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斗狠-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46章 斗狠

    黑矬的笑声很有感染力,在这笑声带动下,有几个跟他关系好的佣兵也都连连冷笑起来。

    黑矬指着我,甚至又指了指胡子,强调说,“我跟他们有过接触,他们连枪都不会用,就凭这儿,怎么可能成为我们的领,也怎么能服众呢。”

    丑娘听完忍不住皱了皱眉,其他四个组长也都互相看了看。

    至于那些佣兵,看待我和胡子的眼神,一时间很丰富。

    我还没急着反驳呢,胡子忍不住了。他特意夸张的咳了一声,又对准黑矬的方向,吐了一口痰。

    胡子往前走了几步,这么一来,他挡在我面前。他反问黑矬,“老兄,你从哪个八卦娘们的嘴里打听到的,说我俩不会用枪?拜托,我们对枪还很了解呢,或许我们的枪技稍稍差了那么一丢丢,但平时跟悍匪对磕啥的,问题不大。”

    高个子佣兵听到这,点了下头,还附在丑娘耳边说了几句话。

    我记得我和胡子上了小岛后,还为了平底锅这些一等奴,举天鸣枪来了,那一幕都被高个子佣兵看在眼里。

    胡子倒没留意到高个子佣兵的举动,他又嘘了一声,继续问,“黑老兄,你得知道个事,这次狗帮选的是老大,是综合实力的体现,而你非要强调枪法不枪法的,如果按你的逻辑往下分析,咱们这帮弟兄就都拉出来溜溜,谁枪法好,谁就是老大,对不对?”

    黑矬原本就不好,被胡子这么一绕,他有些晕乎了,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

    胡子嘿嘿一笑,举起双手,特意都对我竖起大拇指,他继续吹捧着说,“娘娘刚刚提到屎哥的三个条件,前两条应该没啥疑问了,而对第三条,我特意补充一下,我兄弟小闷,身手不错,这不用多说,另外他的后台嘛,哼,这是秘密,但说出来了,估计都能吓趴你们,来头很大,很不得了,光说国内,他真要不低调了,跺一跺脚,那会引地震的。”

    我本来觉得胡子吹得还有边呢,但到最后,我心说他这吹牛太响了吧?我是个啥人物?还跺脚能引地震?

    我故意嗯嗯几声,算是给胡子提醒了,那意思,悠着点。

    谁知道丑娘和四个组长听到这,全赞同的应声点头,丑娘还大有深意的看着我。

    这也让我有些纳闷,心说这四个人真就这么好糊弄?而胡子不仅没听话,反倒拿出没完没了的架势,他对我竖起的大拇指,一直没放下过。

    他又补充说,“这年头,大家都知道有钱人的腰板子硬,这话没错,但你们也要知道,有时候,钱不是衡量一个人有没有钱的唯一标准。举个简单的例子,八国联军从中国没少抢东西,而那些流失在外的国宝,现在随便拿出一件来去拍卖,那都得卖个几百几千万吧。”胡子顿了顿,又说,“我兄弟手里就有类似于国宝的东西,那玩意平时看起来没啥价值,但等他当上野狗帮的老大后,咱们帮里真要缺东少西了,他把他那东西拿出来,立刻能换来无数的money,甚至能换来别的组织对咱们的资源。”

    我听的都有种要翻白眼的冲动,而且胡子举得例子也真不太恰当,竟把我比作那些连畜生都不如的八国联军?我索性上前,拽了拽胡子。

    胡子却一点我的觉悟都没有,反倒学着黑矬那样,怪笑起来,这笑中也隐隐有嘲讽黑矬啥都不懂的意思。

    黑矬一直闷头琢磨着。他对我真不了解,一时间没法判断胡子这话对不对,但他又想到另一个方面。

    他看向丑娘说,“新老大不管枪法好不好,也不管他身手什么样,勇气一定要有。”

    我细品这话,他说的确实没毛病,其他那些佣兵,也立刻有人点头赞同。

    黑矬又摸着兜里。原本他衣兜就有些鼓鼓囊囊的,他这时从里面掏出一个小苹果来。

    他把苹果往我这边递了递,还说,“你顶着这苹果,站在大堂里面,我去大堂外面,在离你五十米距离的地方开枪,你放心,我枪法没问题,一枪保准命中苹果,但这期间你不要动,一旦苹果在击中前落下来,就算你没勇气,如何?”

    我心头一紧。而胡子呢,也不知道这爷们怎么考虑的,他一狠,跟我说,“行,兄弟,这黑老弟的枪法咱哥俩有目共睹,你就给大家证明一下你的勇气。”

    我心说屁啊,这苹果比橘子大不了多少,他说他保准击中,但真要稍微有些偏差呢?我到时是少个耳朵还是少个眼睛?

