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巨人观-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35章 巨人观

    这一子弹并没太大的准头,大部分都打在悬崖峭壁之上,一堆堆碎石屑也因此噼里啪啦的往下落。但除此之外,有一子弹还是打在了屎哥的腿上。

    伴随屎哥的一声惨叫,他的左侧大腿也迅冒红。

    我们这些躲在山洞内的人,看到这一幕后,全紧张起来,丑娘更是顾不上别的,哥、哥的大喊着。

    要不是胡子从旁使劲拽着丑娘,她很可能都要探出头去。

    屎哥身体一下弱了很多,不过这爷们也倔,依旧死拽着老藤条没撒手,晃晃悠悠的在半空中。

    看架势,那守卫也打定主意想把屎哥乱枪打死,他持续射击着。

    我心说先不管屎哥最后会怎么样,但我要是不想法子帮他一把的话,他的下场肯定不会太乐观。

    我深吸一口气,稍微探着脑袋,对着外面大喊一声喂。我还把手伸出去,摆了摆。

    守卫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把枪口上调,子弹又对着洞口这边打了过来。

    我缩头、缩手的够及时,这些子弹都打在洞口附近。我胆战心惊了一把。

    我又对丑娘和胡子他们提醒,让他们也别等屎哥自行往上爬了,大家赶紧拽老藤,把他拉上来。

    丑娘稍微一愣,又立刻行动。胡子和刀哥这一刻也都极力配合着。

    我倒是没加入他们的大军之中,我迅把上衣脱了下来,而且赶巧在我旁边的地上,有一根树枝。

    我把衣服套在树枝上,举着树枝,把上衣送了出去。

    乍一看,就好像有个人把半个身体横出去了一样。那守卫离得远,看不太清,一下子又中计了。

    我盯着自己这件上衣,在那么一瞬间,几子弹射过来,让它上面多了好几个小洞,月光照在这些小洞上,还让光线顺着小洞透了出来。

    我压着疯狂跳动的心脏,而在这期间,丑娘三人也行动了。他们拽老藤时,绝对都拼尽全力了,这老藤简直跟飞一样,嗖嗖的把屎哥带到山洞里。

    伴随扑通一声,屎哥重重落到地上。这一下其实也挺疼,但相比来看,都不及他的腿伤。

    屎哥哼哼呀呀的,丑娘立刻给屎哥查看伤势。胡子和刀哥打下手。而我及时把上衣拿了回来。

    我看着这件破破烂烂的上衣,在半分钟前,它还没这样呢。

    较真的说,要在平时,我可能随手就把这件破衣服扔了,但现在这条件下,我压根没丢弃它的本钱。

    我念叨一句,“委屈自己了!”我又把上衣穿在身上。

    这时丑娘也有了初步检查的结果,她跟大家说,“这一子弹只是伤到了皮肉,并没碰到骨头和大血管。”

    我心说屎哥真是运气好。屎哥又试着坐了起来,还跟胡子和刀哥说,“你们两个,快从衣服上弄下一个布条来。”

    胡子和刀哥都稍微犹豫一下。随后胡子对着屎哥的右腿的裤腿,狠狠一拽。

    伴随嗤的一声响,他几乎把半个裤腿都弄下来了。屎哥当场就急眼了,抱怨说,“让你找布条,你把我裤子撕了,我冷不冷?”

    胡子也真不给屎哥面子,更不考虑对方是不是病号,他哼了一声,回答说,“从谁身上撕布条都冷吧?”

    屎哥一下卡壳了,胡子又把这布条稍微整理一下。屎哥指着他左腿冒血的地方,让胡子被手软,把布条对准伤口,狠狠系上去,因为这样能止血。

    胡子回了句放心,而且这爷们也真下得去手。伴随轻喝一声,他又双手猛地一用力。

    我看到,屎哥的左大腿上,立刻被弄出一个圈来,就跟套了个紧箍咒一样。

    屎哥妈呀一声,又一伸手,对着刀哥的胸口抓去。

    屎哥这举动很不雅,尤其看那抓人的动作,简直很流氓。刀哥一时间也妈呀了一声,疼的呲牙咧嘴不说,他还对屎哥吼道,“爷们,你轻点,我不是妹子,这胸口上没啥货,疼、疼死我了。”

    屎哥压根没停下来的意思,而且他腾出另只手来,似乎要抓胡子。

    胡子敏感的察觉到了,他往后退了半步。至于丑娘,毕竟是个女子,屎哥就算有色心,一时间也没色胆。

    我并没给胡子缓口气的时间,我望着顺着山洞延伸到下面的四个老藤,跟胡子提醒说,“用牙,赶紧把老藤咬断,防止有人爬上来。”

    胡子一诧异,又连连赞我考虑的周到。他撅个屁股,这就忙活起来。

    胡子也不傻,咬老藤时,没把脑袋探出去。这样守卫的枪就对我们毫无办法了。

    这一期,枪声一直没断,而且总有子弹打在洞口附近。我估计那守卫肯定是憋了一肚子气。

    我没时间考虑守卫啥心情,等四根老藤全断了后,屎哥也一脸撒白的能站起来了。

    只是他一蹦一蹦的,左脚压根用不上劲。

    我问屎哥和丑娘,那意思,接下来是不是沿着山洞,继续往里走?

