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找茬-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22章 找茬

    我和胡子一下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我知道这酒不能喝,但一时间,伊木都跟我们绷着脸了,我找不到一个推脱的好理由。

    我脑筋飞转的琢磨起来。胡子这一刻也一定猜到了这酒的猫腻,他表现的先对直接一些,整个人往后一靠,拿出大有拒绝的意思。

    伊木看着我俩,脸色越的沉,我估计真要这么持续下去,他可能会选择爆,尤其膏药国的那些男人,打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变态。

    狐姐也意识到气氛不对了,不过没等她说什么呢,我听到屋外传来嗡嗡的声音,这是海螺号吹出来的。

    现在这时间,海螺号意外的响起,这绝不是啥好事。

    我们四个也都被这声音吸引到注意。狐姐让我们仨稍坐,她先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狐姐直奔二楼的窗台,站在这里,能看到别墅外的一举一动。

    我不知道狐姐都看到了什么,反正只一眼,她脸色一变。她转身跑回来,还对我俩打手势说,“跟我走。”

    另外她看向伊木时,拿出客气的架势,又说道,“伊木君,在此喝喝茶,我们有个事要处理下。”

    伊木依旧绷着脸,尤其嘴角还有些下咧。

    我是个很在乎字眼的人,因为有时候不经意间的一个字眼,很可能让我多知道一些情况。就说狐姐刚刚的话,她强调的是伊木君。我因此更加断定,这伊木是膏药国的,换句话说,真是这帮犊子冒充的玥南佬。

    我没在这问题上太较真。我和胡子随着狐姐走出小屋后,也没耽误的顺着楼梯来到楼下。

    一楼别墅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估计原本留守在这里的随从全都出去了。

    就凭这多人的这种反应,我猜很可能有什么人过来砸场子了。

    而且等我和胡子随着狐姐一起走出别墅,我再一细瞧。我心里咯噔一下。

    丑娘带着几个手下,正被随从们围着,这手下里包括龅牙女,另外还有四个手下抬着一个很小的红轿子。

    这红轿子被挡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另外红轿子的最顶上,镶着一只大碗,这碗里一定放着油,油芯此刻还被点燃了。

    整个大碗着幽绿色的光芒,这冷不丁让人想到鬼火了。

    我猜这红轿子不是抬丑娘的,反倒这里面现在正做着那个浑身长满鳞片的妖女呢。

    我和胡子面上跟丑娘这些人是对立的,其实都是一伙的,所以我俩都没急着作啥。反倒是那些随从,时不时就有人骂咧咧的。

    而丑娘的手下,她们压根不让步,拿出泼妇骂街的架势,跟这些随从你一言我一语的反驳着。

    这期间狐姐一直跟丑娘对视着,狐姐气的直叉腰,还当先问,“你来南地头做什么?”

    丑娘不愧是东地头的头领,她能克制住自己的喜怒哀乐,现在没什么表露不说,也能冷冷的回答,“小狐,养殖场现在已经交接给你们了,我们守规矩,走之前一直配合你们,甚至还把养殖场的资料,完完全全的交到你们手里。但我怎么听说,南地头对这次交接感到不满呢,还说我们做了假账,趁空又偷羊羔又偷鸭子的?”

    狐姐一听到这儿,一下子来了脾气,她呦呵一声,反驳说,“偷没偷东西,你心里没数么?刚交接时,家畜是一个数量,等第二天一核对,又是一个数量,而且接下来那几天,每天都有鸭子不见了,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养的鸭子智商真高,而且它们是想家了吧?连续几天见不到你,它们自己找机会偷偷溜出鸭圈,自行踏上回东地头的路途?”

    那些随从当然都向着狐姐了,虽说他们中还有人没去过养殖场,对此毫不知情呢,但他们此刻都嚷嚷起来,数落丑娘的不是。

    丑娘手下又开始反唇相讥。丑娘等了一番后,叹了口气,一转话题说,“小狐,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别人都清楚才对,你还记得你刚到这小岛时投靠我的经历么?你当时说要给我当饭奴,还说一定会把大家的饮食起居照顾好,但你做的菜又酸又腥,而且还总偷懒,我当时都没因此挑过什么,也没惩罚过你,只让你转行做别的。你怎么不想想,我对你这么好,这次看在老交情的份上,我也绝不会因为一个养殖场,为难你什么?”

    丑娘这番话里,一直你、你、你的强调着。我抛开这话的表面意思,往深了一琢磨,丑娘明显借着这话,奚落狐姐呢,而且她骂人不吐脏话,这才叫一个狠呢。

    再说狐姐,当着我们这些随从的面,被丑娘揭了旧疤,她面子何在?她先忍不住了,怒火更是压都压不住。

    她也不跟丑娘理论了,对着随从们一摆手说,“都给我上,往死了打!”

