哥哈,我现咱们有缘,既然如此,你先喝。”

    伊木脸色一沉,这小子也真属二皮脸的,说变就变。他也不回答胡子,反倒拖着长调,嘟了一声。

    我猜这是膏药国的方言,意在催促我俩快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