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大野猪遇上狼-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28章 大野猪遇上狼

    胡子这番话绝对刺激到伊木了,尤其刺激到他内心最脆弱的人格了。

    他脸色又变了变,最后拿出一丝狠劲儿,但他也不提切腹不切腹的事了,反倒举着那半截鱼肠剑,对着胡子冲了过去。

    我猜伊木想再搏一次,争取把胡子打败。问题是,这可能么?

    我和胡子随便一个人跟他单挑,他都不是对手,更何况现在我哥俩二对一?

    胡子呦呵一声,还往旁边一避。至于我,眼疾手快,趁空绕到伊木背后,对准他狠狠扑了上去。

    我抱住他,尤其为了保险,我双手最后还在他胸前集合,紧紧握到了一起。

    我对胡子提醒,“快上!”

    胡子窜了过来,先对着伊木握刀的手腕狠狠切了一下,这让伊木吃疼之下,把鱼肠剑脱手了,之后胡子盯着伊木,又骂咧起来,反正王八羔子、犊子这类的词,层出不穷的往外冒。

    胡子手上也有动作,对着伊木的肚子,一拳又一拳的砸着。

    伊木疼的嗷嗷叫唤,这也真不像个老爷们,一点忍耐力都没有。另外他想使劲挣扎,但我死死用力,把他压住了。

    胡子的拳头,虽然不像拳击手那样,但也不可小瞧,几拳过后,伊木有点神智迷糊了,他还长着大嘴,往外溢着一股又一股的哈喇子。

    我从侧面观察着伊木,心说这爷们可能随时要晕。我可不希望他晕倒,不然我们跟谁问毒素的事去?

    我给胡子提醒,让他手下留情。但此时的胡子,也有些激进了。

    他倒是停下打伊木了,不过他又指着伊木,吼着说,“小膏药,知道不?老子以前就对你们很不爽,他娘的,你们做的那叫人事?烧杀抢掠,三光政策,但后来投降了,又装傻充愣,死不承认自己做的恶行,再说你吧,你个香蕉巴拉的货儿,嚷嚷着切腹,最后胆小,又成缩头王八了,老子教教你做人。你!你!得记得,老爷们做事,一口唾沫一个钉,做了也敢承认,娘的,越说越气,看拳!”

    胡子往后退了两步,举着拳头,盯着伊木的脑门。

    我心说糟了,不过没等喊呢,胡子又猛地往前一冲,用拳头对准伊木的脑门砸了上去。

    他这一拳,借着半个身子的重量,又借着前冲的度,而想而知威力有多大。

    伴随砰的一声,我都觉得自己也受到了一股很大的冲击力。

    我被伊木带的,往后稍微退了退。至于伊木,整个人耷拉个脑袋,看架势,应该是重度昏迷了。

    胡子一点没意识到自己做错啥了,他还甩了甩拳头,拿出一脸很爽的样子。

    我盯着胡子,也双手一松,让伊木跟一滩烂泥一样滑坐到地上。

    我问胡子,“我说兄弟,这膏药晕了,毒素咋办?”

    胡子一愣,又拿出一副懊悔的样子,差点拍大腿。但他很快又一转思路,跟我说,“怕什么?咱们自己找。”

    胡子蹲下身,这就要对伊木搜身。

    我倒是觉得,那毒素不该被伊木随身揣着才对。我又四下瞧瞧,凑到屋内的一个角落里。

    这里有几把椅子,我从一个椅子下面,找到了一个皮箱,这皮箱上带着数字密码锁。

    我对胡子喂了一声,又把皮箱举起来,给他看。

    胡子吹了声哨,说就是这个。他也不理伊木了,凑过来,一把抢过皮箱。

    胡子摆弄着上面的密码锁。他在这方面无疑是个专家。他跟我说,“小问题,给我半分钟,我搞定它。”

    胡子这就把耳朵凑过去,贴在密码锁的上面,他又腾出一只手指,对着密码锁不断的拨号。

    我估计他光用听,就能现正确密码。

    我没去打扰他。而且也就多了十几秒钟,胡子喊了句有了,他又快拨弄数字,想把箱子打开。

    我把胡子拦住了,因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还担心起来。

    我问胡子,“这密码箱内会不会有自毁的功能?一旦密码失败,里面的毒素别被破坏了。”

    这也不是我信口胡说,我和胡子逃难偷渡时,就遇到过一种高级的密码箱。

    胡子哈哈笑了,摇头让我放心,他特意指着这个密码箱,说这就是一般质量的货,没啥啰嗦。

    胡子最后把密码锁上的数字输完,又喊了句,“走!”伴随咔的一声,这密码箱开了。

    我俩都盯着里面,我现这箱内有一个个独立的格子,每个格子里面放着的全是小瓶瓶罐罐。

    每个瓶瓶罐罐内都装着幽绿色的液体。

    光凭这颜色,我就知道,这液体不是好东西。

    胡子对我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任务完成。他又把密码箱锁好。

    我俩是偷偷溜进来的,我本着此地不宜久留的架势,叫着胡子,想一起撤退。

    我本想原路返回,从二楼的窗台爬下去,但等我哥俩刚一扭头,盯着这小屋的门口时,我一愣。

    胡子想的没那么多,还真就急着往外走。我把胡子叫住了。我跟他说,“娘的,玉狐狸哪去了?”

