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桃色陷阱(二)-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52章 桃色陷阱(二)

    小柔这句话,分明有好几个意思。要在平时,我肯定会仔细揣摩一番,但现在我压根没这个心情。

    我把精力都放在怎么说服小柔,让她能给我松绑。

    我又试着跟她沟通,小柔却压根听不进去,她拿出愣愣的样子,打量着这两条金链子,最后她还来了脾气。

    她也不坐着了,站起来,向我这边走过来。

    小柔原本穿的就有些性感和暴露,她这么一站和一走,我现她的臀部太明显了,有股子蜜桃臀的意思。

    其实她跟杨倩倩和小乔一样,都是美女,但她们各有千秋,杨倩倩是温柔和贤惠那种,小乔古灵精怪,而这小柔,骨子里散着一种野性。

    我看着她这么好的身段,一时间多多少少被影响到了,心中有股子热血和激动,另一方面我也有些害怕,因为她看似没啥好心。

    我冷冷打量着她。她最后一屁股坐在我床边,跟我对视着。

    这么一离近,我还闻到她身上隐隐散着香水味。我不懂香水,只知道这香水也很勾搭人。

    我俩沉默十几秒钟,小柔是越看我越来气,最后她伸手,对着我的腮帮子掐了过来。

    我的身体被限制着,压根没办法躲避。我现她掐人也真狠,在她手一用力的瞬间,我疼的就忍不住哼哼。

    小柔问我,“你小子真行啊,原本就得到个金剪刀,现在连金狗头也归你了。老娘真想不明白,你要身手没身手,要经验没经验的,怎么能选你当老大呢?”

    我听出来了,她有股子瞧不起我的意思,另外按她说的,那金剪刀似乎也应该是什么老大的信物。

    我想说些什么,无奈嘴皮子紧,结结巴巴几句后,这话全噎到嗓子眼了。

    我试着扭一扭脖子,争取从她的魔爪下挣脱出去,但小柔就跟会读心术一样,我往哪边扭,她的手就顺带着往哪边走。

    我倒是扭了几下,不过这么一折腾,让我脸颊更疼了。

    我只好放弃,任由小柔胡作非为。

    没多久,她掐累了,等松开后,她又换了个态度,拿出心疼的样子,闷哥哥、闷哥哥的叫起来。

    她还对着我稍有红肿的脸颊,摸了摸。

    我故意一侧头,没让她得逞。另外我也问她,“你知道这金狗头链背后的事?”

    小柔哼一声,回答说,“不就是野狗帮么?我们跟他们一向是半斤八两,也井水不犯河水。”

    我之前就有个猜测,小柔其实也是某个佣兵集团的脑,而她这一次竟间接的承认了。

    我有个想法,心说自己怎么也算是野狗帮的老大,我在这上面做点文章,看她能不能卖我一个面子。

    我还立刻动起脑筋。但小柔的心情很复杂,也有些变化无常。

    她又收起温柔的样儿,脸冷下来不说,还直念叨,“小乔那小妮子,命真好,老娘不比她差哪,竟被她抢到先机了。随后她抬头看着天,又说,老天啊老天,我是你后闺女,小乔是你亲生的,对吧?所以你怎么都不眷恋我,但这并没关系。我运气不好难道就不会强来么?”

    我听前半截时,还没啥大感觉,也只知道小柔跟小乔有什么梁子,但她把话一说完,我脑袋里嗡了一声。

    我也不是傻子,她说的强来,能有什么?

    我甚至立刻脱口而出,让她千万别乱来。

    但小柔望着我,根本拿出不接话的架势。她还一伸手,把我身上的被掀开了。

    我这才现,自己只穿了小裤衩,跟光着差不多了。

    我第一反应,小柔似乎早有预谋了。

    我喂了一声。在我的话音刚落,小柔又对着我的裤头下手了。

    她一把抓过去后,伴随嗤的一声响,裤衩立刻成了一堆破布。

    我那点也都暴漏在她面前。

    我越的悲观,甚至我也真是被逼急眼了。我脱口而出,“我有病,你知道么?平时不正经,不小心沾染上的。”

    小柔咬着嘴唇,拿出既害羞又幽怨的样子,看了看我。她回了句,“鬼才信你!”

