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地下基地-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39章 地下基地

    我和胡子都愣住了,我心说这片礁石如此一目了然,丑娘却非说这里有人。她糊弄鬼呢?

    我瞥了她一眼,至于胡子,拿出心直口快的架势,追问说,“我说姐们啊,你是不是搞错地方了?那个地图呢?来来,拿出来咱们再研究研究。”

    丑娘只是摇摇头,又开着船,提向礁石冲了过来。

    胡子喂了一声。而我品着丑娘的举动,似乎明白些什么。我对胡子打手势,那意思别问了,我们默默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这样又过了一分来钟吧,我们跟礁石很近了。丑娘让我把那个圆球再准备好。

    那圆球一直被我揣在兜里,它上面也一直闪烁着。

    我按她的话,把圆球又拿出来。丑娘还让我直接把圆球举起来。

    我继续照做,也仔细观察着圆球的反应。它上面的红灯闪动的频率突然加快了。

    胡子忍不住骂咧一句,说什么情况?刀哥或许想歪了,他往旁边挪了挪身体,还抱住脑袋。

    我不相信这圆球是个定时炸弹。我耐心等着。

    很快,圆球上的红灯又长亮起来,而礁石上更是出现了大古怪。伴随轰隆一声响,这上面出现了一道门。

    这门原本很隐蔽,甚至它不主动裂开的话,我们用肉眼都观察不出来它。

    这门最后还开的很大,完全能容下一条船的通过。

    丑娘又启动船,把它开了进去。我们仨都拿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也顺带着,往里看。

    这礁石是中空的,里面也有海水,更有一个码头和一个平台。

    丑娘把船停在码头旁,我和胡子从船里找到绳子,我俩还最先跳到码头上,这里有一个木桩子,我们把绳子系在上面。

    丑娘和刀哥随后也上了码头。丑娘对这里很熟悉,还当先带路。

    我们奔着这个平台的中央走去,这里有一部升降梯,其实就跟电梯差不多。

    丑娘把升降梯叫上来,我们走进去。这里面并没电梯那种的楼层按键,也很简单,只有开和关两个按钮。

    丑娘按了关闭按钮后,这升降梯又带着我们往下走。

    它的度很快,我们冷不丁都有些不适应,刀哥更是趁空不住的摇摇头,试图让自己好过一些。

    胡子打量这个升降梯的内部,又突然冒出来一句问我,“你说,这玩意会不会坏掉,然后带着咱们,一起摔下去。”

    我让胡子闭上他的乌鸦嘴吧,而且被他这句话一闹,我多多少少也有点担心上了。

    但悲观的事情并没生,最后我也不知道这升降梯带我们下行了多少米,但它的门再次打开时,我看着外面,有股子大型实验室或者地下基地的感觉,这里也一点都不黑暗,反倒灯火通明的。

    门外站着两个壮汉,他们都拿着突击步枪,在门开的一刹那,他俩还把枪举了起来。

    我、胡子和刀哥,一下子紧张上了。胡子先来了句,“两位兄弟,别乱来,小心走火。”

    刀哥则直接往后退了退,藏在胡子身后。我觉得胡子的话没说到点子上,我又补充一句,“大家自己人!”

    这俩壮汉的表情都缓和一些,丑娘趁空走了出去,还摆摆手。

    俩壮汉对丑娘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也立刻变得客客气气的,其中一个矮墩的壮汉,还称呼丑娘,“娘娘回来了?”

    丑娘应了一声。矮墩又往升降梯里看着。我们仨也小心翼翼的往外走着。

    他咦了一声,说老大呢?怎么没回来?

    我们仨冷不丁不知道这老大到底指的是谁,当然了,我也不会笨的以为是刀哥。

    丑娘听完这话,她表情一暗,带着哽咽的语气,说屎哥在这次任务中,挂了。

    这俩壮汉都喊了句,“什么?”随后这俩人都拿出非常难过的表情,尤其矮墩,眼圈还红了。

    就凭这几个举动,我猜屎哥是这个地下基地的头头,这出乎我的意料,另外很明显的,屎哥在这里也很有人缘。

    丑娘趁空又看了我们仨一眼,表情怪怪的,她也指着我说,“也亏的几位兄弟帮忙,尤其是小闷,没有他,我可能也回不来了。所以你们俩快叫闷哥。”

    这俩壮汉全盯着我,他们很听丑娘的话,也都叫了一声,问题是我能感觉出来,他俩有口无心的。

    那矮墩还似笑非笑的,甚至也没了之前的难过样,他向我这边靠过来,伸手要拍我肩膀,还强调句,“闷哥,厉害!”

