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帮主令-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50章 帮主令

    胡子对我这个决定,既赞同又有些犹豫,他怕时机未到,我俩强行走人的话,容易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其实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问题是我俩再不走,那不就跟刀哥一样,裸的蹲在玻璃罩内了?

    而且我跟胡子在这地下基地待了这么一段时间后,我对这里有个大致的了解。

    这次我带路,我俩直奔升降梯。

    这升降梯还是被矮墩和他另一个同伴守护着,这俩人原本都坐在地上,吸着烟聊着天呢。在我和胡子一露面时,他俩就敏锐的现了,矮墩还当先站起来。他嘴巴动了动,估计是想跟我打个招呼,却不知道怎么称呼我。

    我猜他对我的老大身份,并不是那么认可。但这都不是主要的。

    我反倒拿出老大的样子,下命令说,“把升降梯打开,快!”

    矮墩跟同伴看了看,他还拿出纠结的样子,跟我说,“你坐升降梯做什么?”

    胡子脸一沉,说你怎么跟老大说话呢?

    矮墩显得更加不自在。我也懒着等他动手了。我自行按了按钮。升降梯的大门打开了。

    我俩这就要往里走,矮墩故意挡在我俩面前,至于那个同伴,他有个小动作,把背着的枪拿了下来。

    我心说自己不点威,他们真把我当好欺负得了。我一掏兜,拿出金狗链。

    这可是绝对权力的象征。矮墩低个头想了想,这么一打岔,我和胡子绕过他,进了升降梯。

    我俩没耽误,立刻启动它。它带着我俩,飞的往地上奔去。

    胡子还有个担心的地方,说咱俩上去了又如何,既没有开起礁石大门的“钥匙”,又没法弄到汽艇。

    我的意思,走一步算一步。而且在我俩来到地上平台时,我看在码头停着两艘汽艇,每个汽艇上都坐着一个很壮的佣兵。

    我故技重施,举着金狗链,跟胡子一起,向其中一艘汽艇冲去。

    这俩人估计没参加过那个会议,而且他们一定刚刚回到这个基地。他俩并不知道我是新老大,但他们认识金狗链。

    他们拿出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还有个佣兵质问道,“你是……”

    胡子指着我,回答说,“见到老大还不问好?成何体统!”但没等这俩佣兵做出下一步反应呢,胡子拿出火急火燎的架势,又摆手说,“算了算了,咱们野狗帮有个急事,把汽艇腾出来,我和老大要用。”

    这俩佣兵都很犯懵,不过看在金狗链的份上,他俩一起下了汽艇,而且其中一人还把船钥匙和开起礁石大门的设备上交了。

    我和胡子偷偷对视一番,我俩都没开过这种汽艇,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我拿着钥匙,先把汽艇打火,也凭着我之前坐汽艇时偷偷旁观学到的经验,没摆弄几下呢,就让汽艇马达运转起来。

    我让胡子坐好。我又操作着汽艇,让它甩了一个大弯,向礁石大门冲去。

    胡子高高举起那个设备。这设备上有一闪一闪的红点。胡子原本没啥信心,跟我说,“这破玩意行不行?能好使不?”

    接下来,这设备用实际行动回答了胡子的疑惑。

    礁石处传来轰轰的响声,大门一点点的被打开了。

    胡子吹了声哨,跟我赞道,“兄弟,老天爷这次帮着咱们啊,而且知道那句话不,老天为你关上一扇门,不要怕,他还会为你关上一扇窗。”

    我咋听咋别扭,也不得不佩服胡子的乌鸦嘴。

    赶巧的是,在我们的汽艇正经过礁石处的大门时,平台上又出现一批人。

    这批人以丑娘为,还有老猴和矮墩。他们看到我和胡子坐汽艇后,当然立刻明白我俩的意图了。

    他们向码头冲过来。丑娘还不断地挥手,对我们喊着话。

    一来离得太远,二来马达声太大,我听不到丑娘说什么。但我怕他们求追不舍,就又急忙提高船。

    胡子这傻玩意,而且原本他心里就憋着一股气呢,这时他站起来,也对着丑娘这些人高喊,让大家别送我们了。

    我突然地提,也让胡子一瞬间狠狠晃悠了一下,他整个身体往汽艇外偏去。

    我看到这一幕时,把我急得够呛。我心说这傻玩意可咋整,他真要掉海里了,我们的逃跑计划保准失败,我还好说,胡子最后被擒回去时,还是个落汤鸡的模样。

    我对胡子喊了句,让他小心!

