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切腹-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27章 切腹

    狐姐很疯狂,举着双手,对我又掐又捏的不说,还长大了嘴巴,试图咬我。

    我倒是对她的掐和捏不怕,尤其她一个小娘们,力道不大,我也不疼,但用嘴咬就不一样了。

    我看着她的“血盆小口”,第一反应是急忙用双手托住了她的双肩,我试图这么样的把她挡住。

    狐姐隔空对我咬了几下,尤其她现在有些神志不清,一脸表情特别狰狞。她现根本咬不到我时,也不怎么动脑筋,反倒强行的伸起脖子来。

    我怀疑她脖子怎么长的,被这么一抻,竟然能伸这么长。她的嘴跟我脸的距离又进了一步。

    我为了保险期间,腾出一只手,又托住她的下巴。我也很留意,没让手指头离她嘴边太近,不然她死死咬住我的手指头,这手指保准就断了。

    狐姐还是不放弃,盯着我的脸,她又伸了伸舌头,那意思就好像说,就算咬不到我,也要用舌头舔我。

    她的舌头上还挂着很浓的口水,这些口水都挂糊了,另外她使劲呼吸之下,一股口气对着我迎面扑来。

    我闻到这里面有极浓的腥气。

    我原本就猜测,狐姐也中了毒,现在一看,她何止中毒那么简单,弄不好还是个重灾户。

    我怕她的口水别有什么传染性,尤其这么落到我脸上了,岂不坑了我?

    我彻底急了,这时腰间一力,外加双腿的膝盖也往上顶。

    我这种爆力很及时,也很强大,狐姐被这么一带,一下子失衡了。她坐在我身上的同时,又往前来了个前滚翻。

    狐姐最后迎面趴到地上。我身子一松快,也没了限制。我立刻一个鲤鱼打挺,半蹲半站了起来。

    我回头看着狐姐。她跟个疯子一样,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话,还试图慢慢的坐起来。

    说实话,狐姐并不是什么身手高强的人,她跟我打斗时,纯属是乱抡王八拳的节奏。而我要想降服她,其实也不难。

    问题是,她现在着身体,外加是个女人。我跟她一打照面,就能看到她的身体,看到那些敏感的东西。我有时候也有跟胡子类似的想法,我这么个爷们,真要拳脚相加的对付一个女子,多多少少有些说不过去。

    我这么一犹豫,狐姐已经坐了起来,她扭头看着我,又呲牙咧嘴的。

    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耽误了,我强行说服自己,又来了一股狠劲儿。

    我凑到狐姐身旁,对准她的脑袋,狠狠来了一记射点球。伴随砰的一声响,狐姐被我踢得又扑到地上。

    我太清楚自己用的力道有多大了,我也对这一脚很有信心。

    我盯着狐姐,看她接下来的反应。但狐姐并没晕过去,反倒挣扎着还要坐起来。

    我心中诧异连连,而且我也没时间想太多。我后退两步,看着她的脑袋,准备故技重施的再来一记。

    狐姐狰狞的扭头看了看我。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被我吓到了,反正突然地,她身体一软,心中强行憋得那一口气卸掉了。她扛不住的又往地上一趴,再没动静。

    我心里松快了一些。这时我精力一转,又看向胡子。

    胡子那边的“战场”,相比之下有些热闹。他跟伊木几乎揉到了一起,伊木死死拽着胡子的两只手,这哥俩正对踹呢。

    其实也能看得出来,伊木处于下风,根本打不过胡子,所以他现在选了个笨招,死死拽住胡子,让胡子双手毫无用武之地,这俩人也只能用脚互相攻击着。

    我们现在不是单纯的斗殴,反倒有行动、有任务。我才不管一对一还是一对二呢。

    我四下看看,又就近的找到一把椅子,把它拎了起来。

    我对胡子喊了句,“兄弟,退开,我来!”

    我拎着椅子,往他俩那边走过去。胡子突然嘿了一声,而伊木呢,现我尤其是我手中的椅子后,他脸色一变。

    他也不拽胡子的双手了,还立刻又叫又嚷的,猛地进攻几下。

    他也借着这股势头,猛地往后退了退。这么一来,他跟胡子完全分开了。

    我很快跟胡子汇合,又一起冷冷打量着伊木。伊木显得有些胆怯,嘴里不断骂着,“八嘎!”

    随后他一摸后腰,拿出一把剑来。

    这剑带着剑鞘,也就一尺长。他果断的把剑从剑鞘内拔了出来。

    我承认,自己对剑这类的东西了解不多,尤其现在啥社会了,哪有什么剑客,就算黑涩会打架,也都用砍刀之类的。

    我观察这剑,很细,不比筷子粗多少。我想到一个词,鱼肠剑。

    伊木挥舞几下鱼肠剑,估计是先找找手感。胡子这时眯着眼,打量伊木的动作,他又嘲讽的来了句,“你他娘的,拿的大号的牙签,乱比划什么呢?”

