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算计-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47章 算计

    刀哥心里打着什么算盘,我猜不出来,但丑娘这一番话,明显让他愣了一下。

    刀哥拿出欲言又止的架势,丑娘不理刀哥这举动,又大有深意的看了看我,继续说,“男人就得喝最烈的酒,做最上层的人物,这才叫男人,所以……阿刀,你加入1ok后,1ok的大佬也是一个肩膀扛一个脑袋,你比他少什么,怎么就不能把他干掉,由你来当大佬呢?”

    刀哥一定是被这话一带,想到1ok大佬的狠劲了。他一下子蔫了,甚至腿软,半蹲了下来。

    他趁空念叨,那意思,1ok的真正大佬那可是心狠手辣,外加后台硬,别说能把他干掉了,就算稍微对他不恭不敬,结果都极有可能是灭门之祸。

    我没真正加入过黑社会,不过联系着自己接触过的那些悍匪,尤其是方皓钰,我觉得1ok大佬应该跟刀哥描述的差不多,不然不狠怎么当龙头?

    丑娘倒是没太大感慨,更别说什么棘手的感觉了,她对高个子佣兵示意,这爷们往前走了一步,一把拽起刀哥。

    高个子佣兵还点了几句话说,“他有后台?你现在不也有后台么?野狗帮还没真正怕过谁呢,再者看,你腿软了没什么,我这么拽你一把,你不就起来了么?”

    刀哥听明白言外之意了,他站起来之后,这看看又那看看的。他突然上来一股狂喜,反问,“野狗帮能让我当上1ok真正的大佬?也不是十几人的小头头?那、那太好了,他娘的呀,就算当个傀儡大佬,我都认了。”

    刀哥又嘻嘻哈哈起来,乍一看都有点精神不正常了。

    我心说这个阿刀可咋整,现在他又没上位呢,至于这么表露么?

    丑娘也让刀哥稳定下情绪,她还让高个子佣兵把刀哥先送到一个房间休息。她想跟我和胡子说说话,之后再找刀哥细聊,说以后的计划。

    刀哥连连点头,就跟个啄米的小鸡一样。

    原本不出意外,刀哥就被带走了。但我想到解药的事,我觉得趁着我们仨和丑娘都在场,先把这问题解决了。

    我就喂了一声,把刀哥叫住。刀哥很诧异的看着我,估计他高兴之余,把解药啥的早就撇到脑后了。

    丑娘对我的态度很好,接话问,“闷哥,你有何吩咐?”

    我对闷哥这个称呼还有些不习惯,尤其我都不知道我和丑娘谁的年纪大。

    但我不在乎这些,也不含蓄,把解药的问题说了说。

    丑娘出现一丝犹豫。这被我捕捉到了,至于包括高个子佣兵在内的四个组长,他们互相看了看,高个子佣兵这就自行往外走。

    他离开大堂后,很快去而复返,还拿着一个小木盒子。这木盒子很精致,上面都镶着金丝边。

    他当着我们面,把木盒子打开。这里面放着四粒药丸,看外表,它们跟黑色大力丸很像。

    胡子指着四粒药丸,问丑娘,“这是解药么?”

    丑娘没正面回答,她一脸犹豫样并没消退,她答非所问的来了句,“你们随意。”

    刀哥又上来小市侩的劲儿了,他先抓起两个药丸塞到嘴里。

    这药丸跟个小鸡蛋似的,这么一塞,他嘴巴里鼓囊囊的。刀哥也不嫌噎得慌,大嚼特嚼起来。

    我和胡子只好从木盒内各拿一个药丸,我俩也没急着吃,胡子看向我。

    我把药丸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这上面的味道很大,还是一股子像草叶子似的涩味。

    我皱了皱眉。胡子跟我学着,他又骂咧一句,说怎么跟特殊液体的味道一样呢,难不成解药就是吃浓缩的特殊液体?

    刀哥对胡子打手势,之后又嚼了几下,他才腾出嘴来又说,“良药苦口,老哥啊,你管它什么味呢,能治病是真的。”

    我一直细细琢磨着,我倒是有另一个观点,因为这种涩味,除了像胡子说的那样,很像特殊液体的味道,我又想起另一种东西。

    我举起药丸。这期间刀哥把嘴里的东西全咽了,他还拿出一副满意的架势,揉了揉肚子。

    我心说这个傻帽啊,我又问丑娘,“之前在小岛上吃的,或许不是虫卵吧?而这次吃的药丸,才真的有问题?”

