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是敌是友-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我和尸体有个约会

第353章 是敌是友

    我又站在淋浴下面,而且这淋浴离马桶比较近,我最后图省事,还一屁股坐到马桶上了。

    我任由热水打落在自己身上,时不时的我还张开嘴巴,喝上一口。

    这种水并不干净,都是从“大脑袋”蓄电式热水器里流出来的,但我不在乎。

    其实我这么喝着几口水,心里反倒也多多少少有些舒服。

    我回忆着这一切,也联系着这一切。不得不说,小柔昨夜很明显是有动机的,只是到现在为此,我并不知道动机是什么。

    这大脑袋只是4o的容量,很快热水就告竭了,水温也由热变冷。

    我不想光淋了一遍水,至少也能好好洗一遍身体啥的。我就又行动起来,给身上打肥皂。

    而就当我一身是泡泡的时候,外面响起乒乒乓乓的声音。我心说胡子这爷们又作什么呢?

    我本来没想管,想先洗完再说,但厕所门被敲响了,声音还很急促。

    我随手扯了一条浴巾,把自己的关键部位包裹上,等打开门时,胡子一脸古怪的表情。

    他指了指门口,跟我说,“有人敲门,我顺着猫眼看了看,是阿虎。”

    我一愣,紧接着又皱起眉头。我原本就有个疑问,我俩下船后,为何会被小柔知道?

    现在一看,既然阿虎又来了,很可能是他跟小柔串通好了。

    我没时间也没机会想太多,也怕这么耽误下去,阿虎别离开了。

    我跟胡子说了句,“一切小心。”又示意他,把门打开,让阿虎进来。

    胡子很实在,心里藏不住事,这一刻他还沉下脸来。

    等开门后,胡子往后退了一步,阿虎借空也走了进来,他还念叨说,“你们怎么搞的,回来了不联系接头人不说,又自作主张的住到这里。”

    我品着他这话,一时间有点想法。至于胡子,他根本不多想,还绕到阿虎身后,把房间门关好,并上了反锁。

    阿虎一脸不解的看着胡子。

    胡子哼了一声,不客气的骂了句,“你个病猫。”随后他向阿虎扑了过去。

    换做以前,我俩加一块肯定不是阿虎的对手,但经过几个案子,尤其我俩被手术后,身手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胡子这一抓,阿虎潜意识的想躲避过去,不过胡子留着后手呢,他又一变招,最终抓在阿虎身上。

    胡子想尽力也尽快的把阿虎摔倒。阿虎一时间奈何不了胡子,不过也没那么面,没让胡子得逞。

    他俩几乎扭打到一起。

    我旁观着,但我并非一直袖手旁观,等逮到一个空隙了。我也扑了过去。

    自打醒来,我脑中混乱的同时,那个小人就没消失过,这一刻,因为我要打斗,原本沉默的小人又活分起来。

    我按照他的思路,快出指,还戳在阿虎的后肩膀上。

    阿虎闷哼一声,身体也有些软。胡子借势拽着阿虎的胳膊,一力,把阿虎弄到屋里,还跟丢沙袋一样的把他丢到床上。

    像这种宾馆的床,本身质量就不咋样,外加平时很多客人光顾,没少在床上晃悠,这让床有些扛不住阿虎摔倒时的冲击力。

    伴随砰的一声响,床脚塌了一块。

    这时我和胡子还一左一右的凑到阿虎身旁,我用手指顶着阿虎的脖子,胡子直接压住阿虎的右太阳穴了。

    阿虎有些动怒,外加也有点犯懵。

    他冷冷的问我俩,“怎么?要跟我练练身手?”之后他也松了句话,赞道,“你们的进步确实很快,了不起。”

    胡子打断阿虎,“少婆婆妈妈的,说吧,把我哥俩弄到这里来,到底打什么主意呢?”

    阿虎彻底一愣,他这人很聪明,稍微一琢磨,他有点回过味来了。

    他盯着我俩,一边示意他不会有危险动作,一边让我摸他的衣兜。

    我能感觉出来,阿虎这几个表情不像是装的。我照他说的做,最后还从他衣兜里把他手机拿了出来。

    他让我看看短信。

    等翻开那个页面时,我看着第一条,也就是最新的一条,信人是毛虫,短信内容里说了一个宾馆地址,也就是我俩现在住的地方。

    这短信言外之意很明显,让阿虎找过来跟我们汇合。

    我和胡子都猜到一个人小柔。小柔离开后,我的手机就不见了,这么一看,肯定是她拿走的,她还用那个手机给阿虎了个信息。

    胡子拿出犹豫的样子,对阿虎既信任又不信任的。

    阿虎趁空稍微挣脱几下。我看的出来,他没恶意。我就当先松手了,随后胡子也妥协了。

    阿虎最后坐在这个已经塌了一块的床上,他倒是挺淡定,摸了摸兜,拿出烟吸了起来。

    他问我俩,“到底怎么回事?”

