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尸中鬼-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3章 尸中鬼

    二狗说过,那钥匙就在傻帽腰间的钥匙扣上,但现在傻帽腰间除了有一根当裤带系着的绳子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阿虎又跟傻帽边吸烟边聊了一小会,傻帽这人有个特点,手不老实。他有次傻笑着,还对着胸口摸了摸。

    胡子眼睛尖,一下看出猫腻了。

    这一刻他脸沉得厉害,还跟我骂道,“他娘的,这傻帽把钥匙穿绳挂脖子上了。”

    我原本把心思都放在阿虎身上了,也打量着这个怪人,但胡子又把我思路带回来了。

    我悄悄问胡子,“你还能偷么?”

    胡子气的再次骂娘,也微微摇头。我劝胡子收手吧。胡子还不想放弃,他一直徘徊在傻帽的周围,试图找到下手的机会。

    但笨寻思,这黄天化日之下,他怎么可能把傻帽脖上挂的钥匙偷走呢?

    没多久,两拨渔奴的斗架也结束了。还有人受了点轻伤,那帮守卫连骂带训的,让他们都老实点,继续开工。

    我知道,这么一来,胡子能偷成的机会更加渺茫。二狗偷空还跟我俩碰面了,问胡子怎么样了?

    胡子这人,有时候很要面子,他让二狗再说说,其他戴钥匙的几个跟班是谁,他逐一去“品品”,看能不能有下手的机会。

    二狗脸色很差,知道胡子失手了,但他有太强的逃跑了,也不惜代价的想让胡子再试一试。

    他跟胡子一起走开,拿干活为幌子,其实是商量去了。我没跟过去,一边假意干活,一边琢磨着。

    我不想胡子因为莽撞而节外生枝的惹出麻烦,我纯属瞎看,最后目光落在杀人鲸的尸体上了。

    这尸体挺惨,鲸头已经被砍掉了,尾巴也被锯下来了,肚子更是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而且原本负责锯肉的渔奴,因为打架被调离了,现在它就静静躺在那儿,周围没其他人。

    我突然灵机一动,还回忆着我们遭遇杀人鲸袭击时的画面,我怀疑胃里藏钥匙的那个渔奴,很可能被杀人鲸吃了,尤其这鲸鱼的嘴巴那么大,吃个人不跟玩似的?

    我因此也有一个帮二狗的办法。虽说这法子有点熬人,但我不在乎。

    我往鲸尸旁边凑过去,尤其盯着它肚子上的那个大口子,我深呼吸几口,等觉得可以了。我屏住呼吸,扒着大口子,对准鲸鱼胃部,只身钻了进去。

    我形容不好这一刻的感受。这里很黑,我什么都看不见,这里的温度也很高,蒸的我脑袋发胀。

    但这都不算什么,我还感觉到,这里的酸性很大,估计跟鲸鱼的胃液有关。我身上沾到不少液体,让皮肤又疼又痒的厉害。

    我特想挠一挠,试图好过一些,问题是,我真要这么做了,皮肤会发炎,甚至是感染。

    我为了保护眼睛,外加这里这么黑,索性也紧闭双眼,跟个瞎子似的摸了起来。

    我最先碰到一团肉呼呼的东西,我也不知道这玩意是啥,更怕是那渔奴被酸液侵蚀后的尸体,我又不嫌恶心的摸索一番。

    等摸到了一个个吸盘时,我明白了,这他娘的是章鱼或乌贼。

    我舍弃它,又往里走。等再次碰到一团“肉”时,我强压下不适感,再次摸了起来。

    我承认自己运气差,没几下呢,又抓到了一根“棒子”,这分明是男人的那玩意儿。我气的哼了一声,不过我打心里也窃喜,毕竟有这棒子,就说明我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我急忙扩大摸索范围,最后找到了这尸体的小腹。这上面有好大一个窟窿,估计是被杀人鲸的牙齿咬出来的。

    我原本打算,这一次进来只想确认这里有没有尸体,没想到这窟窿也帮了我的大忙了。

    我顺着窟窿伸手往里抠,也好一通的掏,偶尔还传出咕叽、咕叽的声响。

    我心头的恶心感更浓,另外也有点缺氧了。

    最后找到钥匙时,我整个人都快扛不住了。我不想就这么握着钥匙出去,不然遇到守卫,岂不是害了自己?也坑了二狗他们?