    我这猜测实在过于猛料,胡子和刀哥都诧异的看着我。

    丑娘没直说,又含蓄的来了句,“吃不吃随意。”

    胡子和刀哥都隐隐明白点啥。胡子直接把药丸又放回到木盒内,而刀哥拿出抠嗓子眼的架势,把中指伸到嘴里。

    高个子佣兵压根不给刀哥机会,他耍了个擒拿的技巧,对着刀哥出手,让刀哥没办法再抠喉。

    刀哥急的念叨几句。高个子佣兵沉下脸,冷冷的提醒刀哥,“咱们野狗帮,一般的佣兵都要吃这种药丸,每过一年也会给你临时的解药。只要你不背叛,这药丸对你一点害处都没有,另外这里面的虫卵,是高原蛊,知道冬虫夏草么?这药丸里面的蛊,也有类似于冬虫夏草的功效,会给你大补一番,让你身体一点点变得强壮。”

    刀哥根本听不进去,不过高个子佣兵的脸色也让刀哥畏惧。最后刀哥愁眉苦脸,高个子佣兵主动把他带走了。

    我看丑娘这几人并没让我和胡子强行吃药丸的意思,我怀疑因为我是老大的缘故吧。当然了,我也没因此点破它。

    这时大堂里没什么外人了,除了丑娘和三位组长,就只剩我和胡子了。

    丑娘拿出一副悠闲的架势,一屁股坐在地上。她还对我和胡子摆手示意。

    我俩跟她一样,也都坐了下来。丑娘拿出一副烦躁样,说今天开会的情况,闷哥你也看到了吧?不少人打心里不认可你。

    胡子骂咧了几句,而我倒没啥太大反应,反正很正视这个问题,还应了一声。

    丑娘顺着往下说,而且说了好大一通。她刚开始说的,听起来没啥值得注意的,反倒是最后几句,她强调的意思是,既然现在我还没被手下彻底的认同,而她这个二当家的资格老,倒可以临时帮我管一管野狗帮,等我以后能有影响力了,再把实权交给我。

    倒不是我多想,我怀疑丑娘藏心眼了,尤其刚刚她的意思,想扶持刀哥当1ok的傀儡大佬,她既然能有这种打算,为何不顺带着,也让我当个傀儡呢。

    当然了,我这只是一种猜测,更没法当她面问。

    胡子没我想的多,他被丑娘这话一带,完全跟着丑娘的思路走了,甚至听完后,他还拿出担忧的架势,点头说,“目前只好如此。”

    丑娘又一转话题,说两位加入野狗帮的时间太短了,尤其按目前看,立的功劳也太少,所以她有这么个打算,接下来野狗帮在大6有几个任务,我俩去当主打,带着一批忠心的手下,把它们完美的完成了,这样做给那些不服管的佣兵看,很容易让他们心服口服。

    我一听到任务,一时间头都大了。想想看,平时做线人的任务,我和胡子往往还九死一生呢,这次做的都是佣兵任务,岂不更加危险?

    胡子也考虑到这个层面了,而他也来个有啥说啥,回答丑娘,“任务先靠边站吧,容我哥俩考虑考虑,至于那些不服管的佣兵,真啰嗦,谁不服管,一次两次能忍,他们再作死的话,那就把他们全搞死,这不就完事了么?还轻松痛快不留根。”

    丑娘也好,那三个组长也罢,全摇头。丑娘单独看着我。

    我原本一直应着,没并说话,但现在丑娘逼着我表态。

    我跟胡子说,“你的方法过于简单粗暴了,还是像娘娘说的那样吧,咱得想法子服众。”

    胡子欲言又止,还对我使眼色。

    我对他置之不理。丑娘却对我连连称赞,说果然有当老大的样子。

    我打心里呸她一口,心说鬼知道这娘们打着什么小算盘呢。

    丑娘的意思,这几天她就联系佣兵公司,也就是给母公司,争取最快时间收集到跟任务相关的资料。

    我点头赞同。丑娘也让我俩这两天好好调整下身体。

    看架势,接下来我们要散会了。但我还有个事。

    我跟丑娘说,“我和胡子被抓到小岛时,随身带的随身物品,尤其手机啥的,全被膏药人没收了,这次围剿小岛,有没有这方面的现。”

    丑娘回忆一番。而有个佣兵组长接话了,他说现一个皮箱子,里面装的全是各种二手的手机,估计都是那些犯人的。

    我心头一喜,问那皮箱子在哪,带没带回到基地?

    组长点头示意。丑娘这时插话,让我俩别着急,她事后会让人把皮箱子整理一下,然后让我和胡子去找我们的手机。

    我等不及,尤其我通过那手机能联系到阿虎。

    我让组长带路,我和胡子这就去找手机。丑娘偷偷对组长使个眼色,这没逃过我的眼睛。

    我索性把自己是老大的身份搬了出来。

    这个佣兵组长不得不卖我面子。

    很快的,我俩随着他离开大堂,而且走了不久,我们来到一个仓库。我这么形容这里也没错,反正里面摆的全是各种杂物。

    佣兵组长指着放在角落里的一堆“破烂”,告诉我,那皮箱子就在其中。

    他还想帮我俩一把,但我不想让他在场,就又客气的让他先行离开,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胡子心里一直压着事呢,等这组长离开后,胡子对着门外看了看,确认没外人了,他又对我念叨说,“他娘的,小闷,你吃错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