    胡子把昨晚我俩来到笨嘴码头之后的一幕幕,都跟阿虎说了说。

    其实我的本意,只希望胡子简要说一说就行,尤其小柔跟我生关系的那一幕,就不要谈了,不然想想有些丢人。

    但胡子一点没保留,全抖落出来了。

    阿虎一直默默听完,他又打量着我,突然冷笑起来。

    他连说三个好,随后也念叨,“那个丫头片子还是贼心不死,而且心够狠的,连这种昏招都能做出来。”

    我让阿虎再详细说说,最好能解一解我心头的疑问。

    阿虎绝对的有所保留,他又很含蓄的说了几句,那意思,你小子是个潜力股,小柔之所以这么在乎你,也跟你的那些潜力有关。

    胡子趁空插话,说小闷又他娘的不是唐僧,咋在小柔眼里,反倒成了香饽饽?

    阿虎打定主意不多谈,他也安慰我,说小柔的事,目前不是最大的麻烦,也能缓一缓。

    我想接话,甚至最好有什么招,能逼阿虎再多说一些。

    但阿虎自行接过他的手机,摆弄几番后,苦笑起来。他说昨夜刚刚收到我和胡子的消息后,他就立刻起程往这边赶来,这一路上看似没生什么事,没想到还是找了小柔这帮人的道儿。

    我有个猜测,阿虎手机其实一直没关机,只是被动了手脚,让我和胡子的电话,一时间打不进去罢了。

    阿虎又拿出好奇的样子,问我俩,“自打偷渡失联后,你和胡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去了哪里?”

    胡子再次积极一把,把那小岛和野狗帮的事,跟阿虎说了。

    阿虎听的很细,这期间我也偷偷留意他的表情,他总共皱了几次眉,我猜不透他每次皱眉时,心里想着什么。

    等胡子说完,阿虎自行又点了一根烟。这回他吸得很快,估计跟心事重有关。

    等最后剩个烟屁股时,阿虎还叼着烟,拿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躺到了床上。

    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胡子一脸的诧异,跟我说,“野狗帮这么有名么?”

    而我想的是,阿虎貌似不仅仅只是知道这个帮派这么简单。

    等阿虎再坐起来时,他嘱咐我,那意思,“你虽然是野狗帮的名义老大,但那个帮派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以后务必跟他们少接触,不然很可能让自己陷入到万劫不复的漩涡之中。”

    凭我对阿虎的了解,这人往往是有一说一的,所以他能这么评价,说明真的有些严重了。

    另外短期内阿虎一直这么欲言又止,甚至含沙射影的,我心头疑团也是越来越多。

    我想让阿虎再透漏一些。阿虎嘿嘿笑了笑。他倒是有法子转移我俩的注意力。

    他告诉我俩,“在我俩出海这段时间,跟我们有关的冤案有新进展了。警方找到一系列的证据,这都能证明我和胡子不是造假票的嫌犯。”

    胡子先不敢相信的问了句,“真的?”等阿虎很肯定的点点头,胡子又打了个响指,说太娘的给力了。

    而我想到了宋浩,我俩被坑,尤其随后又经历这么多事,完全是那个畜生背后使绊子。

    我问阿虎,“宋浩和大肚蝈蝈呢,这俩人是不是入狱了?”

    我这么想并没错,因为这案子既然找到疑点了,宋浩和蝈蝈的事,绝对是纸包不住火了。

    但阿虎拿出愁的样子,指着我,又指着胡子,强调说,“按最新的说法,你们俩和蝈蝈都是被陷害的,前段时间,蝈蝈刚被放出来,至于你俩,因为一直没被抓住和露面,所以也不像蝈蝈那样,没有再次放出来的说法了。”

    胡子很不解,说凭什么?

    而我在同一刻也问,“宋浩呢?怎么说的?”

    阿虎选择回答我的问题,他说,“宋警官?按那个说法,他也是被蒙在鼓里了,所以也没摊上啥麻烦,但因为这件事混不下去了,就离职了。”

    胡子呵呵几声,说真他娘的黑啊。我倒是往深了分析一番。

    我觉得宋浩也好,蝈蝈也把,都只是炮灰罢了,真正的幕后,肯定另有他人。

    我也把这分析说了说。胡子连连点头的赞同我,另外他追问阿虎,那意思,这个幕后的下场如何?

    阿虎翻着手机,让我们看了一个半周前的新闻,有个商业集团的头头出事了,因为贿赂被抓了。

    我和胡子当然都不信,毕竟一个商人而已,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怎么可能是幕后?

    其实阿虎何尝不懂?他无奈的笑了笑,提了三个字,“替死鬼!”

    随后他还把手机一撇,似乎因为新闻的事,他对手机都有些迁怒了。他抛开这一切,又问我俩,“幕后大鬼还在逍遥着,你们怎么打算的?”