    我一时想个笨招,把他藏在鞋里了。

    之后我原路返回,但出乎意料的,还有个大麻烦等着我。

    鲸鱼肚上的大口子,现在完全闭合了。我在外面能很容易的把它扒开,但整个人身陷其中时,我根本就不知道从哪下手。

    我摸了几个地方,甚至试着使劲扯了扯,根本没用。

    我因此急了,也因为这么一急,我忍不住咳嗽一下。这次更操蛋,我吸入了一口酸气,也导致身体一软,直接跪了下来。

    要是没人救我,用不上几分钟,我这条命就交代到这儿了,而且这里算什么?连个荒坟都不如。

    意外的是,突然间有一丝光线射了进来。我第一时间就很敏感的捕捉到了。

    我不仅睁开了眼睛,还在求生的趋势下,玩命的往有光线的地方爬去。

    我费劲巴拉好一番,才从鱼肚里爬出来,我忍不住的大喘气,用这种方式吸着新鲜空气。

    这时我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也一定是他,刚刚扒开了鱼肚。我不知道他扒开鱼肚的目的何在,但不管怎么说,他间接救了我一命。

    我抬头看他,想知道这是谁。但我真没料到,竟会是阿虎。

    他沉着脸,正冷冷打量着我。而且很快的,也有其他守卫和渔奴注意到我了。我现在浑身又是血又是胃液的,跟个怪物一样。他们停下手头的事,全好奇的往我这边凑了过来。

    阿虎问我,“怎么回事?”

    我急中生智,编瞎话说,“这鲸鱼肚子里全是废料,我想把它们掏出来,弄到大锅里炼油。但没想到一失足掉了进去。”

    其他守卫听完全哈哈笑了,连骂我怂货。那些渔奴也都拿出略有讽刺的目光,觉得我蠢。

    阿虎没再问啥,反倒指着海说,“滚过去,洗一洗后接着干活。”

    我当然巴不得呢,而且在这岛上就一个好处,想洗海澡容易。

    我嗖嗖奔着海边跑去,但也拿捏一个尺度,心说千万别把鞋甩下来。

    当我刚洗完海澡,胡子还赶过来了,他扶着我上岸的同时,还吐槽说,“你咋这么不小心呢?”

    我跟他说,“你懂个屁!”随后我又简要说了说刚刚的经过。

    胡子原本被我这么一骂,一脸的不服,但听完后,他表情僵住了。

    我不知道他这一刻心里想啥呢,会不会很崇拜我?但我提醒他,现在这表情很好,一定保持下去,千万别流露出啥异常来。

    胡子“木纳”的嗯了一声。

    接下来我们一直干到天黑,才最终收工。

    我们所有人,包括守卫们,都累的不行了。随便吃点东西后,就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去了。

    守卫把我们关起来后,又都回到木屋里,那几个负责在看守塔上站岗的守卫,也都无精打采的,估计到不了后半夜,就都得睡着了。

    我打心里觉得,逃跑小分队的运气不错,而且今晚绝对是逃跑的最佳时机,一来海滩旁停着远航船,二来守卫们的状态不佳。

    我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会,等周围环境更静一些,大部分渔奴都睡了后,我往隔壁铁笼靠过去,喊了句,“二狗?”

    别看二狗假装睡着,但他早就盼着我找他呢。他立刻坐了起来,还拿出一副亢奋的样子凑过来。

    我把钥匙交给他,他握着钥匙的一刹那,还忍不住哭了。

    这哭声很轻,他还念叨说,“回去了,我终于能回去了,爹、妈,我再也不乱走了,外面这社会,太黑暗了。”

    我听得心里不是滋味,也劝他,这话留着以后说吧,先面对现实,想想一会要做什么吧。

    二狗连连称是,而且这小子倒也算想着我和胡子,他又问了句,“今晚你俩确定不逃么?”

    我和胡子都很肯定的摇摇头。二狗犹豫着,似乎还想劝一劝。我一摆手,让他别说了。

    他又隔着铁笼,给我磕头。这可是大礼,我不想受,就故意侧过着头去,但我也留心数着,他一共磕了十一下。

    我怀疑这十一下代表着十一人。而且一定是趁着白天这段时间,这个逃跑小队又扩招了两名新成员,因为二狗说过,只有凑足了十一人,他们才能驾驶远航船。

    我和胡子也不想跟二狗多说啥了,我俩都躺回干草垫子上,这次睡得特别沉。

    我甚至想,就这么睡下去得了,来个眼不见为净。要是二狗他们运气好,很可能我再次醒来,他们已经在海上了。

    但刚过了后半夜,有人来到我们铁笼前,他一边敲着上面的铁栅栏,一边对我和胡子喊,“你们俩怂货,给老子起来!”

    有jrs的兄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