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下药-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48章 下药

    我不知道胡子为何这么说,我让他详细一点。

    胡子绷着脸,又看了看外面,他把担心之处告诉我,其实他想的也是那个问题,怕我俩接了佣兵任务后,压根没活路,而我却好像意识不到这个问题似的,竟答应丑娘他们了。

    我知道胡子想岔了,我也立刻接话,回他说,“你傻么?咱们要是当着丑娘的面拒绝,那些人会善罢甘休?”

    胡子直眨巴眼睛,估计打心里正反复咀嚼我这话的意思。

    我也懒着让他多费脑细胞了,跟他强调,“你别光看面上我同不同意,咱俩先稳住丑娘这些人,等逮住时机了,咱俩再偷偷溜走。”

    胡子嘿嘿笑了,他补充说,“那你对这个野狗帮的老大,就一点都不惋惜么?”

    我实话实话,“我要真能当老大的话,我俩还非要逃跑,那就是纯属脑子进水,但让我做个傀儡,这种老大还有个什么劲儿?”

    胡子点头赞同。我让他压住性子,至少在这些佣兵面前能跟我演一手好戏,至于别的,等我拿捏尺度和找机会。

    胡子说行,而且他因此还有感慨了,那意思,自打当了线人后,真是没少折腾,现在一想想,啥生活最好,就该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我看他又连连叹气,一脸向往样儿。我问他是不是又想起他的那些女人了,什么红红、花花、娟娟的。

    胡子嘘我一声,很严肃的说,“那是小红、小花和小娟好不好,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咋听着更像狗名呢。”

    他还想跟我说说这些女人的事。我是不打算细听了,而且也没那闲时间。

    我指着那些“破烂”,让胡子收收心,我俩一起找皮箱要紧。

    接下来我俩几乎把这些破烂翻了个底朝天,最后从最底下把皮箱拽了出来。

    跟那个佣兵组长说的一样,这皮箱里装的全是各种手机,乍一看少说几百个。

    胡子冷不丁看的眼直,还来了句,“我的个神。”

    我让他有点耐心,我们还一起找起来。

    少说过了一刻钟,胡子费劲巴力,从一大把老款按键手机中,找到我的那个。而且没等他递过来呢,我就主动抢上了。

    我也形容不好现在的心情。我并没记牢阿虎的电话,要是这手机坏了,我再想联系阿虎,难度就大了。

    所以当我试了几次,现这手机没反应,甚至屏幕亮都不亮时。我心里咯噔一下。

    胡子是个资深扒子,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在修手机方面,也会一些小技巧。

    胡子让我别光着急了,把手机再给他。他又摆弄一番,甚至还把手机壳都拿下来了。接下来奇迹出现了,胡子喊了句,“中!”等再一开机,它的屏幕亮了。

    我叹了句,心说这年头,想当个合格的盗贼也不容易嘛。

    这样又等了一会,我让胡子去门口守着,一旦现啥不对劲的,立刻给我通风报信。

    我拿着手机,特意蹲在最靠里的墙角,又从通讯录里找到阿虎,给他去了电话。

    这电话响了好几声,而等接通时,阿虎声调都有些变了,他问,“毛虫,你还活着?”

    我倒是比他冷静,我应了一声,又说,“警官,很抱歉,我跟踪嫌犯时遇到些麻烦,最后还跟丢了。”

    阿虎很不满的哼了一声,他这是故意的,随后他问我,“你现在在哪?”

    我不敢说是在海上,但我换个思路,话里有话的说,“我在一处荒郊野外,他娘的,这里还有个水塘子,我之前不深跌到里面,被水泡了好长一段时间。”

    阿虎没急着回答,估计是琢磨呢。这样沉默了小半分钟,阿虎说,“你自己能走出这片水塘和荒郊么?”

    我说没问题。阿虎让我先自行处理,等到安全的地方,尤其没水塘的地方后,立刻跟他联系。

    我回了句行,我俩很快结束通话。

    这期间,胡子时不时扭头看着我。现在不用特意看门了,他又凑过来,问我怎么样?

    我跟胡子当然不用拐弯抹角了。我告诉他,阿虎让我们想法子回到内6,也不要再去南邵群岛躲避了,而且一到内6了,就跟他联系,他另有安排。

    胡子点头说好。

    我又把这手机揣好了,尤其它电量不多了,我又把它提前关机了。

    我想的是,阿虎要有事想找我,可以个短信,等我时不时开机了,自然会受到。

    我就没太替阿虎担心,反倒跟胡子离开这个仓库,回到了原本的住处。

    刀哥一直没动静,尤其未来两天,他没都没露面。我心说这傻爷们不会真被丑娘忽悠了,拎个片刀啥的,回去跟1ok大佬单挑去了吧?

