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丑娘之吻-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23章 丑娘之吻

    一时间,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这把水果刀上。有些随从还忍不住念叨,说梨王动怒了。

    我瞥了这几个随从一眼,心说他们真是猪脑子,梨王的身板子那么大,就算想撇东西,也不可能选择水果刀吧?不说别的,他那只肥手,握着这把小小的水果刀也别扭。

    这期间我观察着丑娘这些人的反应,丑娘看到水果刀后,大有深意的抬头往别墅二层看了看,最后还突然冷笑一下。

    我心头一震,心说凭丑娘这反应,她很可能知道伊木的存在。

    而狐姐呢,水果刀的出现,无疑让她的态度生一百八十度的变化,她原本还想跟丑娘死磕,现在却拿出急着要和解的架势。

    她松口了,那意思,既然假账的事就是个小事,我们两个地头也犯不上因为它伤了和气。

    我猜狐姐之所以有这种变化,更多的是考虑到伊木了,尤其她不想让丑娘知道伊木的存在。

    我借机也和稀泥,再次说了几句和解的话。

    丑娘闷头想了想,最后一摆手,这表示她接受了我和狐姐的观点。

    狐姐让随从们送客。但丑娘不急着走,反倒一转身,向红轿子走去。那个长满鳞片的妖女,随后也有这个举动。

    这俩女人凑到红轿子的轿门旁,丑娘附身进去,很快拿出两个账本。

    丑娘还把其中一个账本分给妖女,之后丑娘举着账本,跟我们说,“之前交接时,漏了一小部分资料,虽然这资料显得无关紧要,但毕竟养殖场换主人了,我这人光明磊落,不做私藏的事,所以你们来人,把这俩账本拿回去吧。”

    丑娘说过最后,一直看着我和胡子。

    她的意思在明显不过,让我和胡子去接账本。

    其他那些随从也好,以大毛为的兽人也罢,他们对丑娘和妖女都有些畏惧,这么一来,他们更没人主动凑前了。

    狐姐为了让丑娘尽快走,也催促我和胡子。

    我俩没办法,只好往前走几步,跟丑娘和妖女汇合。

    我先伸手,想接过丑娘手中的账本。丑娘原本没啥小动作,顺利的把账本递了过来,但突然地,她盯着我的双眼,变得温柔,还说了句,“我挺喜欢你这个小子的。”

    我先是一愣,丑娘又不管什么场合,对着我吻了过来。

    我措手不及,被她吻了个正着。一时间,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我心说自己怎么也是个小伙,被这么个老女人,尤其还是个毁过容的主儿强吻着,这算什么事?

    丑娘很热情,她不仅吻,还把舌头伸了出来,要往我嘴里送。

    我紧咬着牙,因为我这人有原则,觉得被她吻了,这是一码事,被她来个法式湿吻,这绝对又是另一码事。

    我不想让自己吃亏太多。

    而丑娘现这一情况后,她原本陶醉的闭着眼睛,现在又不得不把眼睛睁开,看着我的同时,又加重了推送的力道。

    我本想依旧死死咬住牙,甚至也觉得差不多了,我往后退退,这吻就算到此结束了。

    但丑娘不依,还动了动舌头。这下我感觉到不对劲了,她舌尖上明显有什么东西。

    我也不笨,立刻猜到,她一定有什么事想跟我说,但又碍于现在这个场合,尤其外人这么多,她不得已,只要借着吻,给我送纸条呢。

    丑娘的眼神也很丰富,她对我看似眉目传情,其实也有一种隐隐的催促。

    我最后一横心,心说去他娘的吧,反正吻也接了,不差最后这一哆嗦了。

    我张大嘴,跟她起来。但我舌头也在配合着,最后把那个小纸条接过来,又藏在后压床的侧面了。

    丑娘对我这举动很满意,最后我俩的嘴唇分开时,丑娘拿出温柔的样子,多说一句,“小子,你吻我,你绝对不吃亏。”

    我总觉得这话还有什么言外之意,但一时间我想不透。

    至于胡子,这一刻也遭到了妖女的强吻。妖女跟丑娘完全不一样,这绝对是个暴脾气的主儿。

    她吻着胡子的同时,还伸出双手,握着胡子的脖子,把胡子强行拎了起来。

    我不得不佩服妖女手上的力道,另外胡子被这么一举,别说抵抗这个吻了,他简直都有些缺氧。

    但这又不是打斗,外加在平时,胡子一直有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他就强忍着没作。

    妖女跟胡子足足吻了小半分钟,尤其还在众目睽睽之下。

    最后他俩分开时,胡子揉着嘴,他嘴唇都有些红肿了。胡子还试着抠牙,含含糊糊的说,“什么东西?”