    我还特意指了指屋门旁的一处地面,那意思,刚刚玉狐狸就晕在这了。

    胡子没参与我和玉狐狸的打斗,他有些懵。而稍微这么一缓,我猜到了,玉狐狸一定是醒了,她又打不过我们,所以只能偷偷溜走了。

    我念叨句糟了,又急匆匆的跑出去。

    我左右打量着,赶巧现玉狐狸正站在另一个屋子的门口。她挺虚弱的,几乎整个人都靠在门上,而且她正在拧门把手。

    这都没什么,关键是我现,这屋子很大,里面十有住着梨王。

    我心中猛抽了一下,心说她真要把梨王叫醒了,那可以是重量级人物,也很不好惹。

    我急了,对胡子提醒了句。我哥俩又一起追向玉狐狸。

    玉狐狸趁空也看到我俩了,她纯粹是被吓得,这一刻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她猛地把门打开,又踉踉跄跄冲了进去。

    我还抱着一份希望,试图赶在玉狐狸叫醒梨王前,我和胡子能把她抓住。

    但这一切显得有些晚了。我俩刚来到挨着那个屋门的墙壁时,突然间,有两只肥手撞破墙壁,伸了出来。

    这墙壁都是木板搭建的,不是很结实,但同样质量没那么差。

    这两只肥手不仅没受伤,还很有准头的各自抓到我和胡子的脖子上了。

    我被肥手捏的,一时间眼前黑。我猜这肥手是梨王的,打心里我也连连叫苦。

    我和胡子也别说追玉狐狸了,全都想着法子,要么使劲扭身子,要么对着肥手又抓又打的,想从“魔爪”中挣脱出去。

    我一时间也挺后悔,因为刚刚跟伊木打斗时,我没把那半截鱼肠剑拿走,不然现在有那剑在手,虽说是个残品,但我可以用它使劲戳梨王的手,让梨王被迫松开我们。

    而现在,我和胡子不得不面对一个窘境。无论我俩怎么折腾,都逃脱不开这双魔爪。

    梨王也一定察觉到我和胡子的不老实了,他突然又有了一个新举动。

    他死死拽着我俩的同时,又猛地让双手退回去。我和胡子跟梨王之间隔着一面墙呢,这下可好,我俩都实打实的砰的一声撞到墙上。

    我比较倒霉,还是脸还磕上去的。我就觉得自己大脑都狠狠抽搐了一下。

    梨王似乎对这一招很满意,他又故技重施,让我和胡子撞了几次墙。

    胡子不比我好过多少,他浑身有些软,另外有点斗鸡眼了。但与此同时,胡子也上来一股子彪劲儿。

    他拿出狰狞的表情,双手双脚都向墙面拄去。这举动无疑是说,胡子用他全身的力道跟梨王的一只手死磕上了。

    我用余光看到胡子这个举动后,心里暗赞胡子聪明。我也立刻照做。

    而且我生怕自己的力气不够大,最后使劲之余,还呲牙咧嘴的。

    梨王倒是想跟我们角力一番,但在我和胡子的严守之下,我们仨之间形成了微妙的平衡,他没办法奈何我俩,我俩同样没办法挣脱他。

    我知道,这么下去不是长久之计,问题是一时间,我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

    狐姐这时也躲在屋内,她一定充当了梨王的军师,不然就凭梨王的榆木脑袋,不可能一下子变聪明。突然间,他反其道行之,松开了抓我俩的双手。

    我和胡子在始料不及的情况下,外加被自身双手双脚的力道一带,我俩都往后飞了半米。

    最后我俩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胡子还忍不住的哼哼几声。

    我俩知道,现在没时间缓口气,我招呼胡子,我俩又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

    而那屋子的屋门,突然被踢开了。梨王晃晃悠悠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光说他的体积,这么壮,就很有视觉冲击力,另外这一刻,梨王哼哼着,跟个大猪一样。

    我和胡子往各自的身旁靠了靠。胡子一狠,跟我说,“冲!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应了一声,立刻往前跑,但等我趁机又回头一看,这死胡子,哪冲过来了?合着就我自己当了急先锋。

    胡子也拿着诧异的眼光看着我,估计他没料到,我说冲就冲,这么有效率。

    我没时间跟胡子较真,而且这么一来,梨王把精力都放在我身上了。

    梨王来了怒意,往我这边跑了几步。

    我不敢跟他正面相对,就试图找个空隙,绕到他身后去,毕竟他这么肥壮,身体协调性不好,我要想赢他,只能通过自身的敏捷优势。

    我这想法倒是不错,但等往细了一较真,我找起空隙来很难。

    梨王的整个身体一横,几乎把大半个走廊都占上了。我试图往左,他的身体就也稍微往左一偏,挡着我。

    最后我左左右右的折腾几次,梨王反倒借着这个机会,跟我越来越近。另外我被他这么一挡,也跟胡子分开了。

    我急了,眼看着梨王要伸手抓我。我心里一狠,又做了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