    伊木气的整个脸更红,他哇哇叫着,举着鱼肠剑,向胡子刺了过去。

    胡子让我别插手,他又往前凑了一步。

    我看的出来,胡子想试试空手夺白刃,问题是伊木懂一些身手,外加这也是挺有难度的一个举动,我俩平时接触更多的,都是近身搏斗的招数,对擒拿和夺刃这类的技巧,知道的实在有限。

    胡子跟伊木交手几次,胡子也因此吃了个亏。

    伊木再次哇了一声,用鱼肠剑横着用力一划。胡子衣服上被弄出一个大口子来。

    胡子及时往后退了退。我急忙盯着瞧瞧。这大口子只把衣服弄坏了,好在没伤到皮肉。

    我对胡子建议,那意思,咱哥俩一起上吧,你也别逞能,非要夺白刃了。

    胡子这人,挺要面的,我这么一说,他反倒绷着脸,回答道,“怎么着?看不起你兄弟?”

    胡子倔强的哼了一声,让我再退开一些,别耽误他“功”。随后他指着伊木,骂道,“膏药狗,别愣着,再拿你的牙签杀过来,爷爷教你几手。”

    伊木对狗这个字眼很敏感,他又哇哇叫上了,尤其叫声中,很有撕心裂肺的感觉。

    我都服这个伊木了,心说他什么毛病?咋每次打之前都叫唤呢?累不累得慌,要打就打,哪有那么多说道。

    但伊木压根不像我这么想,等叫痛快了,他再次奔向胡子,还把鱼肠剑对准胡子的脸猛戳出去。

    这一剑要是实打实戳在胡子脸上,我估计胡子肯定得挂了。而胡子却很淡定,也没急着躲避。

    等这鱼肠剑的剑尖逼的很近了,胡子猛地一歪脑袋,还一扭头。

    胡子张大嘴,对着鱼肠剑咬了过去。

    胡子这牙,实在是太彪悍了,我听到嘎嘣的一声响。胡子和伊木又再次分开,这次是伊木选的主动后退。

    伊木看着手中的鱼肠剑,它竟然居中断了,只剩下半截。

    胡子嘴里咬着另外半截,不过胡子并非没受伤,嘴角有一处,被鱼肠剑割了一下,稍微流出点血。

    胡子不在乎,呸了一口,把那半截剑吐了出来,伴随咣当一声响,这剑还落到了地上。

    胡子一脸坏笑,问伊木,“爷们,你这牙签从哪买的?水货吧?咋这么不结实呢?”

    伊木表情很丰富,先是诧异,又是犯懵,最后流露出完完全全的恐惧样。想想也是,换做谁看到胡子露这么一手,保准被吓住。

    伊木沉默了几秒钟,又问了句,“你们滴,到底是什么人?”

    我心说这小子倒也没笨到不可救药。我和胡子当然不会全盘托出。胡子还上来吹劲儿了,用大拇指指着自己,喝到,“老子是国际刑警,你完了,小膏药,知道不?你们非法囚禁,又对犯人下毒的,估计要被枪决的,啊不,枪决太轻了,要被炮决。”

    我心说胡子真能忽悠,怎么连炮决这种词都冒出来了?而胡子顿了顿,又脸色一缓,让伊木识相的,把毒药交出来,这也算是坦白从宽,到时会减轻处罚,改成枪决的。

    我不知道伊木到底怎么想的,又对胡子这话信了多少,反正他整张脸沉的,都快滴出水来。

    他又一狠,对我俩大喊,“大膏药国的武士,绝不会投降,我宁可切腹自尽,也不受那耻辱。”

    胡子呸了一口,指着伊木手中的半截鱼肠剑,又说,“你个瘪三,口吐什么狂言,老子今天跟你较真上了,你他娘快点的,别墨迹哈,赶紧切腹,让我瞧瞧到底什么样?”

    随后胡子还看了看我。我明白胡子啥意思,我接话说,“伊木君,我告诉你切腹的后果,知道么?人是有条件反射的,当你把鱼肠剑刺到自己肚子里那一刹那,你会感觉到剧痛无比,潜意识也会影响你,让你最后的力道不会太大。你一下不可能切死自己,反倒只能在你肚子上留下一个洞。你的内脏,像肠子啊什么的,都会顺着这个洞流出来。另外你也会大出血,弄得浑身都是。”

    我看伊木整个脸都青了,我顿了顿又说,“你知道么?切腹后,你要一直熬下去,等血流光了,你才能痛苦的死去,而且那一点都不体面,反倒很恶心。”

    我没看错,伊木真的被吓住了,最后手都有些抖了。

    胡子呵了一声,骂了句,“你不是嚷嚷着切腹么?咋抖上了,你真是个怂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