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陆地海参-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49章 陆地海参

    我猜老猴就是这老佣兵的外号了。我因此又特意看了他几眼。

    这人偏胖,而且长得还有些富态,从这方面看,他跟猴子一点都不像,我心说难不成他年轻时是个瘦小伙,现在了?

    而老猴听完高个子佣兵的话后,尤其这里面充满了鸡粪味,但他并不动怒,反倒嘿嘿笑了起来。

    我印象中,猴子的脾气可不咋好,脸特别酸,说翻脸就翻脸。“老猴”的表现,再次跟外号不符。

    老猴并没特意看我,当然没留意到我微微皱眉的微表情。老猴跟高个子佣兵说,那意思,他这次拉肚可不是啥好事,尤其他也没增强体质的机会,这么拉了一番,不好好调养的话,很容易让身体垮掉。

    高个子佣兵脸色变得很差,也不急着跟老猴斗嘴了。

    老猴让他别管我和胡子了,赶紧休息去。高个子佣兵这就一转身,独自走开。

    老猴又带着我俩,说要去另一个地方。

    我其实一直搞不懂他刚刚的话,因为那高个子就是拉肚子而已,有那么严重么?甚至还会让身体垮掉?

    老猴压根不想多谈这事,我也没太多问。这一路上,他走了一会后,就又一摸兜,拿出一个虫子来。

    老猴也不怕这虫子,把它放在手心,又问我和胡子,“认识么?”

    胡子呵了一声说,“这也不是啥稀有物种,不就是杨拉兹么?”

    杨拉兹是哈市对某种虫的一个称呼。没想到老猴也听得懂,他点点头,又强调说,“我给杨拉兹起了另一个名,叫6地海参。”

    胡子笑的更厉害,也接话说,“这名字够优雅的,不过它有海参那种滋补的功效么?”

    老猴很严肃的点头,说当然有了。他还补充说,“这6地海参,你亲它一下,丰唇用胸蹭它一下,丰胸用屁股接触它几下,丰臀。另外你摸它几下,精神抖擞,你蹂躏它一番,绝对神魂颠倒……”

    这次不仅胡子,连我也有点愣,因为老猴太逗比了,竟然把一个杨拉兹,说的这么厉害,但细细较真的一想,这番话并没毛病。

    胡子呃、呃一番,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老猴自行又摆弄几下6地海参,他突然叹了口气,说这玩意是个好东西,不过人这辈子,要是投胎成它了,也不是个好事,因为它的功效,很多人都想蹂躏它,它夹在中间,很难做。

    随后老猴一转话题,说咱们野狗帮很不错,毕竟凡事公平、公正、合理,大家一致对外,挣雇主的钱,在咱们这里做任务,没那么多歪歪绕的。

    胡子犹豫着,最后赞了老猴一句,说老哥啊,你的思维跳跃太大了。

    胡子这话言外之意,老猴前脚刚提起杨拉兹,后脚就又说上野狗帮了,这种前言不搭后语,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而我正相反,脑袋里就跟被电流击中了一样。

    我心说这6地海参说白了,不就是毛虫么?而我和阿虎联系时,用的身份就是毛虫。

    我敢肯定,老猴一定是借着事来警告我呢,他让我别去跟阿虎联系,也别再冒充毛虫了,不然我和胡子会有麻烦。另外他也让我俩好好在野狗帮待着,野狗帮绝不会亏待我俩。

    我因为也怀疑,我跟阿虎通的那个电话,被这些佣兵监听到了。

    我带着一种复杂的思路,也没太注意老猴又说了什么。

    我们最后来到一个地下实验室,这也让我意识到,这个地下基地真是什么古怪都有。

    这实验室内有很多让我不认识的仪器和设备,也有几名穿着白大褂,正默默工作的技术人员,另外最明显的,是在居中的地方,并排放着四个一人过高的玻璃罩。

    这玻璃罩内充满了微微黄的液体,而最左面的玻璃罩内,还在液体中漂着一个人。

    这人我认识,是刀哥。他着身体,嘴鼻上扣着一个小型的呼吸器,这呼吸器上还连着一个胶皮管,胶皮管一直通往玻璃罩外。

    胡子看到这一幕后,先是惊呼一声,还拿出提防的架势,问老猴,“怎么?你们把阿刀整死了?”

    老猴摇头,说他活的好好的呢。

    我趁空也仔细观察一番,刀哥的胸口有节奏的一起一伏着,这证明他还有呼吸,也间接说明老猴没骗我。

    我跟胡子说,“走,看看去。”

    等我们凑近后,我现刀哥一点意识都没有,似乎一直在昏睡的状态中。

    老猴又给我俩一段缓冲的时间,他接着说,“知道么?这种技术在几年前就有了,当时很多特种兵受了重伤,在死亡边缘挣扎时,就靠这技术,让他们复活的,而且被这么调养后,他们也会脱胎换骨,比以前还要强大的多。”

    胡子啧啧几声,反问,“这算什么?人体改造?”

