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巨人观(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36章 巨人观(二)

    我们都没料到会有这种结果,尤其结果还这么血腥和让人恶心。

    我们各自都有反应。我是彻底呆住了,丑娘忍不住哭了出来,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但有时候,女人也一样。

    丑娘看着屎哥的尸体,哥、哥的念叨着。

    刀哥表情很复杂,他还把这事想的邪乎了,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下方说,“妈、妈的,海里有鬼,这鬼的道行还不浅,把屎哥整死了。”

    胡子眯着眼睛,绷着脸一直没把目光挪开,盯着屎哥尸体看着,他也立刻头也不转的回复刀哥,“放你娘的屁,哪有什么鬼啊?”

    刀哥反驳,说要是没鬼的话,屎哥怎么会突然鼓成球,还炸了呢。

    我们没法回答这个问题,赶巧这一刻,胡子咦了一声,让我们快看海面。

    我又稍微往外探头。我看到,海里突然出现一个黑影,这黑影渐渐浮了上来,他抬头盯着我们。

    他的眼睛很大,估计跟牛有一拼了,另外他还有一个猪鼻子,手里拿着一个长柄叉子。

    刀哥壮着胆子也往下看了看,他被这黑影吓住了,又哇的一声,一屁股重新做回地上。

    他跟我们强调,“这不是鬼是什么?啊不,或者是巡海夜叉。”

    我跟胡子一样,根本不信刀哥说的。而丑娘望着这黑影,她倒是有些见多识广,把这黑影认出来了。

    她提醒我们,说这是膏药国的蛙人。

    我被她这么一说,再一观察,也有个结论,这黑影的眼睛之所以大,很可能带着什么特殊的面罩,另外他那个猪鼻子,很可能是呼吸罩之类的。

    胡子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他说,“屎哥死得这么惨,这蛙人怎么做到的?”

    丑娘回答,说蛙人拿的那个长柄叉子,其实是一种很特殊的枪,这枪内充满了液压的二氧化碳,而在枪刺入人体的一刹那,液态二氧化碳会被注射到人体内,这气体也立刻汽化。

    我听明白了,言外之意,屎哥之所以变鼓,就是被二氧化碳“吹”得。

    我一下子头疼起来,因为这蛙人的露面,很明显是对我们这些活人的一种警告,那意思你们还想逃,还要跳到海里的话,屎哥就是我们的下场。

    这蛙人也没一直浮在海面上,他挑衅的对我们摆了摆手,又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丑娘拿出看待仇人一样的眼光,望着正要潜水的蛙人。她摸着兜,把吹筒拿出来。

    她对着下方的蛙人,玩命的吹射飞镖。但这根本没啥用,飞镖最后都打在海面上,甚至一时间被海水带着,跟屎哥尸体一样,一浮一浮的。

    我们三个爷们并没啥举动,想想也是,我们既没吹筒又没枪的,真想做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们互相大眼瞪小眼一番,这样持续了小半分钟。我想起一句老话,屋漏偏逢连夜雨,我们身后方的洞穴,出现了杂乱的声音,似乎也有人喊话。

    我猜那些守卫已经追到山洞里来了,不久后,他们就会把我们堵在这里。

    我们四个,前后狼后有虎的,到时真就是进退两难。

    我们都心急了,丑娘无助的蹲在地上,甚至身手对着地面的碎土乱抓一番。她还趁空说,“你们谁能给屎哥报仇,我嫁给他,或许让他随时随地随便搞我,多久都行!”

    丑娘其实是个很标志的大美人,她这话一出口,胡子和刀哥都有些动心的看了丑娘一眼。

    但在现在的处境面前,他俩也不笨,打心里掂量一番后,又收起色心,变得无奈和无动于衷。

    我并不贪图丑娘的美色,只是心急于我们再没个逃跑的法子,很可能这次越狱就此画上失败的句号了。

    我打心里其实一片空白,根本没对策,但我想到了那个芯片,我心说那芯片里也藏着某人的经验,会不会在如此时刻,能帮我一把呢。

    我纯属来了个死马当活马医。我四下看了看,找到一个石块,这他娘的还不是卵石,上面包包愣愣的。

    我顾不上那么多,用石块对着自己的脑瓜顶狠狠砸了起来。

    刚刚砸了几下,我就疼的忍不住要流眼泪,这不是我怂,完全是潜意识的一种反应。

    我强忍着,胡子看到这儿,知道我要做什么。他凑过来问,“要不要帮忙?”