    我看胡子还很积极的要代替我去拿那个苹果。我摇摇头。

    我这举动被所有人看在眼里后,有不少嘘我。想想也是,他们都是佣兵,曾经也都是军人,他们最佩服勇士,最烦的就是孬种了。

    黑矬也一咧嘴,拿出瞧不起我的架势。

    但我并没示弱或示孬。我让他们都静一静。随后我问周围人,“谁有刀,借我一个。”

    这些人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有个壮汉,把他的拿了出来。

    他递给我后,我又把弯刀转递给胡子。我让胡子咬一咬这弯刀。

    胡子带着一脸纳闷,不过他很配合,尤其他那牙口。我怀疑是不是因为他用的次数多了,这么练啊练的,导致他的咬合力更厉害,牙齿更锋利了。

    胡子咬着的刀背,又晃脑袋又哼哼的,没几下过后,伴随砰的一声响,这弯刀竟断了一截,也是被胡子硬生生咬断的。

    胡子小心翼翼的张着嘴,还把这一截断刀拿了出来。

    那些佣兵表情都很震惊,尤其借我刀的壮汉,表情中更有一丝的心疼。

    我提醒这些人说,“我兄弟的厉害,大家都领教到了吧?现在谁能证明一下他的勇气,把食指放在我兄弟张开的嘴里?当然了,我承诺我兄弟不会咬下去的。”

    我说到最后,主要盯着黑矬。

    这黑矬明白我的意思,甚至也知道我摆下道道了,逼他去挑战。

    他不想成为懦夫,而且也没太纠结的,他走了过来,喊了句,“我来试试。”

    我连连说好。这黑矬本想举起左手的食指,我并不满意,因为他开枪扣扳机时,用的是右手。

    我又点了他几句话,让他把他最在乎的食指伸了出来。

    当黑矬把食指放在胡子的嘴里的一瞬间,他出现了犹豫的表情。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怕着呢,尤其这根指头真要没了,他等于提前退休了,再也当不成一个合格的佣兵了。

    我也没时间继续揣摩他的心里,我又凑到胡子身边,拿出一脸狠的样子,跟胡子说,“就这黑矬烦人,总瞎捣乱,他娘的,我对帮派老大的兴趣不大,你给我出口气,立刻咬下去,把他的宝贝指头弄断了。”

    我说这话的同时,也偷偷拍了拍胡子的后背,这是间接告诉胡子呢,让他别听我话里的意思,别乱动。

    胡子跟我很有默契,他不仅明白,还故意拿出一脸狠的样子,稍微动了动嘴。

    黑矬彻底崩溃了,他再也忍不住,猛地一缩手。在他出现这种动作时,很多佣兵又开始嘘黑矬。

    黑矬原本肤色太黑,我因此也不知道他脸红没红。

    我不理黑矬,反倒跟大家说,“黑矬是什么样的人,你们比我清楚,他怂不怂,你们更应该打心里明白,他今天之所以缩了手指,不是因为他没有勇气,而是在危险面前,他懂得自我保护和回避。所以……一个人的勇气,绝不应该通过顶苹果或者咬手指这类的游戏来证明。”

    黑矬低个头,不吱声。其他人都拿出一副琢磨的架势。

    丑娘和四个组长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她这时话了,让大家别闹了,她又再次强调,说小闷和胡子的为人和背景,以及跟她俩有关的事,因为场合的原因,就不公开了,但一定不像个别人想的那么简单。

    那四个组长也都有点老油条的意思,借机跟丑娘一唱一和的,反正最后我被他们五人力捧,竟真的成为黑狗帮的老大了。

    这很出乎我的意料,也让我脑袋里直犯懵。等散会时,丑娘还让大家积极一些,欢迎老大。

    一多半的佣兵都过来跟我见面和握手。我一时间面对这么多人,有些应接不暇,而且较真的说,这么多身手高强的人一下子全成为我手下了,我也有些不敢相信。

    我趁空也留意到,以黑矬为代表的一批人,他们都默默转身离开大堂了,估计打心里对我还是有结。

    我没时间考虑这些。刀哥一直在远处等着,也没急着走。

    最后整个大堂只剩下我们仨和丑娘那五人后,刀哥走过来,拿出恭敬的架势,不仅跟我握手,还连连拍马屁,那意思,他跟我这么熟,以后我当老大了,一定别忘了他,哪怕有啥拎包和跑腿的活儿,交给他也行。

    胡子代我对刀哥回答了,他说要是刀哥好好干的话,到时小闷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丑娘看似还有什么话没说,而且碍于刀哥在场,丑娘最终没说出口,反倒一转话题,问刀哥,“你这个1ok帮的小混混,到什么时候怎么都不争气呢?”

    刀哥被丑娘揭了老底,他尴尬的笑着,说他以后绝不在1ok混了,而且他这人很仗义,绝不做一脚踩几只大船的事,他以后就是野狗帮的一员了,也绝不背叛。

    我真是佩服刀哥这种见风使舵的功夫。按说丑娘听完这话,应该高兴才对,谁知道她脸一沉,反问,“你要是真跟1ok脱离关系了,野狗帮留你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