    随后她把一块从裤头上弄下来的破布,团了团,塞到我嘴里。我只能呜呜的叫着。

    小柔默念着,说一刻值千金,还说小闷你真是赚大了,我亏死了。

    我并没见她怎么摆弄的,反正我一眨眼,她手里又多了一把小刀。她握着小刀,对着窗旁的蜡烛,随手一撇。

    她的手法真准,这小飞刀正好戳在火苗上,还一下子把火弄灭了。

    整个宾馆彻底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我虽然是俩眼一抹黑,但没多久也感觉到小柔坐到我身上来。

    我并不知道现在的具体时间,但小柔没少折腾,我估摸着,接下来少说三四个钟头,她都在尝试着跟我索取。

    最开始时,我感觉到胸口湿乎乎的,小柔也轻轻哭泣着。我怀疑胸口之所以湿,是因为沾到了她的泪水,至于到后期,她完全放开了,而我却打蔫了,想想也是,我又不是这场活动的起者,外加身体一直亏空着,我慢慢陷入到半昏迷的状态中,等完事后,我身心俱疲,也完全的晕了过去。

    我似乎还烧了,睡梦中身体一会冷一会热的。我并不知道自己又苦睡了多久,反正睁开眼时,小柔走了,窗户处的窗帘也被打开了,外面给人一种烈日当头的感觉。

    另外我也留意到,自己虽然还光着身体,但身上的绳子没了,这说明我恢复自由了。

    我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更没急着起来。

    我就大咧咧的躺在床上,回忆着这一晚生的事。

    我满脑子里全是一个词,自己被了。我承认一时间自己钻牛角尖了,而且有一阵呼噜声还打破了我的沉思。

    我一细品,是胡子的。他还在旁边的床上睡着。

    我气不打一处来,心说这个憨货,昨晚上他要是醒着,那该有多好,就凭他那副牙口,只要找准机会咬断绳子,岂不就能救我一次么?

    我也搞不懂自己是不是迁怒,反正我带着一股怒意,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我向胡子的床上扑去,坐在他身上,还一手掐着他的脖子,一手掐着他的人中。

    我特想把这掉链子的主儿掐死了,来个一了百了,但我脑海中的那个小人竟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他又告诉我,让我冷静,还让我掐人中,把胡子尽快弄醒。

    我一时间在纠结中度过,最后胡子咳嗽着,也哼哼呀呀的睁开了眼睛。

    他现我对他做这么个动作后,他吓得哇了一声,他还立刻一抬腿,用膝盖对我的屁股顶了过来。

    我没防备,一下子失衡了。我整个身体猛地往前一冲。而且我本来就没穿衣服,最后我半爬着,胡子一眼就能看到我下半身的情况。

    他又哇了一下,跟我说,“兄……兄弟啊,你的棒子咋出血了?卧槽啊,你这是要断子绝孙的节奏。”

    我在这期间已经缓过来一些了,而胡子这么一说,我低头一看,脑袋里嗡了一声。

    我吓得也顾不上别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我特意检查一番,现这血不是我的。

    我脑子里闪出一个问号,心说怎么回事?

    这绝对是我大脑锈住的一个表现,但很快的,我又有个猜测,心说难道小柔还是个雏儿?她昨晚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

    胡子一直观察着我的表情,他是个老司机,在这方面的敏感性,当然很高了。

    他很快也明白了,但他同样也糊涂上了,四下的这么打量着,问我说,“昨晚上咱们似乎被那个瘪三司机给阴了,然后咱俩又怎么到的这里,难道有人救咱们?”

    我并没走心,也就没急着跟胡子说啥。

    胡子索性自己乱想上了,他最后还松了口气,说咱哥俩这辈子别看命不好,但贵人多。

    他又扒拉我一下,让我说说,“到底是谁救得我俩,而且恩人哪去了?”

    我一听到恩人就更火大。我回答胡子,“狗屁啊,是1oo86,她昨晚耍阴招,把咱们掳来了。”

    我又简要说了说昨晚的经过。其实我原本并没想说自己被小柔用强的事,但一来胡子是我最铁的兄弟,二来我说着说着,还上来一肚子的委屈,我最后没忍住。

    胡子瞪个大眼睛,我说几句,他就不可思议的啊了一声,等我说完,胡子跟傻子一样,拖长调呃了起来。

    我现自己这么吐吐槽,反倒心里又松快一些。我默默一转身,向厕所走去。

    这里有洗澡的那些家伙事,我想让身体干净一些,这就洗了起来。

    但没多久,胡子推门进来了,还盯着我。

    我正洗下面呢,而且他也是个老爷们,被他这么看着,我有种怪怪的感觉。我让他别他娘的瞎看了,快出去。

    胡子没听话,也没急着走,他反倒欲言又止的犹豫一会,这才跟我说,“兄弟,我听那意思,你刚刚埋怨1oo86,也就是小柔,说她把你用强了?但拜托,你是男的,她是女的哎,尤其她那么漂亮,还是个雏儿,怎么想你都不亏嘛,所以你还纠结个什么?”

    胡子突然拿出一副明白的样子,又哼一声,说原来你小子跟我装呢是吧,你又泡了个好妞,而我没有,你就借着哭穷的架势,假意跟我炫耀?

    说实话,我真服了胡子。他到现在竟然还没意识到问题的关键所在。

    我看他的醋劲儿还上来了,我懒着跟他说啥,把厕所门强行关上并反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