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诡异小屋-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26章 诡异小屋

    我明白这竹筒是干嘛的,冷不丁的,我还想到格桑尼玛了,因为那些土著人,在没有枪弹的情况下,都会用弓弩和竹筒这类的武器。

    我们四个稍作整理,我和胡子图省事,把铁八爪都缠在腰间了,之后我们一起走出菜窑。

    这期间除了丑娘跟我们汇合,再无其他人。我也问丑娘,她的那些手下呢?这次不参加夺取毒药的行动了?

    丑娘说人多反倒误事,那些手下都偷偷渗透到养殖场了,为越狱做好准备。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我们离开菜窑后,都选择一路小跑,毕竟要提高度,保证效率。

    我、胡子和丑娘,都是正常的跑步姿势,但屎哥不一般,他两只胳膊不怎么摆动,就跟个摆设一样,自然耷拉下来,而他两条腿紧倒腾,反倒比谁跑的都快。

    我跟胡子跑步时,挨着近。或许是屎哥总针对胡子,胡子对他印象不太好。

    我俩边跑,胡子还边跟我说,“瞧瞧,那臭哥们就作死吧,他这么跑,很容易没有平衡,摔个狗啃屎啥的。”

    我其实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问题是我也觉得,屎哥绝不是出洋相,他这么跑,一定有他的理由。

    等又跑了一刻钟吧,屎哥突然踉跄几步,最后他身体一软,还躺在了地上。

    胡子轻轻呵呵一声,似乎在说,怎么样?老子的预言很准吧?

    我并没太多考虑预言不预言的,反倒担心屎哥别摔伤了。我紧跑几步,凑过去,也考虑着要不要先扶他起来。

    但丑娘对屎哥更加了解,她喂了一声,把我叫住,之后她又嘘了嘘,还警惕的四下看了看。

    我察觉到不对劲了,立刻停下脚步,默默等起来。

    屎哥足足躺了几秒钟,最后他又跟个行尸走肉一样,慢吞吞的爬了起来。

    他对我们说,“刚刚周围好像有人,我特意贴着地面听了听,能感觉得到,但这人突然不动了,估计是藏起来了。”

    我真是服了屎哥,心说他咋会这种失传的绝学呢,听一听地面,就知道周围的形势了?

    至于胡子,他拿出不信的架势,还反驳说,“这儿大半夜的,南地头的人,要么睡了,要么都聚在别墅内胡扯呢,哪有人在这种荒郊野外乱溜达?”

    丑娘并没急着说啥,而屎哥又细品了品,他犹豫一番,最后一摆手,说不管这个了,或者是什么动物弄出的声响呢。

    我们暂且把这事放在脑后,接下来一路,我们没遇到啥岔子,一起来到别墅附近。

    这别墅还是灯火通明的架势,尤其一楼的门口,蹲着包括大毛在内的那四个兽人。

    但这些兽人都趴在地上,呼呼睡着了。我们隔远望着这一切,尤其我们身下方,是一片灌木丛,我们借着灌木,隐藏着身体。

    胡子先说,“要想夺毒素,得先把大毛他们降服才行。”

    顺带着,他看向屎哥和丑娘。屎哥先把吹筒拿了出来,咬在嘴上后,他对我们摆摆手,示意我们默默等着。

    他盯着前方的灌木丛,又轻轻一扑,整个人卧倒在地。

    我怀疑屎哥是不是练了什么特别的武功,刚刚他跑步姿势,就把我震住了,而他现在一点点往前爬起来,这姿势同样怪异。

    一般人爬的话,都要手脚并用才行,而屎哥简直跟一条蛇一样,浑身笔直着,也不见手脚怎么用力,就靠着腰间的劲儿,外加身体一扭一扭之下,就能慢慢往前行。

    胡子看的直愣,还不可思议的摇摇头。

    我们耐着性子等了三五分钟吧,屎哥越的离别墅近了,尤其他这么爬,不仅不明显,还没什么声响。

    屎哥的嘴上一直咬着竹筒呢,他伺机把里面的飞镖都吹了出去。

    飞镖很有准头,每一个都刺在一个兽人的身上。这飞镖的刺针很细,估计刺入的一瞬间,不会让人感觉到啥疼痛。

    这四个兽人,因此呼呼睡得更沉。

    屎哥又品了品,之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丑娘等的就是这一刻,她也要咬住竹筒,要跟屎哥汇合,当然了,在走之前,她跟我和胡子说,“我和屎哥负责一楼,你哥俩别耽误,直接借着铁八爪上二楼,那毒药,十有在伊木那里。”

    我心说得了,最艰巨的任务,这一次又落在我和胡子身上了。

    我俩并没什么怨言,而且我俩都把铁八爪拿了下来,跟丑娘分道扬镳后,我俩特意绕到别墅的后身。

    这里的别墅二楼,也有个大窗户,而且窗户上没玻璃。

    我和胡子贴着墙角站好,互相示意后,我俩一起把铁八爪抛了上去。

    伴随轻轻的啪啪两声,铁八爪都抓的牢牢的。我和胡子都留了后手,没急着上爬,反倒用力往外拽了拽,试试铁八爪的承重程度。

    我的铁八爪倒还好说,而胡子这么一使劲,他的铁八爪又出咔的一声响,随后又一股碎木屑落了下来。

    胡子当其冲,被落了一脑袋。胡子气的使劲拍了拍,还念叨,说老子的脑袋又招谁惹谁了?咋这么倒霉呢?