    老猴不正面回答,只强调,“这是量子医学的范畴了,也跟基因改造技术有关,但我只是一个会用枪的人,对这种专业知识,懂得不多。”

    我特意看了看那几个在旁工作的技术人员,自打我们出现后,他们一直不正面看着我们。我看那架势,就算我想跟他们套套话,也很可能是热脸贴冷屁股。

    老猴指着其他三个闲置的玻璃罩,又让我和胡子别耽误了,赶紧脱衣服吧,也赶早进去。

    胡子喊了句,“啥?”而我也比较敏感。

    胡子直话直说,“让我在这破逼玩意里面泡着?我脑子还要不要了?以后会不会变成痴呆?”

    老猴让胡子别有顾虑,还说只有真的接受改造之后,才知道这是多么来之不易的一次机会。

    胡子摇头,甚至拿出抗拒的架势。

    老猴连连嘘了几声。这似乎也是一个暗号,那几个技术人员突然间全抬头看着我们。我留意到,他们还有小动作,都往后腰摸去。

    我猜他们都带着什么武器呢,要是我和胡子抗拒,他们也绝不会管我是不是野狗帮的老大,肯定会用这武器把我和胡子限制住,并合力把我俩投入到这瘆人的罩子内。

    我当然不想用强,这只能作为备选。我索性拿出妥协的架势,另外让老猴给我俩一些时间,让我和胡子再缓一缓,有个心理准备。

    老猴说可以,他还退后几步,跟我们保持一个距离。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我俩没法当着这些人说什么话。我对胡子使个眼色,让他耐着性子,等我想招。

    没多久实验室门口出现一个人,是丑娘。

    她看到我和胡子还犹犹豫豫的站在玻璃罩前,她抿嘴笑了。

    她溜溜达达走了进来,还跟我和胡子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话,按她的意思,她们这些手下,绝对是为我这个老大着想,肯定不会害人。

    之后她又提到了跟大6有关的任务,说等我俩从玻璃罩内闭关出来后,就要返回大6了,到时还有一个手下,会主动联系我。

    她并没说这人的外貌,更没提供照片。她只是告诉我们一个接头暗号。

    到时这人出现后,会先问我,“兄弟,是你找我?”然后我俩会这么说。

    “没错,你是不是卖狗肉和猪肉?”

    “不,我只会杀狗和杀猪。”

    “这么说你是屠夫了?”

    “也可以这么说,但我只杀恶狗和恶猪,而且价格不低,只要让我动刀,就得一千块,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又要一千,而且后续褪毛和切肉的事,我不管。”……

    我听着这一番对话,第一反应,我想起古时候的土匪了。我心说这都啥时代了,他们这些人,接个头而已,至于弄得这么复杂么?

    但现在更主要的问题,是让我和胡子能钻到玻璃罩内。丑娘就没再多说接头的事。

    老猴突然咳嗽几声,他跟丑娘有个眼神上的交流。丑娘又催促我俩,那意思,让我和胡子当着她的面,这就接受“治疗”吧。

    一方面毕竟是男女有别,胡子念叨句,“不太好吧。”另一方面,我盯着的刀哥,一个顿悟下,联系起一件事。

    我心说我和胡子刚刚之所以拉肚子,很可能是想让我俩清肠,不然我们这么躲在玻璃罩内,真要拉屎撒尿的,这种封闭空间内,岂不脏死了。

    我有个主意,特意拿出一副难受的样子,一咧嘴,又捂了捂肚子。

    这没逃过丑娘和老猴的眼睛,丑娘还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刚刚貌似没排净,肚子又有反应了。我也问胡子,“你怎么样?”

    胡子原本摇摇头,但他也没笨到不可救药的程度,他突然间也一定明白啥了。胡子使劲揉了揉肚子,又补充说,“好像也有点疼。”

    我让丑娘和老猴等一等,我哥俩再去一趟厕所,等排净了就回来。

    当然了,为了稳住这俩人,我随后特意反问他俩,确定我和胡子蹲在这玻璃罩内治疗一番,我俩身手会有很大提高?

    丑娘和老猴都很肯定的点着头。

    我拿出一副下决心的样子,连连称好。

    但等我俩自行离开实验室,我和胡子也都不装傻了。胡子跟我骂咧句,说这他娘的可咋整,咱哥俩貌似逃不过这一劫了。

    我心说有啥逃不过的,腿长在我们身上。

    我原本想找个好机会,逃出基地,但现在一看,也别等了,不然我俩就成了小白鼠,就拉去做实验了。

    我跟胡子强调,“咱们这就走,趁着这帮佣兵蒙在鼓里呢,哪怕强行突破,也得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