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大恶与小恶-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42章 大恶与小恶

    我知道,他们老大是屎哥,而他这举动配着这句话,突然让我有些毛愣愣的,因为屎哥已经死了。小说

    另外司机还一瞬间把汽艇提了。我整个人差点失去平衡。

    我没较真别的事,把精力放在自身上。最后我退了几步,又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

    我们一共来了五艘汽艇,原本丑娘的那个汽艇打头阵,但我们的汽艇因为提了,最后反倒最先冲到小岛和那个巨轮前。

    这么一离近,我打量着这个巨轮。它靠近海水的船壁上还开了一个暗门,有一大块铁板顺着暗门延伸出来,最后搭在小岛的边缘。

    一辆又一辆的吉普车,正被人从暗门中开出来。

    这些吉普也有点怪,每一辆都有六个轮,每排三个,而这三个轮还呈品字形排列,换句话说,每一排最中央的轮子,是悬起的。

    我猜这种吉普一定有什么特定的名字,但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胡子跟我反应差不多,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些吉普。

    我本想跟周围的人打听一下,想知道这小岛内到底怎么样了。但他们都不认我,尤其我找几个人问了几句,他们都闷不吭声的。

    最后另外四艘汽艇相继赶到,丑娘下艇后,见到我第一面,就强调说,“组织、纪律。”

    我猜她隐隐怪我们的那艘船开快了。我哈哈呀呀几句,就把这事翻篇了。

    丑娘很有力度,她问了我刚刚的问题,周围这些人中,有一个明显是佣兵头头,他立刻跟丑娘解释一番。

    按他说的,他们强行对小岛起攻击,想把膏药国的人全解决掉,但敌人很顽固,战斗持续时间比预计的要长,而且最后不仅是这些佣兵有人员的伤亡,小岛上被囚禁的人,也死了很多。

    丑娘听的直皱眉,说她低估这些“小膏药”了。

    而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南地头,想着那些一等奴。我看丑娘并没有急着往小岛里走的架势。我是真忍不住了。

    我对胡子使了使眼色,又盯着一辆吉普车。

    胡子跟我心有灵犀,我俩偷偷往这吉普车的近处靠过去。等丑娘现我俩的动机时,我俩也已经上车了。

    车钥匙就挂在锁孔上,胡子打了一下,这吉普就被启动了。丑娘对我俩喊,问你们要做什么?

    我对丑娘摆摆手,也怕她又老生常谈的,我索性回了句,“放心吧,组织性、纪律性,我们记得!”

    我又让胡子开车。这吉普的劲儿也真大,立刻飞的冲向某处围墙,这里有大门。

    在经过大门后,我隐隐有个感慨,因为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经过这里了,但现在物是人非,我和胡子也不是囚徒的身份了。

    那些被吊起来的死人都还在,而且比我印象中的还要多一些。

    胡子并没让吉普做任何的停留,我们跟这些死人,只是来了个擦肩而过。胡子对这吉普一直很好奇。

    他边高开着车,边时不时探头,对着车侧面望一望。

    胡子问我,这吉普的第三个轮子一直悬着空,低空转着,这是啥意思,这也不是白白费油么?

    我倒是有个想法,分析说,“如果这吉普要是爬什么陡坡或土坑的话,这第三个轮子岂不就借上劲儿了。”

    胡子连连赞同,还回答说,“很有可能。”

    我们知道去往南地头的路线,所以接下来这一路,胡子的目的很明确。

    在这一路上,我们也遇到了不少死人,看大部分的装扮,都该是这岛上的守卫,还有一小部分人都是一等奴,我和胡子被囚禁在小岛上时,也跟这几个“死奴”打个照面,对他们有印象,另外也有零零散散几个死了的佣兵。

    就凭这些尸体,我能感觉到当时场面的残酷。

    这吉普车一直开着,估计也得有半个钟头吧,我们隔远看到那个别墅和小破楼了。

    小破楼那里,一片死寂。至于别墅,它上面着了火,在别墅门口,聚集着两批人。

    其中一批人是五名佣兵,他们多多少少都挂了彩,但他们举着枪,对准另一批人。

    而另一批人,他们全着上半身,并成一排的跪在地上了。这批人也都耷拉个脑袋,显得无精打采的。

    我也看出来,这五个佣兵想把另一批人全枪毙了。我也不知道这里面都有谁,甚至会不会是幸存的一等奴。

    我急着让胡子使劲晃车灯。而我也对着方向盘使劲按了按。吉普车的车铃一直响起来。

    这五个佣兵都向这边看了看,他们也不笨,一时间全把枪放了下来。但他们也有个小动作,互相看了看。

    吉普车最后停在这两批人的附近,我和胡子立刻跳下车,往五个佣兵身旁跑去。

    这五人冷不丁的不认识我俩,他们全把枪举了起来,其中一个叽里咕噜几句。我听不懂,只好跟他们喊,让他们说。

    有个高个子佣兵,他用生疏的又说,“你们是谁?”