    我猜胡子还没忘刚刚屎哥拍他脑门的事呢,这次又被碎木屑砸中,他是新恨旧恨一起作了。

    我看胡子上来死磕的劲了,想把铁八爪强行拽下来,再重新来一次。

    我把胡子劝住了,又指着自己的铁八爪,跟他说,“爬我的吧。”

    我怕胡子再这么折腾,别因此弄出太大的声响,让别人觉了。

    胡子还拿出一副怒气未消的架势,不过他想了想,也同意了我的建议。

    他当先爬起铁八爪。虽说我和胡子没受过特殊训练,不能像特警或特种兵那样,爬起铁八爪来嗖嗖快,但我们也没太水太次。

    胡子匀的往上爬,最后还轻巧的一翻身,跳到里面了。

    我紧随其后,等我也顺利的跟胡子汇合,来到别墅二楼后,我观察着整个二层。

    这里全是一个个独立的小屋子,走廊里也没人,显得轻悄悄的。我和胡子对之前伊木所在的那个屋子有印象,我俩低声一商量,先直奔那个屋子去吧,这次的目的就是拿到毒药,所以只要找到伊木,搜出毒药,我们就能悄悄往下撤了,到时再跟丑娘和屎哥汇合。

    胡子趁空还把后腰上的电棍拿了出来。他带头,我跟着他。

    我俩来到那屋子的门前后,也一起贴着屋门听了听。

    这屋内传来呼噜、呼噜的声音,就好像猪叫一声。胡子拿出很鄙视的表情,跟我悄声说,“听到没?这膏药国的男人就是一头猪,平时人模人样的,但一睡觉,都暴露最本质的问题了。”

    我附和的笑了笑,又打手势,那意思,我一会把门打开,胡子拎着电棍往里走,最好是对着伊木的身上来上几下子,让这小子彻底晕过去。

    胡子特意又举了举电棍,示意他准备好了。

    我一点点的用力,力求让门开时,不出任何声响。

    就这样,伴随门缝越来越大,里面传来的呼噜、呼噜的声音就越明显。

    我本来绝对这是好事,因为这代表伊木这兔崽子,睡得还是那么死,但等门缝够大了,我和胡子顺着往里一看,我一时间脑袋里嗡了一声。

    伊木哪在睡觉?他脱得光溜溜的,正跟狐姐做那事呢。

    狐姐坐在伊木身上,背对着我们,尤其狐姐也是裸的,估计是此时的伊木很爽,在这种爽的刺激下,让他忍不住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另外我看的清清楚楚,狐姐的后背上、脖颈上的血管很明显,都有些凸凸出来了。

    乍一看这情景,我真有点被恶心和被吓到了。

    胡子跟我反应差不多,而伊木呢,突然抬了下头,看到我和胡子了。

    他脸色红红的,也不呼噜了,反倒骂了句,“八嘎!”

    狐姐原本扭着腰,还有节奏的晃着身子,现在她也一顿,扭过头来。

    狐姐双眼通红,看起来不像个正常人。她似乎不认识我俩了,而且对我俩的到来很不满,她特意呲牙咧嘴的。

    这跟我和胡子之前想的场景有些出入,但我和胡子的应变能力都很强。

    胡子先喊了句,“冲!”他还举着电棍立刻冲向屋里。

    而我一时间双手空空,没啥武器,另外我脑袋里的芯片还处于休眠状态,这不是我施展本领的最佳状态。

    我因此没胡子这么积极,反倒只往屋内走了一步,随手把屋门关上了。我又四下打量着,想找一找,看有啥趁手的家伙事没有。

    狐姐对胡子的兴趣不大,尤其等胡子冲到她和伊木的近处后,狐姐突然从伊木身上站了起来。

    那一瞬间,我还看到伊木那根直起来的棍子。

    狐姐绕过胡子,特意向我扑了过来,而伊木急忙起身,也不管自己什么状态,立刻跟胡子打斗起来。

    我没时间顾胡子,因为狐姐扑的一瞬间,还突然跳了一下。

    我怀疑她腿上是不是装弹簧了,不然为何能跳的这么高,而且我这么一分神,狐姐一下骑到我身上了,我也被一股力道一带,整个身体往后一仰。

    这么一来,狐姐骑着我,跟我一起摔到地上。

    我落地一瞬间,疼的忍不住呲了呲牙,狐姐有我这么个垫背的,她倒是好过一些。但她并没闲着,立刻对我起了新一轮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