    但我纯属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也没办法瞎操那个心。

    我和胡子一直在这小屋内休息着。吃了睡、睡了吃的。一般人要像我俩这样,肯定扛不住,甚至反倒会身心俱疲,但我俩原本身体亏空的就很厉害,这么恶补和休息一番,反倒很养身体。

    这期间老奴一直给我们送饭,估计是看在我这个野狗帮老大的身份上,每次饭菜都很丰富,也带着酒呢。

    我和胡子每顿下来,都吃的有滋有味。

    但到了这一晚,老奴没来,反倒是高个子佣兵,他拎着一个大木桶,里面带着这一顿的饭菜。

    胡子看到高个子佣兵后,呦呵一声,念叨句稀客。

    高个子佣兵很客气的笑着,那意思,他今晚没事,想跟我们一起吃顿饭,所以……

    我招呼他赶紧进来,但等把木桶里的东西拿出来,摆在地方后,我现并没酒。

    胡子的酒瘾很大,他立刻表露出来,脸一沉,说怎么个情况?

    高个子佣兵回答,说你俩这几天不适合喝酒,而且等熬过这几天了,随便你们怎么喝。

    我对他的话很敏感,让他解释解释,这几天怎么了?

    我本以为会跟大6的任务有关呢,或者说,我和胡子要马上出做任务了。

    高个子佣兵不多解释,但他观察我表情,似乎知道了什么。他也强调,这几天我和胡子会一直在基地待着就行。

    我有些搞不懂他了。

    高个子佣兵一转话题,又摸着兜里,跟我提了句,“闷老大,有个事差点忘了,这个你拿好。”

    我仔细一看,他掏出来的是一条手链。这手链估计是纯金打造的,尤其还有一个链坠,是狗头形状的。

    这狗头被雕琢的栩栩如生不说,右耳上还有一排密集的小孔。

    高个子佣兵等着我,但我迟迟不接,他又补充说,“这是野狗帮老大的信物,你快拿好。”

    我此刻心情很复杂,倒不是说我还惦记这个傀儡老大的职位呢,我反倒想起那个金剪刀手链了。

    那手链是魔盗的遗物,当时给我后,在大峡谷做任务时,我又把它弄“丢”了。

    我心说难不成那个金剪刀也跟这金狗头一样,也是什么很重要的信物?而且我还想起剪刀帮了,老更夫曾经提到过它。

    我也怀疑剪刀帮跟野狗帮有什么联系,不然这两个金链子为何有相似的地方呢?

    我带着犯懵的架势,把金狗链拿到了手里。

    随后我们在没酒的状态下,跟他一起吃着。

    这次一共有四碗菜,三素一荤,荤的是红烧肉。胡子好这口,也不等我俩,筷子往往对准红烧肉夹着。

    我却现高个子佣兵压根就不碰这盘红烧肉。

    我觉得不对劲。而高个子佣兵看我一直不吃红烧肉,他反倒催促几句,那意思,这肉做的不错,很香。

    胡子在一旁连连附和着。我隐隐担心这肉里被下了毒,但这话没法说出口。

    我最后耍了个猫腻,跟高个子佣兵说,“一起来吧。”

    高个子佣兵顿了一下,不过表情没啥变化。他最后妥协了,边吃边说,他这辈子,其实不怎么爱吃猪肉。

    但我不管这个,为了安全起见,又强行喂给他一些。

    我自认自己防备心挺强,谁知道还是着了高个子佣兵的道儿。吃完饭,我们仨全都闹起肚子来。

    我们还一起去了就近的一个厕所。在基地里,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全是小型公厕。

    我们仨蹲坑时成了邻居,反正一会你那边炮火连天一番,一会我这边噼里啪啦一阵的。

    我趁空还试着套高个子佣兵的话,想知道为何要在菜里动手脚,尤其下泻药?

    都这个时候了,尤其我和胡子也都中招了,他没在隐瞒,告诉说,“咱们基地有个技术,能增强你们的体质和体力,而在施展这个技术前,得保证你们的肠胃是空的,而且不能饮酒。”

    胡子想的少,骂咧道,“老弟啊,你泡我呢?这跑肚拉稀的,分明是让身体虚弱才对,怎么能跟增强体质挂钩呢。”

    而我隐隐想到一种可能,还打心里喊了句,糟了。

    等我们仨先后解决完,从厕所出来时,这外面站着另外一个老佣兵组长。

    我对他有印象,毕竟之前在大堂见过。这老佣兵看到高个子佣兵的德行后,忍不住嘲讽一句,那意思,让你跟老大和胡子一起吃个饭,你怎么也拉肚了?

    高个子佣兵嗤了一声,他对这个老佣兵的态度,也绝不像对我和胡子那样的客气了,他反驳说,“老猴,你行的话,下次你来,你当闷老大是等闲之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