    我和胡子没急着动身,但其他那些随从,几乎都扑了出来,还有一个更滑头的,直接跑到别墅门口,把拴着那四个兽人的铁链打开了。

    丑娘这些人,一时间都被围攻起来,但别看这都是女子,她们身手可不弱。

    她们要么娇喝着,要么无声的施展拳脚。而那个红轿子,原本被四个女子抬着,现在这四个女子要参加打斗,不得不把轿子放到地上。

    这红轿子稍微沉默了几秒钟,突然间,里面传来一股嘶声力竭的哭声。

    这哭声把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红轿子的门帘也突然打开,一个黑影从里面窜了出来。

    她度很快,当先奔着两个随从去的。这俩随从来不及反应呢,就被这黑影一手一个的掐住了脖子。

    大毛那四个兽人,正弓着身子,时而像人,时而像狗一样的跑着往上冲呢。这黑影的出现,一下震慑住他们了。

    这个兽人都选择立刻止步。再说其他人,这么一来,也都停下打斗,看着这黑影。

    这黑影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不是那妖女还能是谁?尤其别墅外的光线不是很强,在这种衬托下,她一身的鳞片反倒特意显眼。

    妖女的双臂灌足了力道,死死掐着两个随从。隔了这么一小会,这俩随从都出现气短的情况了。

    这俩随从试着乱抓乱挠,甚至是乱踹,想借此挣脱出去,不过妖女不吃这一套。

    妖女拿出哭丧脸,打量着大家,随后她猛地一用力,将两个随从像丢沙袋一样丢了出去。

    这俩随从都快半懵了,也都没啥反抗的一个跟头栽在地上。

    狐姐心里怒火并没释放掉呢,她看着这些不争气的随从,又催促几句。

    大毛最先有反应,看得出来,他原本不想惹这个妖女,但狐姐下命令了,他不冲又不是那个意思。

    大毛哇哇几声,站起来,急向妖女面前跑着。

    妖女漠视的看着大毛,最后等大毛凑到近处后,妖女直接飞起一脚。

    我知道,现在对美女的判断标准中,有一条就是这女人有没有一个大长腿。而这妖女就符合这一点,她长腿极长,大毛压根没法碰到她身体呢,就被她的长腿踢中了。

    大毛被一股力道一带,整个人犯了个跟头,又狠狠摔到地上。

    妖女连后退的架势都没有,冷冷站定,看着大毛。

    而我打心里也被妖女的实力震慑住了。我原本觉得,胡子跟妖女一对一单挑的话,胡子赢面要大,但现在一看,不是这么个情况,最乐观的估计,他们俩五五分吧。

    妖女也一定对胡子的印象深刻,此时她还特意扭头看着胡子。

    我不知道这妖女想什么呢,反正突然间,她又打起嗝来。

    胡子其实也打心里掂量着,估计也被妖女的身手震慑住了。他一脸严肃。

    狐姐看着随从们连番两次都败了,她越的没面子,这一刻她也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指着我俩喊,“七伤,魔王,该你们威了。”

    我心说这娘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合着她随随便便喊一句话,我哥俩就得上去拼命么?

    我当然不买她的账,而且我哥俩真要冲上去打起来,那也无疑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我本着和解的态度,往丑娘身边走了几步后,又开始我的忽悠模式。

    反正我说了好一番话,那意思,我们南地头和东地头今天之所以闹僵,不就是养殖场的小问题么?这也真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们两个地头也没必要因此伤和气吧?

    丑娘其实也不想跟我俩生冲突,我这番话一说完,丑娘倒是挺买我面子的,也借着台阶,语气一缓,那意思,要是南地头以后别总拿做假账说事,她这人大有大量,也不会再追究什么。

    但狐姐压根半点亏不想让,她拿出不松口的架势,还大有催促我和胡子的意思,让我俩少跟丑娘墨迹,赶紧动武。

    我又琢磨着,怎么给狐姐消消气呢。赶巧的是,别墅二楼有动静,从窗台处突然飞出一个东西来。

    这东西正好奔向丑娘。换做一般人,可以会躲闪不及,但丑娘看似随随便便的往旁边一挪步,就把它避开了。

    这东西最后插入到地里,我定睛一看,好嘛,是那个水果刀。

    我心说伊木这家伙,这时忍不住动怒了,但他动怒又能怎样?丑娘这些人并不好惹,他难道又有什么法子,把丑娘这些人全都收拾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