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野狗-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45章 野狗

    胡子没我想得多,只是面上应了一句,估计并没太走心。

    我们仨跟着小貂,一起拐来拐去,我想起一个词,九曲十八弯,反正最后我都不知道转了过少弯,又来到一个大堂里。

    这个大堂的面积不小,估计三四百平吧,我冷不丁想到了会议室,但大堂的装修的风格很仿古,这又让我有种怪怪的,似乎穿越回古代的感觉。

    此时的大堂里聚集了不少人,看打扮,他们都是佣兵。他们要么三五成群,要么两两聚堆的聊着天。

    我们仨的出现,也引起一部分佣兵的注意,他们都打量着我们。

    给我感觉,这几乎都是生面孔,但我也从他们中找到了那个枪法出众的黑矬,守着升降梯的矮墩和高个子佣兵。

    黑矬和矮墩对我们仨没太大兴趣,甚至表情很冷。高个子佣兵倒很友善,还对我们仨咧嘴笑了笑。

    胡子立刻回应着,还主动想往高个子佣兵身边走去。

    我偷偷拉住胡子。胡子一脸不解的看着我。我提醒他说,“这次会议明显是他们内部的事,而咱们都是局外人,别瞎参合或者瞎露面了。”

    胡子点点头。我又带着他和刀哥,往角落里凑一凑。

    我跟他们强调,说相声的里面,有一种角色叫捧哏,我的意思,一会进行会议了,我们仨就当捧哏的,别的不管。

    这样又过了一刻钟,这期间66续续又来了几波佣兵,反正把这个大堂里弄得都紧紧巴巴的了。而最后呢,有三个人,并肩走了进来。

    他们一出现,这群佣兵里立刻有人嘘嘘几声,大家全不说话了,扭头往门口看去。

    这仨人中,居中的是丑娘,在她两旁站着两个稍显老迈的男子。丑娘手里捧着一个灵位,上面写着一个让我陌生的名字。

    丑娘带着这两名老男子,奔向大堂的最里面。这时有些佣兵也忍不住的叫着,老大、老大的。

    我有个猜测,这灵位是屎哥的。

    我心说合着这次不是开一般的会议,而是追悼会。

    胡子脸一直沉着,不知道想什么呢,至于刀哥,他突然紧张上了,跟我们说,“他娘的啊,咱们仨之所以被叫过来,一会别拿咱们仨开刀,给屎哥来个陪葬啥的。”

    胡子骂了句狗艹的,又看着刀哥反问,“不至于吧?”

    我也觉得刀哥想太多了。我压低声音安慰他,那意思,稳住,我们没事。

    我还特意不露痕迹的往刀哥身后站了站。我怕他真有啥动作,比如逃跑或吓得抓狂啥的,我能把他限制住,别让他在如此场合捣乱。

    而隔了这么一会,丑娘已经来到大堂最里,也站定了脚步。

    她一边打量着这些佣兵,一边说了起屎哥平生的一些事迹。

    我承认,自己以前对屎哥的了解很少,这次听丑娘一说,我反倒对屎哥另眼相看了,他一直在国外服役,也做过几次反恐任务,最后退役了,又打拼一番,成为这个组织的老大。

    当然了,从丑娘话中,我也品出来了,这个组织叫野狗帮,但它并没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隶属于国外某个大型佣兵公司,说的简单点,是有财团和势力在其背后支持的。

    胡子趁空吐槽一句,说这么多狠人在一起,尤其光参会这些佣兵,都能组成一个侦察连了,怎么反倒起了个野狗帮的名字,太俗气了吧?

    我倒是持相反态度。我心说这帮佣兵十有都是退役的特种兵,他们服役期间,是一个个野狼,但退役后,他们不再是军人,所以就自降一格,戏称自己为野狗了,这想想也好理解。不过他们这些野狗,分明是一个个披着狗皮的老虎才对。

    当然了,我并没跟胡子说什么,只是示意他,专心听着,少说话。

    丑娘介绍屎哥事迹用了不少时间,最后当她说完时,整个大堂里充满了很悲的气氛。

    不少佣兵叫着屎哥的名字,也有人低着头,沉默不语。

    我把我们仨定义为捧哏的,但现在我当然不会笨的去捧什么场。我也拿出一副很难受和悲伤的表情。

    我对胡子和刀哥使眼色,那意思,让他俩学我。

    刀哥这人,天生就是个二皮脸,他突然一变脸,竟比我做的还棒还悲伤。

    胡子就是个性情中人,他心里压根没什么感觉,所以他试了几下,现自己根本没法入戏。他又回了我一个很无奈的笑。

    我打心里苦叹,心说这憨货啥都好,就是太实在了。

    我决定帮他一把,我让他忍着点,一会别出声,随后我对他大腿狠狠掐了一下。

    胡子脸一瞬间红了,但他听我的,硬是憋着没喊,我又观察他的表情,很满意,真的“被”痛苦和悲伤了,不过再细细品味,他似乎也有点大便干燥,拉不出来的那种感觉。

    丑娘给大家一些缓心情的时间,又这么过了一会,丑娘轻轻了嗓子,一转话题说,“现在咱们野狗帮没有头领了,我虽然一直是二当家,当我身为女子,见识短,没法主持大局,而且屎哥生前也放过话,说野狗帮下一任老大,必须满足几个条件。一是要能做屎哥都做不到的事二是能带着野狗帮走出困境三是身手好,其背后也有一个后台,能给野狗帮的壮大带来一定助力。”