    我猜妖女也借着接吻,给胡子嘴里送了什么纸条。

    我怕胡子说出啥来,就接话来了句,“兄弟,被美女强吻,这是美差,你要好好享受。”

    胡子跟我互相看着,我还对他不露痕迹的使了个眼色。胡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而其他那些随从,这一刻也有人起哄。

    狐姐对丑娘和妖女的这个举动,倒是有些不满,甚至脸沉的更加厉害。但她一门心思都放在伊木身上,对此事也不打算多追究。

    她又对丑娘这么人下了逐客令。丑娘她们也不打算多留,这就转身准备走人。

    狐姐心思细腻,对随从们摆手,让他们送一送丑娘。原本我和胡子作为随从的头领,送客这事,我俩本该带头才对。

    但狐姐又指名点姓的让我俩留下。最后有六个随从,外加大毛,这些人组成了送客的队伍。

    狐姐还拿出一个竹筒,给其中一个随从,她当着丑娘面,嘱咐这随从,“这竹筒上面有引线,一拉之下,就会有烟花飞上天,记住了,送到南地头的边界就可以,这一路上,好好待客,要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就烟花报警,我们为了客人安危,会第一时间赶去支援。”

    这随从连连点头。而丑娘她们,都明白狐姐这话的言外之意,尤其丑娘手下的那个龅牙女,又轻轻哼了一声。

    我和胡子本想目送丑娘她们离开,狐姐却带着我俩,立刻返回别墅,来到二层。

    我现这才隔了多久,别墅二层就有些凌乱了,就说伊木所在的那么小屋的门前,被撇出来不少东西,包括一把椅子。

    我心说还真没想到,伊木这爷们,人小脾气大。

    狐姐让我俩在走廊里等着,她独自走回那个小屋。我不知道她跟伊木说了什么,但大约过了一支烟的时间,狐姐又独自走了出来。

    她右脸颊红红的,估计是挨了伊木一巴掌。她沉着脸,让我和胡子先回去,还说伊木累了,等到明天,她再叫我俩过来,跟伊木好好聊聊。

    我巴不得是这个结果呢。尤其我和胡子的嘴里都藏着纸条,我怕纸条一直被口水浸泡着,别泡烂了。

    我俩这就离开别墅,往小破楼走去,

    小破楼一直死气沉沉的,因为在晚上这里也没个照明的灯光,但当我和胡子刚进了楼门,平底锅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他跟我俩关系好,也不把我俩当随从头领,所以说话很直接。

    他说,“之前有一群红衣女过来找我和胡子,我跟这些女人说你俩被一个随从带到别墅那里去了,这些红衣女都有些急了,尤其为的带着面具的老女人,喊了句糟了,又立刻带着其他人往别墅赶去。”

    平底锅顿了顿,又问,“那些红衣女看着不简单,难道是东地头的人?而且没多久,别墅那边就吹出海螺号了,到底生了啥事?”

    我当然不能把真实情况都说给平底锅听,我索性随便应付几句,那意思,丑娘带人过来找茬,不过现在这麻烦事已经平了。

    平底锅啧啧几声,说那个老女人原来就是丑娘,果然霸气。

    我不想跟平底锅多聊,又说我和胡子累了,就跟他告别了。

    我俩往住处走去的路上,我脑中还琢磨一番。我心说当时伊木非要我和胡子喝那杯酒,也亏得丑娘及时赶到,帮我俩化解了这场危机。我原本以为是巧合,现在一看,丑娘这次去别墅找茬,其实是想给我俩解围才对。

    从这点看,我不得不感激丑娘。

    胡子当然没我想的多了,他一路默默地,也没表啥看法。等坐到我俩屋内的草垫子上后,胡子又开始抠牙。

    他抠牙的姿势很不雅,甚至也有点恶心。但我没管那个,因为我也抠起来。

    我俩最后拿出两个湿乎乎的,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纸条后,胡子迫不及待的把他手中纸条展开了。

    我带着好奇,还把打火机掏出来,捂着点火,借着微弱的火光,我看到这纸条上的内容了。

    上面写着:“夜晨点右窑面合毒做据后狱。”

    我和胡子把这内容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我还默念着,甚至都把这内容牢牢记在心里,但不得不说,这内容太有玄机了,我和胡子一时间都参悟不透。

    胡子还分析说,“难道这他娘的是古文言文?”

    我觉得不像,反倒像是一组加密的数据。我把这猜测说给胡子听。

    胡子拿出不服气的架势,说不就破解么?老子这脑袋,绝对够用,当初破解密码箱时,只要我出马,无人能出其右。

    他因此还绞尽脑汁的想了起来。而我没他那么“积极”,这倒不能说我偷懒。

    我心说还有我手里的纸条没打开呢,这纸条上的内容,或许还能为我俩做出什么提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