    胡子在关键时刻一狠,这爷们也真能抗住压力,硬生生的腰板一用力,最后他对着汽艇里面砸了过去。

    伴随噗通一声,他哼哼呀呀的摔倒,等爬起来后,他鼻子都直往外出血。

    我让他消停点吧,也让他乖乖坐到我身旁来。

    胡子对出血这件事,也有他的说法,那意思,红红火火,好兆头啊。

    我真无奈,心说要不老子找一把片刀,把他剐了,那岂止是红火,我哥俩肯定大财。

    我趁空还对这汽艇的一些设备摆弄一番。我现现在科技真是进步太多了,连汽艇上也有导航。

    我没急着定位,反倒只是根据导航辨认下方向,然后往大6的方向,全力冲去。

    我兜里一直揣着手机呢。我也把它拿出来,让胡子接手,并把它开机。

    胡子明白我怎么想的,他还嘱咐我,让我好好开船,他一会给阿虎打个电话,这样能确定我俩回到大6时,能立刻找个安身的地方。

    但很巧,手机刚完全开机,立刻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这说明这款手机是卫星电话,因为它的信号太强了,另外胡子看着手机屏幕,又跟我说,“来电显示是空白。”

    我听的一愣,也让胡子别盲目接电话。

    我让胡子举着手机,把它放在我耳朵旁。胡子照做后,我接了电话。

    那边立刻想起丑娘的声音,她冷冷问我,“闷哥,你和胡子要去哪?”

    我不想跟她完全撕破脸,甚至更不想野狗帮动一堆佣兵追击我俩。我索性打马虎眼,说我和胡子要去那个小岛看看,也有个急事。

    丑娘沉闷几秒钟,她当然不信我说的,反问,“怎么,你以为野狗帮会害你俩?”

    我连说不是,随后我说了几句安慰她的话,那意思,我和胡子办完事就立刻回来,大约几个钟头吧。

    丑娘继续跟我聊着,但我现在也要抽出精力驾驶汽艇,外加我本身不是开船的老司机,更没料到,黑天之后的海上会突然有动物的出现。

    汽艇前方出现了一片鱼鳍,我估计是鲨鱼群。别说我了,胡子也一下子急了。

    想想看,汽艇真要实打实的撞过去,很容易出现祸事。

    我用了个笨法子,让汽艇来了个大转弯,而我俩被这股力道一带,全侧歪下身子。

    最后汽艇跟这群鱼鳍来个擦肩而过,胡子骂了句,“好险。”

    他也不让我继续打电话了,还跟我说,“你的意思我理解了,放心吧,我来打丑娘。”

    他自行拿过电话后,又巴拉巴拉好一通说。

    我没留意他说了多久,甚至他也不给丑娘回话的机会。等他说的都有些口干舌燥时,他又看了看手机屏幕。

    胡子气的念叨句,他娘的,“这小娘们啥时候把电话挂了?合着老子费劲巴力的,全说给鬼听了?”

    而我打心里更打心这手机的电量。我让胡子赶紧联系阿虎。

    胡子拨了电话后,也很快通了。接下来胡子倒是挺小心翼翼,用毛虫的身份跟阿虎对话。

    阿虎告诉“毛虫”,他会派一辆加长版的途观,在老地方等着。如果我俩出现啥岔子,要是赶不过去的话,再跟他取得联系。

    等挂了电话,胡子又跟我碰了碰,我俩一致认为,老地方就该死笨嘴码头,也就是我俩偷渡出海时,离开的那个地方。

    我立刻搜索导航,而且我还算计下路程和船。我跟胡子说,“大约七个多小时吧,能赶到。”

    胡子对这时间还不是太满意,说竟然要这么久?

    我让他别考虑这些,赶紧去汽艇上搜一搜,看有啥武器或者衣服,毕竟汽艇开的很快,我俩要不想法子抗寒的话,很容易生病。

    胡子拿出翻箱底的架势,最后只找到两件救生衣。

    我俩没选择,一人套了一件。

    我形容不出我们随后的滋味,尤其等到后半截路上,我俩冷的上牙直打下牙。

    我和胡子不得不轮换着当司机,这样我也能趁空缩成一个团,缓一缓僵的手指。

    我们在后半夜有惊无险的赶到了笨嘴码头。

    时隔没多久,这里没多大的变化,码头上还是立着一个个的集装箱。

    我俩找个木桩子,把汽艇绑在这上面。我和胡子一边活动着身体,下了汽艇,一边四下打量起来。

    这个码头并不小,我担心接头人并没及时现我俩。

    我又把手机掏了出来,给阿虎去个电话,但提示电话关机。

    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在这种股关键时刻,阿虎绝不该关机才对。

    我把这情况也跟胡子说了。胡子念叨句狗艹的,又说不能吧?他抢过手机,其实明知道结果如何,但他还是反复试了两遍。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的好了,尤其我俩现在还身无分文。我皱着眉,看着这个黑咕隆咚的码头,不知道何去何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