    丑娘本想接话,但屎哥还是主动把话题抢过去,他回了句,“没错,这山洞的尽头跟海相连。”

    我一听到海,就觉得见到了希望。胡子和刀哥跟我想的差不多,我们这就张罗着继续逃。

    我考虑到屎哥行动不方便,还问他,那意思,要不要我背着他。

    屎哥上来一股犟脾气,他摇摇头,而且一瘸一瘸的,他竟当先带起头来。

    其实我的体力也没那么充沛,我为了多保存些体力,也就没多追问啥。

    就这样,我们五个,在屎哥的带领下,又深入的逃了小一里地。屎哥并没把那个火把丢掉,刚刚经过死人沟时,或者爬悬崖时,他都把火把放在背上,现在他又把火把点燃,给我们照路。

    我处在整个队伍的最后放,我时不时借着火光,看着我们脚下。

    这里的环境偏潮湿,地面上时不时就有坑坑洼洼的小水坑,另外屎哥别看被布条绑着,但他一路走下去,左腿上的血,还是止不住的留下来,有些沾在地表,有些直接滴落在小水坑中。

    等来到尽头时,我们都有点筋疲力尽的架势,屎哥更是脸色白的厉害。

    我本以为我会直接见到海面呢,谁知道这山洞尽头也是一个洞口,这洞口垂直向下,我顺着洞口往下看,离我们五六米开外的地方,有一片海水。

    我对这里的地形,一下子有个初步概念,我们得跳下去,钻到海水里,然后想办法游出去才行。

    我有点打怵,我看了看胡子和刀哥。他俩同样好过不到哪去。胡子更是指着下方,问了句,“这他娘的咋整,咱们憋口气,能游出去么?”

    屎哥让我们放心,他还补充说,每个人跳水前,一定要尽力给肺部补充氧气,我以前估算过,憋一分钟,这期间尽力潜水和游泳,就绝对够用。

    刀哥先反问句,“啥?”这表明他对此没信心。

    我打心里也衡量一番,要是在游泳池,别说憋一分钟了,我藏在水中,小分钟不出来,问题都不大。

    但海水很冷,外加我们现在是在逃难呢,跳水后,心里也有一定的压力。我怕各种条件影响下,会让我变得气短。

    没等我再问什么呢,屎哥倒是又带起头来。他夸张的深呼吸着,每一次都让胸口变得异常膨胀。但这么一弄,也一定牵连到他的腿伤了,他被疼痛一弄,时不时五官也扭曲一下。

    他足足深呼吸六次,最后他觉得可以了,闭住嘴巴,也对我们摆摆手。

    我懂他的意思,他让我们一会别耽误,紧紧跟上他。

    我们现在没有其他路可选,只能硬着头皮的点点头。

    屎哥单腿一蹦,对着下方跳了出去。

    他整个身子被重力一拽,飞落向海面。我们趁空都尽可量的往前凑了凑,看着他。

    伴随砰的一声响,屎哥进到海里了。

    胡子跟大家提醒,那意思,都开始深呼吸吧。

    我觉得屎哥总共呼吸六次,这有点多了,我自己的话,深呼吸三两次就可以了,再多了反倒容易出岔子。

    我按照心中所想,也立刻调整起来。

    谁知道我刚深呼吸一次,下方海面有反应了。

    屎哥的身体一下飘了上来,而且这才多久没见到他,他身体有了不小的变化。

    乍一看,他胖了好几圈,尤其是上半截身体,他还脸冲上,拿出狰狞的表情看着我们。

    我们都有些愣,更别说急着做啥深呼吸了,刀哥还弄得有些岔气了,他咳咳几声,指着屎哥问,“什么情况?”

    胡子接话说,“屎哥会什么气功?把自己弄成这样?”

    没等我和丑娘说什么呢,屎哥身体的变化更大了,就说他的胸口和小腹,就跟个气球一样,又鼓起来一大截。

    这种膨胀的架势也没止住的意思,最后屎哥的衣服都被肚皮撑开了,他圆咕隆咚的肚子,让上面一条皱纹都没有。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丑娘更是喊了句糟了。

    她对着屎哥大叫一声。屎哥并没理会我们,而且伴随砰的一声响,他肚子竟然炸开了,就跟气球爆炸一样。

    至于他的内脏,什么肠子和胃啥的,全流了出来。有一截肠子还飘在海里,在海水带动之下,一浮一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