    但没等我回答呢,胡子应了一声,又举着手,用掌缘对着我的脑袋,借着跳起来的力道,狠狠切了一下。

    我就感觉自己脑袋里打了个大雷,眼前也阵阵黑。我实在扛不住,双腿一软,彻底跪在地上。

    我原本不想流泪,这下好,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哗哗出来了。

    胡子蹲在我旁边,问我有没有感觉了。

    也别说,被他这么狠狠的来一下子,我脑中的小人立刻出现了,他还比以往还要异常活跃。

    我不知道该感谢胡子还是该骂胡子了。我瞪了胡子一眼。

    这时那小人知道了我现在的处境,他真牛,或许说经验太丰富了,立刻给我制定了一个计划。

    我按照他的安排,也立刻站起身,一边让胡子和刀哥分别把上衣和裤子脱下来,我又一边四下寻找石块。

    我没给丑娘安排任务,丑娘这时只是拿出怪怪的表情,看着我。

    我现不远的角落里,正好有一个椭圆形的石头,而且这石头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小孔。

    我对着这石头跑过去,它也就半个人那么长吧,我试着把它抬起来,估计因为这石头都是孔,里面不是实心的,所以也没多沉。

    我力之下,勉勉强强能把它举动。我心里暗道一声好,又趁空对胡子和刀哥提醒,让他俩把上衣和裤子都拿好了,也快跑过来跟我汇合。

    这俩爷们都一脸懵逼样,不过胡子催促刀哥,让他按我说的做。

    我们汇合在一起后,我抬着石头,让胡子和刀哥把衣服都给这石头套上。

    刀哥还是有些懵,胡子却拿出一副懂了的样子,配合着,立刻把上衣套在石头上。

    最后我嫌刀哥慢,又不得不帮他一把,加快他套裤子的度。

    这么一来,这石头穿着上衣和裤子,乍一看跟个人一样。我又给他俩下命令,让他俩一起抱着这个假人,把它丢到海里去。

    这下连刀哥也拿出似懂非懂的架势了,跟胡子忙活起来。

    而我立刻深呼吸起来,让自己肺里充满氧气。

    伴随胡子的一声“走你”,这假人被丢向海面,而且伴随砰的一声,它还落海了。

    我盯着海面,这次我也是有备而来,所以很快的,我现那个蛙人的黑影了,他正游着,对着假人冲去。

    我心说让你小子嘚瑟,露馅了吧?这就好。

    我对他们仨打手势,让他们别轻举妄动,等我的消息。我又一跳之下,向海面扑去。

    当然了,我也是有针对性的,落海的地方,离那个假人和蛙人都不太远。

    在落水之后,我手刨脚蹬的同时,也睁大双眼,搜寻着目标。

    那蛙人也不笨,估计这一刻也把长柄叉子狠狠戳向那个假人了,但这假人体内全是石头,他一戳之下,就知道中计了。

    他又不得不调转方向,举着叉子,向我游了过来。

    我早就有了准备,别看在海中睁着眼睛很费劲,但我还是把蛙人的一举一动都瞧了个大概。

    蛙人又游近一些后,他把叉子递了过来。

    要是平时的我,这一刻或许不会那么准确的把握住叉子的轨迹,但我脑中那个小人,它的直觉太准了,经验太狠了。

    在小人的带动下,我先静止不动,随后猛地一扭身子,让叉子险之又险的跟我左胳膊来个“擦肩而过”。

    我也没闲着,立刻用左胳膊把长柄叉子死死夹住了。

    我更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不想让蛙人把叉子抽出来。这蛙人跟我较劲一番,他一定是急了,在这种状态下,他也按下了开关。

    一大股气体,从叉子顶端喷射出来,而且我能感觉到,我身后方突然冒出好大一股气泡,这气泡还有很大一股压力,弄得我后背紧嗖嗖的。

    我心头一惊,知道这股压缩气体的瞬间释放的威力,远乎我之前的想象。

    我强压下这股紧张感,而且我并不像跟蛙人打长久战,因为给我或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脑中的小人,立刻有了一个杀手锏,我也不得不说,这杀手锏过于毒辣了。

    我伸出右手,对着这蛙人的脸上抓去。我先摸到了蛙人的下巴,尤其摸到了那个猪鼻子。

    蛙人一惊,使劲扭了扭脸。他以为我想把他的呼吸罩拿下来呢,但这压根不是我的目的。

    我急把手往上伸,又摸到了他的眼罩。我不了解这眼罩是什么样的,有什么构造,更不知道怎么把它拿下来。

    但小人凭着它的经验,摸索几下后,竟知道个大概了。

    它让我对着眼罩摆弄几下,又使劲一扯,这眼罩就从蛙人脸上脱下了。

    我不停歇,又把食指和中指做成爪子状,对着蛙人的双眼挖过去。

    我没手下留情,也挖的特别深。我形容不好这一刻的感受,反正就跟挖猕猴桃一样,刚开始有些硬,之后是软乎乎的。

    这代表什么,不言而喻,而那蛙人,在双眼受伤之下,尤其被这股剧痛带的,他张大嘴,哇了一声。

    他现在也处在水中,这一声哇并不明显,反倒让他自行喝了一大口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