    我和胡子指着自己身穿的黑衣,这表示我们是友非敌。我和胡子还都背着步枪呢,我特意把步枪小心翼翼的拿下来,把它举起来,这也间接表示了我俩的身份。

    这帮佣兵对我们的态度稍微好了一些,这高个子一脸不解,问我们为什么阻止他们击毙敌人?

    我并没急着回答他,反倒想那一批跪着的人凑过去。

    我认出来,这些人里有伊木,也有其他一些脸生的面孔,但看这些人长得那副吊样子,应该都是膏药人,也就是那些守卫。

    我对他们当然没啥感情了。胡子这时咦了一声,又指着小破楼,说怎么没看到一等奴的影子,那些人呢?

    高个子佣兵冷冷回答,“伊木这些人,在跟咱们对抗的后期,自知不敌,他们索性想让一等奴充当炮灰,但那些一等奴不同意,就被伊木他们用毒气全部熏死了。”

    我脑袋里嗡了一声。我心说那些一等奴都是一条条无辜的生命,伊木他们也太狠了吧?

    而都到这时候了,伊木还没认错的态度。他突然狂妄的哈哈笑了,接话说,“呦西,是我下令的,怎么?”

    我手痒的不行了。我瞪了伊木一眼,又奔过去,举起手,对着他的脸颊,狠狠抽了一嘴巴。

    伴随啪的一声巨响,伊木整个人半跪半坐到了地上,他的脸也被这股力道一带,扭到了侧面。

    但他拿出倔强的架势,又猛地停止了腰板,猛地一扭头,对我喊,“八嘎!”

    我反骂句,“八嘎你个大爷。”我随后跳了起来,再次对准伊木的脸,狠狠抽了过去。

    这一回的力道更大,伊木却硬生生挺住了,并没坐在地上。而他嘴角上,也开始往外溢血。

    伊木拿出看仇人一样的表情,狠狠瞪着我。沉默稍许,他又哼笑起来,大有不以为意的样子。

    我觉得这死膏药真是个祸害,我也琢磨着,想接下来怎么打呢。没想到胡子往前一凑,喊了句,“兄弟你起开。”

    他还把我推到一旁。胡子没我这么手软,他抓着伊木的头,用膝盖,对着伊木的脸,狠狠连撞起来。

    胡子一边撞还一边骂道,“你个傻逼,狗艹的,长这么肥你是谁啊?非逼得老子打你,知道不,你赚大了,不然在平时,你配让老子动手么?我艹死你这烂货!”

    我真服了胡子,那些佣兵原本就不好,估计以前学时,教他们的老师也是个规矩人,他们何尝听过胡子这么有“文采”的骂话?

    这些佣兵全嘀嘀咕咕起来,估计是想从胡子这番骂中学习点什么。

    最后胡子松开伊木时,伊木整个人都有些迷茫了,甚至拿出一副斗鸡眼,他嘴角也不仅仅是流血而已,嘴边上还挂着一颗小白牙。

    胡子活动下身子,又盯着其他那些跪着的守卫,他问佣兵,“这帮兔崽子是不是也是帮凶?”

    高个子佣兵点了点头。

    胡子拿出狠的样子,看架势这就要虐一虐这帮守卫。而我把胡子拦住了。

    我想看一看小楼内的情景,虽说我也知道结果了,自己这么一看之下,心里保准会更堵得慌。

    胡子也支持我。我俩为了赶时间,又坐上吉普,向小破楼开去。在离开时,胡子对这些佣兵喊道,让他们先忙别的,把这些俘虏留下来,别急着杀了。

    我们赶到小破楼的门前时,我看到不少死人,他们有的挂在没玻璃的窗户上,有的直接躺在门口。

    我心里就跟被针刺了一样,我和胡子找个地方,把吉普车停了下来。

    这吉普车副驾驶的抽屉里还有手电筒,我顺带拿了一个。

    胡子看我拧开手电筒,这就想往小破楼内走,他不忘提醒我,那意思,这里面别有毒气,我俩这么盲目进去,别中招。

    我倒是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因为这楼很通风,毒气不会聚集不散。

    我还对胡子示意,让他放心。

    而等我俩进了门口,我四下望着,这里的死人,几乎一个垒着一个,而不远处的一面墙下,这里聚集的死人最多,几乎都快垒成一个小山了。

    我还现,最上面的一个死人,就是平底锅。我说不好什么感觉,反正心里不是个滋味。

    另外我照着那片墙,脑中更像被打了个大雷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