    我脑中的小人一直没消失呢,原本它不参合不捣乱,就跟个魂魄一样,飘荡在我脑中,东一下西一下的。

    而这矮墩的这个举动,突然又唤醒了小人。它提醒我有危险,而且我被它一影响,还主动往后退了退。

    矮墩这一拍,一下子落空了,但他没因此放弃,又往前凑一步,想拍我。

    我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人家这么热情,我却有种不卖对方面子的感觉,但他非较真的要拍我,这也让我觉得不对劲了。

    我任由小人做主,在他带动下,我又退了几步,让矮墩的计划落空。

    这矮墩也是个倔脾气的主儿,这么一来,他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出掌,对着我胸口打来。

    我算明白了,合着这小子想跟我过过招。胡子喊了句,“你什么意思?”他又想凑过来帮我。

    但矮墩的另一个同伴,他冷冷的又举起突击步枪,对准胡子。

    丑娘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她并没说什么,更没做什么。至于刀哥,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他又往旁边退了退。

    我打心里很讨厌这个矮墩,也想过狠狠教训他一番,但小人比我有忍耐力,它一直让我躲避,最后还拿捏尺度的,小人让我突然伸出指头,对着矮墩的掌心,轻轻点了一下。

    这一指在戳中的一刹那,传来啪的一声。我有些疼,尤其指节都麻酥酥的。至于矮墩,脸色难看的厉害,估计也被戳到什么穴位或敏感部位了。

    他呲牙咧嘴的,也没了继续过招的念头,他往后退了退,还忍不住的揉起手来。

    我没步步紧逼,反倒看向丑娘。

    丑娘突然笑了笑,又对这俩壮汉说,“玩够了吧?以后不要这么无理,不然有你们好果子吃。”

    这俩人都低下头。丑娘让他们继续守着升降梯,随后她带我们仨往里走。

    这地下基地的岔路口很多,而且路两旁,也就是走廊两侧,全是一个个的小屋子。

    没多久丑娘还遇到一个年轻女子,这女子最大特点,长得有些狐媚,丑娘叫她小貂。我也不知道这是女子的名字还是外号了。丑娘让小貂带我们先去好好休息一下。

    小貂拿出对丑娘言听计从的架势。我本来不想跟丑娘这么快分开,因为我们仨都吃过“大力丸”,肚子里还有虫卵呢。

    我心说既然现在都越完狱了,她是不是该把解药或者杀虫药给我们了?

    我想拦住丑娘,问题是小貂挡在我面前,还打着手势,那意思,让我们这边请。这么一耽误,丑娘自行离开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我们仨被小貂带着,一起去了一个小屋。

    这屋内不冷,十平的面积,还有两张床和沙。我们仨各找一个地方,先坐了下来。

    小貂让我们等着,她转身出去不久,又举着一个托盘回来了。

    这托盘上放着八个扣着盖子的盘子。小貂问我们是不是饿了?

    我们明白这话的言外之意,这盘子里都是吃的喝的。我们之前也在坐船期间,吃了些东西,但那时候很颠簸,风又大,我们压根都没吃好。

    刀哥真的是食欲很好,而且遇到危险时,他肯定退后,但遇到吃饭这种好事,他又很积极的往前凑。

    他先把一个盘子上的盖子拿开了,这里面垒着几个白花花的大馒头。刀哥念叨句好,又伸手对着一个馒头抓去。

    这时我和胡子也来到他身旁,我俩各自掀开一个盖子。

    胡子掀开的盘子里,放着热乎乎的馅饼,而我掀开的里面,放的全是一听听的啤酒。

    刀哥看着馅饼,又对比的看了看馒头,一下子后悔上了。他舍弃了馒头,这就抓向馅饼。

    胡子脸一绷,提前把刀哥的手抓住了。

    胡子特意让刀哥的手心朝上,他还看了看被刀哥抓过的馒头。胡子哼一声,强调说,“你个瘪子,没洗手不说,抓了馒头还不吃,这算什么?”

    刀哥尴尬的嘿嘿几声,推脱说,“这里也没洗手的地方嘛?再说,我手不脏。”

    胡子上来较真的劲儿,那意思,抓过啥东西,就得吃了。

    最后胡子吃着热乎乎的馅饼,而刀哥没办法,只能拿着馒头干噎。

    我更多的是渴了,外加身体有些乏,我拿了一罐啤酒,自行喝着。

    小貂把我们仨的举动一直看在眼里。我现别看她跟我们是头次接触,但看我们的目光,也有些怪怪的。

    她等我们吃了一小会儿,又来了句,“三位,你们把衣服脱了吧,都脏了,我给你们弄新衣服。”

    胡子看着小貂,又看着这屋内。这屋内也没啥遮挡的地方。

    胡子反问,“怎么着?我们仨就当你的面脱衣服?你不怕?”

    这话里有些调侃的意思,谁知道小貂故意痴痴的笑了,又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