    丑娘说条件时,语很慢,生怕大家听不清,另外她也打量着这些佣兵,想知道这些人的反应。

    我跟这些佣兵不一样,当听到这里时,我全明白了。

    合着接下来他们要选一个新老大了。我心说这跟我们仨没太大的事了,尤其别说只是野狗帮了,就算在一般的公司或企业,选一个新领导时,那都是很耗时也很费力的工作。我们仨也真没必要继续待下去了。

    我拽了胡子和刀哥一下,示意他俩跟我走,我们偷偷撤场。

    他俩没意见,但就当我们偷偷往门口走去时。有人把我们挡住了。

    这人原本在门口附近站着,是高个子佣兵。他挡住我们时,我很纳闷。

    高个子佣兵也不对我们笑了,而且这场合这气氛下,他也笑不出来。

    高个子佣兵盯着我,冷冷说了句,“别急着走,回到原位等一等。”

    我更纳闷。胡子本想不买账,继续绕过高个子佣兵,但高个子佣兵有个举动,他看似不经意的抬手叉腰。

    他腰间带着枪。这只手就放在枪套的附近。我猜胡子再执意的话,他很可能会跟这高个子生冲突。

    我不想把矛盾激化,又主动退了半步。

    我们仨最后又不得不走回到之前的位置。胡子沉着脸,刀哥拿出一副担忧的样子。

    这一刻,丑娘又给大家想一想的时间,随后她喊了句,“请四位组长过来。”

    她身后两个老男人往前走了几步,这表明他俩是两位组长,另外在这群佣兵中,也走出两个人,其中之一竟然是高个子佣兵。

    他们四个估计是仅次于丑娘的野狗帮的头领。

    这五人聚在一块后,丑娘跟大家说,“我们之前商量过,也对新老大有一个人选了。”

    突然间,整个大堂很静。这些佣兵都在默默等着丑娘宣布结果。

    我本来重点看着高个子佣兵,我怀疑他之所以让我们留下来,会不会因为他早就知道自己要当选老大,也希望我们到时能见证这一刻,甚至掌声啥的,支持他一下呢。

    谁知道丑娘突然指向我,对所有人喊着说,“这位是小闷,别看他和他两位兄弟都是刚刚加入野狗帮的,但他能力突出,全部符合刀哥留下的条件,我和四个组长商量后,一致认为,他适合做我们的新老大。”

    所有人,包括胡子和刀哥,他们都把目光看向我。

    我形容不好这一刻的心情,反正有诧异和愣的感觉,也有很别扭的感觉,因为我四下一打量,全是眼睛。

    我怀疑这是不是开什么国际玩笑呢,但我能沉得住气,并没出丑。

    胡子最先有反应,他忍不住哈哈笑了,好凑过来,拍着我胸脯,连连说,“艹啊,赚到了,我就说嘛,老天是公平的,平时总给别人粘豆包,这次老天攒一块,直接给兄弟你一个满汉全席。快收着吧!”

    我对胡子这话,左耳进右耳出,没太深琢磨。我反倒重点观察这些佣兵的表情。

    我现这些人对我原本就很陌生,现在他们对丑娘这个决定,也明显有些不认同,这在他们脸上都表露出来了。

    那个枪法好的黑矬,突然间哼了一声。他还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他盯着丑娘和四个组长,反问说,“娘娘,你说这个新来的很厉害,符合屎哥留下的四个条件,我不认同。”

    丑娘似乎也早料到有人会反对,她指着我,跟黑矬提醒说,“这次带回来的毒素,是小闷亲自去盗来的。我们越狱时,遇到水下蛙人了,屎哥也因此丧命于蛙人之手,当时形势危急,后有追兵,要不是小闷及时把蛙人解决掉,我可能也会跟屎哥一起,命丧黄泉了,而且我们这次的任务也会彻底失败,甚至咱们这次的佣金也间接等于没了。”顿了顿后,丑娘又说,“你这个黑子,到现在明白新老大的厉害了吧?”

    黑矬也好,那些佣兵也罢,听的都很认真,丑娘这一番话,让一部分人的态度转变了,甚至他们拿出敬佩的目光,又看了看我。

    但黑矬没这么好打,他听完的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的哈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